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謀生任轉蓬-第1463章 舊人(3-4)閲讀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在陆州的印象中,知道这句诗的人应该没几个,加上姬天道不过是两人。能在未知之地作噩天启的附近,听到一个野人似的修行者出口念诵这句诗,着实令陆州感到惊讶。
陆州抬起头,看向站在土缕背后的修行者,说道:“你从何处得知这句诗?”
那人笑道:“这不重要,我只服从命令。”
“这句诗说的便是老夫的徒儿。”陆州淡淡道。
土缕上的修行者目光扫过众人,只是笑笑,不说话,这句话显然说服力还不够。
“于正海。”于正海率先开口。
“虞上戎。”虞上戎紧随其后。
“端木生。”
……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出现,土缕上的修行者露出惊讶之色,打断了他们的自我介绍道:“够了够了。还真有这样取名的。有意思。”
明世因说道:“这很好笑吗?”
“不要误会。”那人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新鲜,还以为是随口胡诌。诗不诗的不重要,只要人对,就可以了。各位请。”
他转过身,驾驭众土缕朝着作噩天启飞了过去。
陆州说道:“跟上。”
端木典却一把拦住他,说道:“不怕陷阱?”
“如果是太虚镇守天启,以太虚自命不凡的作风,会如此大费周章?”陆州反问道。
“也是。”
陆州带头朝着土缕飞了过去,其他人紧随其后。
那驾驭土缕之人,在草原上带着魔天阁众人兜了大约三个圈子,才解释道:“这草原看似什么都没有,实则是大型迷幻之阵,绕行三周,才能安然入内。”
陆州晋升成圣以后,对阵法一类的陷阱更加敏感,靠近作噩天启的时候,便已经有所察觉。
如果不是这人说出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句诗,陆州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这是一个陷阱。
他们终于抵达作噩天启的脚下。
在天启的入口处,有十名身着白衣的修行者,站成一排。
白色长袍,白色披风,白色斗笠,白色靴子……只有头发是黑的。
看到这十人出现,魔天阁其他人,纷纷看向叶天心,然后又看了过去。
土缕上的修行者掠了过去,介绍情况。
“感觉作噩天启,更适合六师姐。”小鸢儿嘀咕了一句。
叶天心笑而不语,她已经得到了协洽天启的认可,作噩天不可能也没道理再认可一次。天启之间相互有一定的排斥,已经得到验证。
那么,作噩天启会是谁的呢?
端木典来到陆州的身边,低声道:“是白帝的人。”
“白帝?”陆州皱眉。
“传闻裂变以后,白帝去了无尽之海,几乎断绝了与太虚的联系,没想到他的人会出现在未知之地,这是不太好的讯号。”端木典低声道。
陆州却道:“老夫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好事。”
“嗯?”
“最起码,太虚不是唯一的主宰者,不是吗?”陆州淡淡道。
能出现除太虚以外的强者,不管是敌是友,都将是多方力量均衡的现象,而不是太虚一家独大。这是好现象。
端木典皱眉道:“这个消息我要汇报给太虚,先走一步。”
“嗯?”
陆州脸色一板,提高音调,目光摄人。
那表情仿佛在说,你敢走?
端木典道:“你个表情,让我很难过。老陆,你以前不这样的!”
“那是以前,现在是现在。”陆州平静地道,“你是魔天阁首席大圣人,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
就知道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端木生走了过来,捅了捅端木典说道:“听师父的话。”
“???”
端木典先是一愣,沉声道,“你在教我做事?”
世上哪有后生晚辈教祖宗做事的道理,差辈不说,于情于理不合。
端木生无所谓道:“不敢。”
“小子,你好歹是我端木家的后人,应该跟我一条线,一条心!”端木典低声道,“若是让我满意的话,兴许传你几招更强的修行之法。”
“我师父传的,便是最强的修行之法。”端木生说道。
“……”
“端木家的体质惊人,若修行一些特殊的功法,可在极短的时间内自动恢复伤势。”端木典说道。
“师父传我天一诀,便有这个效果。”端木生面无表情地道。
端木典皱眉道:“我可以帮你成为真人。”
“我已经有真人的实力了。”端木生道。
“……”端木典哑口无言。
“而且我还有太虚种子,衰败力量,陆吾说过,我必成至尊!”端木生继续平静地道。
端木生本想说些什么,才发现,都变得毫无意义。
他来到陆州的身边,胳膊肘捅了捅,说道:“老陆,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把这小子迷得五迷三道的?”
“注意你的用词。”陆州纠正道。
“你明白我意思就行。”端木典说道。
“师者,如父也。你还是好好反省自己吧。”陆州负手向前,不再理会端木典。
这句话令端木典愣了一下,叹息了一声。
端木生走到了他的身边,压低嗓音问道:“那我该怎么称呼您?老……祖宗?”
“……”端木典。
那十名白衣修行者和土缕上的野人修行者沟通后,向前走了过来。
他们纷纷摘下白色的斗笠,说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陆州对他们的礼貌感到意外。
若从年龄上而言,这些人可能都是比自己活得更久的老怪物。
“老夫姓陆。”
那为首的白衣修行者微微皱眉,看向土缕的野人修行者道:“对不上。”
“可我说了海上生明月啊!”
那白衣修行者目光回到陆州的身上又道:“前辈可知这句诗的来历?”
“当然。”
“何人所作?”
“张九龄。”陆州回答。
白衣修行者摇了摇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低声自语:“还是没对上。”
陆州:?
张九龄是特么标准答案!
“家师姓姬。”于正海朗声道,“为行走修行界和未知之地,故而化名姓陆。”
“嗯?”白衣修行者眉头舒展了一些,眼神之中闪过欣喜。
于正海又道:“这句诗乃家师所作。”
陆州:“……”
对不住了老张,老夫先厚着脸皮认了。
本以为是遇到了和姬天道一样,知晓此诗的人,现在看来,是老夫想多了。
那为首的白衣修行者看向陆州,说道:“见过前辈。”
其他九人同样躬身见礼。
“你认得老夫?”陆州奇怪地道。
“前辈便是我们要等的有缘人。话不多说,请。”他直接招呼两边的白衣修行者,让开一条道。
在他们的身后,便是作噩天启的通道。
这个架势反倒是让人不敢立刻进去了,这顺利的有些难以置信。
陆州蹙眉道:“你们为何知道这句诗?”
那白衣修行者说道:“请前辈勿要追问,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其他一概不知。”
“不知道?”
“主人下旨,我们只有服从的份。”那白衣修行者说道。
“你们主人是谁?”陆州问道。
十位白衣修行者面面相觑,没想到还有人不认得他们这阵仗的。
那白衣修行者耐心礼貌地回答道:“白帝。”
“老夫并不认识什么白帝。”陆州心中思忖,难道是姬天道以前结识的大能微服金莲的狗血故事?只有这一个可能合理说通。
“……”
那白衣修行者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请前辈入作噩天启。”
陆州见他们机械似的态度,也只得摇头叹息,负手前行。
虞上戎和小鸢儿走了进去。
其他人则是在外面等候。
白衣修行者在陆州等三人进入天启之后,重新站成一排,挡住了入口,面朝众人。
这阵仗颇有些关门打狗的感觉。
端木典好奇地问道:“白帝陛下,远在无尽之海,怎么会出现在未知之地?”
白衣修行者保持沉默,不回答。
端木典又问道:“太虚十分重视作噩天启的安全,你们不怕得罪太虚?”
那人依旧沉默。
“尔等未免高看了自己!”端木典的表情微怒。
堂堂大圣人,放在任何一莲,都是受万人敬仰的对象,居然要看他们的脸色。
端木典的身上出现了淡淡的光晕,那光晕比星盘更加稀薄,但气势非凡,如果在加上星盘,圣人之光将会气势更盛。
那白衣修行者眼中露出惊讶之色,说道:“大圣人?”
他朝着端木典躬身,道:“白帝的旨意,只有这一句诗,以及要做的事。其他,一概不知。此话绝无半点虚言。”
“白帝无缘无故会让你们来帮老陆?”端木典无法理解。
二人之间定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否则天底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这恐怕只有白帝知道了。”那人说道。
“……”
端木典无奈摇头。
有种对牛弹琴的无力感。
嗡!
里面传来屏障突破的声音。
众人大喜。
“一定是九师妹。”
“我赌二师兄。”
“九师妹!”
“二师兄!”
“九师妹。”
“哦……好吧,九师妹。”
十位白衣修行者亦是面面相觑,露出了略微惊讶的神色。
他们让开了入口,目光循去。
等了大约一刻钟左右,陆州,虞上戎,小鸢儿走了出来。
从表情上,已经判断出,是谁获得了作噩天启的认可。
三人之中,虞上戎的表情平静,看不出喜怒。
但小鸢儿嘟囔着小嘴,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已经告知了众人结果。
诸洪共笑着上前,道:“恭喜九师妹。”
“?”
小鸢儿心情本来就不好,一看诸洪共这嬉皮笑脸的样子,便狠狠地跺了下脚,正要发飙,诸洪共继续道:
“九师妹,你一定会得到大渊献的认可。大渊献,乃是十大天启之柱最核心,最大,最雄伟的天启。正符合九师妹的天赋和气质。”
小鸢儿一听,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当即喜上眉梢,道:“对啊!大渊献是我的了!”
十位白衣修行者:“……”
端木典:“……”
“恭喜。”白衣修行者拱手。
陆州负手道:“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那白衣修行者愣了一下,摇头道:“并无所求。”
陆州心中越发疑惑,就算姬天道曾经认识白帝,那么他到底图什么呢?
那白衣修行者继续道:“白帝还说了,大渊献他已经打过招呼。前辈若是前往大渊献,可持此玉牌前往。”
他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牌。
双手托到了陆州的面前。
当陆州看到这玉牌,想起那句诗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司无涯?
陆州没有接那玉牌,而是微微闭上眼睛默念天书神通,观测目标——司无涯。
【无效目标。】
这个提示粉碎了陆州最后的念想。
以为会来个海底逆袭求生。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睁开眼睛,陆州微叹一声,接过那玉牌,说道:“白帝何在?”
“白帝陛下远在无尽之海。”白衣修行者说道。
陆州本想继续发问,可惜眼前这批人,一问三不知,只得说道:“带话给白帝,有什么事,可亲自来找老夫。老夫做事情,不喜欢拐弯抹角。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不是老夫的风格。这玉牌……”
“你可千万别毁掉啊!”端木典慌忙道。
“老夫便收下了。”陆州淡淡道。
“……”
端木典感觉到头皮发麻。
白衣修行者躬身,语气淡然道:“我们在这里等候了二十年,二十年弹指一挥,往事如云烟,各位,我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保重。”
没等陆州等人回应,十人重新汇聚一队,飞入空中,整齐地掠向远空,接着一团光晕笼罩,集体消失了。
“白帝还真是大手笔,赶路都是用玉符。”端木典说道。
陆州回头看了一眼作噩天启,没有说话。
于正海走到了虞上戎的身边,说道:“恭喜二师弟得偿所愿。”
“彼此彼此。”
端木典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太过顺利,不是什么好事。老陆,我怀疑是不是白帝勾结了大渊献的上古圣凶,想要将魔天阁一网打尽?”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经历了前面几座天启的高难度之后,后面内圈区域本来是地狱级难度,却被人为调成了容易,的确有些不对劲。
事情往坏处想,总是没错的。
“我实在想不明白,白帝为什么要帮我们?”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