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起點-第二百七十七章 世界所認可的法律相伴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真的不需要吗?”
看着一瞬间挣脱自己的手,并且脸上满是红晕和尴尬的索拉卡,刚刚苏醒,但是本人却一点都没察觉到的李珂关切的问了出来。
“没,没事。”
索拉卡松了一口气,尽管已经在李珂的梦里足够丢人了,但是她还是不想在现实世界当中也丢人的。所以在看到李珂被自己趁着他刚苏醒挣脱之后,并没有再强硬的过来给她传递生命力,她就松了一口气。
毕竟在梦里丢人没人知道不是吗?就是自称女神什么的……
只是在一边同样睡着,并且同样苏醒过来之后没有任何感觉的阿狸却满脸的不爽,并且双手成爪,不断的在空气中捏出李珂胸肌的模样。她总感觉自己头上重重的,而且和那个穿着蓝衣服,但是自己总觉的像是个一身绿的丛林游侠的艾希一样,她感觉自己现在的耳朵不是耳朵,而是绿油油的树叶。
而且看着一脸满足和祥和笑容的莉莉娅,还有那种春天基本住在脸上的索拉卡,敏锐的她就感觉到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啧,为什么我感觉我错过了一件好事呢?而且你们怎么看起来都怪怪的,像是被什么东西滋润了一样!说!是不是偷吃了!”
她的表情相当的狰狞,一看就是整天吃不到肉的狐狸的嫉妒而又愤恨的表情,而一边的莉莉娅则是微笑着捂着自己的脸,无意识的在阿狸的伤口上撒着盐水。
“不可能的啦,阿狸不是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的吗?睡觉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的。”
她的说法让阿狸点了点头,但是阿狸却没这么好忽悠,她看了看一脸娇羞的索拉卡,又看了看只有在每天睡醒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种春心被满足的笑容的莉莉娅,她的眼睛当中又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们有事瞒着我?”
不对劲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她的心中,尤其是那种满足的笑容更是如此。如果莉莉娅不是整天和她睡在一起的话,恐怕她早就怀疑莉莉娅每天晚上都要和李珂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了。
“没有啦,没有啦,是阿狸你太敏感啦。”
然而莉莉娅依然是那么的淡然,因为这也是事实,她的确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按照自己的习惯,每天去别人的梦里玩而已。
作为一只鹿,她又能够有什么坏心眼呢?
“好了,别欺负莉莉娅了。”
李珂这时候是看不下去了,他揉了揉阿狸的耳朵,让疑心病发作的阿狸不再纠结这件事情,而是双手微微闪动,属于索拉卡的力量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和其他飞升者的不一样,尽管从能量的本质上来说是一种东西,但是索拉卡体内的力量却给了他截然不同的感觉。是比从飞升者体内获得的历练更加纯粹的某种力量,在召唤出原本独属于索拉卡的力量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和这个世界在一瞬间融为了一体,并且得到了天空中几乎所有星辰的呼应。
是的,所有,索拉卡所代表的并不是某一颗特定的星辰,她的身份远比她自己表现出来的尊贵得多。那个众星之子的称号并不是一个虚假的称号,而是切切实实存在的一个现实。
她就是群星的公主。
并不是她出身怎么样,她的出身李珂看过了,只是一个普通的能够和所有星辰共鸣的星灵而已,这样的星灵虽然不能说是大众,但也没办法被称之为稀有。但是和其他星灵不一样的是,索拉卡相当的努力,甚至努力的过分了。
一般的星灵只是为了自己开心,但是索拉卡想要的是所有人都开心,并且能够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
这就不一样了,她无数年的努力换来了几乎所有人的尊敬,就算是佐伊也不会对这个星灵做出太过过分的恶作剧。而她的力量自然包括了这份包容和善良,李珂感觉到了,如果他是为了帮助别人而使用索拉卡的力量的话,那么从索拉卡身上获得的能力都会成倍的增加。
而且只要触发这个增幅,那么最起码也有六十四倍的增幅。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索拉卡勉强算是个技能的招数……
李珂伸出了自己的手,对准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呼唤着索拉卡的力量,然后一道淡黄色,并且夹杂着紫色的流星就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从符文之地之外的世界当中,以三十分之一的光速冲进了这个世界,砸到了李珂所指的方向。
瞬间,一道峡谷就出现在了原本是荒漠的地方,燃烧的星火并非是实体,但是极快的速度却还是给了它强劲的冲击力。将那片荒地撞了个稀巴烂,而且这团坠落的星火还带着能够瞬间蒸发岩石的高温,和异常强烈的辐射,普通人只是站在一边就会在数秒钟之内被辐射将全身细胞被破坏,然后凄厉的死去。
这就是奶妈的力量……
放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当中,也就是她扔出一个香蕉的程度而已,连q技能都不是。那个q技能李珂看了,是召唤一团大概有一个城市那么大的星火,被她认定为敌人的会被焚烧,而被她认为是友军的人将会得到治疗。
又或者直接召唤星光坠落,任何与她为敌,想要伤害她的人,头上都会出现一颗从万米高空坠落下来,并且带着高温和辐射的星光,又或者你整个人那么大的陨石。
至于她在游戏里的e技能?
强行用自己的力量覆盖当前区域的所有力量,让所有人都无法动用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并且强制性的冷静下来,不冷静的则会被她给禁锢起来。而在李珂所看到的记忆当中,她曾经用这一招阻止了两个神系,大概几十名神明的战斗。
而其中就有潘森……
是的,就是这么一个玩意被你们称之为软辅,并且除了特定的模式和阵容,现在基本出不来的众星之子。
“啊,李珂先生!你怎么能够这么随意的把这股力量用在凡人的世界啊!凡人是很脆弱的!你这样会吓到他们的!”
而看到李珂用自己的力量第一件事不是治疗别人,而是给大地开了一道口子,原本还因为在梦境中上下左右BABA都被塞满和灌满而娇羞的索拉卡瞬间放弃了那些身为凡人的欲望,而是直接对着李珂喊了出来。
她给李珂自己的力量是为了让李珂能够自保,并且帮助更多的人的,她可没让李珂去做一些奇怪的事情的!要知道她本人的力量中还有一点点对人类内心的引导和操控的力量,如果李珂这么肆无忌惮的话,她可是会会很担心的!
“不,实际上也把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也没想到威力有这么大。”
李珂说的是真话,他的预想当中只是砸出一个大坑而已,但是被他使用之后,效果竟然要比索拉卡自己使用的效果还要好得多。
“万一砸到人了怎么办!”
索拉卡还是很生气,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就猛然一惊,在李珂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跑向了这个新出现峡谷的不远处。因为她听到了一个凡人的哭喊声,为了救助她人而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她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就冲了过去。
李珂也吓了一跳,他同样听到了那个声音,跟着索拉卡就跑了过去,只是他也没忘扔下来一颗种子,用自己的植物魔法去吸收这些辐射,避免无辜的路人因为这些辐射而是。但是幸好,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这个凡人并不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哭喊起来的,他哭喊起来的原因也很简单。
他全家都快死了。
来自一个小国的骑兵正震惊的看着疾奔而来的索拉卡和李珂,但是更让他们震惊的是那个巨大的坑洞,和那些不断生长的树木。
而在他们的马蹄之下,一个护住自己被锁链锁住手脚的女儿的母亲已经被踩断了脊梁骨,正在吐着鲜血。而这一家之主的父亲则是徒劳的看着这一切,他的双腿和手臂也都被那些骑兵所斩断,现在只能无助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莉莉娅的梦之力竟然能够屏蔽我对受难之人的感应!果然是因为在李珂的身边而产生了不得了的变化吗?!”
索拉卡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疾驰而来的她速度又快了将近三倍,如果是往日的话,这一家三口的情况在被骑兵追逐的一瞬间,又或者他们感觉到惊慌的时候她就会发现了。但是很显然是因为刚刚入梦的原因,她没能够感觉到这一切。
“明明在李珂身边的话,我的感应范围是增加了的。”
说着这样的话,索拉卡只是一看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知道了,原来这一家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逃脱了,只是这些骑兵的到来超出了让他们的预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产生的,她没发现完全是因为这一切太快了。
只是这个发现还是不能够让她的心情变好,她挥动着自己手中的法杖,那些还坐在马上的骑兵就被一道道突然出现在他们头顶的星光撞飞了出去,但是他们并没有死,而是落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一团蓝紫色的大地之上,瞬间就失去了所有战斗的想法和欲望,并且被这团来自星界的力量束缚了全身。
“我马上就治好你们!”
再次挥动法杖,三团温暖的黄色光芒就涌入了这一家三口的身体当中,于是正不断吐血的女人重新感觉到了自己身体。而手脚被砍断的男人也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断手断脚处出现了灿烂的星光,而自己被砍断的手脚也飞到了原来的地方,并且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李珂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这里,索拉卡奔向这些受难的人的速度比他常态下的速度可要快多了。他看着那些骑兵的眼睛,抓住了其中一个的脖子,发动了自己的魔法,吸收了这个骑士的一部分记忆和力量。
然后他就皱了下眉,因为这些骑士这样做已经很常见了,而且他身边的骑士们也都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他们的身份是国王的骑士,其职责是抓捕,并且杀死那些逃跑的奴隶的家人,并且对那些奴隶进行公开处刑。
“果然又是压迫吗?”
毫不留情的捏碎了这个骑士的喉咙,索拉卡才刚抬起手想要阻止李珂,李珂就用他吸收自这个骑士的力量凝聚出了一把大剑,将那些被禁锢在原地的骑士们都拦腰斩断,并且抬手抓住了索拉卡想要治疗他们的手。
“相信我,他们都是人渣。”
他认真的看着索拉卡,对于这些帮凶而言,他从来都不吝惜自己的斩击,只是想着能否让他们改邪归正的索拉卡来说,她只是遗憾这些孩子没能够找到正确的路,就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死掉了。只是她没说什么,李珂既然认定自己是凡人,那么他就比自己更有资格处理这种事情。
“……好吧。”
所以她只是叹息了一声,就让开了位置,让李珂走到了那个激动,而又紧张的挡在自己家人之前,有些颤抖的男人的面前。
“你们是怎么回事?”
虽然从骑士的脑袋里知道了大概的情况,但也只是这个男人和自己的妻子合伙偷走了一个小奴隶而已,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方并不知道。
“先生……不,尊敬的大人,我们只想救回自己的孩子!那个王用我们没有能够服兵役的人为理由,抓走了我的孩子去做他的奴隶,我,我们实在是太想我们的孩子了,所以……”
男人看到李珂靠近,直接被李珂那摄人,主要是刚轻松的砍死了那么多人的气场所震慑,直接朝着李珂跪了下来,只是被李珂一抬手就拦住了。而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是很忐忑的,因为他是违反了法律的,在他的国家当中,家里没有服兵役的人的话,那么他们的家人就有一个要去当奴隶。
不,确切的说,这是周边几乎所有国家的法律,并且得到了整个世界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