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yfj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 起點-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民兵郭二蛋-457ja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民兵郭二蛋
然而各部都已经被宋军粘上,之前夏军过于自信,前出太多,现在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梁永能刚刚收束起一些部队,一支手握双手长刀的蕃人步军,突然出现在了夏军后军的侧翼!
横山步跋子!
这支曾经让宋军闻风丧胆,让夏人倍感骄傲的精锐山地步军,如今却成了种谔手底下的另一张王牌。
现在这支部队,对夏人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嵬名山披头散发,状若疯虎,长刀翻飞,高喊着闯入夏阵:“为啰兀城复仇——”
上万比夏人还要凶悍横山蕃,如今被宋人配备以精良的武装,怀着对夏人的刻骨仇恨,紧跟着自家首领的步伐,一起杀入阵中:“复仇——”
十年前,啰兀失守,嵬名山被迫带领着族人逃入宋境。
嵬名山的妻子仓拉,不顾自身安危,毅然带着行动缓慢的老弱,躲入了山谷。
夏人没有抓到曾经因功获得皇族赐姓的嵬名山,便将怒火发泄到了残存的横山部众的身上。
啰兀城被放火烧毁,老弱被屠杀,仓拉最后被夏人逼上悬崖,为了不落入敌人手中遭受凌辱,成为要挟自己丈夫的棋子,这个整片横山最美的女子,毅然投崖自尽。
和种谔一样,嵬名山等这一天,同样等了十多年!
在苏烈的囤安军声名鹊起之前,横山步跋子,曾经是这一片山地中无敌的存在,如今传说突然出现在夏人的面前,夏人里年轻的一代这才知道,步跋子,是比传说还要恐怖的存在!
一名悍勇的夏军百夫长举着长枪冲向嵬名山,意图将他阻止。
嵬名山长刀一翻,将长枪隔开,接着一声虎吼,刀光顺着枪杆往上一掠。
锋利的长刀轻松削断百夫长的左手的四根手指,然后狠狠切入百夫长的左腋之下,接着从百夫长的右肩处闪了出来!
撩刀过胴!
百夫长的左臂连着人头飞上半空,鲜血如雨般喷洒在嵬名山的脸上,让他如同魔神降世一般。
在这般凶悍疯狂的战力面前,夏人彻底战栗了,撒丫子朝着来路狂奔。
宋军三路骑军,驱赶着残余的西夏甲马,转眼撕破麻女阣多革仓促组成的阵线,对夏军发动了毁灭性的打击。
大溃逃开始了,夏军被养精蓄锐已久的宋军切割成了数段,包围屠杀,夏军后军簇拥着梁永能,丢下了一半的袍泽,疯狂地向后撤退。
高永能兄弟和郭景修开始追击,让夏人一路数十里,遗尸上万。
……
静静的山谷里,突然传来了慌乱的蹄声,童贯在壕沟后面沙袋垒砌起的工事后直起身子:“来了!”
孙能一把将他拉了下来:“你是监军,更要以身作则,注意操典!”
童贯讪讪地抽出枪套中的转轮铳,看了看觉得不得劲,又还了回去,对身边一名控鹤军战士说道:“神机铳给我!”
那名战士将神机铳收回怀里:“报告监军,铳在人在,铳亡人亡,操典所限,恕我不能从命!”
“嘿——”童贯一嘬牙花子:“那给我两枚震天雷!”
战士将布袋里的木柄震天雷摸出来放在身前的沙袋上:“都在这里了!”
就听的身边孙能“啪”的一声扣动了扳机:“打!”
一阵枪响,上百以为自己已经逃出生天的夏人,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交叉的火力击毙当场。
后边溃逃而来的夏人越来越多,却被控鹤军阻击在这里,不得寸进。
当梁永能抵达的时候,这里已经聚拢了三万人,可是这三万人,偏偏无法突破对面三千人的阻击!
到此梁永能才知道,宋人不是没有火器,他们的火器,比十年前更加恐怖!
他组织了数次密集冲锋,但是对方的火力同样密集,而且还有一种能够高高抛射铁弹的武器。
铁弹落地后会发生猛烈的爆炸,将自己派出的大队截成数段,然后从容地吃掉。
短短一日,这道山梁和大路缺口处,整整躺下了五千尸体,而梁永能,连对方什么样都没有见着!
绝望之下的梁永能,被迫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命所有夏军分散突围。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种谔的大军已经形成了铁桶一般的包围,将梁永能的残部,逼到了无定河边!
八月三十,种谔发动了最后的总攻。
控鹤军列成三行纵队阵列,对着无定河边的夏军军阵开始了排枪射击。
而他们的身侧,是嵬名山的步跋子护卫。
身后,则是高永能,高永亨,郭景修的三路骑军。
而陷入包围的数万夏军无路可逃,在绝望之中只能跳入无定河,然后被秋水无情吞没。
宋军趁势掩杀,夏军被杀溺者无数,无定河断流,“银水为之赤”。
除了少数骑军,借助马力随梁乙埋渡河成功,逃离战场,剩下的两万多夏军,非死即降。
……
达木西罗从昏迷当中醒了过来。
那场恐怖的大火,让他大半英勇的同僚葬身火海,而自己的战马在逃出来之后便马失前蹄,将自己一起摔昏。
达木西罗支起身子,印入眼帘的,是一片凄惨的景象。
战场已经安静,广阔的河谷平野之上,一路全是不计其数的死人,死马,沿着大军前来的那条道路,延伸到远方。
几面残破的旗帜,还在战场上倔强地支零着,出战之前大帅登上去的将台,已然倒塌。
达木西罗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浑身疼痛,而且自己和心爱的战马莲花奴,还通过铰链连接在一起。
他回想起自己经过层层选拔,最后成为铁鹞子的时候,一家老小,曾经是多么的高兴。
听说宋人搞科举也是这样,一旦得中,合族荣光。
父亲卖了家中的牛羊,给自己配上了一柄青锋剑,又用五匹好马,换得了一匹五尺高的白马。
妹妹对这匹马非常喜欢,给它取名叫莲花奴。
家中所有人都对他寄予厚望,也知道他会用良马宝剑,为家族换来更好的生活,更大的荣耀。
现在莲花奴已经死了,肯定是倒地之后被同袍的铁蹄践踏,再也没能起来。
达木西罗艰难地伸手,想要解开连接自己和莲花奴的铰链。
从来没有发现过,这身该死的战甲,竟然这么沉。
“五叔!这里有个活的!”
达木西罗猛然抽出挂在莲花奴身侧的青锋剑,紧张地对准前方几个普通装束的宋人。
这几个人是宋地老百姓的装束,麻衣草鞋,腰间束着草绳。
几人手里拿着的武器,是铁鹞子的长枪,现在长枪的长柄折断之后,作为步卒的武器,却是刚刚好。
“别过去!”一名老者赶了过来:“二蛋,去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军爷!”
那个叫二蛋的年轻人有些不乐意:“为啥?这铁罐头是俺们发现的!”
说完一抖手里的长枪:“我去给他干掉!”
老者拿枪柄在二蛋屁股上狠狠一拍:“这是铁鹞子!这次带你们出来,郭里正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将你们活着带回去,本来送粮到绥德就算完事儿,鬼知道被李官人派过来打扫战场。”
见战场上可见范围内没有宋军,老者只好取下背上的桑木弓:“用这个!整死了再说!”
达木西罗见那名年轻的农夫拿起刀剑对准自己,开始猛烈挣扎。
老者举起长枪朝达木西罗冲了过来,达木西罗刚刚调转长剑,郭二蛋控弦的右手一松,一支长箭射入达木西罗面甲的视窗,扎进了达木西罗的左眼。
“好——”周围几个农夫都喝起采来。
喝彩声中,达木西罗长剑落地,轰然躺倒。
那一下剧烈的疼痛之后,他突然感到一身轻松。
疼痛感消失了,周围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
妹妹,一定要照顾好父母……还有,这天空,好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