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四百零二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分享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和Jackie约定的时间在一个星期之后,按廖文杰的意思,情报、装备、计划等问题都需要Jackie解决,而他也要趁着这段时间处理一下手头上的工作,以便全身心投入下一段冒险。
懂的都懂,渣男实在太忙了,少于一星期,公粮都没法落实到各家。
也好在他实在是太忙,人设立得够早,不然早就穿帮了。
时间一晃,非洲某城,旅店。
等候两天的飞鹰Jackie见到廖文杰,当场开始吐槽:“杰哥,说实话,如果你今天再不出现,我就自己单干了。”
“发生什么了,电话里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伯爵来了通知,让我加快速度,好像是那伙神秘教派也得到了部分上帝武装。”
“明白了,跟我说说你手头上的情报。”
廖文杰点点头,猛地想到了什么,在Jackie开口之前,借他套房的卫生间一用,再次出现时,在自己脸上勾勾画画,化妆了一张和原本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孔,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成熟了。
这次没用变身术,只是简单画了个妆,奈何天生丽质难自弃,扮丑失败,还是那么靓仔。
“杰哥,这是什么意思?”Jackie不解。
“没什么意思,毕竟你是个贼,和你走太近,会影响我的风评,装扮一下以便隐瞒身份。”
廖文杰解释完,继续说道:“合作期间别喊我的名字,叫代号,你是飞鹰,那身为队友的我就是……我想想,就‘猎鹰’好了。”
“OK,我没问题。”
Jackie耸耸肩,表示问题不大,直到他带廖文杰离开旅店,启动轿车驶入远方山脉,这才觉得哪里不对。
……
山谷,前方无路可行,Jackie停下越野车,掏出做好标记的地图。
“根据我的调查,山脉中央有一个与世隔绝的部落,上帝武装的一部分,圣灵宝剑被部落当做神物供奉,想从他们手里拿走宝剑,需要一些技术活。”
Jackie挑挑眉,说道借东西,他是专业的,又因常年屡借不还,练就了一副抗揍的好身板,等闲十几个大汉打不死他。
等待廖文杰的这两天,Jackie并非一直在旅店干等,生来就是个闲不住的人,探查过一次部落的情况,装备置办齐全,随时都可以展开行动。
喊廖文杰过来帮忙,是因为‘上帝武装’一听就很玄乎,专业问题需要专业人士处理,出场费什么的好商量。
“这里是祭坛,位于部落的最中心,圣灵宝剑便镶嵌在石像上,拿走它问题不大,关键是如何带着它全身而退。”
Jackie指着地图上的线条,侃侃而谈:“我的计划是,窃走宝剑后,顺着后山天然的草坪滑道跑路,这里地处山腰,有一处灌木丛,我安置好了滑翔机,只要……”
“等会儿。”
廖文杰抬手喊停,望了望头顶的大太阳,面无表情道:“据我所知,很多营养跟不上的地方,人们缺少维生素A,患有夜盲症,这个部落的情况估计也差不多。就算不是,走夜路只要不撞到鬼,比白天安全多了,为什么不选择在晚上动手?”
“……”x2
Jackie沉默许久,而后仰头道:“猎鹰,你有所不知,晚上偷东西太没技术含量。我是知名大盗,不屑于欺负夜盲症患者,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坚持白天动手?”
“听我的,欺负一次不磕碜。”
“行吧,这次给你一个面子,下次不会了。”
Jackie叹了口气,一副名誉受损的委屈求全,嘀咕着也就是廖文杰,换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同意。
两人步行朝部落所在的山顶走去,一路上边走边聊,就跟踏青野游一样,毫无紧张感。
聊起沙漠分别后的经历,Jackie又是一阵唏嘘感叹,沙漠一行,黄金没捞着,只赚了三个妹子和一笔差旅费。
表面上看,他左拥右抱下面还夹了一个,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实际情况只有他自己才清楚,用一句话来概括。
她们简直不是人!
Jackie一边说着有腰伤,不是年轻人的对手,一边眉飞色舞,表示虽有风雨猛烈,他也屹立不倒。
因为太凡了,廖文杰忍不住拆台道:“恕我难以理解,既然有如花美眷在旁,为什么还要答应伯爵的要求,冒着生命危险寻找上帝武装,守着美女醉生梦死不香吗?”
“我骨子里是个喜欢冒险的人。”
“呵呵,你确定不是骨头快被折腾散架了?”
廖文杰轻蔑一笑,在Jackie陷入沉默后,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起了上帝武装的情报。
Jackie对此知之甚少,只知道上帝武装实则上帝五装,这个‘上帝’具体是圣经上的God,还是什么其他神明,要伯爵帮忙解开谜题。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说完,Jackie又补充道,宗教神话都有相互借鉴,没必要纠结上帝武装的起源,他以前也是个好奇宝宝,直到海量文案摆在面前。
……
夜,黑,月。
山顶,祭坛,石像。
廖文杰负责放风,Jackie抛射钢索,滑至祭坛石像头顶,轻松将宝剑取下,在廖文杰策应下平安返回。
两人原路下山,全程悄悄的干活,无惊无险坐上越野车,准备穿过平原,朝下一个城市驶去。
做贼多年,Jackie经验丰富,有过被人黑吃黑的经历,深深明白一个道理。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距离胜利最近的时候,也距离失败最近,另有一伙神秘教派也在追寻上帝武装,原先那处落脚点很可能已经不安全了。
廖文杰对此并无异议,坐在副驾驶上端详圣灵宝剑。
单手剑,通体白色,长度在九十公分左右,材料未知,历经数千年未有磨损。
奇怪的是,这柄圣灵宝剑似乎在出厂的时候就没开封,两刃圆滑,加之轻飘飘的手感,很像是木头雕刻的玩具剑。
过于儿戏了。
另外,廖文杰并未在剑身中感受到能量反应,摸出十字架靠了靠,圣灵宝剑也如咸鱼般一动不动,不予丝毫回应。
可能是套装的缘故,没有集齐便不会发生作用。
廖文杰心头思索,考虑着将其折断,试一试神器自保的可能性。
想想还是决定算了,收入黑色剑套系好,随手扔在了后座。
越野车行驶土路,待到天色黎明的时候,Jackie摸出手机,笑呵呵打出一通电话,结束后对廖文杰解释起来。
“对面那家伙名叫库萨,专接我这种人的生意,他那里有专业装备,以及汽车等交通工具,有时还会收货,只要价格谈妥,找他调节和部落的矛盾也没问题。”
简单来说,库萨是地图上的商人,兼职情报和二五仔工作。
之所以说他是二五仔,是因为Jackie这类人贼不走空,库萨为跨越国际的友谊,也就是金钱服务,肯定要卖掉自己的节操。
“不用和我说这些,在这行你是专家,你觉得没问题,我就没问题。”廖文杰无所谓,停下来休息半天不耽误时间,艺高人胆大,也不担心被库萨黑吃黑。
半小时后,Jackie将车停在一处部落。
此时还是大晚上,部落里灯火通明,一群手持AK步枪的纯朴部落人等候多时,为首的精壮男子看到Jackie,双手张开狠狠给了他一个拥抱。
“如何,亚洲飞鹰,这次又从我的家乡带走了什么宝贝?”
“这你可就想多了,我和朋友来旅游,顺便拍一组野生动物的相片集。”
Jackie和库萨拥抱拍背,指着廖文杰介绍道:“猎鹰,我这次的搭档,想借你的地盘休息一下,明天中午前就离开。”
库萨对廖文杰点点头,而后对Jackie道:“没问题,我会帮你把车加满油,顺便检查一下轮胎的磨损。”
“库萨差不多就行,我是个穷鬼,宰太狠,下次我就不来了。”
“哈哈哈————”
库萨大笑着将两人请入部落,闲聊两句便回去休息,临走前给新面孔廖文杰安排了本地特色,一个笑起来满嘴黑的部落人。
天太黑,廖文杰连对方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断然拒绝了这种金钱和肉体的无耻交易。
……
一夜修炼到天明,Jackie吃饱喝足,在会计室领了账单,一脸肉疼掏钱,招呼廖文杰离去。
就在此时,远处尘土飞扬,库萨开着越野车,又带回了一位客户。
女客户。
欧美人,五官线条分明,极具异国他乡之美。年龄不好说,反正看着挺成熟的,各种意义上的成熟。
棕色长发束在脑后,气质果敢干练,一身探险者打扮,背着黑色单肩包。
因其胸前海量,斜跨的单肩包扼住了命运的峡谷,凸显……太突出了,感觉有点假,颇为不真实。
“看到没,这食堂至少能养活一个部落,我怀疑她在弄虚作假。”Jackie严肃脸说道,学术问题,必须抱着一颗严谨的求知心。
“Jackie,你的评价太武断了,依我之见……啊呸,人家弄虚作假和你有什么关系?”
廖文杰视线颠簸,猛然发现节奏被带歪,当即没好气道:“依我之见,咱们该上路了。”
“再看看呗,反正也不要钱!”
“好吧。”
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库萨的女客户察觉到指指点点,皱眉道:“库萨,你的生意可真好,每次来你都不缺客人。”
“哈哈哈,这次不是,那边的大鼻子看到没,他就是亚洲飞鹰,旁边是他的搭档猎鹰。”
库萨笑着解释起来:“劳拉,别总拿有色眼睛看我,他们来草原旅行,路过此地借宿了一晚,算算时间就该离开了。”
名叫劳拉的女客户点点头,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我在寻找生命起源之地,有一伙疯子盯上了潘多拉的魔盒,但我不清楚具体的地点,只知道那是一座巍峨山脉,你手上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潘多拉是希腊那边的神话人物,你到非洲大草原来寻找线索……”库萨脸色怪异,后面的话没说,意思已经到位了。
“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地图显示,地点就在这附近。”
“这样的话,让我想想。”
库萨沉吟片刻,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面露恍然之色:“我想起来了,有一座‘神之圣山’,那里驻守着一个部落,或许那里的长老能帮你提供线索。”
“带我去。”
“劳拉,神之圣山距离太远,开车到那天都黑了,你也看到了,我还有其他客户要招待,不可能……”
“加钱!”
“走吧,现在就出发。”
库萨飞快点头,让人准备武器和越野车,对Jackie道了一声歉意,便开车越野车匆匆离去。
目送越野车远走,Jackie深吸一口气:“猎鹰,闻到了吗,是冒险的味道,它正在对我深情呼唤。”
“是财宝的味道吧!”
“都一样。”
Jackie挑挑眉,指着越野车消失的方向:“刚刚那个女人,库萨称呼她‘劳拉’,这个名字我有点印象。没记错的话,全名是劳拉·克劳馥,嘤国人,一个考古学家。”
“没听过。”廖文杰摇摇头。
劳拉·克劳馥是谁,他知道,只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巧遇到对方。
再看身边的Jackie,大致明白了原因,就像是支线剧情展开,Jackie这条线触及的都是贼,小偷、大盗、盗墓贼,没准接下来还有新的解锁人物。
“你没听过很正常,表面上她是个考古学家,其实是个盗墓贼,和我是一类人。不过她父亲很有名,你应该听说过,名叫理查德·克劳馥,很有传奇色彩的一位考古学家。”
Jackie兴致勃勃道:“这女人出道不过五六年,却在业内很有名气,因为……”
“太凶了?”
“呃,有这方面的原因。”
Jackie没法否认,只听劳拉这个大众化的名字,鬼才能联系到劳拉·克劳馥,哪怕库萨的客户都是贼,他也猜不出来。
Jackie坚决否认自己关注的点太猥琐,是劳拉凶神恶煞的标签享誉业内,他才能猜出对方的身份。
“怎么样,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忘了我们还带着圣灵宝剑。”廖文杰摇摇头。
“我知道,可冒险的基因令我心痒难耐……”
Jackie抓耳挠腮,浑身难受道:“我发誓,只是看看,什么都不做,不会有事的。”
“行吧,勉强信你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