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愛下-第457章 毒瘤熱推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东北联省自治政|府的军政建设在“国家统一委员会”的全权筹划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张汉卿在关内控制区也推行与东三省类似的土改,但是热河的状况让土改推行起来相当困难,究其问题,原热河省主席、奉军第5师师长汤玉麟占了主要原因。
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457章 毒瘤
热河特别区本来辖14县19旗共约600万人,再加上唐山和秦皇岛两地组成新的热河省后人口已不下于黑龙江。这是奉系在华北的第一块地盘,是联接西北、华北与东北的重要一环—-热河处关内关外枢纽,热河省会承德又临京城中枢之地,地理位置比较敏感。
张作霖在拿下热河后,为表示新(少帅系)、老奉军将领都是其拉拢对象,不念前嫌,将热河这块土地交给奉军老人麟管辖,省主席、司令都归他当。
汤玉麟绰号“汤二虎”,原任张作霖麾下53旅旅长,1918年曾因在沈阳聚兵闹事被张汉卿当场撤职,后叛逃冯德麟处,但在冯失势后复又向张作霖请罪,请求重归麾下,张作霖为显示大度再任其为东三省巡阅使署中将顾问,但是虚衔。
汤玉麟憋了两年多终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在身兼两职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汤家的兄弟子侄们一个个都被他委以重任。
政|府里,大儿子汤佐荣当上了省禁烟局局长,名为禁烟,实则在贩毒走私谋大利;二儿子汤佐辅是省财政厅厅长,把持财政,狠刮老百姓地皮。
军队上,三弟汤玉山任58团团长;四弟汤玉铬任炮兵团团长,最后升为旅长;五弟汤玉书任骑兵团团长,最后也升为旅长;侄儿汤保福任工兵营营长,大舅子夏维士任辎重营营长。
汤玉麟在直皖大战后将皖系逃窜的部队又收编为2个杂牌旅,合起来有两万人,多为关内地痞流氓土匪及前清残余组成,不但军纪败坏,装备还仍是两年前的旧货。汤玉麟根据要求将这两旅兵马改编为8000人的武警部队,交由三弟汤玉山兼作管理。
这些人仗着汤玉麟的势力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大捞油水,当地老百姓一提起汤家都心惊肉跳,称汤玉麟为汤二虎,真是应了“苛政猛于虎”这句成语。
奉系在得到唐山和秦皇岛两地并入热河后,为了逐渐控制汤玉麟的权势,张汉卿明令同样需依关内体制,军、政、警分家。这样汤玉麟不得不卸了热河特别区主席的实缺。
鉴于热河所反映出来的情况不容乐观,热河的武警部队总队长仍然由汤玉山担任,一般人很难对其形成有效约束,所以张作霖启用自己的亲家、有警察部门丰富工作经验的宋文郁担任。
郭松龄在华北所进行的改编,得到对张汉卿知遇之恩怀有强烈感恩之情的汲金纯的大力支持。汲虽为旧奉系,却难能可贵地开明。他所辖下的二十八师为奉军精锐,在奉系内部说话份量颇重。在他的影响下,关内另一师—-第一十六师张景惠部的改编也顺利进行。
所谓改编,基本上就是在原奉军指挥系统内,新增加一个政治部并层层设置,把司令部的绝对权力下放到各军事委员会。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是一个严重的分权行为,并且原先一把手不受约束的局面得到重大改变。
这样一来,相继被从手中分一杯羹,汤玉麟能配合就怪了,在主将的影响下,他的军队抵触情绪也很高,第5师的政治部主任迟迟无法就位。
甫一接任热河省主席的宋文郁迅即召开热河省第一次省政|府委员会议,部署全面土改事宜。按照关内的成功经验,准备成立100余支宣传分队分赴各地讲解并执导土改运动。
在这些分队之中,有一支分队并不起眼,也规规矩矩地做着土改宣传的责任。汤玉麟在热河经营两年多,总有许多耳目在盯着这些队伍,所以工作队的工作在台面上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在私下里,它的成员都在做一件同样的事:调查汤玉麟和汤家的所作所为。
赵思远是负责府边双滦县河东十几个乡的宣传队长,虽然今年只有21岁,却已是参加过新民土改、有着三年土改经验的老办事人员了。他当时还在沈阳读大学时新民老家中就分得了土地,村里还赊欠了种子、耕牛,让本来贫困的农家有了生活的希望,日子也逐渐好起来了。怀着对自治政|府的感恩之情,毕业后,主动参加新民市建设委员会的各项工作并表现出色,经组织考核,在三年前就被吸收进东北人民党。
热河设省后,人民党从东北调了一大批得力的干部出关,赵思远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此时他的身份,多了一个人民党调查部热河分部的部长职务。
不用奇怪,在蒙古省的人民党组织内也有这个职务,都是新增的。
随着“奉情局”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它的布局也不仅仅限于奉天巡阅署管辖的范围了,作用也越来越大。但是在行政机构上,它仍然是隶属于张家私人的,摆不上台面。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愛下-第457章 毒瘤看書
张汉卿觉得需要给它正身了。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都是组成安全系统的一部分,把它约束在政|府的管辖之下要比仅供私人使用要有意义得多。一个人的约束和团队的约束是不同的,张汉卿可不想它成为历史上的契卡组织。
火熱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笔趣-第457章 毒瘤閲讀
好看的玄幻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57章 毒瘤分享
但它是张汉卿一手扶持起来的机构,并不隶属于联省自治政|府;多欠给自己的崛起立下汗马功劳,又不想拱手让人,怎么办?
在思来想去后,他决定把“奉情局”放在人民党的组织内,并在党内换了个低调的名字“人民党中|央调查部”,隶属于中|央常委会及书记处。名字很普通,搞情报工作的,不需要这么高调。它的动作方式是一套班子,两套系统,由高纪毅兼任“奉情局”局长和中|央调查部部长职务,这也是张汉卿的想法,提升高纪毅在党内的地位。等条件成熟了,一定要把它还给政|府管理,这才是成熟的国家政权。
虽然年轻,但里面的人都很老成,像赵思远就有几年的情报收集经验。这次的宣传队,只是他工作的掩饰。
他负责的河东地区,是双滦县最富裕的地方之一。滦河水从旁流过,养肥了方圆数万顷土地,原本就被称为“华北小粮仓”。汤玉麟主政热河时期,自然也入了眼。于是官商勾结,与当地豪绅一起巧取豪夺,圈了大块地方,对外号称是“军粮征集专用土地”,以此理由长期不向县府缴税。
在夺地过程中,逼死人命、打伤致残、包庇纵容以致于受贿无所不为,数百人流离失所。赵思远明着丈量土地,暗地里搜集汤玉麟一伙不法证据。可是害怕报复的百姓们对工作组的到来明着欢迎,暗地里却不敢吐露心事,更别说作主这么大的事了。
宣传队有其成功的经验,这是一支担负起唤醒民众觉悟、有多年经验的老队伍了。何况里面有情报人员,更是有耐心得很。
赵思远不气不馁,深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在白天走访各村,与村民一道丈量土地、商讨增产增收办法及改善灌溉条件,晚上与村民谈心,谈三皿煮义和政|府各种政策。这些都是群众喜闻乐见有切身利益的事,也有的是闻所未闻的事,但都愿意听他谈这些让人心潮澎湃的变化。
在他周围,慢慢聚拢了一些人。他开始讲发生在东北土地改革的故事,讲官民平等的道理,讲政|府对于土豪恶霸的惩处等。慢慢地,一些受到迫害的民众进入了他的视线。
结果是惊人的,汤家手上的累累血债汇成数十张大纸,用馨书难尽来形容一点都不错!
汤玉麟之所以敢如此,是自恃为奉系老臣,仗着资历,认为张汉卿绝对只是作样而已—-事实上东北土改对奉系军政高官均未触动—-像身为“东北护路军总司令”的吴俊升即利用职务之便,在郑家屯、通辽、洮南、齐齐哈尔等地取得二十七万余垧土地和很多房产,出租房不下万余间,此外还圈了一块数千顷的草地供他养马(吴俊升自养良马三千匹)。
接着规划进行的土改直接触动了汤系利益。汤玉麟一家本就占有大量土地,现在要全数上交,自然心中不爽。而且张汉卿还在热河新增了烟草税,与土改所得直接上交省税务总局,绕开了汤大公子把持的财政厅。汤玉麟本以为热河扩大,自己会水涨船高,捞得更多。然而热河改革计划反让他几乎失去了原有的全部好处。这也是汤玉麟不爽的原因之一,凭什么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为此他利用经年累用形成的权力网,多方限制热河的改革。表面上,宋文郁是热河省主席,但是由于各地行政长官都是汤玉麟一手培养,实际上,他的政令不出承德城。他曾在酒后叫着张汉卿的小名狂言:“小六子只是仗着大帅的名头,热河还是听老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