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棺山太保-第六百六十一章大鬧訂婚儀式鑒賞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当我把夕瑶带回房间的时候,冷月如惊讶地看着我。
我耸了耸肩膀道:“夕瑶说有话跟咱俩说, 我就把她带进来了。”
随即冷月如有没有多说还说什么。
起身把床铺整理了一下便示意夕瑶坐下。
“夕瑶,你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们说?”
“是不是跟吴峥有关的?”
夕瑶点了点头道:“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你们的。”
“但我不知道吴峥娶的人是木阳哥哥的妹妹……!”
夕瑶说到这里的时候,猛然间抬起了头道:“我要杀了吴峥……!”
一股浓烈的杀气从夕瑶的身上爆发出来。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夕瑶的战斗力很弱。
哪怕我现在的道行已经很高了。
可她为什么要杀吴峥,难道是因为吴峥之前做的那些事情?
如果是那样的haunt,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但现在的情况是,哪怕我再厌倦吴峥他现在也那未出生孩子的父亲。
当然,前提是幺妹真的怀孕了。
可夕瑶却说“我知道你们很惊讶,所以我才想跟你们说清楚,以免造成了什么误会……!”
“你们全部都被他的外表骗了,他吴峥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他不是人……!”
说到激动之处的时候,夕瑶的脸色忽然之间变得潮红了起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往外喷吐鲜血一样。
我看了看冷月如,示意她看看夕瑶。
冷月如伸出手在夕瑶的后脖颈处点了一下。
夕瑶这才缓过劲来。
她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说道:“木阳哥哥,月如姐姐。”
“如果可以的话,请把你们的妹妹从吴峥的身边弄走,不然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本来准备说话的夕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来了一个一个大转弯。
只是给了我们一个警告这才离开了房间。
她离开之后,我跟冷月如都彻底地懵了。
这吴峥又在玩什么花样。
第二天,胖子便说要回官京。
我还嘱咐他说:“在家的时候,多注意一下幺妹,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别的变化……!”
胖子点头说话,最后便在冷月华那杀人般的眼神中回官京去了。
而胖子前脚离开,张义后脚便找我说要回自己的铺子了。
那边的情况已经彻底稳定。
对此我也没有过多地挽留,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
在他们全都离开之后,我就把无心重新给安排到了院子里面住。
最后就整个棺材铺也就剩下了我们三人了。
幺妹的订婚仪式在年底,而神嘛时候结婚我想吴峥他们也早就计划好了。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无心给我提出的额训练方式去进行一个长生经系统化的训练。
吴峥虽然没有修炼过长生经。
但他的师父冰兰是阳人,也修炼过长生经。
所以她知道长生经该如何修炼,该如何进行避开不必要的麻烦。
而我因为已经过了五转阴阳的境界。
虽然只是暂时的。
但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眨眼便到了月底,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发生。
在幺妹订婚前两天的时候,冷月华回来了。
她回来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在吴家除了第一次之外,再没见过幺妹……!”
我一听这话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了。
从上次吴峥离开之后,我不是没有跟那边联系过。
但一切都还好。
冷月如就比较心细了。
她接话道:“姐姐,吴家之中有没有别的不对劲的地方。
冷月如华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是特别的清楚了……!”
“但吴峥最近好像都挺忙的……!”
“刚开始都是他训练胖子修炼,但从上次之后,就成了我……”
冷月华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我有些着急,想要去官京。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棺山太保 起點-第六百六十一章大鬧訂婚儀式相伴
但冷月华却说:“你现在去能干嘛?”
“人家幺妹是吴峥的妻子,你当哥哥的这个节骨眼去算是怎么回事?”
“就算去,也是订婚的时候,再去,到那个时候,再做别的打算不急……!”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对幺妹在吴家的状况表示担心。
就这样又熬了两天。
第三天的时候,便是幺妹与吴峥的订婚仪式。
订婚的地方就放在了吴家大院,也没有叫多少人前来。
大多都是圈内的现如今的当家人。
但值得一提的是,来的人全部都是年轻人。
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人,老家伙都没有来。
我处开始还以为是看不起吴峥年纪小呢。
等询问胖子后,才知道他们好像都进了魔鬼城。
至于进魔鬼城,干嘛,自然是准备进入隐世了。
整个订婚仪式进行得很顺利,而我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幺妹。
幺妹的肚子微微鼓起,脸色有些许的苍白。
但除此之外,我没有察觉到幺妹的儿身上有任何的不妥。
“妹子,最近你感觉怎么样?”
“我回来了,你都不知道去杞县看看我吗?”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大家全部都把目光看向幺妹而不是我。
显然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我的话看似有些有失偏颇,但就是想看看幺妹怎么回答。
主要还是幺妹给我的感觉太怪了,并且太乖了。
以前的幺妹分明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幺妹微微抬头冲着我抿嘴一笑道:“哥,我没什么啊。”
“就是这不是怀孕了吗,反应特别地大,哪里也去不了,身体还十分地难受……!”
我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伸出手想要隔着冷月如去握她的手。
但手刚伸出去,幺妹的手竟然往后缩了缩。
虽然只是缩了一点位置便不再挪动。
但就这一个微小的动作,便已经让我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因为,我并未想要做什么。
只是想单纯地安慰一下幺妹。
这换做以前她巴不得这样,甚至还会整个人扑进我的怀中撒娇。
可刚才这一动作分明就是害怕的表现。
可幺妹是我一手从四川带出来的,她怎么可能会害怕我呢?
如果不是害怕我,那么会是谁呢?
吴峥?
可这也貌似也说不通啊。
吴峥既然跟幺妹订婚了。
幺妹也不是那种喜欢胡搅蛮缠之人,并且看之前他俩那种如胶似漆的而样子也根本不像是俩人之间出现了矛盾啊。
可惜,这次来官京,没有带上无心。
否则以无心那三百多年的阅历,看一个人出现了什么状况。
他一眼便能摸清楚个大概了。
冷月如也是发现我抬着的手略微有些尴尬。
自己把手放在了幺妹的手上,并且安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冷月如说得很轻描淡写。
但在这种场合,这种情况下。
冷月如说着句话就直接显得很是莫名其妙了。
但更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幺妹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
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便冲着大家笑了起来。
“你们别光看我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们快吃啊……!”
与我们坐一桌的,都是我们所熟悉的人。
胡小妹与胡云山两人也在其中。
而旁边还空出了一个位置是留给张义的。
只是他人迟迟没有到来。
饭菜刚过一半的时候,需要一对新人上去互道衷肠说祝福词。
这是这里的规矩,一切也就入乡随俗了。
但就在主持人准备问你话的时候。
外面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且慢,我有话要说……!”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夕瑶。
但此时的夕瑶代表的并不是她自己而是存在现世阴人圈当中唯一的鬼门中人。
她身穿一身紧身黑衣,手中拿着的正是那把寒光闪闪的残月弯刀。
一张娃娃脸上,透漏满天寒霜。
身上的杀机更是毫不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这一幕直接让在场的所有宾客们都愣住了。
“看来,今天吴家是要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