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oar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三百七十七章 早茶(二)看書-ywe7l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听你一个故事,可值不得这么多钱啊,”钱文瀚笑着说道,“你真要接手泰华,主要涉及的是海外资产,东江证券那边会有很大的限制,新鸿这边目前大概也只能挤出两三个亿意思一下!”
曹沫出手争取泰华的控股权,目的也是为了解决科奈罗滨海新城后续的建设问题。这涉及到天悦当前在科奈罗湖沿岸的一系列投资;未来他甚至有可能将科奈罗水泥等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之中。
这些都是天悦在非洲的核心利益之一,曹沫怎么都要出手争一争的。
不过,因为涉及到的是政局不稳定及经济发展落地区的海外资产,即便将科奈罗水泥等盈利潜力极大的优质资产,全部装入上市公司之中,在国内也很难受到投资人及机构的热捧。
这就直接限制于泰华未来股价上涨的空间,更不要说接手泰华后,他们还要先解决一堆烂摊子。
钱文瀚没有太多的参与意愿,曹沫也能理解。
他这次回来见葛军、钱文瀚,也是想着从他们那里能争取多少是多少;再说他手里还有其他项目,想着拉葛军、钱文瀚参与。
徐滨很早就知道华宸工业跟一些潜在买家接触洽谈造车资产转手的事,天悦工业实力还很弱小,他们前期只能将精力集中在摩托车及发动机的产品设计及研发上,还没有资格顾及这事。
当然,徐滨也曾找华宸的老同事、老领导,私下里聊过天悦工业接手华宸部分造车资产的想法,但即便是他的老同事、老领导,对他这个想法也是嗤之以鼻。
一个月前,徐滨正式得到曹沫的授意,去找华宸接触洽谈收购造车资产的事情,进展却很不顺利;甚至以往很多老同事、关系一度不错的上司,对他的态度都陡然冷淡下来。
这不是华宸集团对徐滨、徐立峥有什么想法。
而是华宸的乘用车及摩托车事业部的管理层,在有其他选择情况下,都普遍抵触跟天悦工业洽谈。
这点,曹沫就特别有感触。
曹沫上次回国,东盛的资金链都已经极其紧张了,但董事会依旧丝毫不提,甚至可以说是刻意避免谈引资入股的事,竟然还奢想着从曹沫手里拆借十几二十亿渡过眼前的难关。
沈济、陈蓉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件事是丁肇强天真到真以为曹沫是个软弱、容易妥协的人吗,还是董成鹏真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
又或者说丁肇强当真对韩少荣的做事风格完全不了解,不清楚跟韩少荣合作会存在怎样的不确定性跟风险吗?
说白了,除了丁肇强很难真正放下以往对曹沫那种居高临下的心态外,东盛大部分高层,一时间也接受不了四五年前仅仅是东盛底层员工的曹沫,摇身变成东盛的大股东,变成他们头顶上的老板。
杨德山当初卯足劲跟曹沫斗,是到什么时候才将心理上的这股别扭劲给纠正过来的?而谢思鹏也是实在找不到更高的发展道路,才决定加盟伊波古矿业。
徐滨、徐立峥跳出华宸发达了,他们以往在华宸乘用车及摩托车事业部的上级,心里或许有羡慕、妒忌,但也就如此了。
不过,要是天悦反过来收购华宸乘用车及摩托车事业部,徐滨、徐立峥转身变成他们的上司、领级,这些人心灵受到的冲击跟伤害就大了。
只要有其他选择,华宸乘用车及摩托车事业务的管理层,必然抵触跟天悦工业接触谈判。
然而形势总是比人强。
过去一个月,除了华宸工业自身的经营更加恶化,外部的经济危机也越演越烈。
有意接手华宸造车资产,也早就进入实质谈判阶段的两个买家,看到今年下半年国内外的乘车用销量受经济危机影响急剧下滑的现状,以及自身资金也变得紧张,在最近半个月内都相继撤出谈判。
作为华宸工业最不受待见、之前都没有资格进入实质谈判阶段的天悦工业,竟然就这样成了唯一的买家。
虽说钱文瀚的新鸿投资以及东江证券的产业投资基金,在承接东盛撤出来的一部分股份后,都成为天悦工业的股东,但一方面他们持股比例不高,分别为5%、2%,另一方面新的董事会还没来及得召开改选会议,这方面的事情也就没有跟钱文瀚、葛军保持即时沟通。
而是曹沫今天当面见到钱文瀚、葛军解释详情。
“华宸工业的造车资产,不要看这几年都没有盈利,规模可不低啊。就算我们能勉强凑出这笔资金出来,天悦有把握消化得了?”葛军蹙着眉头,担忧的问道。
徐滨、徐立峥、黄忆江他们领导天悦工业,是做得相当不错,但天悦工业才几个亿的资产,才有多少技术跟人才的积累,一下子承接十数二十倍规模的造车资产,要说葛军、钱文瀚不担心搞砸了,那是自欺欺人。
“我的心,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野。要承接华宸工业全部的造车资产,无论是消化、还是筹资,难度太大,也有我们难以控制的风险,徐滨他们现在提出的是希望能接手华宸的皮卡生产线以及相应的技术及资质!”曹沫说道,“他们之前也没有跟华宸谈的信心,直到华宸接触的另外两家买家撤出谈判,他们才一天两三个电话汇报工作,实际上是催促我回国。”
在国内,皮卡被列为货运车辆进行统一管理,使其在绝大多数的城市通行都受到严格的限制,这也导致皮卡这种车型在国内的销售市场迟迟无法打开。
华宸是在九十年代中期,在国内计划放开皮卡管理限制时,花费巨资引进皮卡生产线及技术的,但十年过去了,国内对皮卡的管理限制不仅没有放开,反而收得更严。
在这之后,华宸又陆续独立引进轿车等生产线及技术,但经营一直以来都很不理想,目前也成为上市公司业绩最严重的拖累。
华宸想要避免退市的噩运,今年年底之前就需要将拖累业绩最严重的资产,从上市公司置换出去,再置换进一些高盈利的资产进去,先完成摘帽这个目标。
经济危机没有显露出来时,华宸集团也没有说一定就要将从上市公司置换出来的造车资产出售掉。
不过,现在形势斗转直下,两家都进入实质谈判断阶段的买家都相继撤出了,华宸集团整体经营状况更差,出售造车资产的意愿也就变得更强,甚至分拆出售都有得谈。
之前跟华宸接触的买家,主要还是看重国内日益增涨的乘用车市场,皮卡在国内的定位实在是有些尴尬,是华宸一定要将皮卡打包进去谈判。
所以天悦这时候哪怕是就愿意接手被华宸内部以及其他买家视为累赘的皮卡资产,也完全有得谈。
虽说在整个非洲地区的新车销售很低,卡奈姆等国的汽车销售市场,大部分还是被二手车占据,但皮卡作为非洲最畅销的车型之一,也不受国内各种条件的限制,总的销售规模却要比国内更为可观。
而对天悦工业来说,一开始就承接到华宸皮卡在西非地区的经销权,对这一块的业务也相当熟悉。
天悦工业现在将华宸的皮卡资产接手过来,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海外市场上,进行消化都不存在实际的困难。
另外,皮卡跟中小型越野车可以共用同一个生产平台,接手华宸皮卡生产线及技术、运营团队等资产,转型生产中小型越野车也不存在实际的障碍——徐滨他们也同时做好生产皮卡及小型越野车的计划。
国内市场对乘用车准入资质管理极为严格,之前有买家愿意接手华宸的造车资产,一个重要原因是看中华宸在国内市场的全套资产。
天悦工业接手华宸的皮卡资产,当然没有可能拿到他们手里最为珍贵的乘用车资质,理论上转型生产出来的中小型越野车是无法在国内销售的。
不过,国家是非常积极鼓励汽车等工业品出口的,天悦接手华宸的皮卡资产之后,申请中小型越野车的生产出口资质却是不难。
而天悦工业确切能生产中小型越野车,并往海外销售三五年以上,再转回头来申请国内的生产销售资质,就没有太大的难度了。
更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华宸年产四万辆皮卡的生产线及相关技术、运营生产团队,打包价才六亿多一点;这是天悦工业此时完全有能力承受的一个报价。
“你想做,就做呗,难道华宸集团那边还有谁拿捏姿态,要我跟葛军出面协议一下?”钱文瀚听曹沫详细说过相关情况,直截了当的说道。
曹沫名义上才持有天悦工业不到70%的股份,但事实上徐滨、徐立峥、黄忆江以及沈济等人从其他渠道筹不到钱参与注资,他都得先拆借一部分资金给他们。
倘若所需要的资金,完全由各股东追加投资,曹沫大概要拿出五个亿出来。
曹沫现在还是想着尽可能减少自身资金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