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z7q有口皆碑的小說 司禮監 ptt-第二百六十一章 莫給戚少保丟人相伴-c2kcl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汗王做出的决定,李永芳和范文程这两个刚刚投靠的汉人自是不敢有异议。
李永芳亲自去两黄旗传命,为表示自己对大金的忠诚,更是命与其一同降金的原抚顺明军协同两黄旗参战,誓要一举拿下朝鲜军。
当初与李永芳一同投降的抚顺明军有两千余人,后李永芳又陆续招降数千明军俘虏,使麾下汉军足近七千余。
对这些汉军,奴尔哈赤仍依明制设大小官员,统交李永芳管辖。并为安抚这些汉军人心,不按八旗制分其父子、兄弟,也不离其夫妇,此外听从李永芳的意见给以马、牛,衣服,粮食,短期内便让这些明朝降兵安定了下来。
不过这七千多人并没有都随李永芳出征,而只来了三千余人,其余都在黑图阿拉归太子禇英节制。
想来是八旗上层对汉军还有警惕,故父留子去,弟留兄去。
镶蓝旗主、奴尔哈赤四弟雅尔哈齐和一等大臣费英东得知汗王的军令后双双赶到沙岭,二人内心也都均对此时局面感到疑虑,认为八旗主力不当再与已经失去继续进逼黑图阿拉能力的刘綎部在阿布达里岗死耗。
“臣弟闻李如柏部正在向此地挺进,扈尔汉那边又音讯全无,后方又有叶赫趁虚而入,八旗将士连日苦战,早已是强弩之末,若再不能破敌,臣弟恐反给明军可趁之机…”雅尔哈齐是大哥奴尔哈赤的坚定支持者,当初也正是他向大哥告发二哥舒尔哈齐有不轨之心的。
对于大哥的决定,雅尔哈齐也是从来不反对,但这次他却真是有些犹豫。
自攻打牛毛岭以来,虽然刘綎部始终处于下风,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被破营,但各旗损失了数千人也未见哪旗成功突破,再这样耗下去,莫说后方不稳,就是各旗的损失都是叫人难以接受的。当下明智之举还是收兵撤回黑图阿拉,把叶赫部那两个狗崽子解决了,使八旗能够喘息。
费英东大致也是这个意见,但进一步提出了必须做好扈尔汉那里兵败的准备,因为他刚刚得到一个不知道是否属实的消息。
汤古代那里捉到了几个朝鲜兵俘虏,据这些俘虏供称他们的国王和明国签订了条约要全力助明平叛,而朝鲜军队并非是独自渡江进入建州的,而是同一支明国的兵马一同过的江。
这个消息让奴尔哈赤目中射出一道精光,凝声道:“可知是明国的哪路兵马?”
费英东迟疑了一下,道:“是皇军。”
“皇军?”
奴尔哈赤面色一动,他知道皇军是明朝的哪路兵。最让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个该死的魏阉还是从日本回来了。
“皇军有多少兵马?”一等侍卫拜兰在边上问费英东。
“两三万人。”
朝鲜俘虏也不知那支自称“皇军”的明军有多少人马,当时为了活命也就随口张嚷说是十万之众,费英东显然是不信的,从俘虏那里详细问了他们沿途所见,初步断定魏阉经由朝鲜带回的明军可能为两三万之数。
但即便是两三万人,也足以影响战事的走向和结果了。
雅尔哈齐一脸忧心:“大哥,若真有这么一支明军在我们附近,臣弟怕扈尔汉那里凶多吉少。”
费英东也道:“奴才虽未与那魏阉打过交道,但此人十分狡猾,奴才去年曾问过正白旗的一些将领,当初魏阉是以偏师诱三阿哥进入他的伏击圈,从而全歼我镶白旗…现在看来,牛毛岭的刘綎未必不是这魏阉的诱饵,奴才担心魏阉在等我八旗主力力竭,从而可使他坐收渔人之利。”
雅尔哈齐听的更是心惊,急忙道:“大哥,咱们还是先退走吧。刘綎已是残军,那魏阉兵马虽有两三万,但怕也不敢追击我军。”
“不!现在退走,便是前功尽弃!”
奴尔哈赤却丝毫无意撤走,对弟弟和费英东道:“你们可记得那魏阉曾与人送过我一封信。”
“奴才知道此事。”费英东点了点头。
“信中说什么?”雅尔哈齐却是第一次听说。
“信中未说其它,只一语,狭路相逢勇者胜!”
奴尔哈赤说完走出大帐,“这句话说的好,狭路相逢便是勇者胜。本汗计意已决,打下牛毛岭,杀了刘綎,我八旗就钉在此处,倒要看看他魏阉敢不敢来替刘綎报仇!”
………
断河谷。
得到了金州军接应的浙江军在兵备周翼明的指挥下分列两阵,小心翼翼的同金州军一同向大营方向退回。
但撤退之路并不轻松,金正红旗不断以小股骑兵袭拢,使得明军疲于应付。
浙兵和金州兵又都是步卒,没有骑兵,除了军中携带的战车,所有人都是用脚走,这无疑使得撤退变得更加困难。
申时,上千金军骑兵突然打马猛冲明军,尽管浙兵和金州兵奋起反击,但还是被金军冲乱。
混战中,浙军千总蒋义、督阵官周大盛、执旗官刘兴周等人身亡。
大量浙军溃兵向着凭借车阵尚还保持完整的金州兵聚拢而来,金州游击尚学礼已将指挥权交给长子尚可进和次子尚可喜,但眼见四面八方都是浙军溃兵,那八旗骑兵更是在马上到处砍杀,也是急的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
“父亲,不能让他们冲乱我们的阵脚!”
尚可进大声呼吼要那些败兵朝两边退去,但随着败兵越来越多,溃兵们开始冲向金州兵,呼喝根本不管用,那些只顾求生的溃兵面对辫子骑兵的追杀已经失去理智。
“老二,给我杀!”
“活路是自己拼的,关人家何事!”
回答那把总的却是头盔都掉了,头发披散着的浙江兵备周翼明,他挥刀朝正在往金州兵车阵溃跑过来的部下们喊道:“莫再跑,难道真要把少保给咱浙江兵打出的威名丢干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