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詛咒之龍 起點-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家好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诅咒之龙
“晚上来啊,晚上好,我可算是……能消停会了。”郑逸尘木然的睁着双眼,铠甲是保护也是限制,反正这段时间里他都不知道自己因为身上的问题狂暴几次了,每一次狂暴就跟无能狂怒之外,怒过头了之后就慢慢的缓过劲来了,一次次的提升上限,当然这么提升上去他真怀疑自己的精神会崩断。
“恩,禁区的探索告一段落了,虽然跟预期的有些出入,有些重要的地方还没有进行探索,但这一次的收获已经足够了。”依琳点了点头,无论是黑塔生物的图鉴还是环境的记录,全都是极为有价值的信息。
在那里他们涉足到了比起古代更加久远的历史,这种收获没的说,等将其消化之后,带来的就是质的飞跃了,至于以前进入黑塔的探索者,即便是有出来的,也没有像是他们那样直接接触到了那么高层,毕竟有些信息是接触到的层数才能真正的了解到。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詛咒之龍討論-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家好
包括对文字的破解,至于之后的脱离,他们这边的组合和准备也是必然的,郑逸尘的体质能硬抗黑塔的那些影响,而依琳自己有着多个元素之心的辅助,能一路轰穿五十层的拦截,最后混乱魔女……呃,虽然出手的次数有些少。
可最后少了她的爆发,也无法从黑塔内跑出来。
如果元素之心弄出来全套的了,依琳估摸着这一次的探索能够进入九十层以上,登顶?谁也不知道最顶峰有什么东西,全套的元素之心虽然能让她发挥出来更强的力量,可那种力量也不是随便浪得,往上闯是一回事,关键还是怎么跑出来。
能跑出来才是最为重要的重点。
“辛苦了。”依琳轻声说道,她的身体问题能慢慢的缓过来,不会像是郑逸尘这样无时无刻的承担她们没有感受过的痛苦,混乱魔女身体机能也因为力量的透支出现了混乱,换成普通人,单单是一个血液混乱流动就足够致命了。
在她身上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反正这种影响根本影响不到她,更别说给她带来额外的负担了,恩,一切的前提都是不进入战斗状态,而在禁区这里能有多少战斗?即便是遭遇了一些战斗,郑逸尘也会迫不及待的冲上去,而不是被她们按下遥控器当石头人。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詛咒之龍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家好鑒賞
这些天她们听到的惨叫声足够多了……换成以前这种惨叫声再惨十倍,她们两人也不会有太多的感觉,可这一次这种惨叫的来源跟她们有着直接的关系,最后能脱离黑塔,真少不了郑逸尘的死保。
“在禁区你道谢的次数比起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多。”
“恩,受伤了,力量也不再巅峰,我也变得脆弱了。”依琳点了点头,他们并没有出去等待黑暗魔女的到来,在禁区这里面反倒是更加安全一些,毕竟外界还会遇到禁区研究会的人,那里面的人三六九等的,有正常的也有不正常的。
遇到了他们谁都会保持着高度的关注,特别是在他们集体的状态不佳时,想必会有不少人忍不住产生心思,一个人搞不定,先联合起来啊。
这种需要小心翼翼操作的行为有多久没有过了?在依琳陷入了回忆中,四周的光线也越来越黯淡。
“我来啦,你们看着这么惨吗?”到来的黑暗魔女伊莉莎有些讶然的问道,之前的通讯很勉强,依琳只是将一些信息发了过来,并没有表达他们的状态如何,总结的来说就是三个字‘危,速来!’
要不是那些信息上面重点的提及到了黑暗魔女,诅咒魔女都忍不住要从地下基地跑出来了,只是诅咒魔女在外活动的时候更容易被人发现,这边真要是遇到了问题……不,是绝对不能遇到问题,所以诅咒魔女不能来这里。
“提前来点没什么影响吧?”
“……没有。”依琳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那就行,其实我还能来的更早一点,只是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一下。”具体是什么事情耽搁的依琳莎没说,安娜和依琳也没有去追问,郑逸尘哼哼唧唧的也没有关注她们的对话,他只知道自己马上就能接受真正意义上的治疗了。
而不是陪同着两名也是半残的魔女,把自己塞进一个铠甲里面,发挥余热的同时持续性的感受着痛苦。
赶紧回到自己感觉最为温暖的家,这比什么事情都好,至于从黑塔里的收获?讲道理,折腾了这么久了,他已经没有什么激动的感觉了,等要激动也是等到自己彻底的恢复正常后才能去激动,现在可就算了吧。
遭不住。
“那就在等一会走吧,我带来了一些恢复状态的魔药。”黑暗魔女拿出来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生命魔女安妮提供的,虽然不知道这边的人症状如何,但生命魔女做出来的万灵药,对于绝大部分的情况都能发挥出来一些作用。
“感觉不错。”混乱魔女拿着一瓶淡绿色的魔药尝了尝,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一瓶魔药的效果让她混乱的身体机能缓解了……百分之一吧,挺好的。
“对我的效果不理想。”依琳将魔药放到了一旁,她现在就是一个重度的魔力污染源,放出来的血液依然有着极强的魔力辐射,普通人沾染到的话身体状态就会迅速的恶化,血液晶化,即便不会马上结晶话,但是血液产生的细小结晶也会要了他们的命。
好文筆的小說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家好相伴
这个状态下任何带有魔力东西都会被污染。
伊莉莎看向了哼哼唧唧的郑逸尘,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透过那个束缚性极强的铠甲,她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和腐烂的气味:“那小龙呢?”
“更糟,固化魔药都没有多大的作用。”
“呼~那就赶紧回去吧。”
黑夜缓缓的降临,禁区这边的夜色更加的深邃也更为的安静,走在路上的他们就好像是真的身处在无人区一样……
地下基地。
几名幽魂女仆神情紧张的忙碌着,在旁边一些最新的炼金傀儡做着辅助,对郑逸尘身上的铠甲进行着切割,切割的速度非常的缓慢,有的地方切开来之后还会溢出来已经变黑的血水,在场的人没有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部分了。
主要的任务将这个严密的铠甲给彻底的拆解。
“恩,腐烂了啊,挺好的。”安妮看着地上流出的那些黑色的血水,轻轻的点了点头,血液出现了腐烂变质还好,就怕那些流出来的血液也是处于灰白色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变化,现在出现了这样的变化,意味着郑逸尘的身体还在持续性的恢复着。
至于身体上的那些大面积的重伤没有来得及治疗产生的腐坏?这人不是还没有死的吗?哪怕是剩一口气,在她面前也不可能真正的死掉。
在那一身铠甲被小心翼翼的切割的差不多了之后,大量的藤蔓直接顺着那些缝隙延伸了进去,将郑逸尘严密包裹起来的铠甲一瞬间被撕裂,将他从里面直接解放了起来,还没有等他双眼发红的吼叫起来,大量带有粘液的藤蔓直接将他裹成了一个麻花。
痛楚带来的狂怒一瞬间变成了无助,就像是落入触手里的魔法少女一样,这感觉……太糟糕了。
不过随后他感觉到了身体上被粘液覆盖的地方冰冰凉凉的,疼痛也被抑制了下去,只是疼痛被抑制了下去的部分好像有点少,大概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部分,下面的就没了??
睁大了双眼,郑逸尘眼巴巴的看向了安妮。
“老实点。”安妮当做没有看到郑逸尘可怜的表情,支配着那些藤蔓,那些藤蔓有些轻微的蠕动着,上面还延伸出来了一些锋利的叶片和口器,轻微但高效的剔除掉了郑逸尘身躯上那些腐坏的部分,一场超高精度的外科手术。
破碎的鳞片,腐坏的血肉,变质的血液迅速的被清除掉,郑逸尘不知不觉的就轻了超过两百斤。
“疼吗?”
“这不是单纯的疼了!”郑逸尘带着一言难尽的表情回答了安妮的问题,这是疼的让他想要满地打滚的感觉。
“那么特别的感觉呢?”
“有些地方钝痛倒是挺舒服的……”郑逸尘说道,虽然那些地方也很疼,可是相比起灰白色的伤势处存留的疼痛,那些地方也就一般了,反而疼痛的持续,逐渐变得无关紧要起来。
“我知道了。”安妮看着郑逸尘的身体,他的脑袋现在也被固定着的,根本不能回头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如何,他回头看一眼的话,看到的就是大量的藤蔓蔓延出来了细小的根须,顺着他那被剪除掉了坏死部分的身体钻了进去。
有的是从皮下,有的是从血管,对此郑逸尘哼哼唧唧的竟然没有多大的感觉,安妮可没有刻意的消除掉那些给郑逸尘带来影响的感觉,是个感觉正常的存在都能感受到一些细小的东西在身体内增长蠕动的不适。
通过这种精细的检查,她发现郑逸尘呈现出灰白色状态的身体部分,虽然还存在着,可又保持着一种显得颇为异常的‘消耗’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