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全金屬彈殼-624.上下一心,鬥志昂揚,跟它幹了推薦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挥手告别铁中西,王七麟将珍稀的丹药收入袖子中。
真龙虎九仙丹已经这么猛了,他想让造化炉炼炼看,能不能再让它们猛上加猛!
真男人硬汉子,必须用猛药!
一夜好眠。
早上他去找了谢蛤蟆,谢蛤蟆看到他后说道:“无量天尊,王银将来的正好,老道也想要找你。”
王七麟失笑:“什么王银将,道爷你开什么玩笑?”
谢蛤蟆做严肃的样子说道:“老道可不是开玩笑,银将大人……”
“行了行了,你要找我做什么?”王七麟打断他的话问道。
谢蛤蟆抚须说道:“找你去吃早饭呀,还能做什么?”
王七麟翻了个白眼:“那我找你有正事,你看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将蜂窝拿了出来。
蜂窝见光,里面那些古怪蜂鸟又爬了出来。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昨夜老道便看到了这东西,只是寻思七爷你不提,老道也没有必要提出来,如今你既然提了,那老道得仔细看看。”
他伸手想要去触摸蜂巢,六只古怪蜂鸟猛的掉头转向一起盯上了他!
王七麟知道它们的厉害,赶紧收回蜂巢说道:“这是自己人、自己人,不要攻击他!”
蜂鸟们没有像昨夜攻击那些修士一样上去就下死手,它们只是盯着谢蛤蟆看,等王七麟收回蜂巢后它们又转移了目光,嗡嗡嗡的飞在他头顶。
王七麟尝试着将蜂巢递给谢蛤蟆,谢蛤蟆伸手要去拿,蜂鸟们立马再度盯上了他。
见此谢蛤蟆说道:“七爷,这些小东西看起来不太机灵啊。”
王七麟尴尬的说道:“我也发现了,它们好像没有智慧,只懂一件事,那便是有人攻击我,它们便去反击。”
谢蛤蟆只好收手隔着一段距离打量这些蜂鸟,王七麟给他一个提示:
“道爷你说它们会不会是钦原?”
《山海经·西次三经》有云:昆仑之丘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
王七麟昨天晚上仔细研究过这蜂鸟,没有研究出太多内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钦原。
钦原是上古毒鸟,他之所以会联想到钦原是因为当时黎贪山狼一席话。
黎贪山狼身上分布着硬毛,他曾经以为这就是对方皮肤上生长出来的东西,结果黎贪山狼告诉他那是一件法宝,叫做钦原蜂尾上针!
这样蜂巢和蜂鸟又是虿露和钦原蜂尾上针共同炼出来的东西,他便本能的想到了钦原。
钦原剧毒,拥有蜇中鸟兽便死、蜇中树木便枯的可怕毒性,看起来很凶残,但却不是凶鸟而是瑞鸟,它们一族乃是昆仑山的守护灵。
上古时代天地之间多神仙,其中昆仑山尤其多,甚至上面还有西王母这样重量级的人物。
既然此地如此重要,有钦原这样强悍的瑞鸟守护也就不足为奇了。
谢蛤蟆摇摇头,道:“它们本领极大,拥有如同钦原的毒性,可却不是钦原,钦原比它们更大。”
“或许它们还小?”王七麟猜测,“你看它们现在很蠢,会不会是脑袋瓜子还没有发育完全?”
这些小东西确实很蠢,被他如此评价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的飞在他头顶。
八喵跑到一边去来了个旱地拔葱,落地后它又再次旱地拔葱并挥爪撕扯。
见此王七麟急忙对它喝道:“喵崽子你可别给爹乱来!你少作死,它们能弄死你!它们能把你吸干成一张猫皮!”
听到这话谢蛤蟆陡然面色一变,道:“无量天尊,老道却是忽略了这点,它们能将人吸成皮囊!”
王七麟点头:“对。”
谢蛤蟆缓缓的点头:“老道士或许知道它们身份了!七爷你从哪里得到的它们?它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九洲出现过了!”
王七麟介绍道:“这是我从铁氏得到的,铁中西他们不知道这蜂巢用法,只是偶然间从十万大山一座古墓中得到,然后觉得我在听天监当差,见多识广,于是送给了我。”
“我当时手掌不小心割破了,有血滴在了蜂巢里头,结果里面爬出来这六只小东西。”
这番说辞是他昨晚叮嘱了铁中西的,让铁中西来背锅。
反正大家伙都知道铁氏为了勾搭观风卫,肯定会给他送礼。
一番搪塞后,王七麟追问道:“所以它们到底是什么?”
谢蛤蟆说道:“它们不是钦原,而是上古时代的一种毒虫,叫做古妖蜾蠃!”
“《诗经·小雅·小宛》中有一句诗你可知道?叫做‘螟蛉有子,蜾蠃负之’。”
王七麟说道:“《诗经》谁不知道?”
谢蛤蟆说道:“好的,那你肯定不知道这句诗了。”
王七麟气的咬牙。
但无能为力。
这老货猜对了,他还真不知道这句诗。
谢蛤蟆问道:“那么七爷你知道螟蛉是什么吗?它又代指什么吗?”
王七麟微笑着看他,一脸乖宝宝的架势,做好了接受性感道爷在线授课的准备。
谢蛤蟆便自己做了回答:“螟蛉就是大扑棱蛾子,所谓‘螟蛉有子,蜾蠃负之’,说的便是大扑棱蛾子生的后代,会由蜾蠃来负责养育。”
“上古时期,人们受困于眼界,误认为蜾蠃不产子,喂养螟蛉为子,因此用常用‘螟蛉’比喻义子。”
王七麟指向八喵说道:“哦,八喵就是我的螟蛉。”
八喵赶紧跑过来站起身冲他严肃的点头:我是我就是!
谢蛤蟆笑了:“老道说啦,这是人民受困于眼界所形成的误会。”
“恰恰相反,蜾蠃抢走螟蛉后代不是为了养育,而是为了吃!”
“它们吃螟蛉虫的方式,就是用针刺入其中,将之血肉变为酱汁吸走吃掉!”
八喵夹紧了尾巴赶紧往后退。
王七麟拎起它塞进腰带绑住,免得它给自己加戏。
他问道:“蜾蠃靠吃大扑棱蛾子的后代虫子为生,这么来看它们也没什么厉害啊。”
谢蛤蟆抚须说道:“寻常的蜾蠃确实没什么本事,可是老道说了,这是古妖蜾蠃,它们可不是吃大扑棱蛾子,而是吃冥蛉!”
“冥蛉与螟蛉一个读法但不是一样东西,相传冥蛉是九幽鬼虫,来自阴冥,这个你可以问巫巫,它们也属于蛊虫,而且是特别厉害的蛊虫,养蛊世家若是能有一只冥蛉做本命蛊虫,那就足够闯出一片天!”
“古妖蜾蠃便是以它们为食物,实际上古妖蜾蠃并非是蜾蠃,只是它们恰好能吃螟蛉,又长着蜂虫的身子,所以才有了古妖蜾蠃这么个称呼。”
王七麟伸出手臂让六只古妖蜾蠃停上来,结果它们连这个意思也理解不了。
于是他只好举起蜂巢,六只古妖蜾蠃钻入其中。
他将古妖巢塞进衣袖中,说道:“看样子这些小东西很厉害,就是脑子有点傻,可惜了。”
谢蛤蟆纳闷:“无量天尊,它们怎么会这么傻?”
王七麟摇摇头指向南方:“十万大山此地,神秘莫测,孕育出什么东西来都不奇怪。”
他和谢蛤蟆叫上一行人去吃饭,一行人纷纷对他拱手:“王银将,久仰久仰。”“王银将,牛逼牛逼。”“王银将亲自来吃饭?”
王七麟翻白眼:“王银将不亲自吃饭,还能让谁来代劳吗?”
“嘘,王银将生气了,你们看,他说话的时候阴阳怪气。”白猿公说道。
王七麟笑道:“你们先挤兑我吧,没事,待会我都会还回来的。”
众人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一个劲的嚷嚷着要他请早餐。
王七麟落落大方的挥手:“使劲吃!”
反正早餐不花钱!
在灌县吃饭肯定是铁家付账,还能轮到他出钱?
等到众人吃饱喝足,王七麟拍拍手说道:“现在,本银将有两个消息要宣布,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先听哪一个?”
“先听好消息!”沉一嗓门最大,他是乐天派,乐观主义者。
吞口是悲观主义者,说道:“咱们还是先听坏消息吧,先做好心理准备。”
沉一摩挲着伏魔杖问道:“阿弥陀佛,吞口,你是要与金身罗汉的弟子对着干么?”
吞口被他呛得无话可说。
王七麟笑道:“好,那就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祯王府完蛋了,桓王要查封他们王府,并将刘福他们三个傻逼送去朝廷……”
“这算什么好消息?”白猿公顿时感觉没劲了,“这不是预料之中的事吗?”
王七麟喝道:“让我把话说完,你着什么急呢?”
他咳嗽一声继续说道:“桓王还答应让咱们进入祯王府的藏宝库去挑选里面的东西,每个人可以挑一样法宝、一枚丹药!”
这确实是好消息,众人喜不自禁。
谢蛤蟆的脸色却凝重起来。
他怒视众人一眼说道:“一群呆货,桓王哪有资格处置祯王府的宝库?这必然是皇帝的意思!皇帝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对咱们这么好?你们没有仔细想想这个问题吗?”
“肯定是因为咱们查到了祯王家的破事,将他们一家给捉拿归案了,皇帝奖励咱们呢。”白猿公轻松的说道。
沈三淡淡的说道:“猿爷你真是无愧道爷的评价,确实是个呆货,咱们昨晚才刚刚让祯王世子三人伏法,太狩皇帝哪能那么快就得到消息?”
王七麟笑道:“行了行了,接下来要说坏消息了。”
“坏消息肯定是,”沉一接过话说道,“刚才的好消息是假的!”
他说完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一脸的看破红尘、万事尽在掌控之中。
王七麟摇头道:“不,刚才的好消息是真的,桓王今日去清点祯王府宝库的存货,明天就可以让咱们去挑选。”
“所以坏消息是——陛下给咱们观风卫安排了新任务,十万大山深度游!”
“啥意思?”谢蛤蟆赶紧问道。
马明问道:“是要去十万大山查什么寨子吗?”
王七麟摇头:“非也非也,是让咱们去十万大山找一座墓地,对付墓地的主人!”
“墓地主人是谁?”谢蛤蟆每一步都踩在关键点上。
“旱神!”王七麟说道。
谢蛤蟆的脸色垮了:“什么玩意儿?”
其他人则是没听懂:“对呀,什么玩意儿?旱神?旱厕我倒是知道,旱神是什么呀?”
“犼!”
王七麟吐出这个字,谢蛤蟆手中的茶杯‘哗啦’一下子碎了。
他的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怒道:“无量天尊,七爷你到底干啥了?太狩皇帝为啥非要逼死咱们?”
白猿公安慰他道:“道爷你别怕,不就是个猴吗?猿爷我乃是天下万猴之王,这种事是我的拿手好活!不管它是什么猴,猿爷我都能把它给办了!”
吞口说道:“就是,到时候让猿爷整个活就行了,咱们看活。”
向来很闹腾的青凫们一语不发,只是用看呆逼的眼神看白猿公和吞口。
王七麟看向胖五一问道:“你们知道旱神出世的事,对吧?”
胖五四说道:“我们不知道,但我们青凫一族肯定知道旱神是什么!知道犼是什么!七爷,道爷说的对呀,太狩那个臭皇帝是要整死咱们呀!”
犼以龙蛟为食,青凫一族号称是龙族之后,而且擅长翻云覆雨,所以它们其实也是犼食谱上的存在。
王七麟没回应他,而是看向胖五一。
胖五一愁眉苦脸的嘀咕道:“唉,散了散了,大家伙回去收拾行李,然后咱们准备跑路啊不,准备回家乡吧。”
王七麟继续盯着他问道:“你知道有犼要出世?你都知道什么?”
胖五一目光闪躲,拿起一个茶壶往嘴里倒,结果他不留神拿的是醋壶,一口下去舌头都给酸的伸出来了。
其他青凫沉默的依偎到了一起,天敌的名号让他们大为惊恐。
胖五四怒视胖五一:“五一哥,你到底怎么回事?七爷问你呢!”
胖五一没好气的说道:“我不能说!我发过重誓的,绝对不能说!”
王七麟问道:“好,那我明白了,但你还掌握着旱神的其他信息吗?”
胖五一摇头说道:“没有,七爷,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它就在十万大山中,否则我怎么会带我们全族跟着你来蜀郡呢?”
他再次说道:“大家伙回去收拾东西,咱们赶紧跑,这次跑去塞外吧。”
沉一不屑的说道:“胆小鬼!”
胖六一顿时叫道:“别侮辱人,你才是胆小鬼!你压根不知道犼是什么、你压根不知道它多么可怕!咱们去找它,就是去给它送吃的!”
王七麟说道:“这个不至于,你们可以对我没有信心,但一定要对道爷充满信心!”
谢蛤蟆呻吟一声,道:“哎娘来,七爷,你是不是对老道有什么误会?你觉得老道能打得过犼?”
王七麟郑重其事的看向他说道:“打不过!”
谢蛤蟆沉重的点头。
王七麟又说:“但如果生死相搏,那活到最后的肯定是道爷!”
谢蛤蟆愣了愣,然后给了自己一巴掌:“哎哟喂,让你平日里总喜欢摆架子、让你平日里总喜欢吹牛逼!”
王七麟没想到青凫们对犼这么恐惧,胖五一提出跑路的安排后,已经有青凫准备去拎桶了……
他赶紧将朝廷安排介绍出来:“别怕别怕,不光是咱们自己去,听天监的金将全来了!”
“而且朝廷不知道犼的具体位置,只知道它在一座古墓里头,但十万大山里头古墓很多,咱们是被随即安排了两个,这两个古墓不能这么巧正好是犼的老巢吧?”
徐大叼着根牙签说道:“得了,七爷你这话一说,那咱们分配到手的古墓肯定是犼的巢穴!”
王七麟怒视他:“别给老子拖后腿。”
“去拖他第三条腿。”沉一怂恿道。
王七麟有时候挺羡慕这傻子的,总是那么无忧无虑,总是那么没心没肺,真好。
他努力劝说道:“大家相信我,不要害怕,咱们进入十万大山的任务不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不不怕,我们怕啥?”胖五四哆哆嗦嗦的说道。
徐大上去搂住他问道:“你不怕你哆嗦什么?”
胖五四无助的看向他说道:“这胳膊腿的自己哆嗦,我能怎么办?我是不害怕犼,可是它们好像挺害怕的。”
王七麟苦笑道:“大家伙听我说,这次任务不是必须完成的,咱们就当是进十万大山去游山玩水,我听说十万大山的风景可棒了。”
“咱们到时候去朝廷分配给咱的古墓附近转一转,然后就完活撤退,好不好?”
胖五一问道:“七爷,如果咱们恰好碰到了犼呢?”
王七麟坦然说道:“我、道爷和徐爷断后,你们先走!”
沉一怒道:“阿弥陀佛!七爷你这是把喷僧看成什么人了?喷僧与你一起断后,誓死不退!”
谢蛤蟆叹道:“无量天尊,难怪今年各地大旱,许多城池周边滴雨不落,原来是有犼出世!”
“若咱们能解决掉犼,这将是大功德一件!犼确实很厉害,但并不是不可战胜,大家先莫要害怕!”
王七麟点头道:“不错,你们都了解我的,我愿意听从朝廷调令去解决犼,正是为了九洲的老百姓。今年旱情很可怕,受苦受难的都是老百姓啊!”
他说着又摇摇头:“你们可能都没有在村子里待过,不知道老百姓活的多难,若是全天下大旱,恐怕多少地方要赤地千里,多少老百姓要干渴而死!”
“咱们当然没关系,这事影响不到咱们,就像我说的,实在不行咱们坐上船出海,找一座风景秀丽的岛屿去做渔夫,以咱们的修为,一样可以活的逍遥自在,何必非得天天风里来雨里去?”
“可是不行,诸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王七麟很诚恳的看向众人,“我知道,你们都是因为志趣相投才跟着我,而不是想要荣华富贵。”
“所以诸位相信我,我不会带着大家伙拿性命去冒险……”
“七爷你这就说过了,”马明走出来打断他的话,“但你有一句话说的对,我们相信你,所以你不用多说也不用承诺什么,起码我老马愿意追随于你,无论是去哪里、去做什么!”
白猿公跟着挺身而出:“不错,七爷,我们相信你,绝对信任你!所以这什么犼,呵呵,在猿爷眼里它就是个猴!”
“跟它干了,干死它!”吞口一边激动的喊一边往后挪屁股。
沈三笑道:“我投身官场之后,对这世道真是失望,跟随七爷之后才觉得当官有些趣味,所以无论七爷你要做什么,我肯定要跟着去瞧瞧的。”
听着众人的话,胖五四咬咬牙说道:“犼能有多可怕多厉害?算了,我要跟着七爷去见识见识它,这样等到老了以后晒太阳的时候,好有个吹牛的话题!”
“再说,”他有些不爽的抹了把鼻子,“我们是死敌,那为什么是我们害怕它而不是它怕我们?”
胖五一点头,王七麟失笑道:“停下停下,我不是要你们表态,你们这样是给青凫们压力了,这叫道德绑架!”
他对胖五一说道:“你带族人先去平阳府吧,我家里人也在那里,留下胖仔给我们传讯就好,这次应当是要下墓,人多了也没必要。”
胖五一坚定的说道:“五四说的对,我们跟犼是死敌,为什么我们要怕它而不是它怕我们?”
“跟它干了!干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