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z1e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戀戰新夢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所以呢?讀書-lvyk2

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只剩下两人之后,颜煌看着林璇开口。
林璇眉头轻皱,打量颜煌,没有回应。颜煌轻叹:“或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林璇开口:“被囚禁的是我们俩,不是你囚禁了我。”
颜煌支着头躺在沙发,看着林璇:“我直说吧。你看我那天晚上只是和你聊天而已,但你不知道我痛苦。如今我只要看到你就想起那天晚上承受的一切……”
拍着心口:“痛到无法夫息~”
“呵。”
林璇看着他:“没有人比我更知道你那晚的痛苦,包括你汗湿一地手指把座椅扶手都划出几道痕迹。”
示意颜煌:“但这不是理由。照你这么说,你看到凌珑就更能想起这一切,你不还是和她一起了?”
颜煌皱眉:“好,不需要理由。我能不能拒绝?如果我拒绝你想怎么样你说吧?”
林璇摇头:“也不会怎么样,但我劝你接受。你知道为什么吗?”
颜煌沉默,半响开口:“因为会有其他我预想不到和更难以接受的算计,甚至估计不会和我商量了。”
林璇弯起嘴角:“你果然还是那么聪明。”
颜煌不解:“还是?”
林璇出神看着他,轻声开口:“相信我。那一晚的经历,我也许比认识你更长时间的朋友对你了解都多。更不用说私下我也早就打听过你从小到大的过往。”
颜煌恩了一声,看着林璇:“别说你家里,说你自己。”
探身询问:“你自己愿意找我做老公吗?咱俩说起来就一面之缘,而且那一晚说实话你在我这里没有任何印象。我顾不上多看你一眼,我忍着药力已经很辛苦了。”
林璇摇头:“我们个人的意愿放大到家族已经不重要了。”
打断要说话的颜煌:“而且你要明白。你其实选择也已经没法看自己,就好比今天你说什么你姐哪都好,比我都好。那你为什么不能和她在一起?反而和凌珑了?”
颜煌沉默。
林璇开口:“我知道你一直追求的是绝对的自由,不受束缚。这个那一晚你也说了,我没有看不起你,相反我多希望你能成功。但你不管多有本事多传奇,只要还生活在这个世界,总有些事你做不到,就比如你没有办法让身体恢复正常。”
坐在颜煌身边,林璇语气轻柔:“你说你无辜,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是实际上那一晚受伤害的也有我一个。谁比谁好过多少?”
颜煌皱眉:“所以我讨厌这一切。就为了家族的面子,牺牲我们每一个人……”
“别这么说。”
林璇开口:“我以前也这么想,觉得老太爷们高高在上。后来长大我明白,其实他们比我们更身不由己。我们可以借用家族的势力,吃喝玩乐都是最好的。偶尔会牺牲自己一点点自由或者意愿,可是他们一生为国家,为家族,自己承受巨大的压力。丢脸也好,怎么都好,都是他们先扛。”
颜煌抱怨:“喂我不是家族的人!”
林璇笑:“凌珑和你没发生之前你没少用人家的势力。是,那是凌珑和你私人关系,你没欠她的。所以人家现在也努力报答你对吗?都不用你娶她,除了她你可以为所欲为的找别人。”
颜煌开口:“我用自己努力换来这一切,干吗和家族扯上关系?”
林璇无奈:“你该适应了。都了某种层次家族只是一个表象,就好比你凭什么获得赵菊的认可,赵菊也不代表整个总桔。说穿了还是国家给你支持,给你鼓励。但你就觉得是国家非你不可?哪怕是你非常自得的领域?”
看颜煌还想说话,林璇开口:“不要纠结这个了。现在你讲理和谁讲?讲通了又如何?不还是自己受到伤害,然后陷入为难和失落的境遇总有些事是你黯然却不得不接受的。你能换来补偿已经是极大的公平,否则你以为牺牲最多的是家族子弟吗?还是无辜的人更多。”
颜煌沉默,他知道她说的对。
道理讲得再通,前提是有人和你讲。
躺在那,颜煌叹息:“我终于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林璇笑:“这话不准确。应该说你还是没有挣脱全部的枷锁,让自己拥有绝对自由。可是你目标定太高了,即便功败垂成,但拥有的依然是人家难以企及的,知足常乐。我发现你有一个……”
林璇组织语言:“不算缺点的地方就是,你太较真了,太绝对太追求完美,这样不管目标能不能达成,却造成自己伤痕累累,也许还让周围的人难过受伤甚至压抑。”
颜煌呵呵笑:“就是作呗?”
林璇认真:“当然不是。表象或许有点相似,但目标比作明确,而且道理也站得住。你看现在你不得不接受这一切,放下你姐和凌珑在一起,甚至还有古夕颜……”
“这你都知道?”
颜煌皱眉:“我还有隐私吗?”
林璇开口:“我本来就知道很多事,估计比凌珑都多。”
颜煌指着视频:“我重申这也许某种程度算潜意识,但说实话和春.梦差不多。根本不能联系到现实,你都删了吧,无聊。”
林璇笑:“那些明星知道又怎么样?想知道她们还不配呢。”
看着颜煌,林璇眨眨眼:“而且还不止这几个,你说好多的。”
“可以了。”
颜煌打断,林璇看着他:“那现在你怎么说?”
颜煌皱眉:“凌珑都没逼我和她结婚,包括凌老太爷也没有。你现在非得和我说这个?让我答应?”
直起身看着林璇:“你要是确定你们林老太爷这么霸道,我就和凌老太爷说。让他帮我搞定。这也是应该他善后的。”
林璇想了想,开口道:“只要不严词拒绝,我可以回去和爷爷商量一下。一切顺其自然。但你要是非得拒绝的话,你自己想想你被人拒绝之后的情绪。”
颜煌刚想说做人要讲理,不过随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