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笔趣-第一百八十七章:暴怒讀書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小說推薦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夜尊回来了!
来回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在最后时刻赶到。
看着天空中那毁天灭地的景象。
他心中冷汗直流。
好险!
再晚回来一会,就出大事了!
以现在的情况,人境可能直接就化为废墟!
鹍族太强了,无愧道尊族群之名。
夜尊将手中的画卷举起,挡下那来自天空中的压抑。
一路直飞入人境。
但在他声音落下之后。
轰!
这一刻,一声巨响轰鸣过后,天地动摇。
人境的大阵,被一颗颗血球如同陨石流火一般砸在了上面。
还好,这只是第一波随意一击,虽然是合击之术,但却只是鹍族一群圣尊的气势释放,被人族配合大阵挡了下来。
但也仅此而已了!
这一击之后,大阵就出现了裂痕。
再来一击,也就被破了!
甚至它们出全力,人境都要被打碎!
几十位圣尊合力之下,还是使用的合击秘术,恐怖超乎想象!
不过好在。
一击之后,它们停了下来。
倒不是夜尊的呼喊让它们迟疑。
而是此刻,在人境的云中湖,异像传出之地,再次有了更加狂暴的异动!
里面有带着暴怒的吼声传出。
一座巨大的漆黑殿宇飞出,盘踞虚空之上!
其中,有一股古老苍莽的力量爆开,直入云霄,将人族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大阵都给破了!
散开的力量,还将鹍族排列整齐的队伍直接冲散。
那股力量,连它们都感觉到了战兢。
不得不退!
……
此时。
在漆黑殿宇之中。
林腾一家四口,根本不知道,因为他们不慎掉进秘境的缘故,导致人境出现了大乱。
引起了灭族之祸。
这近一个月的时间。
他们过的并不轻松,在秘境之中探索着,期间有收获,但也遇到了一些危险,最终,一路跌跌撞撞的来到最核心之处。
据记载,这里是一位强者的坐化之地,有着逆天的传承。
他们四人被分散开来接受考验。
而紫嫣第一个通过。
就在刚才,原本都要开始接受传承了!
但她腰间,却突然闪过金色光芒!
那是第一次见面时,楚河赠与她的礼物。
一块刻着长字的金色令牌。
这一次突然自行飞了起来。
与最终考验之地的一块兽骨的眼睛对上。
刹那间爆闪的金光,将整个大殿照亮,有锋锐的凌厉光芒直刺向兽骨之中,那空洞幽深如洞穴一般大小的眼球!
轰!
兽骨空洞的双穴之中,两团幽冥魂火出现,如同火焰一般喷射而出,与直刺而进的金色光芒撞在了一起。
在爆鸣过后滋滋作响!
“谁!”
有嘶哑的声音传出,如同厉鬼的哀鸣。
那被幽冥魂火充斥的眼球,死死的盯着,释放金色光芒的令牌之上刻画而出的长字,魂火燃烧,想要喷吐而出,将那上面的意志磨灭。
身在柳树下正在喝茶的楚河,他双目之中,突然被一片黑色的火焰充斥。
“什么玩意!”
楚河发出一声冷哼,目光中金色的火焰蒸腾而起,与那黑色的火焰对撞在了一起。
轰!
传承殿宇之中,再次响起一声凄厉的咆哮。
与此同时,在其它三个大殿,正在接受考验的林腾与他的一双儿女,身上各有东西飞出,对着整个殿宇就是一阵猛砸。
“混账,谁要坏我好事!”
一声嘶哑的怒骂之声响起。
然后整个殿宇都开始震动。
外界!
夜尊手上举着的那块画卷,突然自行展开。
轰!
有恐怖的气息从其中酝酿而出,一群鹍族圣尊转移目光,看着夜尊头顶的画卷,感觉心惊肉跳!
“刚刚他好像说了什么来着!”
鹍族圣尊九重大圣看着夜尊,开口自语。
然后翅膀突然一缩。
“人族有道尊?”
它想起来了!
嗡!!
就在此时,夜尊头顶彻底展开的画卷突然无火自燃,在虚空燃烧起金色的火焰,然后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让整个被鹍族遮掩的黑暗大地再次有了光明。
那一刻,整个天地似乎都在歌颂膜拜,而后一尊模糊伟岸的身影,逐渐从金色光芒中凝聚成型!
“是人!”
一群鹍族圣尊体型为之一缩!
它们从那尊迷糊人影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大恐怖。
而且它们深深的明白。
这并不是本尊。
却已经如此恐怖。
代表的含义不言明。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刻人影的目标不是它们。
仇恨被转移了!
那从金光中出现的金色身影,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个跨步来到了漆黑殿宇之上,伸掌拍击而下。
巨大的手掌遮盖苍穹,金色的光芒耀照天地。
还有那恐怖的气势,让一群鹍族圣尊,被震的一时无法抽身离开。
掌影落下。
那哐哐的声响震荡,在天地间不断回响,如同擂鼓敲击在所有生灵的心头。
“不要太过份!”
一声刺耳沙哑的声音从殿宇中响起。
带着阴冷狂怒!
然而金色虚影却并不作答,手掌依旧拍击而下。
好像不把殿宇敲碎,绝不罢休。
从那攻击之中,能够感受到一股熊熊的怒火。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就像受惊之后的狂怒。
似乎那金色伟岸虚影刚刚受到了惊吓,现在还未恢复。
带着一股浓浓的狂暴感。
“真要不死不休!”
阴冷嘶哑的声音同样暴怒无比。
黑色的殿宇之中,有一只墨色的骨爪伸出,与金色虚影拍出的掌影交击在一起,打的虚空都在发颤,出现了丝丝裂痕。
“如果是你的后辈进来了!那算是我冒犯,现在就可以让他们出来!”
对掌一会,虽然金色虚影越来越淡。
但殿宇之中的存在却率先妥协!
“哼!”
金色伟岸的身影,首次发出冷哼!
他停下了手,但目光中射出的怒火却并未熄灭。
“今日就让我看看你的威力!”
柳树下的楚河,翻手拿出裂日弓,还有一根箭羽。
他目中余怒未息。
刚刚好好的在喝茶,却突然被吓一跳,让他相当不爽。
这个仇怎么都都给它报了!
弯弓搭箭,楚河猛力一拉。
这裂日弓威力惊人,但同样需要拉动的力量也是恐怖的!
楚河用力拉动,竟只是半月!
不过,也足够了!
楚河以遥远处的那一缕意识为眼睛,盯在了那漆黑殿宇之上。
身躯一弯,斜指向上,然后长弓脱手而出!
蹦!
一声炸响,因为楚河将禁制撤了的原因,声音在整个林城回荡而开,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