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5e2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一百四十五章 心拭飄來塵-3vix9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看到年轻男子从座位之上站了起来,三个面具人全都是跪了下来,并无比恭敬的高呼道:“伟大的伊尔,至高的赐福者,伊帕尔的信奉者在此献上自己的忠诚。”
年轻男子看了他们片刻,略带一丝审慎和高傲道:“我允许你们献上忠诚,作为唤醒我的奖励,在合适的时候,我还会允许你们献上灵魂和身躯。”
跪伏在那里的三人顿时大喜。
因为他们知道,在伊帕尔的语境之中,献上灵魂和身躯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这是一种臣服敬献的仪式,同时也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一种恩赐。
他们的身躯和灵魂在收去之后,将会被对方所改造,获得更为上等的血脉和力量,而在烙下伊帕尔神族的烙印后,这些又会被再归还回来。在前纪历时,许多伊帕尔的附庸种族都以得到这种恩赐为荣。
他们不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的么?
可念头转到这里时,他们似乎隐隐感觉到,除此之外,自己身上似乎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待着自己去完成,只是一时之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年轻男子看向那个青色面具人,他没有说话,但是声音直接在后者的心神之中响起道:“你是天夏人?”
青色面具人恭敬回言道:“我的血脉有一半是安人,一半是天夏,但是我现在是伊帕尔的侍奉者。”
年轻男子道:“我从你的记忆里看到了很多关于天夏的东西,他们应该就是这一次大寂灭后的主宰了。嗯,只从你的记忆来看,天夏的神明也的确有些力量,我也看到了,在原来的安尔山,也就是天夏人称之为安山的地方,正有一个天夏神明在那里。”
此时他的态度显得郑重了许多,“骄阳需要星辰的衬托,伊帕尔也需要仆从和臣民,我需要你作为我的使者,去告诉他们,若是他们愿意臣服,伊尔可以接纳他们。伊帕尔可以允许他们拥有天穹之下生存的权力,也可以适当分给他们一些权柄。”
青色面具人恭敬道了声:“是,我这就去传达伊尔的神谕。”
年轻男子拿着长矛对他一点,一道金光落入他的眉心之中,随后又对着空处一划,霎时有一道晃动不止,好似被大风吹拂的裂隙撕裂开来。
他道:“去吧,我暂时赋予伊帕尔的权柄,生灵会听从你的心意,我会在此等着你的归来。”
青色面具人一个拜伏之后,就毫不犹豫踏入了裂隙之中,等跨过去后,他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在了神丘之外,并且感觉有一道光芒在前面指引他。
他此刻的思维只剩下了去传达神谕这一个念头,故是没有丝毫迟疑,顺着这一道光就走了下去,不知不觉从这一处神丘之地走了出来,回到了最早启程的部落之中。
他抬头看了一眼,眉心金光闪烁了一下,片刻之后,一头巨大的灵性飞禽落下来,他翻身而上,飞禽身上的这灵性光芒绽放出来,腾空入天,但因为浊潮的缘故,并没有去得太高,而是在低空急速飞掠。
青色面具人眉心的光芒持续闪烁着,指引着正确的方向,五天五夜之后,飞禽来到了安山附近。
可因为安山被禁阵阻拦,此刻他除非绕过这里,从海上或者南方绕道而上,否则无法直接过去,于是他只得在此停下,并将自己意愿表达了出去。
负责值守的修士问讯十分重视,立时将此事报了上去。青色面具人在此只是等了半天,就被带入了安山之中,而后又在一名陈姓中年道人的带领之下离开此间,乘飞舟去往瑞光城。
到了瑞光城后,他在此又等了一天,到了第二日清晨,他被那陈姓修士带到了启山脚下,并告知他东庭玄首就在上面等着他。
他一个人沿着石阶上行,一直往崖顶走去,只是在一脚踏到峰巅上时,他的意识忽然变得一阵空白。
而等他重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旧站立在那一处出发前的平台之上,好像自己从来未曾移动过。
那年轻男子这时看着他,他道:“我已经知道结果了。”
张御本在启山定坐,他忽然睁开了双目,眸光闪烁了一下,就在此前某一个瞬息间,他心神之中感到了一股异状,但是被他心光力量自行抹除了去。
能被他感到的异状,那定然是达到或接近他这一层次的力量。
他心念一转,闭目片刻,而后再是一睁目,眸之中似有灿烂银河流转,随后往远处看去,霎时间,望到了几幕破碎的画面。
巨大的高丘,空旷的原野,三个面具人,而后是一个坐在石座之上的年轻男子,这些画面飞速闪过。
不过最后在望到那名年轻男子的时候,此人也是似是有所感觉,用手中的金矛一划,霎时所有景物俱皆消失。
他思索了一下,前两日崔岳曾报上来的复神会有着异动,结合画面之中的戴着金属面具的三人,此事毫无疑问当与复神会有关。
而那个座位上的年轻男子,无疑身具高层次的力量。
此前荒原深处最大的威胁,无疑就是那个远古神明,只是这个异神在沉睡着,而府洲还未曾扩府成功,根基还未曾打牢,所以他没有主动前往对付的意思,而方才看到的,却又是另一个潜在威胁了。
对方方才一定是做了什么,似是某种试探。
一般这等情况,那自然是要对其进行回应的,只是他能感觉到,那处地界处于某个类似界隙地界之中,对方还能搅乱他的感应,要找到其人并不容易,
但不管怎么样,都需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他往上望有一眼,至多还有一月,那六千钟玄粮就可被正身全数运炼消纳了,那时候他当可凭借目印,找出一条推动自身前进的道路来。
同一时刻,神丘之内。
年轻男子神情也是微微凝肃了起来,他拿金矛站在那里,矛身之上不断有金色光芒上下流动并闪烁着。
他似是借助着此物在感觉和思考着什么,底下三人谁也不敢随意出声打扰他。
青色面具人则是沉默着站在原地,他回想着方才所经历的场景,那一切好像只是一个虚幻。
可是再一想,却感觉并不是。
那种极度真实的感觉使他认为,方才那事未必没有真的发生,但或许只是处于某一个可能的未来,但现在自己又回到了眼前。
许久之后,年轻男子注意力从金矛之上离开,他眸中带着几分疑惑,又带着几分深思,最后自语道:“看来天夏神明是不可能与伊帕尔合作的,一点可能也没有。”
他看向下面,用十分严肃而确定的语气说道:“天夏的神明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之间是没有办法共存的。”
金色面具人这时出声道:“伟大的伊尔,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就是否要和他们开战呢?”
年轻男子摇头道:“不,现在不行。我一个人虽然强大,可即便我能够击败一两个天夏神明,却也并不足以击败整个天夏诸神。”
他抬起头,举起金矛,“我将呼唤我的军队和仆从们,我将会去寻找我的族人,我会去寻找更多的盟友,等到我的力量足够了,我才会发动战争,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做得反而是忍耐,尽量让天夏神明不把我们当作敌人。”
他看了三人一眼,道:“这将是一段漫长的时间,但是你们不用担心,我将会赐给你们足够的生命,会让亲眼目睹伊帕尔的伟大归来。”
三人立时意识到了,这位拥有无尽寿命的神明,其所谓的一场战斗,并不是他们所想象中的立刻行动,而是会经历漫长的时间,照这么看,就算迁延到下一个纪历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若能因此得到寿命,那又有什么不好?他们都是恭敬俯身道:“感谢伟大的伊尔的恩赐。”
年轻男子这时示意他们后退,三人赶忙起身去到了边缘处,前者则是迈步来到了平台的中间位置,
他拿金矛一顿,平台的地面之上顿时裂开一个空隙,抬升出来一个有着凹槽的石台,他伸出手来,并拿起金矛在手臂上面一划,登时有金色的血液流淌了下来,渐渐滴落到了下方的凹槽之中。
随着金色血液并吸纳进去,似乎引动了什么,周围都是隆隆动荡了起来。
而此刻从外间来看,在整个神丘震动之中,外围的沙土渐渐蜕了下去,而后露出了巨大的圆锥形火口,只是它通体是淡银色的金属,表面是一条条宽大平直的凹槽,如今有一股股金色的液体填补入了空隙之中。
平台之上,四面有光芒闪烁起来,而后在头顶上方剧烈一亮,在光芒消退下去后,一艘若星辰筑就,周身线条优美的长舟漂浮在了那里。
铜面具女子不由激动起来,道:“那是伊西尔,星之舟!”
年轻人傲然道:“在大寂灭之前,这样的星之舟要多少有多少,我们的族人和仆从们乘坐它征服了神穹内外,现在它勉强能配得上我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