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hm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戰錘神座 愛下-第一千零六十一章,掩跡漢閲讀-1vi8u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灰骑士新兵的制造从莱恩只是个伯爵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由湖中仙女教会从布列塔尼亚全国搜寻拥有魔法天赋的男童,然后进入帝皇和禁军设置好的培养舱开始进行培养,整个过程漫长而又无聊,能否活下来基本上只看男童自己的精神是否足够坚韧,能否在莱恩的灵能冲击之下活下来。
这些强大的灰骑士由帝皇的无上伟力、莱恩的纯净血脉和马卡多的坚韧意志一手缔造,神圣的信仰使他们的使命彼此交织,为对抗恶魔造物,灰骑士以自身之意志与亚空间之灵能绑定共存,这五位新兵每一位不仅是优秀的骑士,更是一位灵能者,他们每一个人都已经完成了重重考验,并且拥有了对灵能的初步领悟。
五位灰骑士都已经学会了两个灰骑士最基本的技能,第一是灵能之光,这个技能可以让灰骑士新兵们在战斗中笼罩在闪耀的纯净灵光之下,这种光芒可以遮蔽敌人的视线,保护灰骑士对抗敌人的魔法和远程攻击。
第二个技能是驱散,灰骑士的灵能可以驱逐包括八风魔法在内的所有魔法,当然根据对方的魔法强度和灰骑士自己本身的灵能强度而定。
除了这两个基本技能以外,名为贝当的灰骑士甚至已经掌握了第三个特殊能力——雷霆一击(也作雷电掌),贝当已经学会如何利用自己强大的心灵力量使自己获得撕裂凡世的能力,可以一击之下无视护甲,直接通过灵能力量撕裂对方的血肉之躯,并提升附近所有友军的速度。
不得不说,新兵们跟在原体身边,成长速度非常之快,他们从未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力量和如此高等的荣耀,当这些新兵们返回家乡的时候,他们被认为是女神的恩赐和神祇的使者,村民们甚至他们自己的父母都叩谢女神和国王的恩赐。
但对于贝当等人来说,他们所认知到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培养舱的多年培养中,他们已经被灌输了巨量的知识和明白了他们生命的意义。
一万多年过去了,太多的牺牲,太多的苦痛。
五位新兵站在原体的面前,灰骑士新兵贝当站在首位,他看着面前的原体,莱恩-马卡多已经完成了无数的奇迹和胜利,他的荣耀世界闻名,他的力量天下无双,他抵御了数次入侵让骑士王国的平民们得以安居乐业,他的大远征犁庭扫穴,一次又一次地将毁灭带给黑暗,将荣耀带回布列塔尼亚。
牺牲是人类的基石,鲜血是成长的沃土,战斗或许永远不会迎来终结,天穹永远是漆黑一片,但依然有希望,曙光从未泯灭,人类之主的圣座正在熊熊燃烧,五位新兵发誓,他们将为了人类的存亡奋战到最后一刻,直到魂归帝皇之怀抱。
那,便是他们的最高追求和活着的意义所在。
“灰色山脉和亚登森林的情况如何?”坐在座位后面,莱恩朝着这五位自己的子嗣问道。
“情况并不好,大人,”贝当朝着莱恩说道,灰骑士新兵刚刚回家看了自己的父母,十年过去,他的父母已经垂垂老矣,但见到儿子回家已经是一个意外之喜了,贝当也带着不少粮食布匹回家,并同时轻声告诉父母,自己已经被女神选中,成为了传说中的——布列塔尼亚之子。
愚昧的农奴知道的东西很少,他们只知道在布列塔尼亚,湖中女士就是永远的神,能有孩子侍奉于女神裙下让农奴们欣喜若狂。
说实话,贝当对于这一幕感到悲哀,却又无可奈何。
“并不好?”莱恩皱起了眉头:“说清楚,贝当,还有福煦、霞飞,我要的是答案,不是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农奴收成不好也可以说是不好,整个村庄被从地平线上完全抹去,同样可以说是不好。”
“亚登森林里面的野兽人部落开始全面复苏了,陛下。”贝当犹豫着说道:“根据原阿图瓦公爵领区域的哨站和农奴们的汇报来看,野兽人的活动迹象越发频繁,亚登森林东部的许多聚居地都受到了野兽人的小规模攻击,而西部也偶尔有一些劣角兽出没。”
“又开始了么?”莱恩缓缓点头,不知不觉,距离他摧毁了万魔岩也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看起来野兽人要卷土重来:“为什么我没有听到报告?”
“圣杯骑士克洛德男爵认为他可以自己解决问题。”贝当认真地说道:“事实上这位男爵已经先后进行过几次围剿,只是效果不理想,而且相比起解决野兽人的问题,另一群人被认为是更大的麻烦和更糟糕的情况。”
“另一群人?”莱恩奇怪地问道,身为圣杯骑士和领地男爵,克洛德当然可以选择自己组织军队解决领内的问题,所以没有报告上来情有可原,但是另一群人没有报告就很奇怪了。
“是传说中的掩迹汉,陛下。”贝当稍微详细地说了一下盘踞在亚登森林中的三股势力。
除了圣杯骑士克洛德男爵和再次复兴的野兽人以外,亚登森林之内还有一股势力,那就是由一大群人类“黑户”组成的掩迹汉大军,数量大概有一万多人,包括所有老弱病残。
居然还有掩迹汉是么?莱恩皱起眉头。
掩迹汉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属于一股被称为快活人,起源于著名的赤炎大远征,在这场大远征之后,许多跟随着骑士老爷一起远征的农奴们见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农奴们在见到阿拉比相对平等一些的社会结构、见到南方国度鼓吹的自由平等,见到帝国的军功上升之后,对骑士老爷们的“骑士精神”嗤之以鼻并开始造反,游走于贵族制定的法律之外,但他们用劫富济贫、推翻暴虐贵族来为正义而战。
自从莱恩来到布列塔尼亚之后,掩迹汉帮派和人数已经大不如前,毕竟可以踏踏实实地种地和靠军功上升,可以在阳光下自由活动,谁还想继续当土匪?但在改革力度不那么大和保留部分旧贵族残余的北方,掩迹汉帮派依然存在,其中最大的一支就是亚登森林里面的这支掩迹汉帮派,这群人在森林深处占山为王,而大部分的骑士老爷们都懒得理会。
值得一提的是,掩迹汉从来都不只有农奴组成,许多骑士贵族也都选择加入了掩迹汉的行列,不少人是被扫地出门的私生子、战败面临上军事法庭的自由民军士、犯有重大污点的骑士老爷,以及一些想要纠正自己之前致命错误的大贵族。
布列塔尼亚历史上甚至有一位圣杯骑士加入了掩迹汉团体,只为弥补自己失手,将一对虔诚的贵族夫妇当成混沌信徒错杀的重大污点,这位圣杯骑士放下荣耀的地位和身份,选择加入掩迹汉帮派,花了整整数年将这对夫妇的逃亡三个孩子养大成人才离开。
当然,这个掩迹汉帮派这次得到了相当大规模的人员补充——莱恩取消贵族特权的命令使得一大群老贵族们或者是被迫远征、或者是被取消贵族头衔没收封地,其中不少贵族子弟逃入森林深处阴谋报复,还有一些是在服兵役的时候开小差当了逃兵。
莱恩没管一方面这是个小问题,只要这伙人在森林深处相安无事就没有麻烦,第二个是莱恩自从继位之后每年都在打仗,他基本上没太多时间理会这些。
“这个掩迹汉帮会的名字叫做‘自由布列塔尼亚’,据说被称为隐匿者帮会头目绰号为夏尔将军。”贝当显然对这位头目非常不屑:“陛下,我们应该怎么做?”
“立即召集一支大军!”莱恩的回答简单而且明确:“传我命令,让第六元帅贝特朗为主帅、第七元帅罗科索夫斯基为副帅,召集老近卫军的三个营,第一近卫枪骑兵团和穆席隆军队出动,对亚登森林进行武力侦查!”
“陛下,这有必要么?”五位新兵对此十分惊讶。
“军队太久不打仗就会生疏。”莱恩淡淡地说道:“让他们去扫清野兽人,至于那群掩迹汉,告诉贝特朗,尽量劝降,但如果有必要的话允许进行一定范围内的清理,至于你们五个……也跟着一起去,负责清理腐化和检查这群掩迹汉中是否存在混沌信徒。”
“是!”
…………我是武力侦查的分割线…………
在莱恩的一声令下之后,一支庞大的军队在穆席隆被集结起来,其中包括了数个穆席隆步兵团,十几队狂热的游侠骑士和数队王国骑士、一个炮兵团,以及老近卫军的一个长戟营、一个大剑营和一个火枪掷弹营、第一近卫枪骑兵军团,为数大约一万两千人的大军朝着亚登森林深处开拔。
木精灵巡林客“翠绿之风”小队也来了。
越过骑士王国的山谷与林间空地、辉煌壮丽的河谷还有茂密的森林。
布列塔尼亚元帅、老近卫军统帅贝特朗迈步于茂密的森林之中,这位前贝热拉克盗贼团的首领感慨颇多,他朝着走在自己身边的长戟营营长雷蒙说道:“好多年过去了,又一次来到这种森林深处,我总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陛下来到王国的第一仗就是对付亚登森林的野兽人,一场骑士道大战。”雷蒙也颇为轻松地说道,这位老近卫军营长也是不折不扣的老兵了,他讨论起这件事毫不客气地说道:“不得不说,当时的主帅昂希侯爵真是个废物,骑士道大军在他的率领之下几乎全军覆没,如果不是陛下当时所在的右路军当机立断,选择直击万魔岩,说不定接下来数年,整个王国北方都要处于危险之中了。”
整齐而且充满着威严,行动起来的就像是艺术般的老近卫军们走在队伍中间,两边是斥候,罗科索夫斯基一身新出场的矮人大师级符文全身板甲,前基斯勒夫元帅没有参与这些话题,他只是警惕地看着周围。
而贝利亚却对这个话题充满着兴趣,乌果尔人一直遗憾于自己加入莱恩阵营太晚导致资历不够,面对莱恩来到布列塔尼亚之后的第一仗,贝利亚很感兴趣:“贝特朗阁下,据说,当时的右路军几乎差点被野兽人成功埋伏,如果不是一个当地本地的农奴士兵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了陛下会下雨让陛下推导出了野兽人的进攻时间,右路军就非常危险了?”
谁知道贝利亚这样一说,众人都沉默了,尤其是那些老近卫军中的老兵们,许多留着浓密胡须的老兵都忍不住长叹一声。
贝利亚立即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赶紧致以歉意:“我不是有意的。”
“德尼,巴斯托涅人。”贝特朗叹了一口气:“是一个勇敢的小伙子,好样的,他因为及时提醒了陛下而被封为军士,之后一路跟着陛下征战,屡立战功,在我刚刚加入陛下麾下的时候,他都已经服役好几年了,后面也顺利选入老近卫军,可惜,德尼在瓦拉雅之门之战中战死了。”
“当初和德尼一批的士兵们,几乎都战死了,德尼和阿梅代战死于瓦拉雅之门之战,蒂姆战死于泰坦之门会战,斯蒂夫战死于赫齐格之战,迪迪埃战死于沃尔芬之战。”老近卫军中资历最老的军士长洛希尔开口说道,这位已经服役25年的老兵脸上满是伤疤,看起来凶悍得可以一口将人吞下去:“只剩下我们几个老家伙了,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将继续为陛下而战。”
众人唯有沉默,是啊,是莱恩陛下将他们这些泥腿子们从寒微中提拔出来,是莱恩陛下带给了他们更高的地位和荣耀,作为回报,他们愿意为了陛下而死。
大军之中响起了歌声,这是布列塔尼亚新的脍炙人口的吟游歌曲《莱恩王》。
“莱恩吾王,招兵点将。”
“骑士贵族,依次上场。”
“莱恩吾王,号令嘹亮。”
“谁将随朕,远征四方?”
“虔信之人,奋起担当。”
“发誓必将,追随吾王。”
“慎密之人,再三思量。”
“吾王打算,远征何方?”
“安格朗德,矮人之殇。”
“铁锤国王,八峰决战。”
“混沌南下,威胁四方。”
“吾王训谕,骑士精神。”
“随朕捍卫,人类诸邦!”
“邪恶退散,血债血偿。”
“莱恩吾王,启程远征。”
“忠臣随他,奔赴战场。”
“他们去往,大洋彼岸。”
“载誉而归,惠及四方。”
歌声飘过了整片亚登森林,此时已经是初冬,天空晴朗,没有下雪,大军朝着森林深处开拔,想要联系上那位圣杯骑士克洛德男爵。
然而,在数个小时的行军之后,五位灰骑士新兵最早发现了异样:“情况不对!森林深处的定居点到处都是腐化的痕迹!”
“什么?!”贝特朗立即下令全军加快脚步,急行军赶往了定居点,圣杯骑士克洛德男爵的男爵城堡所在之处。
大军来迟了,亚登森林深处,整座城堡和旁边的一整个村庄都已经被彻底夷为平地。
圣杯骑士克洛德男爵的尸体被挂在城堡门口一个大型的混沌八芒星徽记之上,摆成了一个十字,使用野兽人的长矛钉在上面,头颅已经被砍掉,只剩下了身体。
贝特朗和罗科索夫斯基大惊,赶紧派人搜索,而五位灰骑士新兵立即开始净化腐化。
搜索完一圈,贝利亚朝着贝特朗说出了一个恐怖的事实:“两位元帅,除了克洛德男爵的尸体以外,我们没有在村落和城堡里面发现任何一具尸体,只有血迹和战斗的痕迹。”
“我们必须立即告知埃斯莱林地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