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鑒賞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是大锅的朋友呀…….叔叔好,叔叔你姓什么?”
小豆丁一听,是大哥的朋友,憨憨的脸上露出纯真笑容。
“你可以叫我陈叔叔。”
陈骁也露出憨厚的笑容:“早听说许银锣有两个妹妹。”
他下意识的摸兜,结果发现自己一身戎装,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给小孩。
“有什么事吗。”
丽娜单手按住徒弟的脑袋,微微摇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没什么心眼。
像这种主动搭讪的男人,最是危险,普遍都怀着不良目的。。
这一点,她从南疆到大奉的旅途中,已经深有体会了。
但她暂时没能想明白,这个叫陈骁的人接近她们有什么目的。
“两位本次随行,要去何方?”
陈骁问道。
丽娜大声道:“不关你的事。”
突然拔高的分贝把陈骁吓了一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怎么着人家呢,环顾一圈后,无奈道:
“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当然,许大人自己就能解决大部分麻烦。”
他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南疆姑娘的警惕和不待见,朝小豆丁热情一笑,转身返回船舱。
…………
“什么?”
红缨声音一变,几乎是尖叫出声:“许银锣真的斩杀两位金刚?”
说实话,他刚才听苗有方说斩杀两位金刚,以为对方是自吹自擂。
但直接拆穿对方,是愚蠢的人或妖才干的事,不符合他为人处世的风格,所以表现出很好奇很敬佩的姿态。
他完全没想到,这事听起来似乎是真的。
说谎可说不出那么详细的细节,超凡之间的战斗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没亲眼见过,根本不可能描述出来。
两位女妖捂住了嘴巴。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是啊,可即使是许银锣,面对金刚和巫神教雨师的攻击,也狼狈不堪。幸好他身边有我。”
苗有方手里的烤鸟都快凉了,也没顾上次一口,还是吹牛皮更重要:
“说时迟那时快,我御剑而起,掏出浑天神镜就是那么一照,震慑住了敌人,许银锣抓住机会,大发神威,打的敌人节节败退……..”
左边的妖女突然说道:
“可你是武夫,怎么御剑飞行?”
啊这……..苗有方顿时尴尬,短暂想不出解释之词,但红缨及时出身,不悦的训斥女妖:
“你懂什么,以苗兄的本事,自然会有相应的法器飞剑,你区区一个小妖,莫要插嘴。”
女妖连忙低头,为自己的见识浅薄质疑苗大人而羞愧。
太会来事了………苗有方忙说:“对对对,就是这样,红缨兄,你留在这穷山恶水的南疆实在屈才,不如跟兄弟我去中原闯荡吧。”
红缨护法顺势说道:“那就有劳中原大侠苗兄提携了。”
大侠,中原大侠………苗有方被挠到心窝了,浑身飘飘然:“红缨兄,相逢恨晚啊!”
两人哈哈大笑,气氛融洽。
………..
洞窟里。
夜姬取出浇铸成狐狸形状的青铜香炉,插上黑香,搓亮,檀香袅袅浮起。
伴随着夜姬的用力吸气,檀香进入鼻腔,下一刻,她的左眼出现烟雾状的清光,袅袅娜娜的溢出眼眶。
一股强大的意志降临。
“啧啧,老情人相聚,不抓紧时间亲热,喊我作甚?”
九尾狐不太正经的娇笑声响起,“夜姬”掩嘴轻笑:
“莫非是想让我在旁围观?这可不行,本座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你说话的口吻可不像是黄花大闺女,简直不要太老司姬……..许七安无声的在心底吐槽。
夜姬恭敬道:
“娘娘,奴婢从许银锣处得知一个天大的隐秘,事关重大,不知您是否已经知晓,只能唐突联络,请勿见怪。”
说完,“夜姬”扭头看一眼许七安,媚笑道:
“机密情报?你小子修行不过一年半载,哪来的这么多机密情报。”
许七安没说话,看一眼夜姬的右眼。
夜姬当即道:“佛陀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被儒圣封印。”
夜姬左眼的清光剧烈抖动,隔了几秒,九尾天狐的声音从她口中响起,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不可能,五百年前佛陀出手,我亲眼见证了那一战,不会错。”
许七安眉头一皱,笃定的语气说道:
“云鹿书院的院长赵守,亲口告诉我的,儒圣封印了当时在世的所有超品,除了早就消失的道尊。”
儒圣封印了天尊之外的所有超品……….夜姬心如擂鼓,砰砰跳动,有些难以消化这个隐秘。
两条信息矛盾了。
许七安把自己刚才的三个推测说了一遍。
九尾天狐沉声道:“你知道如何成就佛陀果位吗?”
她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往常烟视媚行的口吻荡然无存。
许七安摇头。
九尾天狐一字一句道:
“九大法相合一,便是佛陀果位。
“我当年亲眼见到九大法相现世,必是佛陀无疑,世上不可能有第二位佛陀。神殊,走的是禅师、金刚和武夫路子。
“但他最多只掌控了金刚法相。”
这样的话,当年出手的人就不可能是其他超品,也不是神殊,直接把我后面两个猜测推翻,出手的人是佛陀………许七安“嘶”了一声:
“佛陀五百年前就彻底挣脱封印了?”
“先别急着下定论,想要清楚这一切,解开神殊所有封印便可。嗯,神殊的每一部分残肢都蕴含他的残魂,浮屠宝塔内的神殊,有多少记忆?”九尾天狐说道。
“你倒是提醒我了……..”
许七安摸了摸下巴:“它曾经无意间说过一句话:佛陀,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这……..夜姬心里一动,隐约把握住了什么。
她体内的九尾天狐同样半晌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九尾天狐缓缓道:“很明显,神殊曾经和佛陀做过一桩交易,只有他们之间知道的交易。”
“线索太少,我们无法推测出真相。”
许七安总结了一句,然后说道:“缺乏线索,商议不出什么东西,娘娘告诉你这个秘密,不是无偿的。”
九尾天狐立刻恢复不正经的姿态,控制着夜姬,舔了舔舌头,配合勾人表情:
“许郎,今晚你说几次就几次。”
今晚不睡觉了……….许七安一本正经:
“娘娘,本银锣是正经人,不受你女色诱惑的。报酬后续一起清算,我先说正事,修罗王幼子阿苏罗归位了,如今就在南法寺,以我的战力,打不过他。”
二加一,相当于一位罗汉联手一位金刚,许七安心里还是有逼数的。
“所以,我需要你提前履行承诺,拔除两根封魔钉,这样我更有胜算。”
九尾天狐沉吟一下:“拔除封魔钉,就能赢了?”
许七安笑道:“我会找帮手。”
“好,我会让夜姬带你去见神殊的那部分躯体。”
九尾狐爽快答应,问道:“还有吗?”
许七安看着夜姬的右眼:
“浮香…….不,夜姬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不会强行带她走,但今后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她不再是你的奴婢,你可以命令她,但不能支配她。”
九尾天狐笑道:“其实你带走她我也不反对,我还可以把白姬送给你哦。”
白姬一听,哭唧唧道:“我不要,我不要!”
…….许七安看了一眼狐狸幼崽想,心说我那么讨人嫌?
“最后一个要求,浑天神镜对我来说还有大用,我希望能多执掌它一段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如果要延期,我会额外支付你报酬,或帮你做些事。”
浑天神镜事关他后续的某个计划,暂时不能归还九尾狐。
“过分!”
九尾狐嗔道:“它是我娘的遗物,也是我从小把玩的物件,承载着我部分回忆,这个要求不能答应你。”
许七安意外的强势:“不,我需要它,这一点谈不拢,我们的合作取消。”
夜姬的左眼眯了一下,淡淡道:“取消便取消,本座不受威胁。”
两人面无表情的对视,谁都不肯退让。
夜姬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即使不拔除封魔钉,我一样是三品,能做的事很多。大不了继续狩猎罗汉,时间久了,总能把封印解开。但你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许七安深谙谈判技巧,绝不妥协,努力争取:
“中原大乱将至,佛门必定派兵增援,这是阿兰陀最空虚的时候。”
九尾狐笑吟吟道:“解不开封印,你非但无法恢复实力,更不能冲击二品,你在这场正统之争中,能做的事有限。合作是共赢,不合作则两败俱伤,自己想清楚。”
浑天神镜的功能对她同样无比重要,她是不可能轻易让给许七安的。
许七安笑了笑:“既然如此,为何大家不一起退一步。”
九尾狐淡淡道:“怎么退。”
“浑天神镜有独立的意识,不是物品,让它自己选择。”许七安道。
“没问题!”
九尾狐语气十分自信。
许七安当场取出地书碎片,在九尾狐面前,他没必要掩饰天地会成员的身份,不是有多信任她,而是她早就知晓此事。
屈指轻扣镜面,“哐当”一声,半面浑天神镜倒了出来,摔在桌上。
“我瞎了我瞎了我瞎了,我伤势未愈,不能再干活了。”
浑天神镜立刻大喊。
夜姬,不,九尾狐明显愣了一下,似乎对这面镜子有些陌生,但很快平复情绪,娇声道:
“臭镜子,五百年没见,想不想我?”
她的声音从性感妩媚,切换成偏向少女的清脆。
浑天神镜立刻安静下来,镜面凸显出一只没有睫毛的眼睛,眼珠子转动,看向夜姬。
它微微愕然,然后,整只镜剧烈颤抖起来,声音高亢尖锐: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真的是你吗!?”
当日在城隍庙里,许七安把它交给九尾狐时,它刚被塔灵老和尚封印,不知外界之事。
事后,才从许七安口中得知那桩交易。
九尾狐顺手拿起镜子,哼道:
“当年我总是问你,世上谁是最漂亮的狐,你每次都回答是娘。现在我再问你,谁是世上最美的狐?”
浑天神镜大声道:“是你是你……..”
它用激动的,带着哭腔的声音:“我终于见到你了,流落在外五百年,没想到还能和公主殿下重逢,我就算现在灰飞烟灭,也心甘情愿了。”
好一场催人泪下的主仆相逢………许七安翻了个白眼。
九尾狐瞧他一眼,嫣然道:
“这小子希望你能多留在他身边一段时间,但我不愿意,毕竟我与你多年未见了,实在舍不得。”
许七安不给她带节奏的机会,补充道:
“所以我们决定,让你自己来决定是否多留在我身边一段时间。”
“啊,这,这……..”
浑天神镜声音猛的一变,内心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沉声道:
“能见到公主殿下,是老臣的造化,死而无憾的造化。
“但是我选择留在姓许的身边。”
九尾天狐脸上刚泛起的笑容,忽然僵住。
她盯着浑天神镜,用一种确认般的语气:“你说什么?”
“这,这……..能见到公主殿下,是老臣的造化,死而无憾的造化。”浑天神镜说道。
“但它选择留在我身边。”许七安笑眯眯的说。
浑天神镜弱弱道:“是的…….”
“夜姬”嘴角轻轻抽搐一下,哀声道:
“镜子,你知道本公主为了寻你,踏遍了九州的山河大地,找你找的多辛苦吗。你竟为了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弃我而去?”
“公主辛苦了,感谢公主惦记老臣。”
浑天神镜立刻高呼。
“但它选择留在我身边。”许七安笑眯眯有重复一遍。
“是,是的…….”浑天神镜弱弱道。
然后立刻表忠心:“但公主殿下放心,老臣的心是在你这里的,我是留在姓许的身边做卧底的。”
“啪!”
九尾狐用力反扣浑天神镜,光洁的额头青筋直跳,她冷冰冰的看一眼许七安,左眼的清光缓缓消散。
夜姬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小心翼翼道:
“娘娘生气了,几百年来,我从未见她生气。”
主仆之情在爽面前,一文不值啊……….许七安嘿了一声,对这样的结局一点都不意外。
浑天神镜灵智残缺,继续龙气温养,补完自身。
这是一个生灵最基本的欲求。
“还不快把本座收回去,呸,净给我找麻烦。”
浑天神镜迁怒许七安,飞起来要扇他的脸。
许七安抬手抓住它,道:
“回头有件事要你去办,可能时间会久一点,麻烦会多一点。”
“想都别想!”
它一口拒绝。
“等你的灵智修补完毕,我让监正替你补完缺失的半边身体。”许七安道。
补的相当于肉身,而非器灵,这一点,炼器专家出身的监正肯定能办到。
“许银锣有事尽管吩咐。”
浑天神镜诚恳道。
事情初步办完,许七安舔了舔嘴唇,笑道:
“该办正事了。”
有过无数次“交流”的浮香,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蛋微红。
…………
云州边界,六万披甲持锐的大军集结。
他们井然有序的拍成六块方阵,一万人一座方阵,每一座方针有一千重骑,一千火铳手,两千轻骑,五千步兵,五百火炮营,五百神弩营。
而在六万大军后方,还有三万流民组成的民兵。
在大奉援兵还没赶到的时候,云州叛军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北上进攻青州。
………
PS:错字先更后改,继续下一章,明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