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小閣老笔趣-第二十二章 校長趙昊推薦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跑操结束后,222小队的队员们,回到食堂吃饭。
虽然学院的训练很累,规矩很多,但伙食好到让人流泪。
因为每天上午的训练量最大,所以早餐十分丰盛,主食有馒头、米饭、大饼、面条敞开供应,配以荤素小菜六道。
而且耽罗岛发达的畜牧业,还让学员们基本能保证每天两个鸡蛋一杯奶!
当然不全是牛奶,因为这时候没有高产的奶牛。所以也有很大比例的羊奶,马奶,甚至是猪奶……
学员们一来都惊呆了,这吃的可比他们扛活的东家好多了。也许只有县里的老爷们,才能吃上这么丰盛的饭菜吧?
而且还是一日三餐!
就冲这口吃的,打死也不能走啊!
于是这成了许多学员坚持下来的动力,包括蔡一林,也觉得自己能挺过难关,这口吃的居功甚伟。
风卷残云的用过早餐后,学员们便在褚六响的带领下回到营房。先在院子里冲了凉,然后擦洗干净。体毛浓密的学员还特意跟队长要刮刀刮了脸。
然后众人打开衣柜,取出了刚刚领到的簇新警服,迫不及地的穿戴整齐。
当他们踏上擦的光可鉴人的皮靴,穿上深蓝色大翻领修身短款蓝色曳撒,系上黄铜扣的牛皮腰带,戴上春夏款的白色帽儿盔后,一个个简直活活美死!
这一年来他们都羡慕死前辈们那身威风的警袍了,这下终于、终于自己也可以穿上身了。
受这一年的苦,值了!
众人臭美了没多会儿,与他们同样装束的褚队长走到门口。唯一不同的是,褚队长警袍的左胸前,挂着两排花花绿绿的勋略,帽儿盔正中央,还镶着一道红色的金属粗杠。
是的,褚六响已经在不久前通过了警士资格考试,被提升为三级警士,成为一名可以终身服务的士官。
非但是他,所有早期加入海警部队的将士,都得到了超常规的晋升,因为那时候规矩还没定下来呢。从蔡一林这一期开始,后来的海警就没这好运了,必须要按照条例按部就班的升迁了。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小閣老 愛下-第二十二章 校長趙昊
这就是命啊,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从来都不是纯由个人奋斗决定,还要看历史的机遇。不过后来者也没什么好嫉妒褚六响他们的,毕竟人家胸前那满满两排勋略,就已经再清楚不过的,表明了他们功绩和资历了!
“整队吧。”褚六响看看屋里众人,便对自己的副队长笑道。
“是!”蔡一林马上条件反射的两脚一并,笔挺而立,吼声道:“列队集合!”
队员们马上冲出营房,面向门口整队。
整队报数完毕后,蔡一林转身向褚六响敬礼,高声道:“报告小队长,本队应到20人,实到20人,报告完毕!”
“稍息。”褚六响欣慰的看着眼前二十名精神抖擞、如标枪般挺立的小伙子。比起自己把他们接来时,说脱胎换骨也绝不夸张。
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嘴拙,说不出什么漂亮话来。他深吸下发酸的鼻头,最后欣慰的笑道:“好,一个都没掉队!”
“不抛弃,不放弃!”蔡一林便马上带领队员们齐声高吼道。
“好,好。”褚六响重重点头,然后向右转身,跑步走向中队长,敬礼汇报。
“报告中队长,222小队全员到齐,请指示!”
待到第二训练大队二中队的十个小队,全都整队完毕,中级警司衔的中队长高声下令:
“目标典礼会场,出发!”
两百名着装统一的海警学员,便迈着整齐的步伐,齐步走出小院。与其余海警学员汇成一条长龙,浩浩荡荡赶往操场列队。
操场点兵台上,早已经扎起了彩楼,挂好了横幅。
赵昊在金科、王如龙、朱珏、童梓功等高级警官的陪同下,在台上看着四千名海警学员在台前井井有条列队。所有学员都目不斜视、站得笔挺,每一行每一列都像是用尺子量过一般,那样的整齐划一。
待到列队完毕,海警学校教务长兼警员学院院长童梓功,宣布毕业典礼正式开始,第一项,唱海警歌,升海警旗。
庄严的进行曲中,日月红旗缓缓升起,四千余名官兵齐声合唱正式的海警歌:
“红旗飘扬迎朝阳,我们的歌声多嘹亮。大明海警向前进,保卫我们的海洋斗志高昂!
上下团结,要严阵以待准备好,把海洋筑成铁壁铜墙!我们有赵公子英明领导,谁敢来侵犯就让他灭亡!”
然后由歌词中的赵公子,也就是海警学校校长赵昊,发表了简短有力的毕业致辞。
接着,由副校长金科宣读毕业命令:
“耽罗岛海警学校第二期学员,已完成教育计划,经校委会审查考核,训练一大队马卡龙、训练二大队蔡一林等四千名学员,准予毕业。此令。”
金科停顿一下,又毕恭毕敬道:“签发人:校长赵昊!”
接着是为十名优秀毕业生授予荣誉短剑和优异勋章,以及二级警员衔。
激动人心的军乐声中,无数双眼睛羡慕的注视中,一大队马卡龙等五名学员,二大队蔡一林等五名学员出列,列队登台。在台上排成一列横队,向佩带总警监衔的赵公子激动行礼。
赵昊郑重还礼,然后接过一柄装饰云纹的银色短剑,为一大队第一名马卡龙配上,然后和蔼笑道:
“我记得你,你是马克龙、马应龙的弟弟吧。”
“是!”马卡龙激动的眼含泪水,高声道:“当年在西山岛保安大队时,属下曾跟随大哥保卫过校长!”
赵昊笑着点点头道:“好,没有给你两个哥哥丢脸。”
“是!”马卡龙的泪水终于止不住了,赶紧不好意思的用袖子擦擦,还不忘瞥一眼立在赵昊身侧的二哥,耽罗警备区机关长兼海警总队警务委员马应龙。
马应龙却目不斜视,看都不看他。
马卡龙退后一步,蔡一林又上前。赵昊也将一柄银剑佩在他的腰带上。
蔡一林也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不是头一次见到赵公子了,当年在蔡家巷小学第一次毕业典礼上,他就远远见过赵昊一眼。可惜那次登台领取毕业证书的是大哥。更可惜的是,等他毕业时,江南教育集团的学校已经太多了,赵公子分身乏术,去出席别处的毕业典礼了。
这次终于补上了多年的遗憾,蔡一林此刻感觉自己别无所求了。
“你是蔡家巷的孩子?你哥哥是蔡一木?”赵公子竟然也知道他,并闻声勉励道:“好好干,要给咱们蔡家巷增光添彩!”
“是!”蔡一林涨红了脸,重重点头。
然后赵昊又为其余八人佩带短剑,并准确的叫出了所有人的名字,对他们赠予殷切的勉励。
其实赵昊今早才听马秘书介绍过优秀毕业生的简单资料,但不妨碍他们感动的涕泪横流,坚信自己愿意为赵公子去死了!
包括蔡一林这种总是想太多的人,也坚定不移的认定,自己随时可以为这位蔡家巷出来的传奇,献出自己的心脏……
待到副校长金科为他们颁发奖章后,王如龙等一干高级警官又为十人佩戴了警衔和勋略。
等荣升二级警员的十人经历下台后,海警学员们便列队登台,挨个向赵公子敬礼,然后授三等警员衔,并佩带生涯第一枚勋略——纯红色的警员训练合格章。表现优异者还会与之前十人一样,获得特别的警员训练优异章——纯红色的章面上,多了一道金色的竖杠。
从今天起,他们便成为一名正式的海警警员了。除了被警官学院录取的四百名警员,要继续留在校园中进修外。其余三千六百名警员,早已经分配到基地、舰队、陆战队、各水警局中了,马上便要各奔东西了。
不过那是明天的事情,今天还有一场盛大的酒宴在等着他们。那是警员学院为他们准备的毕业宴会!
至少今日,不醉不休!
~~
典礼结束,赵公子先与金科等人离开。
“金大哥下了苦功夫了。”走下点兵台后,赵昊对一旁的金科满意笑道。能在大明朝训练这样的军容来,其实就已经赢了。
“平时就很注重队列训练,临近毕业又狠抓过一阵,才会看上去比较像样。”金科保持了一贯的谦虚谨慎。
其实戚家军就十分注重列队。当年他们三千南兵随戚继光北上,抵达后‘陈郊外。天大雨,自朝至日昃,植立不动。边军大骇,自是始知军令。’
当时正赶上大雨,他们从早上一直站到午后,纹丝不动,让边军大为震撼,这才头一次知道什么叫军令如山。
这年代,能把队列站好的军队,就已经可以跻身最强陆军之一了。
不过这里训练的是海军,仅这样远远不够,还需要积累丰富的技术和经验。
“他们只是在第二学期,轮流到巡逻舰队、护航舰队和各水警局属舰队,实习过三个月而已。”金科对赵昊诚实道:“最多只能说是熟悉了海上生活,了解了舰上的组织和军令,知道了自己的任务和职责罢了。距离成为一名合格的海警,还早得很。”
“不经过战场的洗礼,就永远没法淬火。”王如龙也沉声道:“可惜这快两年了,都没再正经打过一仗。”
“不是抓了不少海盗、捣了不少贼巢吗?”赵昊笑道。
“小打小闹,没用。”王如龙撇撇嘴,一脸欲求不满。
“哈哈,放心,很快就有的是仗打了。”赵昊大笑着拍了拍王如龙的肩膀道:“走,先去看看咱们的三位小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