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 txt-第二十一章 計劃閲讀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神殊是修罗族,是修罗王?!
这是许七安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
如果神殊是修罗族人,那么符合他身份的,大概只有那位传说中被佛陀以封魔钉封印,镇压在阿兰陀圣山之下的修罗王。
不过传说中,那位修罗王早已身死道消。
至于会不会是其他阿修罗族人,许七安认为不可能,理由很简单,修罗王死后,继承“阿苏罗”称号的,是修罗王的幼子。
这说明阿苏罗是修罗族最强战士。
以此推测,神殊如果是修罗族人,那半步武神的他只能是修罗王。
“神殊是修罗王,修罗王和万妖国主是姘头,九尾狐是修罗王的女儿,与阿苏罗是兄妹………..”许七安于心里嘀咕一声:
有意思了啊!
不过,其中仍然有许多无法解释的疑惑,最主要一点就是时间线的问题。。
根据许七安的了解,修罗族归顺佛门至少是一千年前的事,甚至更久,而甲子荡妖发生在五百年前。
换句话说,修罗王应该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殒落,那神殊是修罗王这件事,就有点蹊跷了。
试想,修罗王若是皈依了佛门,佛门肯定大肆宣扬,载入佛经,昭告天下信徒,以此树立佛门威信。
而不会宣扬修罗王被大慈大悲的佛陀消灭。
“对了,交易,神殊和佛陀有一桩不为人知的交易………”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许七安心里一动,隐约把握住了什么,但时间不允许他多想,阿苏罗散发出的气息愈发恐怖。
让整个南法寺笼罩在一层阴影里。
身高九尺,皮肤漆黑,虬结的肌肉一块块纹起,再加上凸起的眉骨,丑陋的相貌,此时的阿苏罗,便如同地狱中走出来的战神。
凸起的眉骨下,那双锐利的眸子,亮起猩红的光。
许七安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嗜血、残暴、战斗。
修罗族是天生的战士。
“阿弥陀佛!”
别说许七安,就连南法寺的僧人也有些不适应阿苏罗此时的状态。
他们停止了结阵,一边念诵佛号,一边后退。
陷入狂暴状态的阿苏罗,最大的特征就是六亲不认。
许七安持着太平刀,凝神戒备,同时抬头看一眼高空,孙玄机的第二发炮击开始凝聚。
如果神殊就是修罗王,那么阿苏罗是否知晓此事?如果他不知道的话,我或许能趁机策反他………..许七安心里一动,传音道:
“你可知塔内封印的是谁?”
“魔僧!”
阿苏罗回应他,声音不再年轻醇厚,透着俯视一切的冷漠。
“如果我告诉你,他是你父亲,修罗王,上一代阿苏罗呢?”
许七安传音道。
“是又如何,一入佛门,四大皆空。”
阿苏罗淡淡道。
区区杀父之仇……….看到这样的阿苏罗,许七安想起了当日风华绝代的女子菩萨琉璃,从西域抵达京城,协助许平峰擒拿他时说过的话。
一入佛门,四大皆空!
他心里一寒。
倘若当初真给琉璃菩萨得手,他的情况不会比阿苏罗好多少。
“铮铮……..”
阿苏罗手指弹出漆黑的利爪,冒着乌光,他身影随之消失,宛如传送一般,突破到许七安面前。
好快……..许七安瞳孔里映出阿苏罗丑陋的面孔,战斗的本能快过思考,斩出太平刀。
“噗~”
暗金色的鲜血飞溅,断臂连同太平刀一起坠落。
杀贼果位的力量配合他的修罗体魄,金刚神功完全抵御不住……….许七安往右侧跃出,单臂一撑,翻了一个漂亮的筋斗。
过程中,他边拾起断臂,边发动玉碎,将伤势返还给阿苏罗,并打断他进攻的节奏。
阿苏罗漆黑的右臂出现一道入骨的爪痕,但没能撕裂手臂。
他用力握拳,让右臂肌肉炸起,伤势瞬间复原。
玉碎的能力下跌了,不到百分之五十……….许七安心里一沉,随后融入阴影。
他原本站立的位置,阿苏罗高大的身影突兀出现,右拳击打而出,目标正是许七安的脑袋。
许七安出现在十几丈外,朝右侧斩出太平刀。
叮!
火星溅起,恰好斩中突然出现的阿苏罗胸膛。
同时,斩出一刀的许七安再次融入阴影,消失不见。
他出现在了封印之塔下方,叮!火星溅起,许七安又一次施展阴影跳跃消失。
偌大的西院,两人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战斗着,时而出现在东,时而出现在南,有时只听见“叮”的声音,看见溅起的火星,而看不见人。
许七安也不是粗鄙的武夫了,只会埋头苦干,掌握七绝蛊的他,拥有足够花哨的技能。
先利用“移星换斗”的法术掩盖气息,然后凭借阴影跳跃纠缠,阿苏罗无法判断他会出现在何处,哪怕凭借可怕的速度追击,也始终不能料敌先机,始终慢上一拍。
但这样有个缺点,就是他必须不停的跳跃,不停的跳跃,一旦慢下来,比如趁机破坏封印之塔,就会被阿苏罗逮住。
而封印之塔笼罩着六十八名禅师结成的阵法,即使是他,也无法轻易破坏。
“轰!”
刺目的光柱再次降临,照亮南法寺。
孙玄机的第二次炮击到来,不过目标不再是阿苏罗,而是封印之塔。
砰砰!
咔擦!
笼罩在封印之塔表层的金光又稀薄了几分,瓦片破碎,墙体开裂,受到了极大的破坏。
光柱旋即消失,孙玄机驾驭浮屠宝塔升空,积蓄力量,准备下一次打击。
此时,体系间的相克属性就展现出来了,换成巫神教雨师,或者道门超凡在场,孙玄机绝对不敢飞这么高。此两者皆有召唤雷霆的能力。
但佛门体系的手段诡谲莫测,却极少有操纵天地之力的法术。
“再有两次就能轰开封印之塔了………”
许七安暗暗振奋。
本来若是孙师兄亲自出马,破开阵法手到擒来,但孙师兄显然是忌惮阿苏罗,不敢下来。
追逐战继续,直到第三次炮击准备就绪,炮口喷吐出直径一米的光柱,再次轰击封印之塔。
南法寺又一次被白昼笼罩。
这时,许七安发现阿苏罗不见了。
他没有追击许七安。
与此同时,阿苏罗出现在了炮台上,他避开了孙玄机的布置在周围的感应阵法,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炮台上。
以炮台的高度,超凡武夫无法做到无声无息的降临,高空不比陆地,有着力点,武夫可以凭借可怕的爆发力,短距离内堪比传送。
高空没有着力点,武夫御空速度慢,动静大,瞒不过一位三品术士。更别提炮台辐射出的感应阵法。
但有一个地方,是感应阵法无法覆盖的,是孙玄机无法察觉的。
那就是炮口射出的光柱。
阿苏罗逆着光柱,杀上了炮台。
此时,他漆黑的皮肤遍布灼痕,冒着青烟,散发出肉烤焦的气味。
此时,他距离孙玄机,只有三丈不到。
而现在的孙玄机,是本体,不是傀儡替身。
死境!
啪……..阿苏罗一拳捣出,犹如炮弹出镗,撕裂空气。
炮台上,亮起清光阵法,幻化出龟甲状的防御大阵。但在阿苏罗霸道绝伦的一拳中,犹如崩溃成光屑。
许七安的金刚神功尚且挡不住,何况区区守护阵法。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孙玄机面前,他张开双臂,迎上阿苏罗的拳头。
许七安!
漆黑的拳头在下一刻贯穿许七安的胸膛,把他的心脏瞬间震成肉沫。
这个时候,孙玄机终于做出了应对,他袖子里滑出一柄改装过的火铳,横跨一步从许七安身后掠出,对准阿苏罗的胸口,扣动扳机。
火铳上铭刻的阵纹瞬间亮起,一枚暗金色的钉子激射而去。
在孙玄机扣动扳机的刹那,许七安发动了玉碎,让阿苏罗胸口坍塌出血肉模糊的伤口,破开他坚不可摧的肉身。
“噗…….”
封魔钉贯穿阿苏罗的胸口。
他锐利的目光微微涣散,愕然低头,看着嵌入心脏处的暗金色钉子。
漆黑的皮肤如潮水般退去,阿苏罗踉跄后退,捂着胸口,气息断崖式下跌。
成了……..
许七安和孙玄机同时吐出一口气。
这是他们事先就商量好的计策,面对一位二品修罗加三品金刚,许七安和孙玄机还没自大到能轻易解决对方。
热血的战斗肯定不行,还得配合一定的计谋。
封魔钉就是他们的杀手锏。
只有这东西能重创武夫,削弱对方战力,好用程度,甚至超过镇国剑。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如果许七安再次借来镇国剑,能不能制敌先不说,这把大奉的镇国神兵可能要永远留在南疆了。
阿苏罗的强大不是三品武夫能应对,被夺走兵器的可能性极大。
在许七安和孙玄机的计划中,阿苏罗肯定会想尽办法解决能轻易破阵的三品术士,而术士的“体弱”会让武夫产生一定的松懈。
所以封魔钉要由孙玄机来亲手打出。
唯一的风险就是,孙师兄也得承担陨落的危机。
但术士体系的传送阵法,大大减轻了风险,许七安在发现阿苏罗消失后,当机立刻,捏碎了传送玉符。
传送点早就事先布置好,就在炮台上,就在孙玄机战立的前方。
许七安忍着胸口的疼痛,掐住阿苏罗的脖颈,带着跃下炮台,翻滚着坠落。
“孙师兄,解开封印!”
许七安大吼道。
…………
PS: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