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飛越泡沫時代笔趣-743. 是條漢子熱推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晚上,岩桥慎一和中村兄,还有乐队的经纪人,去跟美和酱的家人见面,一起吃晚饭。
外国人岩桥慎一,直到亲自来了北海道,被美和酱邀请晚上去跟她的家人见面吃晚饭,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对她都有一个巨大的误会。
那就是,从她的老家到札幌,车程跟岩桥慎一从东京回一趟静冈老家差不多。
先前,岩桥慎一一直以为,美和酱老家是距离札幌不远的小镇,等到了札幌,说不定还能受到邀请去她家吃顿饭,然后被闻讯而来要签名的邻居给包围……原来是他想多了。
真正的现实是美和酱的父母和弟弟,为了来看乐队的演唱会,特意预订了札幌的酒店,提前一天来到札幌,和女儿、以及女儿的队友与工作人员们一起聚餐。
不愧是地广人稀、除札幌和函馆外都没什么存在感的北海道。
对了,还有小樽的臂弯和旭川的动物园。尤其是后者,岩桥慎一真是谢谢他们的长颈鹿头套周边。
人来了北海道,甚至开始在心里琢磨,下次上电视的时候,让美和酱说一说长颈鹿男的来历——说不定还能给旭川动物园带货。当然,现在他使用的头套,已经不是美和酱最开始给他买的那个,而是仿照那个头套,使用特殊材料特别定制的。
但话说回来,札幌正府积极跟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合作,借乐队来这边开演唱会大打广告,把美和酱塑造成北海道之光,从这点来说,美和酱的老家在哪个小角落已然不重要。
提到她,东京人只会想到她“产自北海道”,北海道人自己也这么想,觉得她是北海道的骄傲。越是远离都心的地方,地缘情结就越强,“自己人”的范围也越大。
北海道这地方人才辈出,尤其特产顶尖音乐人。
中岛美雪、玉置浩二、松山千春、北岛三郎、细川贵志……哪一个提起来名字都响当当,往后可以写进流行音乐史,但哪一个也不是札幌人。
话说回来,岩桥慎一跟北海道人也挺有缘分。美和酱、还有大黑摩纪都是产自北海道。
大黑摩纪还是个正宗的札幌大小姐。来了札幌,还能买到她家的食品公司出品的点心。
美和酱的父母在老家当地经营百货商店,家业不大,但家境也不算差。真要说起来,她也是个商店街的孩子。
父母感情很好,还有两个日常被姐姐耍得团团转、但还是关系亲密的可爱弟弟——这是在去吃饭的路上,美和酱自己说的。
这些,就又和另一个商店街的孩子完全不同。
“我家的爸爸和妈妈,到现在还手拉着手散步。”她炫耀似的跟岩桥慎一说。
在自己熟悉的地盘,又是去见她的家人,美和酱兴奋得很,一路上喋喋不休,大方分享自己的家庭。
光是看这只小狐狸无忧无虑的样子,她父母恩爱、家庭幸福,都是明摆着的。而比起她父母手拉手去散步,岩桥慎一觉得更有意思的,是美和酱提起父母时,说的是小孩子的口语。
二十四岁的人了,还把母亲叫成“母ちゃん”(咔酱)。
一起坐在车里的工作人员,听到她这个称呼的方式,低头偷笑。而过后,在酒店见到她的父母时,工作人员们又偷笑了一次——
“都说了不用这么穿,不过你父亲还是……”美和酱的母亲解释道。
不过,嘴上是在抱怨,态度也确实有一丝无奈,但也完全没有为此感到羞愧,反而大大方方的。
为了见面聚餐,美和酱的父亲正装打扮,像个来参加婚礼的阿伯。
这个作风,是能养得出美和酱这种女儿的。
“挺帅气的嘛。”美和酱高高兴兴,真心赞美父亲。
于是,得到了女儿支持的吉田老爸,显得更为意气风发。但紧跟着,美和酱话头一转,提醒他,“不过,明天去看演唱会的时候,可不要这么穿啊。”
“放心,我也知道自己的女儿不是在开音乐会。”吉田老爸通情达理。
虽然这句话,要是换个人来说,多少就显得有点阴阳怪气。但是,从吉田老爸嘴里说出来、听的人又是美和酱,就显得天真且富有趣味。
听着这段神奇的对话,这下,连岩桥慎一也要努力忍笑。不过,他休想置身事外,美和酱跟父亲进行完神奇的对话以后,跑过来一手一个,挽着岩桥慎一和中村兄过去。
“这就是慎一君。”
美和酱一介绍,岩桥慎一就重新跟她的父母打招呼。
这次,开口说话的是美和酱的母亲。她露出开朗的笑容,跟岩桥慎一商量,“我们也叫你‘慎一君’可以吗?我们家的美和酱一直以来承蒙您的关照了。”
岩桥慎一客气点头,总觉得这场景有一种怪怪的既视感。这时,一抬眼皮,发现美和酱的弟弟也正好奇打量着他。
美和酱的眉眼长得像父亲,大嘴巴遗传自母亲——且青出于蓝,更大一号。而她的弟弟则眉眼像母亲,下半张脸则不知道像了谁,一张不难看、但也没有记忆点的普通的脸。
她有两个弟弟,大的那个已经开始工作,今天不在场。这次跟着父母一起来的,是比她小六岁的二弟,今年读高三,就读的是姐姐念过的柏叶高校。
柏叶高校是偏差值66,在北海道排名前十的优质高中,是不少政经界人士的母校。美和酱人看着似乎不怎么精明,但实际上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中学时的成绩是年级第一,当过学生会副会长,高中入试成绩数一数二,日常爱好是读英语词典。
……还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这个让人完全想不到她其实是个学霸的傻瓜性格,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挺厉害的。
“这一位呢,是正人桑。”
美和酱介绍完了岩桥慎一,又介绍中村兄。
吉田家的父母向岩桥慎一和中村兄道谢,还和乐队的经纪人道谢,谢谢对他们家女儿的关照。就算是看上去跟美和酱一脉相承的吉田老爹,也知道自家女儿这个性格,绝对让周围的人头大。
因而,这份感谢的心,绝对真诚得很。
吉田家的父母,本身就都性格开朗不拘小节,又是经营商店的人,社交能力一流。喝过几杯酒以后,席间的气氛就变得融洽轻松起来。
真要说起来,最内向的,反而是一直默默吃东西、听其他人说话的美和酱的弟弟。可说是默默吃东西,岩桥慎一偶尔感觉到,这个少年投向自己的目光。
“慎一君平时辛苦了。”美和酱的母亲说。
吉田老爹则好奇那个长颈鹿头套戴起来是什么感觉,“会不会闷闷的?”
“还好。”岩桥慎一解释,“演出时戴的是特殊材料定制的头套,比外面买到的头套要舒适一些。而且,还在里面放了冰袋。”
“一场演唱会要好久呢,真是个了不起的男子汉!”吉田老爹佩服不已。
岩桥慎一半是无语,半是不知道作何反应——因为戴头套演出被称赞是条汉子,虽然是夸奖,也实在叫人高兴不起来。
他赶紧举起酒杯,给吉田老爹敬酒。
吉田家的父母,对女儿的两个队友都非常热情亲切,中村兄也高高兴兴,跟吉田老爹碰杯。经纪人则因为过后还要负责开车,现在滴酒不沾。经纪人负责送乐队成员,吉田家的父母则等着被儿子送回去。才十八岁的少年,还不被允许喝酒。
不过,吉田家的父母,看待岩桥慎一的时候,热情之余,多少还带着一点朴素而又不惹人困扰的好奇心。
这也难免,毕竟是他给美和酱当经纪人,替她组乐队,帮助她签约出道,为她戴上头套当不露脸的长颈鹿男,现在又让她衣锦还乡,回到北海道来开大型演唱会。
美和酱从出道前再到现在,每一件事、所走的每一步,背后都有这个岩桥慎一。
……
饭吃到一半,岩桥慎一看了看时间,离席去打电话。
“我们的岩桥桑是超级大忙人。”中村兄笑眯眯的跟吉田家的父母解释。
美和酱在旁边跟着点点头,“没错~”
不过,两个人谁也没提岩桥慎一有个唱片公司社长的身份。经纪人更不会自曝。中村兄不提,是觉得美和酱应该跟父母介绍过岩桥慎一。
但美和酱其实从来没跟家人提起岩桥慎一长颈鹿男以外的身份。她倒是没有那种要替他保密的意识,就是单纯而又朴素的,不想跟别人提到岩桥慎一除此之外的身份。
美和酱的弟弟——名叫智也,这时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他走出包厢。
去洗手间解决完,洗完手出来。回去的路上,智也心里忽然冒出来个念头,觉得要是能凑巧跟那个岩桥慎一在路上遇到就好了。
可惜,并没有。
他站在包厢外,往里看了看,父亲正高高兴兴向中村桑举杯,姐姐和母亲在说话,那位经纪人桑在旁边留意着帮忙倒水。
岩桥桑还没有回来。
智也想了想,没有进去,而是又返回去,走到楼梯间,又返回去。如此往返了两趟,被服务生留意到,过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需要。
智也连连摇头,“不,没什么。”
正在这时,打完了电话的岩桥慎一也回来了。碰上美和酱的弟弟,正要和他打声招呼,少年先露出个欣喜的表情,快步走过去,“岩桥桑!”
服务生见状,自行退下去了。
“你好,智也君。”岩桥慎一没想到他这么热情,有点意外。
毕竟,这个少年一整晚都文静得很。
不过,服务生一走,智也那股奇怪的热情也就随之不见,再度沉淀下来。面对岩桥慎一,心里忽然觉得尴尬。
刚才为什么要在外面等这个岩桥桑?智也一时心血来潮,现在反倒自己先迷糊了。
“出来有事吗?”岩桥慎一问。
智也摇摇头,“去了趟洗手间,刚回来。”
岩桥慎一冲他温和一笑,“一起回去吧?”
“是的。”少年点点头。迈出去还没两步,又没忍住,开口说了句:“辛苦了,岩桥桑。”
岩桥慎一停住脚步,看了看他。
“没什么……”智也低下头,像个大人似的和他客气道:“姐姐承蒙您的关照了。”
岩桥慎一“啊”了一声,体会到这个当弟弟的对姐姐的关心,觉得这个有点扭捏的少年有点可爱。
虽然智也的心里,想的是自家姐姐恶作剧本领高强,还是个不讲理的窝里横,常常自行其是、一点姐姐的样子也没有……总而言之是个很难相处、个性不怎么样的家伙。
这位岩桥桑能受得了姐姐,真是了不起的男子汉。
吉田家的人,对“男子汉”的标准就是这么的奇怪。
“不过,姐姐虽然有些小缺点,但人其实很好、没什么坏心眼……”出于朴素的姐弟情,智也觉得,还是应该替姐姐说两句好话。
岩桥慎一一头雾水,不明白这个少年东一句西一句是在做什么。
……
提议一起吃饭的是吉田家,地方是吉田家定的,账单也送到吉田老爹手里。酒足饭饱,两边道别,各回各自入住的酒店。
因为DREAMS COME TRUE在札幌开演唱会,从全国各地来的观众,把札幌当地的酒店住得满满当当,白天来的时候,机场接机的规模之所以那么大,估计有这些外地来的观众一多半的功劳。
越是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人,就越是不缺乏行动力。
岩桥慎一回了酒店,先钻进浴室冲了个澡。出来以后,拿出电话本,照着号码给东京那边打电话。
这次来札幌,照样有公司的办事员跟着过来帮忙处理事情。不过,还是有需要亲自跟东京那边联络,进行听取和商量的。
一连打过几个电话,今天晚上要说的事说完。岩桥慎一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他伸了个懒腰,打算早睡早起,明天还有彩排。
结果,这一会儿的功夫,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才拿起听筒,“喂喂。”
电话那头,传来“哈~”的一声叹息,随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好饱、好饱啊。好像吃太多了,慎一君。”
“……”岩桥慎一无语。
是吃太饱撑得睡不着的美和酱,给他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