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ude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農場混異界 ptt-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魔鑒賞-yibmo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在离仙界大军五十里左右的一片空地上,也有一个营地,无数的黑甲士兵,在营地中活动,看人数应该在七万左右,在军营正中,立一大帐,这大帐十分的巨大,通体都是黑色,如同一只趴在地上的猛兽一样。
在这个大帐外面,立着两杆大旗,一杆大旗上,写着一面狰狞的鬼头,而另一杆大旗上,却是写着一个血红色的殷字,大帐之中,这里也是将校云集,所有人全都穿着黑色的盔甲,手里都拿着武器,这一点儿与仙界的人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仙界的将校,在中军大帐中商量事情的里候,一般都是不会拿武器的,而这些人手里却全都拿着武器。
在主位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面白无须,头上的头发很长,但是却没有挽起来,就那么披在身后,他有一双很漂亮的丹凤眼,但是鼻子却是有些鹰钩鼻,嘴唇很薄,现在他正两眼微闭的坐在那里,大帐中的其它将校,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的。
好一会儿,这位将军这才说话道:“本将奉命来给仙界的人一点教训,今天本将亲自出手,灭了仙界一万多的骑后,也算是给了仙界那些人一个教训了,如果在打下去的话,我担心他们会退兵,要是真的把他们给打退了,那就起不到骄他们之心的做用了,我们接下来,是要挑拨他们与血杀宗的人对战,让我们从中余力,而且这只仙界的军队,实力也是不弱,最起要的是,他们军中还有一个用剑的高手,实力不容小视,就算是本将想要对付他,也要付出一些代价,而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并不是灭掉这只军队,而是让他们顺利的达成他们的战略目标,也就是让他们顺利的占领青鳞山,只要他们占领了青鳞山,那我们的目地也就达到了,他们如果在想进攻,那我们就会全力的收拾他们,如果他们不进攻,那就让他们在青鳞山那里,好好的呆上一段时间,所以接下来,我们也不必要和他们了,当然,时不时的骚还是必须要有的,但是没有必要在冒险了。”
众人齐齐的应是,那将军接着开口道:“血杀宗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仙界的这些人,先让他们得意一段时间,如果没有血杀宗,那我们要灭掉仙界,并不是什么难事儿,所以我们现在的第一目标就是血杀宗。”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接着开口道:“但是想要对付血杀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血杀宗的实力强悍,如果想要对付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血杀宗那么好对付,他们也不可能飞升了,在下界就被灭掉了,所以我们这一次就是要先挑起血杀过与仙界的战斗,到最后不管是谁输谁赢,都会元气大伤,我们在对付另一个,就更加的容易。”
下面的将校全都应了一声,那将军这才接着开口道:“我跟你们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们,我们这一次的战略目地已经达到了,以后就是以骚扰为主,但是骚扰也不要过于强势,那样的话,对我们没有一点儿的好处,要是我们的伤亡太大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你们可都明白了。”下面的将校全都应是,那将军这才点了点头,随后摆了摆手道:“好,都下去吧,明天我们就随着仙界的大军一起前进,以骚扰他们为主。”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随后冲着这位将军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等到众人离开之后,那位将军的两眼却是猛的一睁,随后开口道:“仙界,哼,如果不是要用你来对付血杀宗,你们现在早就被我们给灭了,那里还能论到你们猖狂。”随后他就没有了声音。
而这个时候的仙界大营里,却是已经陷入到了一片的安静之中,今天他们的损失很得,各营把会骑马的也全都选了出来,人数不算少,不过现在并没有把他们送到中军大帐那里去,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行。
而在盛兕的帐篷里,他现在正拿着一个传送阵,把一块玉简放到了传送阵上,然后把玉简直接就传送走了,做好这些之后,盛兕这才收起了传送阵,然后小心的把帐篷里的结界法阵也给停止了,他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容易引起吴一法的注意,盛兕早就注意到了,吴一法的实力,可是要比阳山强很多的,所以他与血杀宗联系的时候就更加的小心了。
他给血杀宗去的玉简,就是关于今天这一战的玉简,把今天这一战的情况,全都跟血杀宗的人说了,今天这一战,对于盛兕来说还真的是有些触动,他一直都不理解,仙界这里的人,为什么要组建由这些低等级的武者组成的军队,这样的军队,在真正的修士交手之中,几乎是起不到任何做到的,但是仙界这里的军队还有很多,他真的是有些不理解。
不过今天在刘向荣出手的时候,盛兕却是发现了一些端倪,在刘向荣出手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势,几乎与大军融为一体,这让他是实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让盛兕想起了仙界的那些神庙,仙界的人为什么要建立那么多的神庙,就是为了收集信仰之力,而他们为什么要组建大军,其实道理也是一样的,他们也是要收集信仰之力。
但是他们这么做,虽然可以让自己的实力,在战斗的时候,得到一定的提升,但是对于那些普通的士兵来说,却真的是太残忍了,像今天的那些普通士兵,在修士攻击的面前,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一万多人,直接就被杀了,这就是组建这些普能军队的缺点。
盛兕已经把自己的感觉和想法,全都写到了玉简里,然后把玉简送回到了血杀宗里,接下来就要看宗门是如何的反应了,他现在在军中,真的是有力也使不上,如果他全力出手的话,当然是可以对付影族人,但是那就会暴露血杀宗的真正实力,而仙界这里的人,到现在对他们也没有完全的信任,如果让仙界的人知道血杀宗的真正实力,那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不能出手,只能看着,这让他的心情也有些郁闷。
谢强也看到了盛兕的动作,一看到盛兕好像不开心的样子,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陪着盛兕,谢强现在是十分崇拜盛兕的,所以盛兕这样的不开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尉,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子。
盛兕也感觉到了谢强的态度,他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好好的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接着行军。”谢强应了一声,随后两人就躺下体息了,但是谢强现在却真的是无心睡觉,毕竟他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他今天在骑兵营那里,看到的那个帐篷里的惨状,每每都会惊醒。
盛兕知道谢强的状态,不过他并没有去过多的安尉谢强,因为这属于谢强的一个心魔,他必须要自己克服才行,修士修练,不可能什么都靠师父,师父可以帮你,但是不能一直帮你,你能走多远,其实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所以盛兕并没有帮谢强。
谢强最后终于还是抵不过睡意,沉沉的睡去,在睡梦中,他好像看到了那一只巨大的魔爪,正在向他抓来,他想逃,但是他却发现他动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巨大的魔爪向他抓过来。
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突然一只火红色的小鸟从他的身后飞了出去,这只火红色的小鸟直向那只魔爪飞了过去,最后一下就撞到了那只魔爪上,就听到轰的一声,小鸟和魔爪全都消失不见了,而他的身体也是一震,一下就醒了过来。
等到谢强一醒过来,他这才注意到,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而盛兕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谢强一看到盛兕已经起来了,他也连忙坐了起来,盛兕看了谢强一眼,接着微微一笑道:“怎么强儿?昨天晚上做噩梦了?”
谢强点了点头,随后他又摇了摇头,接着他开口道:“昨天晚上我梦到了那只巨大的魔爪,他要攻击我,不过最后我却又梦到了师父你弄出来的那只小鸟,那只小鸟与魔爪同归于尽了。”谢强把自己的梦简单的跟盛兕说了一下。
盛兕一听谢强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他拍了拍谢强的肩膀道:“好样的,小子,你是好样的,那只魔爪其实就是你的一个心魔,而你最后还是战胜了你的心魔,如果你最后被那魔爪给杀死,那这个心魔就会越来越强,但是你最后战胜了心魔,这对你以后的发展,会十分的有利。”
说到这里,盛兕长出了口气,接着开口道:“强儿,你要记住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个修士了,修士修练,如逆水行舟,不只是不进则退那么简单,同时这水中可能还会有暗流,还会有浅滩,会有各种各样的危险,所以我们必须要步步小心,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不然的话,我们也就离死不远了,明白了吗?”
谢强应了一声,同时他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冒了出来,他虽然刚刚修练不长时间,但是心魔是什么东西,他还是知道的,修士不管强弱,每一谈到心魔,无不是谈之色变,他还什的是没有想到,昨天他竟然就已经有了心魔,如果他在梦中最后没有战胜心魔的话,那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自己之前,还真的是小看了修练了,以为凭自己的天赋,在加上有一个好师父指点,自己一定会成为一个高手,现在看起来,好像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