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超能仙醫 ptt-第九百三十九章 第二人格!熱推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解离症,也就是人格分裂。
不论在哪一个医学领域,这都是非常棘手的议题,它就像一座被锁在深宫大院的屋子,只能从门缝中偷窥一二,却根本无从看清楚它的全貌。
唯一可知的是,那些解离症患者的另一重人格,不仅拥有独立的灵魂,有些时候,还会拥有着独立的力量系统。
一如林婉儿这样,明明是与姐姐林秀儿拥有同一身体,却分管不同容量的真气,呈现出不同的修为和实力。
想到嫉妒那一句“还不肯出手帮忙”,唐锐猜测,藏伏在他体内的那个人,恐怕也掌握着截然不同的力量。
嗡。
手腕一转,承影挽出一抹剑花,径直割向嫉妒的咽喉。
相比于情报搜集,唐锐决定还是相信自己心中那一抹腾升而起的不安。
当!
一道黑影凌空劈过,这势在必得的一剑,竟被莫名其妙荡开了。
唐锐的剑路歪向一旁,身子也情不自禁停住。
刚才的虚影,他竟未能完全察觉。
而且,剑身似是受到了极大冲击,正不受控制的震颤嗡鸣,需要他耗费大量真气,才能将其平复下来。
“什么!”
尹无相与韩中岷二人,亦是错愕的交视一眼。
刚刚那一瞬,嫉妒似是无意识的挥动鞭索,这才荡开唐锐的攻击。
那一鞭的力量,要明显凌驾在嫉妒之前的表现。
“唐小友,我来助你。”
“我也来!”
二人很快从惊愕中恢复清醒,对嫉妒形成了夹击之势,气机汹涌,压盖过去。
但结果,与唐锐并无二致。
砰砰。
鞭索焕发出庞大的生机一般,围绕在嫉妒周身,将二人的掌力完全抵消。
如若只是击退唐锐一人,尚且情有可原,可眼下直接震退了这两大高手,这嫉妒实在强的不像话了。
“怎么会这样!”
尹无相满脸惊叹,他纵横一生,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形。
唐锐心念震动,再次对嫉妒读取起来。
比起刚才,他得到的信息更加丰富,却也更加令人绝望。
“他的第二人格,比我预料中更加强大。”
唐锐压低声音,避免引起更大的恐慌,“不仅仅是掌握着更多力量那么简单,而是在他体内,存在第二套丹田。”
韩中岷眉头一锁:“第二套丹田,这是什么意思?”
“正常来说,人体内只存在一套丹田系统,也就是上中下这三处丹田。”
“可现在,他在第一套丹田的旁边,竟然衍生出第二套丹田,我担心,这个第二人格的实力,恐在我们三人之上。”
“哪怕在解离症患者中,这样的情况也非常少见,而且第二人格沉睡时,那第二套丹田也像是透明一样,我没办法靠望诊手段探查出来。”
唐锐快速解释着,好让两人理解他们现下的处境。
可越是这样,两人心中的震撼就越是庞大。
一体双魂也就算了,竟还能拥有两套不同力量,而且,实力更在他们之上的话,那代表什么?
巅峰强者吗!
“鹿姑娘,我需要你把大家带离这里,拜托了。”
转过头,唐锐再次要求色.欲去疏散人群,同时间,他也捏起几支银针,随时准备着提升修为。
只是,若真像他猜想的那样,即使用了中医手段强提实力,恐怕也无济于事。
嘶嘶嘶。
此时在嫉妒身上,竟蒸腾出丝丝白烟,让他看上去仿佛是仙雾缭绕,神秘至极。
下一刻,他缓缓睁开眼眸。
眼神中的光晕,再度让三人心神震荡。
这家伙气势上面,完全是不讲理一样的暴涨。
“让各位见笑了。”
嫉妒瞬息间收回气场,露出一抹淡笑,语气也和之前的他截然不同,“我这弟弟实在平庸,竟会被一剂泻药搞得如此狼狈。”
唐锐皱起眉头,只有他明白,刚刚嫉妒身上蒸发的白烟,正是消解药力,所产生的现象。
用洗灵泉配制的泻药,竟如此轻易就被化解干净,这实在是……
“你就是那个叫唐锐的年轻人吧?”
这时,嫉妒目光落在唐锐身上,饶有兴致的说道,“如此年轻,却一连覆灭我多支分部,果然是年少有为,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黑羽林,如今空缺的贪婪、暴食、暴怒、傲慢四部,任由你来挑选!”
唐锐瞳孔缩紧,却是不卑不亢。
“没兴趣。”
“是吗,那太遗憾了。”
嫉妒叹了口气,又看向另外两人,“你们一人是跌境的巅峰高手,一人是逆改气运的一品强者,不该蜗居在这样一座小国之内,不如也加入我黑羽林,皆时,我必然还你们一方更大的天地。”
“你们神州有句话,我很喜欢。”
尹无相淡笑一声,“道不同,不相与谋。”
韩中岷亦是附和:“我与尹大师的态度一样!”
嫉妒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失望的摇摇头,抛落一句:“既如此,那就留不得你们了。”
嗡!
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双方之间的空气竟陡然绷紧,下一秒,嫉妒方才挥动鞭索,朝着三人抽击而去。
招式中并无花俏,大开大合,如浪卷潮奔。
“大家小心!”
尹无相提醒一声,率先迎上。
凌厉的爪击首当其冲,试图去抓取鞭索,却只听咔的一声,蛮力涌入,骨节撕裂,直接废掉尹无相的两根手指。
紧跟而上的韩中岷见状不妙,没有硬撄其锋,而是腰身一矮,有惊无险的避过鞭索,同时双手撑住地面,翻腾而上,一脚踏向嫉妒的胸口。
“好一招魁星踢斗。”
嫉妒不慌不忙,甚至还赞叹一声。
接着,左掌推出,拍在韩中岷的脚底。
“噗!”
一蓬血雾凌空炸开,当韩中岷倒飞落地,鞋底已经炸碎,露出触目惊心的森森白骨。
唐锐紧咬牙关,不再犹豫,将太乙金针刺入几处穴道。
“嗯?”
嫉妒似察觉到什么,微微眯眼,凝视过来,“用针灸来强提修为,好手段啊,既然如此,我懒惰便陪你多玩一玩吧。”
说话间,他轻松的舒展臂膀,浑身骨骼劈啪响起,宛如雷声。
而他口中的那个名字,更让唐锐震撼。
懒惰?
七宗罪中,懒惰竟是嫉妒的第二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