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緋聞女王 見悠然-第三百零二章:女王來了

重生之緋聞女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重生之绯闻女王
“怎么又扯到了秦姐身上?这个人是谁啊?”
“没认出来?她就是之前跟秦姐一起拍戏,还害了秦姐的那个田洋洋啊!”
“田洋洋?她说很多人骂她?!我TM都忘记这个人了,上哪儿骂她去!”
“肯定骂她的还有其他人啊,秦姐怎么说也是有粉丝的人,万一有些脑残粉上去骂人,不就怪在了秦姐头上了吗?”
“真惨,秦姐实惨!”
寓意深刻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 txt-第三百零二章:女王來了相伴
“这有什么办法,粉丝行为,偶像买单,这就是娱乐圈不成文的规矩啊。”
这段视频在围脖上被各路营销号转发,但多数都不是指责秦若夭,只是抱着一种蹭热度,博博眼球的态度。
毕竟现在大部分营销号都知道秦若夭在上流圈子里的影响力了,这万一要是引得秦若夭不快,那遭殃的就是他们。
不过就算在上流圈子里影响大,那些富商们也不是什么都管的,这种能让自己投资的公司赚点小钱的事,他们还是非常乐意的。
所以营销号们蹭热度蹭的非常快乐~
【这又怎么了?这是这段时间秦若夭太 安静了,就给她找点事做?】
【她还安静啊,这位怕不是2G时代哦,就前几天刚跟韩冰悠搞了一场,不知道么。】
【不过除了那一次,最近秦若夭还真是低调了不少,我都只能在营销号上看到一些她在学校的日常,小助理围脖都不怎么更新秦若夭,全是在家里的生活,还有弟弟的照片。】
【听说秦若夭要参加《我们的生活》录制,估计是在给综艺预热吧。】
【喂喂喂……秦若夭的粉丝一个个都这么冷血吗?没看到你们家主子把别人都逼的跳楼了吗?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你们就不管不顾?】
【哪来的野鸡上来就扣粉籍啊?你怕不是韩冰悠请来的水军吧!】
还真让路人给说对了,就是韩冰悠请来的水军。
水军攻陷众多营销号,纷纷对秦若夭及其粉丝冷嘲热讽,说秦若夭冷血无情,因为一点点小事就要把别人逼上绝路……
各种经过统一的评论出现在围脖下方,本想引战,但奈何秦若夭的粉丝有规矩,关于秦若夭的私事就闭麦。
田洋洋是何方神圣大家都知道,不就是那个污蔑秦若夭不成,反被秦若夭告了的家伙吗?
秦若夭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把她搞到牢里就很不错了!
明明错的就是他们,居然还怪受害者不饶人。
这年头真是,维护自己的权益还他妈不是人了!
围脖上闹得并不大,但也小小上了个热搜,秦若夭早就在157的提醒下知道了田洋洋要干什么。
157就是看着田洋洋偷偷潜入实验楼,爬上天台的。
“我去,田洋洋这是被逼急了啊,还以为她会偷偷给主人杯子里下药,去卧室放蛇之类的呢,居然这么窝囊,选择了自杀,真是太低估我的期待了。”
157还兴致缺缺,但还是通过摄像头密切注意着田洋洋的一举一动。
‘田洋洋不敢死。’秦若夭笃定道。
“啊?为什么这么说?她都爬上去了。”
‘她知道我会出现,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被所有人知道身上背着一条人命,说出去总是不光彩的,她故意闹这么大,也是抓住了我是明星这一点。’
闹得越大,秦若夭就会越在乎,就一定会去救她,甚至为了她上天台。
上了天台,田洋洋想做什么,那秦若夭就只能由着她了。
不过这只是田洋洋片面的想法,她根本不知道秦若夭到底是何种狠角色。
“哇,她不会想着把主人骗上天台,然后再狠狠——”157小小的猫爪子非常人性化地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第三百零二章:女王來了
这个动作还是看电视剧学的。
火熱都市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第三百零二章:女王來了分享
‘噗,你啊,还是少看点电视剧吧。’秦若夭嗤笑一声。
田洋洋没胆子自杀,更没胆子杀人。
最多是要点钱财,要点机会。
但即便要求不高,秦若夭也不会满足她。
真以为她是什么好拿捏的人吗?
优美都市言情 重生之緋聞女王討論-第三百零二章:女王來了讀書
三十六可是妥妥的老司机,超车、提速、抄近路非常流畅,让秦若夭快消防员一步回到了学校。
赵棉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极端的人,比秦若夭还要担心和紧张,“秦小姐,要不我们还是等消防人员过来吧,你不要参和进去了。”
“就算警察来了,消防员来了,我也还是会要上去的。”秦若夭戴着墨镜,抬头看向站在天台上还在不断控诉着秦若夭的田洋洋。
“她就是为我而来!”
说着,把墨镜摘下来,交给赵棉,捧着想看热闹的157走向人群。
“秦姐来了。”
“秦姐你要去干嘛?别上去啊!”
“秦若夭,请问你跟天台上的同学到底有何恩怨?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让她以死相逼!你是不是毁了她的人生?”
一个穿着休闲装,举着手机的女生挡住秦若夭的去路。
这架势,一看就是记者。
秦若夭勾唇一笑,迷人的眼神扫过女生,让她那准备好的凌厉的气场瞬间消散。
“毁了她的人生的人是她自己。”
女生没想到秦若夭会回答,当即继续问:“可是她说是因为你冷酷无情,将人逼上绝路,才害她活不下去的。”
“哈哈哈哈!”
秦若夭抚摸着157柔软的毛,站在原地哈哈大笑,看的众人都一脸惊愕。
秦姐不会也疯了吧!
“如果说我合法维护自己的权益也算是冷酷无情的话,那这个世界还要法律干什么?”
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女生那扬起的唇角也瞬间耷拉下来。
“你所谓的把人逼上绝路就是她污蔑我,我告她?难道我要像一个圣母一样,别人捅我一刀,我还替她辩驳?难不成我就活该被人陷害?”
“可是……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为什么她不害别人偏偏要害你?”
这回秦若夭没怒,旁边的学生怒了。
“你是哪家报社的记者啊,受害者有罪论这种煞笔话也说的出来?哦,受害者就活该呗,就活该被人欺负,被人害了是不是啊?”
“你这根本就是纵容犯罪者,不管别人做了什么事情,哪怕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旁人也没资格去处罚、惩治他们,你们当法律是白立的吗?”
“还在这问为什么要害秦姐,我也是服了,还能是因为什么啊?因为嫉妒呗,我他妈一个男人都知道!”
被骂的十分难看的女生都无法反驳,密密麻麻的话砸过来,让她都抬不起头来。
秦若夭耸了耸肩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他们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