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貞觀憨婿》-第504章邊境衝突讀書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李思媛和李丽质两个人都派来了通房丫头,让韦浩很震惊,不知道她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让自己去问,那自己肯定是不会去问的,好歹自己也是大老爷们,还怕女人多?晚上,韦浩回到了卧房这边,差点没吓一跳,雪雁居然在自己的卧房里面躺着。
“不是,你干嘛?”韦浩看着雪雁吃惊的问道。
“公子,公主吩咐的,让我们伺候好你,今天晚上是我给你暖床!”雪雁红着脸对着韦浩说道。
“啊,这个,不用吧?”韦浩吃惊的看着李丽质说道。
“公子,来之前皇后娘娘也交待了,让你知道天伦之事,还特意找来了人教我们,要不然,到时候新婚的事情,闹出了笑话可不好!”雪雁继续红着连说道,
韦浩则是看着她,心里想着,废话,自己可是穿越来的,还能不知道这种事情。
“公子,奴婢服侍你更衣!”雪雁说着就站了起来,到了韦浩身边,给韦浩脱掉外套。
“恩,丽质到底是什么意思,派你们过来的时候,是不是很生气?”韦浩站在那里问了起来。
“没有啊,其实公主早就想要让我们过来,之前你去洛阳的时候,就想要让我们跟着了只是公子你拒绝,此事就作罢了,现在也该派我们过来了,你们没几个月就要成亲了!”雪雁看着韦浩说道,韦浩一听,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第二天早上,韦浩起来后,雪雁还在床上睡觉。本来雪雁还想要起来服侍韦浩,韦浩没让,自己起来去习武了,接着就是坐在书房里面看着兵书,另外每旬都有从洛阳来的消息,韦浩是需要看的,而邸报,韦浩也需要看清楚。
“公子,皇宫里面来人了,说是要你去一趟甘露殿!”王管家敲开了韦浩的书房门,对着韦浩禀报说道。
“恩,好!”韦浩说着点了点头,
而此刻,在甘露殿里面,一些将军已经在这边站着了,边境的地图也是挂了上来,李世民站在地图前面,非常的高兴。
“这次吐谷浑和吐蕃打了起来,吐蕃的军队虽然是挡住了,但是损失很大,吐谷浑倒是让朕感到有点意外,他们居然还真敢出动部队去打,真不错!”李世民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他们这么一打,对我们来说,可是有好处的!”李靖也是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我们也需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发动对吐谷浑的战斗,你们说说,要不要吞并吐谷浑,如果我们不大吐谷浑,到时候被吐蕃给拿下来了,对我们来说,可是吃亏了!”李世民说着就坐了下来,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现在打倒是可以,但是我们冬天作战,也未必占据着优势,所以说,还是需要得知他们具体的战况才行,如果可以,明年开春后,对吐谷浑开战,到时候吐蕃想要参与进来,都需要掂量一下,到底能不能抵抗住我们大唐的军队,臣的意思是,明年打!”李靖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臣也是这个意思,而且现在我们也需要提前做好一些准备,另外,冬天打,我担心薛延陀那边会打过来,这次雪灾,薛延陀也是遭遇到了,他们比我们更加麻烦,听去那边的商人说,冻死了很多牛羊,我担心,冬天会有作战!”兵部尚书李孝恭马上开口说道。
“薛延陀我们不能不防着,另外,高句丽那边,我们也需要防备才是,高句丽和薛延陀也一直有联系,如果他们东西夹击我们,我们也麻烦!”李靖再次说着自己的意见。
“按照我的意思,打就是了,问问慎庸,慎庸说能打,那就能打,如果不能打,那就算了!”程咬金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瞎说什么,慎庸哪里懂这样的事情?”李靖瞪了一下程咬金说道。
“慎庸不懂?那这次是怎么打起来的?这小子虽然不懂军事,但是懂其他的,再说了,现在我们有了手雷,还怕他们,来多少人,也不够我们杀的,只是说,现在我们不想引起大战!”程咬金此刻不服的说道,他心里是有点佩服韦浩的,吐蕃和吐谷浑可是被韦浩算计了。
“慎庸马上就过来了,等会是要听听他的意思。”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李世民就是相信韦浩,如果韦浩说能打,那就一定能打,如果说不能打,那就等等。
很快,韦浩就到了甘露殿这边,直接就进来了。“
父皇,可是找我有事情?”韦浩进来后,开口问道,发现这边有这么多将军,韦浩也是非常吃惊的,接着一看挂上来的地图,马上问道:“打起来了?”
“恩,打起来了,估计这次禄东赞要恨死你,你可是把他们给坑了!”李世民笑着取笑韦浩说道。
“父皇,这事可是和我没有关系的,我们已经在吐谷浑那边派出了大量的部队了,人家不怕我们,我们有什么办法?”韦浩摊开了双手,笑着说道。
“你小子,你等着吧,禄东赞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下次他要是有机会来长安,绝对会找你!”李靖笑着指着韦浩说道。
“我还怕他?在长安,他一个胡人,还敢来招惹我,我收拾不死他!”韦浩得意的笑着说道,其他人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
“来,坐下说,慎庸啊,你说,现在要不要收拾他们?”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现在打,行动不方便吧,随时都有可能下大雪,一旦大雪封山,我们的部队就麻烦了,还是不要去了,不过,倒是可以收容一下他们的百姓,现在我们可是需要人来干活的!”韦浩考虑了一下,看着李世民说道。
“要他们的百姓干嘛?我告诉你,那些胡人是驯服不了的,你呀,别起这个主意!”程咬金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要收容他们的百姓?就为了让他们干活,现在我们长安城这么多难民,都没有活干!”李靖也是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其实干活还是其次,主要是希望他们能够被我们感化,到时候我们大唐统治这块区域,那些人不会轻易叛乱,如果叛乱的话,到时候也不好管理,所以,对那些百姓好一些,让他们知道我们大唐的军队是王者之师,这样的话,以后就好统治了!”韦浩说着自己的想法,为以后做准备。
“没必要,那些胡人,不会相信我们的,你是没有在边境地区待过,待过你就知道了,他们对我们是仇恨的!”程咬金看着韦浩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更加需要改善了,总不能把这个地区的百姓,都杀了吧,这样也不现实啊!”韦浩一听,也看着程咬金说道。
“你们的意思呢?”李世民一听,感觉有道理,统治一个地方,关是统治百姓,如果没有百姓,那占领这块地方有什么用?所以李世民就看着他们问着了起来,心里还是有点心动的。
“陛下,这,臣还是认为慎庸说的有道理,如果真的有难民逃到我们大唐来,我们不妨打开边境,安顿好他们,这样未必不行!”李靖考虑了一下,看着李世民说道。
“臣也赞同!”李孝恭也同意说道。
“那就通知边境的守军,如果有难民过来,打开边境,同时,给他们提供一些粮食,不能让他们吃饱,但是也不能饿死他们,否则,他们可未必会记得我们!”李世民看到了他们两个都同意了,立刻吩咐了下去,李孝恭连忙拱手称是。
“慎庸啊,你现在学习兵法学的如何啊?”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这,纸上谈兵,有什么用,我也没有去前线打过,所以,还是需要多锻炼才是!”韦浩听到后,苦笑的说道。
“那不能这么说,多看还是有好处的,而且,你是洛阳刺史,洛阳可是有三万府兵的,对了,之前慎庸提出了军衔的制度,你们几个都看了,说说你们的意见,朕认为很好,这样能够很好的区分官兵,而且也方便指挥!”李世民说着又看着他们,而他们也都知道这件事。
“恩,臣认为妥!”李靖拱手说道。
“臣也认为可行,可以在左右武卫里面先改一些!”程咬金也点头说道。
“恩,既然这样,那就试一下,就在左右武卫里面改变一下,程咬金,你拿出官兵授衔的方案出来!”李世民说着就看着程咬金。
“是!”程咬金马上站起来说是。
“来,喝茶,过几天就是恪儿成亲了,朕估计也要忙一会,到时候大家都去!明年就该慎庸了!”李世民笑着对着他们说道。
“陛下,臣有话说!”此刻,李靖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恩,说!”李世民点了点头。
“这次蜀王殿下成亲,是不是花费太多了一些,前前后后花费将近十万贯钱,百姓们是有非议的,而且听说,这次世家送礼是非常隆重的,陛下,此风一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李靖站在那里说道,
而韦浩听到了,则是有点紧张的看着李靖,现在说这个干嘛,李世民现在很高兴,非要去招惹他,那不是找事吗?
“恩,药师啊,这个钱,内帑其实只是出了五万贯钱,大部分的钱,都是恪儿自己的,这个是有据可查的,至于说世家要送厚礼给恪儿,恩,朕当然知道不好,但是朕也不能拒绝不是?”李世民想了一下,看着李靖说道。
“那怕是蜀王殿下的,也不行,蜀王的封地,百姓很很穷,为何蜀王不想着发展一下自己的封地,而花这么多钱去办这场婚礼,这样太奢侈了,太浪费了,至于世家那边,我担心会有其他的意图,陛下还请明辨才是!”李靖再次开口说道,李世民听到了,也是皱着眉头。
“哎呀,多大的事情,送礼就让他们送,他们的目的谁还不知道一样,他们敢这样送,蜀王未必敢接啊,再说了,成亲可是人生大事,也就这么一次,花费多一点没事,
而且,岳父,你也体谅一下我母后,母后管理后宫,也为难,蜀王殿下成亲,办的简陋了,会有人说,办的奢侈了,也会有人说,而这次,一半的钱是蜀王出的,大家就不要说什么了,奢靡是奢靡了一下,但是能理解!”韦浩马上劝着李靖说了起来,他知道,李世民还是很喜欢李恪的,而且已经到了马上要办的地步了,现在来说,不是故意找事吗?之前怎么不说?
“恩,慎庸说的对,皇后也是很为难的,你呀,就不要说了,等事情过后,朕会好好训斥恪儿的!”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附和说道。
“臣这边是没有问题,但是那些御史,还有一些大臣,可是上了弹劾奏章的,臣都给打了回去,但是如果他们继续上奏章,那臣就没有办法了!”李靖一听韦浩都这么说了,知道不能继续坚持了,只能顺着台阶下。
“不用管他们,朕会处理的!”李世民摆了白手说道。
“是!”李靖点了点头。
“慎庸啊,马车现在怎么样了?产量还是上不去吗?”李世民看着韦浩问了起来,想要岔开话题,不能继续刚刚的话题了。
“啊,马车,还行,现在每天能够生产七十来辆了,工人们的技艺和速度当在提高,估计产量很快就能够上去,另外,主要是现在没有完整的厂房,等开春建立厂房后,到时候产量还能上去!”韦浩马上回答说道。
“你要快才是,我们这边可是想要采购的,但是考虑到,那些商人们也需要,而军队这边,还可以缓缓,就没有那么着急,不过,年前,你可需要给我们兵部这边两千辆才是!”李孝恭也是看着韦浩说道。
“啊,需要这么多吗?少点行不行?”韦浩一听两千辆,现在是两百辆自己都不敢轻易答应的,很多人都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