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ka1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道人賦 ptt-第八十二節 坐忘七日、塵盡見明熱推-senjq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暴猿与四首龙蜥的到来,立时在伏牛山上下引起了轰动!
一妖兽、一魔物,非但身形十分巨大,散出的威压更是让众多修为低微的武人感到心惊胆颤。
在知道了这两头生的狰狞恐怖的大家伙乃是观主降服的护山灵兽之后,众人这才心下释然,想想又都觉得一阵提气,看家灵兽嘛,自然是越凶恶越好。
众人之中只有程家婶子一脸的遗憾,两个大家伙生的肌肉虬结,实力也远超季灵在黔州豢养的寻常妖兽,这要是运起灵火炖上几锅,想必会是难得的美味……
一根筋的四首龙蜥原本不喜天南的灵气,但在见到了悬在高天的翠色灵峰之后,四对儿比灯笼还大的眼睛立时就瞪的溜圆!
讨好地哼唧了几声之后,就一头钻进了一片倒悬的石林当中,只看它抱着辰翠石笋不肯松开的样子,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出来。
姬倾城与暴猿的关系极好,见到蔫头耷脑的大块头后,欢呼一声就跳上了暴猿的肩头,而后欢笑着拿出大把的灵果丢到它的嘴里。
聂婉娘与程石、季灵三人站在近处看热闹,彭仇则带着众多外门弟子远远地观望,彭逍与彭遥、孟不同三人早知自家师祖在剑煌山上养了一只猿属妖宠,只是一直无缘得见,也都上前凑趣。
无果、田帧等人此时只觉嗓子里一阵发干,因此不住地吞咽口水,也只有修为到了他们如今的境界,才能真切地感受到暴猿与四首龙蜥的骇人实力。
见到暴猿有些无精打采,跑过来献殷勤的季灵一边为师父揉捏肩膀,一边问道:“师父,暴猿这家伙往日里最能上蹿下跳,今日怎么变蔫儿了呢?莫不是被您给教训了?”
陈景云含笑摇头,言道:“为师可没有闲心去教训它,狗东西是自找的,它跟四首这家伙大呼小嚎地吵了一路,只是它这一张嘴又怎么吼得过人家的四张?因此输了。”
聂婉娘等人闻言尽皆大笑,暴猿这家伙素来爱用大嗓门,不想今次遇到了克星。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祖庭山中依旧高士云集,各宗修士不愿意错过轩辕持戈的拜师大典,因此甘心久等,而且众人此时也都知晓了陈景云闭关悟道的缘由。
涂山藏白这几天逢人就笑、得意非常,谁叫自家晚辈如此优秀呢?当日涂山轻歌的一曲《苍生吟》曾助聂凤鸣在罗浮山中顿悟,闲云武尊今次貌似也是在倾听音律时有了感悟。
消息一出,涂山轻歌在苍生岛高士眼中的地位可就不同了,就连轩辕重光等人也都想亲自聆听一番她的弹奏,万一也能在其中有所获呢?
怎奈涂山轻歌此时正随着聂凤鸣在陈景云闭关的精舍外护法,旁人即便有心,可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前去召唤,因此都把主意打在了涂山藏白身上。
如此倏忽过了七日,精舍之中忽地散出一道极为隐晦的气机,气机倏放倏收,祖庭山中除了那几位老祖级人物以外,余者竟然全无察觉。
“雾开日莹、尘尽见明,光阴易迁、罔测经行,不想少了天南万载气运的眷顾之后,我闲云观一脉竟至举步维艰,唉——!只可惜我的修为不够,无法将迷雾尽数驱散。”
听得陈景云收回道念神魂之后的感慨之言,一旁的纪烟岚居然一时间找不到宽慰的话语,只得走到近前拉起他的一只手,二人十指相扣,相视无语。
就在此时,屋外忽地传来了轩辕重光的声音。
“哈哈哈……以前只知闲云道友武法强横当世无双,不想竟连神魂修为也非我等能够企及,苍生岛能得道友垂青,实乃吾辈修真者之大幸!”
知道对方定然是在自己收回探查光阴长河的余念时,从中感受到了自己的神魂修为,不过这也无妨,对方了解的越多,两家的盟约才更加的牢固。
起身推开房门,陈景云含笑拱手,言道:“前几日贫道忽地心血来潮,不想居然坐关七日,倒是让前来观礼的宾客久等了。”
轩辕重光闻言连忙摆手,正色道:“持戈拜师一事对我轩辕一族虽然重要,但却如何比得过道友的顿悟来的重要?莫说只是短短七日,就算七年也等得!”
涂山藏白此时关心的却是别的,在一旁言道:“闲云道友,听闻你今次顿悟之时轻歌这丫头正在一旁弹奏曲乐,凤鸣小友前次也是听了她的弹奏才有所感,莫不是这丫头的音律有什么特别之处?”
陈景云闻言看了一眼躲在众人身后的涂山轻歌,笑道:“轻歌这丫头在音律上的造诣是我平生仅见,所弹之音确有凝神妙用。
前次凤鸣又为她从我这里讨要了一件玄阶灵琴,有此琴相助,这丫头未来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对于有可能会成为徒弟道侣的涂山轻歌,陈观主自然不吝赞赏之言。
他这一袭话听的涂山藏白是喜上眉梢,重光老祖等人也都向涂山轻歌投去了热切的目光,轩辕菁华更是拉着涂山轻歌的手,一口一个妹妹叫的亲热无比。
涂山轻歌哪里经过这样的阵仗?她此行只为能够陪在聂凤鸣身边,如何愿意被诸位老祖唤去弹琴?不得已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平日对她最好的纪烟岚。
纪烟岚自然也不愿意有人将涂山轻歌从自己身边带走,于是招招手,把她唤到自己身旁,之后对涂山藏白等人道:
“纪道友能与重明老祖战成平手,若是单以战力来论,比自己怕还要稍高一筹,她所传下的琴剑之法威力定然十分惊人,再看她对轻歌的回护之意……哈哈哈!”
众人闲话一阵,之后各自散去,陈景云既然已经出关,轩辕重光得了他的首肯,便将拜师大典安排在了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