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蘇廚 愛下-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七章 嫁人的問題展示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七章嫁人的问题
“不急在这一会儿!”苏油赶紧将他拉着坐下来:“希望也不要抱太高,不然这么多年如何都没听说过?”
“那不一定!”王寀表示不服:“河北才刚刚恢复,以前盗匪遍地,商队都只敢沿着运河、御河、大道走,黄河还经常改道,几十年下来,不知道了也不奇怪!”
“那也要先请示中枢!”王彦弼说道:“使相以三公之尊前往雄州,朝廷还不知道答不答应呢。”
苏油说道:“还有磻阳磁山两座大铁矿,邯郸大煤矿,邯郸临漳两处钢铁基地年后就要开炉,这些都得去看看。巡视的事情先计划着,等春暖了再说不迟。”
说完对高公纪道:“不过我刚刚说的那些水道,可以让各地折冲司考察起来,让程兄看看,沿途还有没有盗匪。”
高公纪笑道:“使相开出一日两百文的工钱,这在汴京都够使唤力夫,换做我是盗匪也要受招安了。”
苏油叹气:“蒲宗孟治政手法粗野,混不似翰林清选,事先我的确没有想到,事情办得晚了。”
“此事我难辞其咎,我已经求助京师大学堂医学院,他们现在能够用丝线续接断筋,将会派出一个手术小组,费用从皇家慈善基金拨出。”
说起这个高公纪就想起来了:“听说皇家慈善基金最近亏了一笔马彩……”
苏油就将白毛巾蒙在自己脸上,闷声闷气地说道:“明明是李学正家闺女搞出来的事情,太皇太后在密折里责我,当真好没道理……”
众人都是偷偷笑,这样出格的女儿家,还是归苏家比较妥当,也只有你家才降服得住。
……
汴京城,一队车队在西华门前整装待发。
全是公主们的车驾。
赵煦的三个姑姑,魏国大长公主,徐国大长公主,秦国大长公主带队,剩下的全是赵煦的妹妹,最大的康国公主十二岁、其下郓国公主、潞国公主、邢国公主、邠国公主、衮国公主,还有最小的三个尚未封国的贤和、贤静、贤惠,整整十二个公主。
高滔滔这一次下手极度狠辣,处置了四分之一的宫人,但是出宫去巩县守陵的六个,去官皇庄种地的十二个,一共只有十八个,还有七个莫名其妙消失了。
就连范祖禹、刘挚都看不下去了,上书说时雨不止,乃宫掖郁结之相。
结果刚刚上书,倒霉的时雨偏偏又停了。
高滔滔下旨,诏时雨稍愆,应五岳、四渎州军,令长吏祈祷。
同时减天下囚罪,杖以下尽释之。
接着下内旨宫人行年资养老制度,保证他们以后的生活。
高滔滔还下令以为母女天伦不当隔绝,公主出嫁之前,应当和生母在一起,二者供奉不减,皆按常例供给。
已经没了生母的那几位,则由太后、太妃负责照料。
一番操作下来,少了七个中官宫人的事情,便再无人过问。
此番出行是应赵煦的请求,好几位小公主身体弱,尉氏有温泉适合修养,请太皇太后让三位长公主带着她们去尉氏松快松快。
好几位小公主还是第一次出宫,几个人一辆车,兴奋得小声说话,不时掀开车帘观看外头。
不多一阵又来了几辆车,却是宗室勋贵们的女儿们。
这是向太后的意思,认为她们为宫中辛苦了两个月,也应当奖励一下。
李家小妹崽和孟家小妹崽也在一辆车上,不过两人似乎对车外不如何感兴趣,却在对弈行棋。
黑白相间的方格棋盘,带磁铁不怕颠簸的立体金属棋子,一看就是苏式国际象棋,也不知道是漏勺送给李家小妹崽的,还是赵煦送给孟家小妹崽的。
俩妹崽都是高手,平日里难得遇到对手,正自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门外又来了一队骑兵。
当先一员女将,骑着一匹高骏的耳朵比心的白马,正是石薇,后边的骑军也都是女子,乃是法喜院的女骑。
车内的俩妹崽终于抬起头来看向车外英姿飒爽的女骑士们,孟小妹崽突然问道:“易安,你这么会赌马,骑过马没?”
李家小妹崽看着石薇的背影:“毕姐姐临走前说过,她也不会骑马,不过婆婆不会见怪这些的。”
“婆婆?”孟家小妹崽看着老实不客气的同伴目瞪口呆:“你想嫁进苏家?你可才十岁就在想这些?”
李家小妹崽却一脸淡然:“不然呢?大宋还有别家能容我得自在?”
孟家小妹崽认真想了一回儿,废然道:“说得也是……”
“所以漏勺哥哥我嫁定了。”李家小妹崽好像在说已经实现的事情一般,扭过头来:“姐姐该你行棋了……”
孟家小妹崽看着棋盘思索片刻,走出了一步:“唉……要是能只看账本不嫁人,就好了。”
……
迩英偏殿,赵煦和漏勺也在下国际象棋,不过两人都继承了各自父亲的德性,臭棋篓子一对。
赵煦要留在汴京与官民“同乐”,连带漏勺也只能陪着。
赵煦本来就心不在焉,臭棋篓子更臭了:“真想去尉氏泡温泉啊……”
漏勺在宫里对赵煦的态度和在车内截然不同,一脸郑重地道:“守国牧民,乃陛下天职。现在陛下要考虑的,是开封府百姓冬碳备足了吗?郑州过来的牛羊猪肉价格如何了?府尹防火的准备做好没有?”
“一会儿徐王荆王要入宫问安,陛下礼节要周道,还要陪同他们去太后和太皇太后那里起居。”
“二王在中牟为国育才,一年难得入宫面见圣慈几次,陛下不妨多给他们留些时间,自己少说几句,少问几句。”
“还有除夕宫内的大傩仪,接着就是大朝会,陛下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今年来贺的各国使臣很多,南海那边好些国家还是敌对状态,陛下要将他们镇住,最好将小章学士摆在他们都能一眼就看得到的位置。”
赵煦偷偷给了漏勺一个白眼,意思是你给我收起这一套,跟我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漏勺表示收到:“不过冬日里久坐无益,反倒容易懒散,一会儿对着二王失礼打呵欠可就不好了。不如……臣陪陛下去靶场试试铳,也好提振一下精气神儿?”
赵煦这才来了精神:“爱卿言之有理,走吧!”
……
二月,己亥,苏油上奏,河北诸路矿冶已然开始开采,请考察河北水道,顺带巡视沿途州县农业水利。
又言先是河上所科夫役,许输钱免夫,令出之时,上下皆以为便。
然经过细查,民力尚有因此受困者。
其一是力者固身之所出;钱者非民皆尽有。今弃有而取无,若遇掊克之吏,必然成病。
其二故事差夫不及五百里外,今许纳钱免役,牵涉却广至四路所有人夫,是欲减而反增。
其三今虽四路渐安,然欲得振兴,役固有增而无减,朝廷亦固非欲得钱,实欲得力。
故免役之法益施,而河北役力益缺。
不过苏油从来都不会只提问题,接下来同样给出了解决办法。
河北耕畜颇多,可代农民,而畜力一旦推广,则必耕之民可减。
无地之民以租佃为事,今失生计,有力而已,若不取其力翻令纳钱,则又为害民。
唯今之际,乃大兴畜力,推广机械,广种高产作物,使有地者增产,则四路自然赋税有增。
所增之赋税,可用于减免丁税,此法如行,则有产出者方有税,而无产出者无负累。
而地方官府,也不会因为税额问题,强行将这些有力无钱之人约束在地方上,可由四路大兴的厂矿、朝廷的役务来吸纳,使之不再是地方上的负担,反而转化成为生产力量。
河北民风彪悍,凋敝日久,盗贼屡禁不止,是多无钱而有力之民,然朝廷不得其用也。
请以此法试行一路,如果有效,则渐渐推广至四路,乃至其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