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小閣老 三戒大師-第六十六章 英歌舞熱推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翌日上午,船队抵达广济门。
为免不必要的麻烦,赵昊让人先知会了潮州城,别把自己当成海寇。
而后一行人把船远远停在城外,静待自己人出来迎接。
顿饭功夫,便见一队人马出城疾驰而至,正是以张国辅为首的一干玉峰书院弟子。
见师父正立在码头,含笑望着他们,张国辅等人忙下马大礼参拜。
“好好,我都听说了,你们表现的很好,没有给为师、给书院丢脸。”赵公子欣慰笑道:“都起来吧,你们都是为师的好弟子。”
“谢师父。”众弟子登时觉得一番拼死拼活值了,这一科没中进士,他们一直满心惴惴,现在得到严师的表扬,他们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请师父上马回城。”
“我父亲呢?”赵昊一边在弟子们的搀扶下上马,一边问道。
对于赵二爷没有亲自来迎接,赵昊感到颇为讶异,还有点小失落。难道翅膀硬了,儿子就不重要了吗?
“城里正在办庆典,师祖实在走不开,只能让我们来迎接师父了。”张国辅忙解释道。
“哦,什么庆典?庆祝胜利吗?”赵昊登时来了兴致。
“对。”
“那有英歌舞吗?”赵昊兴奋问道。
“有。”张国辅满脸钦佩道:“师父真是博学,昨儿个彩排时,我们看了都吓一跳,还以为又要打仗,后来才知道是大型集体舞蹈。”
“我可是久闻大名了,听说新官上任,当地都要兴师动众,跳一套英歌舞的。”赵昊哈哈大笑道:“说是庆贺大老爷上任,其实是向父母官示威,让他们识相点儿。没想到我爹这个同知,也混上这待遇了。”
“应该不是给师祖下马威吧?师父有所不知,经过这次潮州保卫战,师祖在潮州城的威信极高啊!谁敢给他下马威,老百姓头一个就不答应。”张国辅忙道。
“哦,我爹这么牛气?”赵昊有些难以置信,家长对自己的孩子,总是要么高估要么低估,很难有客观的评价。
显然赵二爷在他儿子心中,是后一类……
“走,去瞧瞧去。”他便一夹马腹,迫不及待朝着潮州城奔去。
“师父,等等我们。”弟子们忙纷纷上马,紧跟上去。
张国辅几个却上了船,他们要引导着特遣中队的船只进城,到城内的官船码头停靠。
大炮已经蒙上炮衣,警员们也换上了便衣,但瞎子也能看出他们不是善类。要是没人领着,肯定会引起不安的。
~~
潮州城号称‘三山一水护城郭、腰缠玉带戴乌纱’,意思是潮州城池被韩江和北面的金山、葫芦山、笔架山三座山拱卫。
韩江一水似带,金山、葫芦山、笔架山则组成了一副乌纱帽的形状,据说是风水绝佳的去处。
赵昊从潮州城唯一的西门安定门入城,顺着牌坊林立的西门街向东。别看城池的形状不方不圆,但城内街道却按传统的方形根基,贯串成棋盘式的格局,严整有序,经纬分明。让第一次来的人都不会迷路。
除了牌坊多,给赵昊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潮汕建筑之精美华丽,远超江南民居和北方的四合院。
他看到那些沿街的楼宇,几乎无不雕梁画栋,极尽华丽之能事。那些飞檐画栋上绘制的花鸟虫鱼、飞禽走兽和历史人物故事,无不栩栩如生,美轮美奂。
江南的富人家宅,屋檐上下也会有各种雕刻点缀,但都是木质的。哪怕当时上了色,如果不定期保养,很快就会褪色严重,甚至爆皮。所以赵昊所见的园林豪宅,这些雕绘基本都是保持原木色,最多刷一层清漆保护一下而已。
潮汕这边的廊檐就绚丽多了。因为他们的绘画和造型,都是用瓷片贴出来的。尤其是那数不清的祠堂家庙上,用七彩瓷片镶嵌而成的大型龙凤造型,在日光下碧灵碧灵,无比夺人眼目。
如此夸张华丽的造型,很难不让赵昊联想到皇宫,尤其是九龙壁……
潮州厝,皇宫起,这句俗语果然一点都不夸张。
可在一干北方来的弟子……不错,在岭南,江南人也被叫做北方人,他们自己才是南方人……却有些难以接受。
“按规制,民居是不允许像皇宫一样采用‘硬山顶’形式的,屋顶也不允许连抹灰压脊,更不能公然在屋脊上出现龙凤形象,还搞得这么夸张!”一个弟子小声吐槽道:“这五岭之南,真是无法无天啊!”
“这年代,谁还在乎这个。按规制,商人还不能穿绸裹缎,骑马坐轿呢,现在谁管啊!”却也有不以为然的。“这没啥,就是大俗大艳了点儿。”
赵昊其实还蛮喜欢这种风格的,在江南生活久了,他对此时士大夫带起来的典雅素淡的审美很是厌倦,格外渴望大俗大艳的鲜颜浓色。
他刚要品评几句,忽然听前头传来喧天的锣鼓声,只见那条南北向的大街上已是人潮汹涌,欢声如雷了。
怪不得这边西街上百姓这么少,原来是万人空巷,都去大街上看热闹了。
“走,咱们也瞧瞧去。”他便兴致勃勃的下马上前,在弟子和护卫们簇拥下,挤进了人群。
便见那宽阔的大街上,一百零八名舞者装束各异,但手中都各持一根端木棒,配合着锣鼓点、海螺号和吆喝声,两棒整齐的相击翻转,边走边舞,节奏感极其强烈,感染力自然超强。
英歌舞气势磅礴,威武豪迈,比劳什子毛利战舞可起劲儿多了!观众们自然也如痴如醉,跟着那领舞的队伍一起呐喊舞动,场面极其震撼!
赵昊也被那刚劲雄浑、粗犷奔放的舞姿深深吸引了,很快就跟着跳起来喊起来。
“你们也一起啊!”赵昊一边舞动呐喊,还不忘鼓动子弟们也加入进来。
起先这帮家伙还有些放不开,毕竟能管赵公子叫师父的,至不济也是个举人。举人老爷就是再没架子,也不能这样疯疯癫癫吧?
可师父都这样疯疯癫癫了,当弟子要是不跟上,岂不会让他老人家尴尬?于是他们只好勉为其难跟着舞动起来,只是动作僵硬的就像骨质增生,声音更是卡在嗓子眼,就是出不来。
“你们跳不好这英歌舞,以后就不要管我叫师父了。”谁知赵昊却撂了狠话。
弟子们闻言大怖,他们千辛万苦,苦学三载才得以位列门墙之下,哪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被开了呢?
这肯定是主人的任务……哦不,是师父的考验啊!
只能豁出去了!反正这里是岭南,不是江南,谁他妈认识谁啊?
于是举人老爷们终于放下架子,甩开膀子跳起来,还比着赛着的大叫!
他们忘情的跳着吼着,不知不觉,心头积郁多年的压抑郁闷等负面情绪,竟好像随着这英歌舞,全都被赶出体外了呢。
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赵昊一直跳得满身大汉,喉咙嘶哑,才在一处牌坊下停了下来。
弟子们也喘着粗气停下来,赶紧奉上备好的凉茶。此凉茶非凉了的茶水,而是王老吉那种粤式凉茶。虽然叫凉茶,但并没有茶叶,而是用中草药熬出来的消暑饮料。
“痛快痛快!”他一边大口灌着弟子奉上的凉茶,一边大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弟子们面面相觑,不知师父为什么这么喜欢英歌舞,他老人家不是音乐白目吗?
“你们回去想一想,我寻找的是什么?”赵昊也不急着答疑解惑,而是循序善诱道:“可以反过来想一想,江南最缺少什么东西?”
“是,师父。”弟子们忙肃然领命,师父果然是有大道理要传授啊。
师父这是要亲身授课啊!醒悟到这一点,弟子们激动的快要晕厥过去了。
也不怪他们这么激动,毕竟拜师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捞着听师父亲自讲过一节课呢。都要羡慕死那些会试及第的同门了,不是羡慕他们中进士,而是羡慕他们可以得到师父的亲自教导!
这趟潮州来对了!我爱潮州,我爱英歌舞!
~~
不理靠脑补纷纷达到颅内高潮的弟子们,赵昊又对身旁的王如龙笑道:“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这哪是跳舞,这是要打架吧?”王如龙咧嘴一笑,刚才他也跟着跳了一通。身为一名优秀的将领,他自然从中品出了些别样的滋味。
“这个舞蹈是组织力、动员力的体现,配上他们表现出的好勇斗狠的样子,属下要是官府大老爷,看完英歌舞晚上肯定睡不好。”
“哈哈哈,王大哥这才叫有见识!”赵昊赞许笑道:“潮汕这边的宗族,就是通过大规模的游神和酬神活动,向官府展示自己的组织力、动员力。”
说着他又笑问道:“知道这英歌舞取材于什么内容吗?”
“看着好像是水泊梁山。”王如龙当年在军队时喜欢《三国》,现在转而喜欢《水浒》。仔细辨认道:“那个领头舞槌的像李逵。三锤像鲁智深和吴淞,而且正好合一百单八之数。”
“没错,这演的就是梁山好汉。说的是为救卢俊义而攻打大名府,化装成卖艺队大闹元宵的故事。”赵昊笑着点头道。
“那应该还没有一百单八将啊,呃,这不是重点……”王如龙赶紧闭嘴,笑问道:“公子以前看过这种舞?”
“没,我头回来,听说过。”赵昊心中却暗叹,上辈子来过也看过。便岔开话题道:“听说英歌舞最后一段是打布马。就是找个人扮成当官儿的,给他腰间挂上布马,然后把朝廷命官打得狼狈而逃而收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说着他摸摸下巴,有些不爽道:“不过我爹又不是知府,犯不着他们这么挑衅吧?”
ps.今晚没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