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g7w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起點-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三節 論戰相伴-ql6ds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叶赫部?海西女真?”冯紫英吃了一惊,叶赫部这些野人进京了?这帮家伙居然还知道进京来求援?
布扬古一听冯紫英知晓叶赫部,也知道叶赫部是海西女真,精神一振,“大人知道我们叶赫部?我们叶赫部是海西女真的王者,……”
“布扬古是吧?叶赫部是不是海西女真王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海西女真另外一个王者哈达部都已经作古了,你们叶赫部和哈达部狗咬狗一嘴毛,结果让建州女真渔翁得利,孟格布禄被努尔哈赤弄死了七八年了吧?他儿子乌尔古岱娶了努尔哈赤的女儿就忘了本,只怕都已经变成了努尔哈赤的一条狗了吧?这个哈达部的首领现在当傀儡的日子很舒服么?你们海西女真的王者头衔未免也太不值钱了,被建州女真打得屁滚尿流,也配称王者?”
冯紫英轻蔑的言语在空气中跳跃着,布扬古和德尔格勒以及布喜娅玛拉三人都是气得面色通红,几欲爆发。
但是布扬古他们却又不得不承认对方所言是实。
十年前叶赫部和哈达部交恶,原本叶赫部打算进攻哈达部,但发现哈达部求援于建州女真后,又赶紧去交好哈达部,更是以布喜娅玛拉嫁给孟格布禄为诱饵诱使哈达部反戈一击建州女真。
结果出任意料,哈达部被建州女真击败,努尔哈赤把哈达部首领孟格布禄囚禁,最后找个借口杀了,然后却又把孟格布禄的儿子乌尔古岱扶起来,再把女儿莽古济嫁给乌尔古岱,彻底控制了哈达部,现在的哈达部已经完全沦为了建州女真的一份子了。
布扬古和德尔格勒等人都没想到冯紫英对海西女真内部的情况如此了解,甚至连十多年前的故事都了如指掌。
一方面有些尴尬,但另一方面也有些振奋,这说明大周并非对辽东不关注,只不过是李成梁这个狗贼偏袒扶持努尔哈赤,才使得建州女真一跃成为关外仅次于大周的霸主。
“你们大周不也是对建州女真畏惧如虎?努尔哈赤在关外横行霸道,你们大周又做了什么?”没等布扬古和德尔格勒说什么,布喜娅玛拉忍不住了,“你说我们被打得屁股尿流,没错,我们叶赫部现在是不如建州女真强大,但是我们起码不会屈服,不会畏缩,你们大周呢?如果不是你们有意纵容,努尔哈赤能这么猖狂嚣张?建州女真会膨胀这么快?若是大周给我们叶赫部这样的支持,我们叶赫部一样可以像建州女真一样!”
“哟呵,这么自信?”冯紫英没想到两个男人没说话,倒是这个黑纱蒙面的女汉子爆发了,“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取下面纱!”
布喜娅玛拉轻哼了一声,取下笠帽和面纱,挺胸笔立,昂然站定,“我是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你也可以叫我叶赫那拉·东哥,我是布扬古的妹妹,我父亲就是布斋!”
圆润饱满的面颊充满着一种奇异的奶白光泽,这和尤二尤三的那种白还有些不一样,更趋于黄种人肌肤的白而非尤二尤三那种混血白,质感细腻而又晶莹润泽,裸露在外的颈项和手臂,都透露出一种元气满满的运动力,似乎轻轻一触碰对方就会爆发,绽放出无穷尽的力道。
这应该是长期运动训练铸成的特殊体质,只是在一个女人身上出现,让人有些意外罢了,嗯,冯紫英再度估测了一下,估计真的有一米八左右,真正的女武神骨架和身材。
当对方报出名字来之后,冯紫英就有些印象了。
实在是叶赫老女的名头太大了,前世中,好像有好几部电视剧都以这位号称“可兴天下,可亡天下”的女真第一美女为女主,演绎出无数狗血故事,现在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是不是意味着又一部狗血故事要上演了?
“哦,布斋的女儿,布扬古,德尔格勒,你应该是金台石的儿子吧?”冯紫英从兵部职方司那边的情报看到过这方面的介绍,虽然很粗略,但是叶赫部中几个重要人物他还是清楚的。
“我父亲正是金台石。”德尔格勒也没想到这位据说是大周最高学府的一个年轻官员居然知道自己和父亲的名字,难道这大周官员都能这么博闻强记?
“很好,那你们来京师城的目的是什么呢?”
其实不用猜冯紫英也能想到他们来的目的,肯定是感受到了建州女真咄咄逼人的攻势,想要来大周求援了。
至于找上自己,这倒是让他略感惊讶,但估计也应该是自己老爹要出任蓟辽总兵的消息被他们打探到了,这帮野人还不至于因为自己负责开海就找上门来。
这大周的保密还真是一个大问题,自己知晓父亲要担任蓟辽总兵才几天,怎么连这些塞外野人都知道了?估计应该是从那些无孔不入的商人们那里得知的。
辽东物产丰富,虽然和建州女真那边剑拔弩张,但是私底下军中民间都是贸易不断,各种毛皮、皮货、药材、金砂源源不断的输入中原,而盐巴、茶叶、瓷器和丝绸锦缎以及铁器、粮食一样在通过各种渠道输出到关外。
这也是辽东的现状,不知道自己老爹去了之后该如何来应对这种情况?
“我们希望大周不能再放任建州女真肆意侵略我们女真其他部落,现在建州女真还在对乌拉部用兵,而且还威胁我们叶赫部如果敢支援乌拉部,那就要对我们叶赫部打仗,我们叶赫部现在就算是和乌拉部加起来也不是建州女真的对手,所以非常为难,希望大周能对建州女真的侵略行径予以制止!”
这也是布扬古他们来之前就和留守的金台石他们商量好了的,要直接让大周扶持支持叶赫部没准儿会被推诿,但是先让大周制止建州女真对周边动刀兵,大周未必做得到,做不到的情况下再退一步,请他们支持扶持叶赫部和乌拉部,兴许就能成了。
冯紫英皱起眉头,手指也在扶手上轻轻敲击。
建州女真现在势头正盛,对乌拉部的蚕食鲸吞兵部职方司早就有消息回来,辽东镇那边现在群龙无首,根本不会干预,就算是李成梁在,也不过是一些口头警告,努尔哈赤根本就不会听,一有机会照打不误。
而且说实话,现在的辽东镇,根本就不具备干预的实力,稍不注意被努尔哈赤打一个埋伏,那才真正暴露了辽东镇外强中干的现状,那更会助长努尔哈赤的野心。
即便是自己老爹走马上任,只怕也只能先稳定军心,积蓄实力,寻找机会来遏制建州女真,短时间内绝不可能轻易出兵与建州女真交锋。
见冯紫英不做声,布扬古几个人都有些紧张。
他们都还有些搞不明白大周体制,像李成梁在辽东担任总兵和总督时,就是一言九鼎,而他几个在军中的儿子也是有很大影响力。
现在若是蓟辽总督易人,这一位的老爹担任蓟辽总督,那就是辽东的土皇帝了,照理说这一位就是“太子”,一样有很大的话语权才对。
冯紫英倒没想那么多,但是这个问题他却要考虑如何来回答,无论是自己老爹还是其他人,走马上任辽东,都要面对这个问题。
“布扬古,恐怕你们都应该清楚大周现在在辽东的情形,嗯,无须讳言,大周现在在辽东情况不太好,嗯,我们去年在西边儿出了一些问题,打了一仗,嗯,和蒙古人一部以及我们内部的一些叛党,才解决了问题,我也亲身参加了这场平叛。”
冯紫英语气很平静而温和,“朝廷在这一场战争中动用了超过十五万大军,花费了五百万两银子的军费,去年中才算是平息下来,所以朝廷现在不想打仗,而努尔哈赤狼子野心,只认拳头,若是单靠好言相说,你们也知道,那是不济事的。”
布扬古心里有些发凉,但是他又觉得好像这一位话语里并没说死。
“那大人的意思是……?”德尔格勒忍不住问道。
“人欲被救,必先自救。”冯紫英淡淡地道:“我知道你们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布占泰那边吧?建州女真对乌拉部觊觎久矣,但是乌拉部不是那么好吞下的,努尔哈赤之所以耀武扬威,威胁你们叶赫部不准援助乌拉部,就是担心你们的支援会大大延缓他们吞下乌拉部的进度,进而生出其他变数,……”
“可若是我们援助乌拉部,建州女真放下乌拉部向我们进攻呢?我们抵挡不住建州女真的进攻。”布扬古摇头。
“现在叶赫部连这点儿勇气都没有了么?”冯紫英冷声问道。
“这不是勇气的问题,关系到我们一族人的生死存亡,你们汉人不是也有一句话么,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们要对我们一族人的命运负责,不能轻举妄动。”布扬古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