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699章 早安看書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翌日,天还没有亮,袭人便如常醒来。
略微盹了一下,袭人强大的自制力促使她抵御住了严寒,翻身从小榻上起来。
熟练的吹起火折,点燃了一根蜡烛,然后便轻手轻脚的自己穿了衣裳。
拿出那一款贾宝玉赐给她,她视若珍宝的怀表看了一眼时间,觉察尚早的她,不慌不忙的走到贾宝玉的榻前,观摩了一下主人的睡相。
二爷,连睡觉都那么好看!
袭人悄悄花痴了一下,又暗啐道:就是有些荒唐了,睡觉都要她们丫鬟陪,而且还要两个!
此时的主子床上,宽大的锦被下,贾宝玉背后躺着个小檀云,怀里抱着个软香菱,睡得正香甜,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袭人弯腰下来,将跌落的被子往上提了提之后,有心想要趁机吻一下贾宝玉那薄厚相宜的嘴唇,到底觉得有失奴婢身份,又怕把贾宝玉弄醒,所以忍住,只最后瞅了两眼,就转身往外走。
打开房门,将外头该起还没起的丫鬟们叫起,有又厨房检查了一遍热水的情况,将基本的事宜准备了一下,然后才再次回屋,企图唤醒贾宝玉:“二爷,二爷,该起了,今儿你还要带宝姑娘和林姑娘去宫里见太后娘娘呢……”
她轻轻推着贾宝玉的肩膀。
贾宝玉嘟哝一声,眼皮也不动一下的问道:“什么时候了?”
“快卯正了。”
“还这么早,你吵什么,让我再睡一会。”
贾宝玉很不耐烦的挥开袭人的手,抱紧了怀里的美人。似又怕袭人再来烦他,竟将头埋进香菱的发间,一副别来扰我的样子。
袭人见之无奈,幸好一番动静将香菱闹醒了,于是袭人便低声与她道:“二爷今儿还有事,你快叫二爷起来,再给二爷穿好衣裳。我先去叫丫头们给二爷准备洗漱的东西。”
香菱揉着眼睛,点点头。等袭人去后,香菱也打起精神,尝试着唤醒贾宝玉。
只是贾宝玉哪里肯依。
超棒的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笔趣-第699章 早安分享
见太后又不是朝会,早点迟点都一样,太早了,说不定太后还没起呢。
香菱坐在榻上,想了想,撑起身子将纱帐全部放下来,然后便掀起被子,就要钻进去。
“香菱姐姐,你做什么呀?”
檀云也起来了,她看到香菱的怪异举动,不由好奇的问道。
香菱一惊,脸上顿时红了一下。
不过她很容易就调整好心态,甚至一下子有了主意,勾过檀云来,伏在她耳边,低声与她解释了一下。
“啊,这样真的能叫二爷起来?”檀云觉得有些神奇。
香菱笑着点点头,继续诱骗道:“二爷亲口说过的,要是以后想要打扰他睡觉,又不想过后挨打,就只有这样。你不是喜欢给二爷做这样的事么,那今儿叫醒二爷的差事就交给你了,你来吧。”
香菱说完,回身替檀云牵起被子来。
檀云面色羞起来。
这一个多月,在她的有心打听下,对男女之事不再那么一无所知,知道害羞了。
“可是,没得到二爷的同意真的可以吗,香菱姐姐不会骗我的吧?”
“不会。”
香菱十分笃定的应道,然后催促:“快点吧,天儿太冷了,风吹进去太多二爷会受凉的……”
檀云闻言,也不敢再做他想,仗着自己身子娇小,一埋头就拱了进去……
袭人领着丫鬟们在隔间内排成一派站好,然后自己绕过大屏风进屋,看那床上的帐子居然落下,合的严严实实,里面隐有动静传来。袭人立马明白什么,脸上一红,也不敢打扰,转身走了出来,神色如常的对丫鬟们道:“二爷还没起,咱们先等一等。”
丫鬟们自然不敢有异议,仍旧端着各自负责的热水和器具,静静的等待着。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贾宝玉终于从一片馨香软玉中脱身出来。
他身穿锦衣玉袍,头戴簪缨,雄赳赳气昂昂的跨出绛芸轩的门槛。
芭蕉树下,一个身穿单薄劲装的美人美人手持长剑,正迎着凉寒的晨曦,翩然起舞。
其实人家是在练剑,但是看在贾宝玉这个好色之人的眼中,美人就是在跳舞了。
他几步跳下中庭,来到美人跟前,见美人身姿矫健,素面清丽,不由假关心道:“早上露气这么重,又冷,怎么就练起剑来了,再刻苦也犯不着争取这么点时间啊,瞧瞧,都冒汗了……”
因美人见他过来,收了剑势,他便更近些,想要用袖子给美人擦汗。
陆诗雨嘴角抽抽的看着来给她献殷勤的贾宝玉,避开了些,道:“王爷言重了,这点寒气对我们武人来说不算什么,难道王爷没听说过一句话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正是好时辰。”
一本正经的回了这话,到底没忍住微谑道:“再说,属下可不会什么服侍人的本事,要是再不刻苦些,练好武艺,以后王爷用不上我了,还不一脚把属下踢得远远的。”
贾宝玉捉住她拿剑的手,笑道:“怎么会呢,就算你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本王也会对你好的……”
陆诗雨微恼,看见那边廊上随时关注着她们二爷的俏丫鬟们,陆诗雨也不由低声挑衅道:“王爷要是摆不正自己的心态,那诗雨也就以王爷的女人自居了,要知道,女人都是会吃醋,好妒的呢,王爷就不怕奴家哪日不高兴,一剑一个把你那些小美人都给挑了?”
陆诗雨对着贾宝玉一挑眉,令贾宝玉顿起寒意,原本正想与美人共舞一曲“情意绵绵剑”的心思立马散去,一下子退后两步,目光清正的道:“陆护卫辛苦了,嗯,住在这边可还习惯,昨儿晚睡得可好?要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来,本王可以让下人们着手帮你置办。”
陆诗雨见状,不由轻哼一声~
臭男人。
“多谢王爷关心,属下一切尚好。”
应付一声,陆诗雨转身,负剑往左边的厢房而去。
却在将要上台阶之前驻了脚步,转头往院门外看去。
“怎么了?”
贾宝玉见此,问了一句。
陆诗雨专注的看了两眼,然后才回头,对贾宝玉道:“没什么,你的小仙女来了。”
说完,几步跨进自己的房门,关了起来。
贾宝玉此时也顾不得她了,听见院外有动静,几步走到院门口,果然是黛玉带着自己的两个丫鬟走了来。
无暇在意紫鹃和雪雁两个丫鬟,贾宝玉的目光一下子全部落在黛玉的身上。
今日的黛玉,比往常更有一番不同。
一身崭新漂亮的装扮,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行走在怡红院外干净的石板道上,就像坠落人间的精灵一样。
贾宝玉乍然见之,心都多跳动了两拍,不久前才被两个俏俾“早安吻”过的某处,居然都有些不安分起来。
“不是说了等我来叫你么?这么早,风吹的冷不冷啊?”
贾宝玉根本不管旁的人,走到黛玉的身边,真切的问道。
黛玉早在看见贾宝玉的时候就慢了脚步,又在贾宝玉瞧她的时候,有些羞臊与得意。
瞎看什么,呆子~!
“姑娘原本是想着等你过来的,只是眼见都要辰时了,二爷你还不来,太太的人都来催了一次,所以姑娘这才决定先过来瞧瞧,看二爷准备好了没。”
紫鹃替黛玉解释了一句,黛玉就接道:“等你来,估计都晌午了,我是无所谓的,只怕宝姐姐那边早就等不及了。”
黛玉的声音,很有些不满。
昨晚她根本没睡两个时辰,就起来准备。
结果贾宝玉倒好,天都大亮了还不来,不用想,肯定是睡懒觉了!
哼,可见他对这件事都不上心,他难道不知道她们今儿有多紧张么?
贾宝玉打了个哈哈,正好麝月等人为他摆好了早膳,他便笑着邀请黛玉:“林妹妹还没吃早饭吧,正好在我这里吃了……”
“早吃过了。”
黛玉哼了一声,一点面子不给。
昨晚李纨特意吩咐过厨房,所以今儿一早厨房那边就把这两处的早饭准备了送来。
贾宝玉讪讪一笑,然后上去拉起黛玉的手往回走。
“没事,再陪我吃一次,吃了咱们好出门办事……”
……
没有再多耽搁,随便吃了一点早饭,贾宝玉便带着黛玉出了园子,依次往贾母,王夫人,贾政三处拜别出来。
茗烟等人早准备好了车马候在荣国府内。
两辆马车,一辆贾宝玉坐,另一辆宝钗黛玉二人共坐。
贾宝玉却不理会这些,拉着黛玉直接上了第一辆马车。
黛玉便有些责怪:“都是你,害我肯定又被他们嘲笑……”
“他们那哪能是嘲笑,分明是羡慕才对。”
贾宝玉笑着,就在黛玉以为贾宝玉是说别人羡慕她得贾宝玉如此宠爱之时,贾宝玉又道:“他们都羡慕我有一个仙女一样的老婆,哼,活该他们羡慕,谁叫他们都没有我英俊,没有小仙女看得上他们。”
黛玉便斜着眼神瞧他,一脸嫌弃。
“哈哈哈……”
普通人做这个表情,自然是令人不愉快的,但是黛玉这般,却令他更觉可爱,禁不住捧过黛玉的脸蛋,“吧唧”亲了一口。
“你~走开,别把妆给我弄花了……”
黛玉推开贾宝玉,打了他一下,然后赶忙从带上马车的盒子里取出小镜子,照了一遍,又用小手帕擦了擦,觉得没什么问题才罢休。然后自是好生瞪了贾宝玉一眼。
贾宝玉见状,才不好再造次,掀开帘子,见马车已经出了荣国府角门,便吩咐道:“去薛家小院。”
放下车帘,回头见黛玉神色有些神色幽幽,不由问她怎么了。
黛玉叹道:“宝姐姐自然是知书识礼的,哪像我,什么规矩都不讲,只能任由人看笑话去。”
薛姨妈昨晚便带着宝钗回了薛家小院,原因嘛,自然是“讲礼”。
她是薛家女儿,就像今日这般,就算进宫见太后,贾宝玉到薛家接她出来,与她从贾家出来,意义自然是不一样的。
但是黛玉却没法去讲这些,她现在唯一的亲长贾母,就是贾家老太太,却能搬到何处去?
贾宝玉闻言,嗤笑道:“这有什么,休说我是最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的,便是细论,姑父姑母去了之后,老太太就是你唯一的至亲长辈,这些年也一直养育你,所以老太太送你出嫁,和姨妈送宝姐姐出嫁有何两样?
你是觉得老太太没有资格做主你的婚事,还是想要搬到外面去,自成一户?”
黛玉脸一红,反对道:“才不是,我可没这么说,你别胡说。”
黛玉才不要背上不敬外祖母的罪名!
贾宝玉知其并非不懂这些理,而是太过心细,总爱在意别人的想法。
“所以,老太太把你许配给我,是堂堂正正,名正言顺的,老太太是你外祖母,也是我亲祖母,所以你我才进则同席,出则同门,这也是堂堂正正,名正言顺的。
至于那些本身就不懂道理的人,你去在意她们做什么,爱嚼舌根,是长舌妇的天性,皇帝都管不了,你还要管她们?”
贾宝玉说了这么多,黛玉就听见一句:“胡说,谁和你进则同席了!”
呸呸,说的好像他们进门就要睡在一个榻上似的。
贾宝玉笑道:“怎么,潇湘馆的床是我没上过,还是怡红院的炕你没躺过,这些你都不认了?”
这样的话,令黛玉目光熏然起来,肤色也是白里透红,甚至一时连眼神都迷离起来,总之看起来状态十分脆弱玄妙。
贾宝玉倒是吓了一跳,生怕刺激坏了黛玉,这才不敢再说更挑逗的话出来。
饶了半个圈来到薛家小院,薛姨妈和宝钗等人早就准备妥当,待他们一到,几乎没有任何耽搁,就将同样认真打扮过的宝钗送了出来。
就算贾宝玉对宝钗今日的美丽有所准备,见面之后,还有不禁心中暗赞。
宝钗比黛玉打了两岁多,已经到了二八年华,最是女子绽放美丽的年纪。
宝钗又有牡丹之姿,天香国色,因此盛装之后,亭亭玉立,端庄大方,竟是令人生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之感。
宝钗见贾宝玉从第一辆马车下来,便领着莺儿要去第二辆马车。
贾宝玉只与薛姨妈说了两句话,回头便将她引过来:“宝姐姐,上这辆。”
不等宝钗质疑,贾宝玉便道:“林妹妹也在上头,你和她坐一辆。”
宝钗听了,这才按捺住别的心思,踩着紫鹃放下来的凳子上去。
掀开门帘见黛玉果然在里头,这才安心进去。
贾宝玉见此一笑,与薛姨妈拜别之后,在对方嗔怪的眼神中,一下子也跳上了头一架马车。
进了马车,见宝钗黛玉都注视着他,贾宝玉笑道:“天儿冷,大家坐一起暖和些。”
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说法不够有说服力,贾宝玉掀开窗帘,吩咐外面的紫鹃和莺儿:“后头还有辆马车,是给你们准备的,你们两个去坐吧。”
莺儿闻言,看了一眼后头与眼前一样的马车,又看了看那边还注视着这儿的薛姨妈,赶忙摇头:“那是王爷的马车,我们可不敢坐,我们走路就好了……”
贾宝玉嗤笑道:“以为是抬举你们呢?没见两辆马车一样的么,要是万一有刺客,好叫你们两个给我们挡刀!”
呃……
不说莺儿和紫鹃宕机,眼睛睁大。
就连旁边的亲兵忽随从们,也纷纷笑了起来。
还是宝钗觉得任由贾宝玉胡闹下去不妥,当机立断的道:“好了莺儿,王爷叫你们坐你们便坐,难道连王爷的话也不听了?”
清正平和的声音,颇有一家主母的风范。
“是……”莺儿和紫鹃忽视一眼,乖乖的上了后面的马车。
PS:感谢都是鬼话的万赏,感谢其他兄弟的打赏、投票支持。
另外给友情推荐一本历史文《晚明之我若为皇》:假如有一天你成了晚明皇帝,你想做什么?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移步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