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第1429章 有人出事鑒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换下来的电台,不是说坏的或者是不能用了。而是有了新的,人家电讯处自然就把以前的电台入库了。也都是军用电台,质量还是不错的。
范克勤问道:“那些换下来的,是不是还能用?有几部?”
“对。”管理员答道:“肯定能用。一样,换下来了四部。”
范克勤道:“行,帮我取出来吧。”
管理员道了声稍等,返身进入仓库,将四部电台搬了出来。这玩意个头还是不小的,四四方方一个大盒子,主体一次也只能搬两个。
范克勤直接把自己的车子开了过来。副驾驶和副驾驶的地上分别放一台,后排座上横向的放三个,地上一样放三个,这八部电台就已经放下了。剩下的什么配套的天线,电线,按钮部件之类,直接放在了后备箱里。
范克勤到仓库之前就给卢石打了个电话,是以现在直接开车去指定地点就好。拉好了车窗的窗帘,不让人看到里面拉的是什么东西。车速肯定是不能快开,因此比平常开的更稳一些。很快就达到了福源斋饭店的后身。
福源斋饭店的生意还是不错的,而且距离军统的情报处不算远。口味一流,是这一片区域挺有名气的饭店。所以人气还是挺旺的。
不过人气旺的地方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人气很旺的店,后身反而会挺安静。范克勤和卢石约定的就是这里。
车子刚刚一转到福源斋后身,就看一辆车子正停在这里,卢石穿着一身便衣,正站在边上抽烟呢。
将车子开了过去,停在跟前,范克勤从车子里走了下来。看了看左右无人,道:“把车门打开,都搬你车上去。”
“哎。”卢石答应一声,立刻将自己开来的一部车子的车门全都打开,和范克勤两个人很快就将电台搬了进去。卢石也很细心,将车子里的窗帘拉好。走了出来,递给范克勤一支烟,并帮着点燃,道:“先生,发生个事情有点腻歪,想跟您汇报一下。”
范克勤一边抽了一口烟,一边扫了他一眼,道:“上我车里谈。”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txt-第1429章 有人出事熱推
答应一声,卢石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范克勤则是坐在驾驶室,再次抽了口烟,道:“什么事?说吧。”
卢石道:“有个兄弟,在本地的掩护身份跟我一样,是私家侦探。掩饰身份嘛,越真实越好,所以他还是开着侦探所呢。不近他的侦探所里,今早来了一个人,说自己的小儿子昨天晚上还在家里睡觉呢,结果一早上起来就突然不见了,而且他儿子的房间里还发现了一些血迹。想请他调查一下,钱也给的很足。对于这种活私家侦探自然不可能拒绝。所以就跟着去了。”
范克勤道:“那个兄弟没问雇主,报警了没有啊?”
“问了。”卢石道:“对方说报警了,但是雇主的意思是,警察虽然帮着查,但是自己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找到儿子。所以私家侦探也要雇。”
“嗯。”范克勤道:“然后呢?那个兄弟是不是提出要去现场看看?”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諜海王牌》-第1429章 有人出事相伴
“对。”卢石道:“因为就是今早的事,所以现场还是要看看的。结果跟着雇主到了天津大街的一个房子里后。结果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儿子失踪的事。这是他一个朋友家,昨晚他和另一个朋友到这个朋友家里玩,喝酒聊天什么的。结果酒喝大了,干起来了,他的朋友,失手把另一个朋友用酒瓶子给打死了。他们俩怕出事,就想出一个损招,花大钱雇佣私家侦探这种懂行的人,去帮他们把现场清理一下。”
卢石说到这里,顿了顿,道:“那个兄弟当然不可能干这事,转身就要走,结果这两个小子就是不让他走,三个人再次撕吧起来了。那两个小子可能是因为杀了人,现在真的没什么办法了,看咱们那个兄弟不肯帮忙,估计是抱着反正杀一个也是杀,两个也一样的心态,现在你不帮我,我把也你弄死得了。就开始下死手了。咱们的兄弟毕竟是专业出身,就也下重手,将他们放倒了。”
卢石将自己的烟头扔出车外,又把车窗摇上,接着道:“然后这个兄弟出来,就按照正常程序报了警。然后立刻联络了公司,将事情上报了。这事要是按照正常情况走,这个兄弟无非接下来也就是跟警局做个笔录,配合个调查就完事了。那两个小子的现场还是挺明确的,警方调查起来也应该不怎么费事。结果,其中一个小子的大舅,是咱们城防办事处的处长,有点门路,反而把咱们那个兄弟在接下来的警方问话中,扣住了,现在还在南区警察局的羁押室里呢。”
范克勤听到这里,已经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问道:“公司呢?怎么反应的?”
卢石答道:“当时我就在公司,这个兄弟上报了公司后,我就知道情况了。不过您不是说有电台要拉过来吗,于治国就和我稍微商量了一下,他那面会立刻让公司的律师过去,探探什么情况,然后按照情况在想办法营救那个兄弟。我这面呢,则是过来把事情跟您详细的汇报一下。”
“嗯。”范克勤对于于治国的想法,还是比较赞同的,这一切毕竟都是那个开私家侦探所的兄弟报上来的。当时时间紧迫,可能有很多东西都没说的透彻。随即问道:“这里面有个问题,咱们怎么知道那两个小子有一个大舅是城防办事处处长的?”
卢石道:“那两个小子在要求咱们那个兄弟清理现场的时候,就显摆出来了,可能是想让咱们那个兄弟有顾忌。另外,咱们有些兄弟为了办事方便,不是也安排进入了各个警察局嘛,老于一打电话,咱们在警察局内部的兄弟就把这个情况汇报了上来了。”
范克勤最后抽了一口烟,把烟头也扔到了外面,道:“这件事先让于治国正常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