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r0x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全職國醫-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華夏醫藥(三合一)展示-8u59h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爸!”
早上吃过早餐,雷振飞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雷胜田。
“又没钱花了?”
雷胜田眉头一挑,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雷胜田是很清楚的。
二十五岁了,一事无成,虽然混了个本科文凭,可要本事没本事,要能耐没能耐,让在公司帮忙吧,还勾搭公司的女职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真要是良配,大不了奉子成婚,雷胜田也是近几年才逐渐起家的,倒也没有门户之见。
可他么人家女职员是有夫之妇啊,家里一个孩子都快上小学了。
不在自家公司上班,就雷振飞这样子,谁家能要,哪怕能要,一月几千块,雷振飞也瞧不上眼。
给钱让做生意吧,做一次赔一次,倒也不能说是真赔,好多次是拿了钱压根没办事。
雷胜田两个儿子,大儿子都三十岁出头了,这个小儿子……
前几年公司没起色,生意忙,他也没顾得上,心中多少也有些亏欠,只要不惹事,就这么养着吧,就当养头猪。虽然花销大了些,却也养得起。
“嗯!”
雷振飞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等会儿我给你转点钱,省着花。”
雷胜田没好气的道:“一月十万都不够花,你吃钱啊,前几年咱们家什么情况你不知道?”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们家也是穷过的,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败家子。
“爸,我需要一百万!”
雷振飞小心翼翼的道。
“多少?”
雷胜田眉毛一挑:“一百万,你当一百万是什么?”
说着话,雷胜田就已经捂住了胸口,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一月十万啊,这放在一般家庭,一年也没这么多收入,这小子还不够,这次一张口就是一百万。
七八年前,为了一百万的单子,他雷胜田那可是起早贪黑,给人赔笑拍马。
雷振飞低着头,不敢吭声,他还是很怕雷胜田的。
雷胜田稍微缓了缓,这才没好气的问:“闯祸了?”
“嗯!”
雷振飞点着头:“我把人家的车撞了。”
“什么车?”
“保时捷!”
雷振飞急忙道:“滨江集团张小权的车。”
雷胜田又捂住了胸口,差点没背过气去,竟然惹上滨江集团了,这不仅仅是败家,这是要作死啊。
滨江集团什么来头,雷胜田再清楚不过,别看他现在还算风光,可和滨江集团比起来,那真是什么都不是。
“只是把人家车撞了?”
雷胜田再次缓了缓,这才问道。
要是仅仅只是车,那还好,一百万虽然多,可用钱能解决的,其实也不算事,就怕还得罪了人家张家,那就麻烦了。
“嗯,只是把车撞了。”
雷振飞急忙点头:“辛浩飞借的车,我开的,不小心撞了,只能我来赔。”
“以后少和你那些狐朋狗友来往!”
雷振飞气的骂了一句,辛浩飞,就不是个好东西。
当然,自己的儿子更不是个东西。
“我等会儿给你转过去,记住了,以后长点记性,你以为你的脑子玩的过辛浩飞?”雷胜田气的不轻,要不是儿子是亲生的,他真想捏死算了。
……
“尊敬的各位旅客,江中站到了,需要在本站下车的旅客请下车……..”
一辆高铁缓缓的在江中站挺稳,何文宏带着行李,走下了高铁。
“江中!”
看着不远处大大的江中两个字,何文宏深吸一口气,心情有点莫名的激动。
自己又来江中了。
是的又来了。
上次他来江中市参加江中的医疗会议,而这一次他来江中则是前来江中院学习的。
前几天何文宏和方寒沟通,然后又给魏庆民打了报告,前来江中交流学习,为期半年。
虽然只是一次进修,可回想起魏庆民对他说的一番话,何文宏就禁不住激动,或许这次的江中之行,就是他何文宏改变命运的机会。
原本何文宏还担心方寒走了之后他在丰州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日子不好过,怕雷军锋给他穿小鞋,可他万万没想到,孙秋白竟然那么捧方寒,甚至在省中医药协会的理事会上给了雷军锋一个当头棒喝。
虽然孙秋白没有提名点姓,可魏庆民却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很显然,孙秋白已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领导不满意了,下面自然就要想办法让领导满意。
而雷军锋也知道随着孙秋白的话渐渐传开,随着方浩洋的针对,他雷军锋在丰州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已经彻底成了笑话了。
就在方寒离开丰州之后不到一个礼拜,雷军锋就病休了,是的,病休了,虽然还没有退,只是病休,可明眼人都知道,雷军锋已经失势了。
现在中医内科暂时是文鸣管事,不出意外,文鸣估计会是中医内科新的科主任,雷军锋病休一阵,或许就会提前病退了,病休也不过是病退之前的铺垫而已。
就像是曲忠强,不能刚病了,医院这边就换人,影响不好,有些时候,面子里子是都要有的。
雷军锋病退,中医内科由文鸣担任科主任,文鸣年龄不算大,也就比何文宏大三四岁。
当然,何文宏也不惦记科主任,只要不被排挤,不被人穿小鞋,他就很知足了,而且随着雷军锋病退,文鸣上台,何文宏也就是目前中医内科唯一的一位副主任了,哪怕科室再提一位副主任,何文宏也算是老资格了。
只是何文宏万万没想到,他准备来江中院学习之前,魏庆民竟然给了他一个惊喜。
“何主任,江中院是咱们东南五省知名的中医医院,方寒医生的水平也是有目共睹,你这次去江中院一定要好好学,多看看人家江中院的模式,争取给咱们医院带回来更为先进的医疗理念和更高的医疗水准。”
何文宏点着头:“院长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嗯。”
魏庆民点着头,道:“咱们中医内科这边管理一直比较混乱,医院也有心整顿,有可能会把内科拆分,希望何主任有心理准备。”
当时何文宏都差点傻了。
魏庆民的话简直不要说的太直白。
中医内科拆分,那就是说会重新设立一个科室,那么这个新科室的主任人选是谁?
魏庆民这么说,很显然意有所指啊,这个新科室的主任极有可能就是他何文宏呀。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原本方寒离开的时候何文宏还担惊受怕,满心忧愁,没曾想一转眼竟然有馅饼掉在他的头上。
事后何文宏细细想了想,差不多也能猜得出魏庆民的心思。
既然孙秋白不满了,那么魏庆民肯定要有所动作,这个动作自然是要让孙秋白满意的,那么怎么让孙秋白满意呢?
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这件事是因方寒而起,那么魏庆民自然要找一位和方寒走的近的。
“韩制片……”
何文宏正心情澎湃呢,就被不远处一声急促的呼喊声所惊醒。
不远处,正在上台阶的一位旅客不知道怎么回事,手中的行李箱突然滚了下来,砸到了下面正准备上台阶的一位中年人。
中年人当场就被咂倒了,呼喊声正是中年人边上的一位青年女士发出来的。
“韩制片,您没事吧?”
“我的腿…….”
韩磊眉头一皱,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您没事吧?”
掉了行李箱的人这会儿也到了近前,很是有些惊慌:“不好意思,刚才突然来了电话,一着急没想到箱子掉下去了。”
掉行李箱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跟着青年的还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女人怀里还抱着孩子,孩子也就三岁左右,应该是一家三口,看穿着家境应该不富裕。
“现在还不好说,我的腿好像不能动了!”韩磊疼的眉头一皱,什么情况他这会儿还说不清。
何文宏看到有人受伤,急忙拉着行李上前。
“您没事吧,我是医生,不介意让我看看吗?”
“您是医生,太好了。”
女青年急忙道:“麻烦您了。”
“客气了。”
何文宏松开行李箱,弯下身子,伸手在中年人的腿上摸了摸,然后道:“应该是骨折了,尽快去医院吧。”
“骨折了!”
女青年脸上顿时就露出焦急之色,对着边上的青年呵斥:“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
“芸芸,少说两句,这位兄弟也不是故意的。”韩磊倒是好说话。
“不好意思,刚才一着急,东西又多,我送您去医院吧,花多少钱我们都认。”青年急忙道,不过听声音能听出,青年都快哭了。
青年叫俞安良,这次和老婆孩子来江中本就是给孩子看病的,孩子都病了好长时间了,县医院、市医院都看过了,花了不少钱,没办法只能来江中碰运气,听说江中的几家医院还不错。
谁知道这才刚到地方,还没出站就发生这事。
“韩制片,我叫120吧?”秦芸征求韩磊的意见。
“不用了,台阶不高,咱们上去拦辆车去医院吧。”
韩磊忍着疼,伸出手对女青年道:“来,芸芸,搭把手!”
女青年急忙伸出手,何文宏也在边上搭手,俞安良也急忙搭手,三个人一起扶着韩磊先站了起来,韩磊的左腿被砸骨折了,只能单腿站立。
“我背您上去吧。”俞安良把手中的东西放地上,让妻子先照看着,准备背韩磊。
“还是让人背着吧,先上去再叫车。”何文宏帮韩磊拿了行李,插了句嘴。
韩磊点了点头,俞安良这才背起韩磊,何文宏一边扶着,先上了台阶,之后又帮着下来拿了剩下的行李,和俞安良的妻子一起到了上面。
俞安良的妻子一直没吭声,不过脸上的愁苦之色却更浓了。
把人家腿砸骨折了,这可不算小伤,那可是不少钱啊。
他们本就紧张,孩子的病还没好,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韩制片,我叫车吧,咱们去哪一家医院?”秦芸询问韩磊。
“去江中院吧。”
韩磊还没吭声,何文宏就道:“我虽然不是骨伤科医生,但是还是能看出一些的,这位先生只是股骨骨折,完全可以手法复位,不需要做手术,我正好认识江中院的方寒方医生,方医生的正骨水平很高的。”
“江中院我知道,骨伤科的廖一鸣廖主任正骨水平很高。”韩磊笑着道:“只是你说的这个方寒方医生,我以前没听说过。”
“外地人可能没听说过方医生,不过江中不少人都是知道的,方医生现在是江中院急诊科骨伤分区的负责人,水平很高,如果你们信得过,那就去江中院,我正好也要去江中院,大家顺路。”何文宏道。
“行,那就去江中院吧。”
韩磊点了点头,回头对秦芸道:“芸芸,叫辆车。”
秦芸用手机软件叫了一辆商务车,几个人倒是正好坐的下,何文宏坐在副驾驶,韩磊和秦芸坐在第二排,俞安良一家坐在第三排,都不吭声。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韩磊看的出俞安良夫妇应该正发愁呢,就主动说着话。
“嗯,我们是下江市的,这次是来江中给孩子看病的,没想到……”
俞安良说不下去了,声音都有些哽咽。
本就是山穷水尽,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不瞒您说,孩子病的时间不短了,基本上刚会走路不久,每到晚上到天亮这一段时间,就闭着眼睛在床上蹦跳,就像是跳舞一样,一折腾就是一夜,看了好多医生了,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病,有的说是癫痫,有的说是少儿多动症,说什么的都有,可就是看不好……”
俞安良满脸凄苦,他的家境本就一般,农村家庭,孩子没生病之前,靠着打工,日子倒也过的去,可自从孩子生了病,不仅仅看病要花钱,最主要的是他要照顾孩子,也没办法长时间打工,家里的积蓄花光了不说,还欠了人不少账。
这次来江中,俞安良夫妻也是求爷爷告奶奶,能找的亲戚朋友都找遍了,借了七八千,还不到一万,准备来江中大医院看看,看看能不能查出究竟是什么病。
谁曾想还没出站就出了这事,借的七八千估么着还不够给韩磊看病的。
“每天晚上跳舞?”
韩磊一愣:“这倒是奇了,这病还没听说过。”
何文宏也道:“确实奇了,真是怪病。”
“谁说不是呢,钱花了不少,还不知道孩子患了什么病。”俞安良叹着气。
“你们也不用发愁。”
何文宏道:“福祸相依,这次去江中院,正好让方医生给孩子看看,方医生治疗过不少疑难杂症的,像孩子的这种情况,西医查不出来,治不好,或许到了方医生手中就是药到病除。”
“真的?”
俞安良的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现在我自然不敢保证,不过方医生的水平确实很高,如果方医生都没办法,那这个病就麻烦了。”何文宏道。
韩磊用惊异的目光看向何文宏,这个中年人该不会是托吧,张口方医生,闭口方医生。
江中院韩磊是很了解的,江中院的廖一鸣、薛子林、秦卫华、方浩洋等人都是相当有名气的中医专家,怎么这位中年人一个字不提,张口什么方寒,闭口什么方寒。
韩磊心中暗暗警惕,等会儿到了江中院,一定要小心,除了医院,别的地方都不能去。
江中院是知名大医院,绝对是靠谱的,怕就怕这个中年人到时候打着江中院的幌子,什么方医生号难挂之类的,骗他们去小诊所之类。
这种手段,这种情况韩磊那是相当清楚的。
“还没谢谢您呢,敢问您怎么称呼?”韩磊试探着问何文宏。
“我姓何,丰州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医生,这次是去去江中院学习的。”何文宏道。
“丰州中西医结合医院?”
韩磊笑了笑,又问:“贵医院的雷军锋雷主任您认识吗?”
“当然认识,我就是中医内科的医生,雷主任自然认识的。”
何文宏笑了笑,有些惊讶:“您知道我们雷主任,对了,您还知道廖一鸣廖老,难道您也是医药工作者?”
“我们韩制片可是…….”
“还算知道一些吧,特别是国内的一些中医专家,我都知道一些。”秦芸刚要插话,就被韩磊打断了。
“怪不得!”
何文宏笑了笑,然后又看了看韩磊:“总觉得您有些面熟,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韩磊四十岁出头,长相儒雅,相貌端正,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何文宏第一眼就觉得对方看着眼熟,可就是想不起叫什么,在哪儿见过。
再加上边上的秦芸一口一个韩制片,何文宏猜测应该是某位影视公司的制片人吧。
车子一直到了江中院急诊科门口,几个人下了车,行李都在边上堆着,何文宏道:“几位先等着,我进去要辆轮椅,也方便一些。”
“麻烦了!”
韩磊客气了一句,看着何文宏进了急诊科,这才微微皱眉,难道自己多疑了?
何文宏进去了大概四五分钟,就又出来了,推着一个轮椅,边上还跟着一位年轻医生。
“这位是急诊科骨伤分区的江枫江医生。”
“您好!”
韩磊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在秦芸的搀扶下坐上了轮椅。
江枫在前面推着轮椅,其他人带着行李,一起进了急诊科。
“一个人去交费,其他人跟我去治疗室吧。”
“我去交费吧。”俞安良急忙道。
“芸芸你去吧。”
俞安良正要去,韩磊却突然开口了。
“看你们也不容易,而且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算了吧。”
“这如何使得,总是我们的错,怎么能让您自己花钱呢。”俞安良急忙道。
虽然他一路上都是唉声叹气,愁云满面,可自己的责任,还是要认的。
“态度比什么都重要!”
韩磊笑了笑,道:“我刚才没说什么,又让你们一路跟着来医院,就是想看看你们的态度,如果你们是那种不负责任胡搅蛮缠或者故意哭穷卖惨的,那这个钱你们还真要出,看得出来,你们不是那种逃避责任的人,省着给孩子治病吧。”
俞安良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您……太谢谢您了,太……”
说着话,俞安良的声音都哽咽了。
刚才一路他可真是愁坏了,想着自己带的钱肯定是不够的,从哪儿去凑钱?
当然,从始至终俞安良也没想过胡搅蛮缠,也没想过逃避责任,他是穷,可人穷志不穷,自己犯了错,砸伤了人家,那就是要负责人的。
没想到这会儿韩磊却不让他们负责了。
这真是一阵地狱,一阵天堂。
何文宏也不由多看了一眼韩磊。
心中对韩磊是肃然起敬。
这位先生了不起啊,有善心,却不是烂好人,并没有一开始就不让对方负责,而是一路上不声不吭,却观察着这一对夫妇。
何文宏看的出,韩磊绝对是不差钱的,穿着考究,边上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助理,又是什么制片人,比起这一对青年夫妇,条件绝对要好得多。
在车上,何文宏其实都动了恻隐之心了,只是韩磊没坑声,他也不好多说,还想着到了医院帮衬一下呢,没想到人家早有主意。
态度确实比什么都重要,倘若这一对夫妇没有这个态度,那还真不值得人同情。
“去吧,去挂号交费。”
韩磊对秦芸说了一声,然后又对江枫道:“江医生!”
“您说!”
刚才取轮椅的时候,何文宏大概给江枫说了情况了,结合韩磊刚才的一番话,江枫对韩磊的印象也好了不少,非常客气。
“我这是急诊号,不知道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骨伤科的廖一鸣廖主任?”韩磊道。
对俞安良夫妇的善心那是善心,可牵扯到自己的治疗,韩磊却是不会大意的,既然是看病,他自然要找最好的医生,江中院正骨水平最高的那就是廖一鸣了。
“不瞒您,廖主任已经退休了,现在不在医院。”
江枫倒是不意外,这位能不在乎治疗费,又能说出刚才那么一番话,看的出,不是一般人,搞不好还有来头,知道廖一鸣倒也不稀奇。
有钱有身份的都喜欢挑医生,这也是常态了。
不,准确的说每个人都喜欢挑医生,只不过有的人有能力挑,有的人没能力挑,而这位很显然是有能力挑的。
“廖主任退休了?”
韩磊有些意外。
“对,退休差不多一个月了,所以知道的人不太多。”
江枫笑着点了点头,道:“这样吧,我帮您叫一下我们方医生,有什么说什么,按说您这种情况,我们骨伤分区别的医生也能处理,冲您刚才的一番话,我帮您叫一下我们方医生,我们方医生的正骨水平不在廖主任之下。”
这位也算通情达理,江枫也就多说了两句,正常来说,韩磊的这种情况,翟甲鹏就能处理,不过这位确实值得敬佩,江枫也就不介意帮忙叫一下方寒。
“方寒方医生?”韩磊问。
江枫没说名字,不过何文宏说了一路了,应该就是方寒。
“嗯,就是我们方寒方医生,方医生是我们骨伤分区的负责人,平常是很忙的。”江枫笑着点头,言外之意,我们方医生也不是什么患者都能见到的。
这也是实情,现在一些简单的病患,方寒都是不插手的,也只有搞不定,处理不了的,那才找方寒。
随着方寒的名气越来越大,慕名而来的患者不少的,只不过方寒是急诊科医生,又不坐门诊,一些患者还真不见得能见到方寒,在急诊科排队,那也要看情况的,非急诊,不严重的情况,没关系没熟人的,想找方寒看病还是比较难得。
方寒毕竟只是一个人,要是不限制,不节制,方寒那就没闲着的时候了。
“那就麻烦江医生了!”
韩磊客气的点了点头。
方寒?
这个名字他听了一路了,心中也着实有些好奇,究竟是怎么一位医生?
这会儿韩磊已经不怀疑何文宏的身份了,这位丰州的医生都念叨了一路,那就说明这位方医生真的不一般。
“来患者了?”
江枫推着韩磊正准备进治疗室,迎面就碰上了陈远。
“陈医生!”
何文宏急忙打了声招呼。
“何主任来了。”陈远笑着打了声招呼。
“以后就在这边学习了,还希望陈医生多多照顾。”何文宏客气的笑了笑。
“何主任客气了。”
陈远也客气的笑着,一边笑着客套,陈远一边顺便看了一眼韩磊,这一看陈远就是一愣。
“您……您是华夏医药栏目的韩磊韩制片?”
“华夏医药栏目?”
何文宏当下就是一愣,再看韩磊,可不就是华夏医药栏目那位制片兼支持人吗?
怪不得他觉得对方眼熟,怪不得这位知道他们科主任雷军锋,还知道廖一鸣。
华夏医药栏目是两千年的时候央-视推出的一个医药系列栏目,这个栏目从最初推出的时候不被人看好,到现在已经越做越大了,成为一个相当具有影响力的品牌性栏目了。
华夏医药这个栏目在国际频道开播,是目前国内电视媒体中唯一一档向海内外传播中国传统医药文化的大型电视健康栏目,收视率很高,影响力很大。
而这个韩磊正是华夏医药栏目的制片人、主持人、主任播音员,曾荣获清大“优秀青年教师”荣誉,多次荣获华夏广播电视新闻奖“华夏彩虹奖”一等奖。
这个栏目是一档专门讲述华夏传统中医药的栏目,因而很多中医人都会关注,何文宏也看过这个节目,只是不常看,再加上韩磊近几年已经不经常担任支持了,不经常露面,何文宏刚才一时间才没想起来。
“华夏医药栏目的制片人?”
江枫也有些惊讶。
这可算是大牛了,特别是对中医医生来说,韩磊这个身份就更具有吸引力了。
华夏医药栏目常态的有三个板块,一是健康故事,这个是主打板块,主要是请文化名人或普通人讲解他们的养生方式,让大家树立一种健康的理念和战胜疾病的信念;二是仲景养生坊,通过讲解药膳制作或太极拳、八段锦之类的健身类节目,传播中国传统养生方法;三是韩磊信箱,这是一个互动的板块,主要针对观众来信和电话热线,介绍一些观众非常关注的疾病的中医特色疗法。
如果能上华夏医药栏目,那对很多医生来说绝对是大好事,这个节目收视率高,关注度高,品牌效应好,能上这个节目做一期访谈,那绝对能大大的提升医生们的知名度。
“您好!”
韩磊笑了笑,没想到在江中还有人能认出他。
“韩制片,您先在治疗室等一会儿,我去请我们方医生。”
知道了韩磊的身份,江枫就更客气了。
“麻烦了!”韩磊客气的点了点头。
“方医生!”
江枫出了治疗室,就急匆匆的去找方寒了,生怕陈远抢了自己的机会。
“怎么了?”
方寒也是刚刚从治疗室出来,看到江枫火急火燎的。
“方医生,来患者了。”江枫显得有些激动。
“很严重吗?”方寒一听来患者了,在看江枫的神态,还以为是什么严重的急诊。
“不算严重,左腿股骨骨折。”
“翟医生呢?”方寒问,股骨骨折,翟甲鹏也能处理,而且江枫也跟着翟甲鹏学习正骨呢。
“方医生,患者是韩磊呀。”
江枫急忙道:“您现在不是正在参加全国名医评选吗,韩磊啊,要是您能……”
“韩磊是谁?”江枫话没说完,就被方寒打断了。
什么韩磊吴磊的?
“方医生,是华夏医药栏目的制片人韩磊!”
江枫这次说全了,激动的道:“要是您能上这个节目,那可就太好了。”
这个节目,江枫自己是没指望的,可方寒有可能啊,要是方寒能上了这个节目,那对方寒的名气提升帮助可就太大了,特别是方寒现在还在参加全国名医评选。
这一阵,估么着很多中医专家都想着能上个访谈之类的,那个访谈能有华夏医药栏目影响大?
“华夏医药?”
这个栏目方寒倒是知道,以前还看过,也就是到了医院之后没多少功夫去看了。
“先去看看患者吧。”
上不上节目那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先看患者吧。
这个节目的影响力方寒还是知道的,如果真能上,那自然是大好事,至少能增加很多崇拜点吧。
韩磊坐在轮椅上,俞安良夫妇就站在边上,这会儿俞安良还有些懵,这位竟然是央视节目的制片人?
这个华夏医药栏目俞安良也知道,孩子生病之后他也没少在网上差一些医疗方面的东西,没想到这次刚到江中就把人家华夏医药栏目的制片人腿砸骨折了。
还好人家不计较。
虽然韩磊说了不用他们负责,可医生还没来,俞安良也不敢走,更不能走,而且他这会儿也期盼着方寒,不知道方寒能不能看好他孩子的病。
“韩制片。”
江枫刚走一小会儿,秦芸交了费进来了。
“嗯!”
韩磊点了点头,打量着治疗室。
刚才一路进来,他都在观察者江中院的环境,作为华夏医药栏目的制片人,韩磊对国内的一些中医名家,知名的中医医院很了解。
江中院的薛子林和廖一鸣韩磊不仅仅知道,而且认识,薛子林和廖一鸣都是上过华夏医药节目的。
韩磊正打量着,治疗室门口,江枫和一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医生走了进来。
看着和江枫一起进来的青年医生,秦芸的眼睛瞬间就直了。
好帅气的男医生啊。
不仅仅是秦芸,韩磊也愣了一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方寒看。
韩磊作为制片人,主持人,本身形象也是极佳的,也见过一些男明星,可方寒这么帅气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韩制片,这位就是我们方医生。”
江枫进了门就急忙给韩磊介绍。
……
“方寒这名次有些掉了呀!”
办公室,方浩洋查看着这次名医评选的排名,颇是有些忧心忡忡。
“现在第三名好吧?”
李文军都不想说话,方寒的名次这两天确实有所下滑,可下滑那也是第三,他现在早都跑三十名开外去了,给谁哭去?
全国性的名医评选,官方自然是有宣传的,随着宣传力度的扩大,类似于方寒那样单靠一些熟人投票的优势也就渐渐的开始被拉开了。
方寒这边熟人再多,加上江中院、丰州骨伤医院等,算下来一天也就不到二百票,就这其实已经很可怕了,这个票数基本上属于稳定票数,每天都有人投票,当然,上下也有浮动。
丰州骨伤医院。丰州省医院等一些医院的医生,那都是想起了投一票,想不起也就不投了,不像江中院这边,小护士天天催,群里每天早上都有红包飞起。
第二轮刚开始,方寒的票数确实增长比较快,连续好几天都是第一,可随着官方的不段宣传,一些知名专家,资深专家的优势也就渐渐的显露出来了。
像关宝成这样的,很多医院的医生都知道,哪怕不知道也都听过名字,甚至关宝成很不少医院都有过合作,如此一来,一些人就宁愿把票给关宝成这样的。
虽然零零散散,可全国那么多医生,总数算下来那可不少。
因而从前两天开始,方寒的名次就逐渐掉下来了,昨天早上掉到了第二,今天早上又掉到了第三,而且和第四的差距已经不大了,随时有可能被赶超。
掉确实是掉了,可你方浩洋在我面前表现出这种表情算是什么意思?
李文军相当郁闷,自己好歹是副主任,资深的,要没有方浩洋,李文军铁定是科主任。
“现在确实是第三,可日子还长着呢。”
方浩洋一边看着排名,一边道:“原本吧觉得评选期长一些,或许对方寒有利,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子,三个月后,方寒搞不好要掉下去的。”
“我仔细观察了,方寒的票数,每日新增,基本上没太大变化,可别人却不断在增长的,这不是好兆头。”
方浩洋这话是实话,方寒的票数现在还维持在第三,可新增其实已经不怎么涨了,可人家一些资深医生,最开始或许每天新增增不多,可在持续增长的,这就是知名度。
“方寒还是太年轻,二十来岁的年轻医生,哪怕一些人知道方寒,估么着也不乐意看着方寒出头。”李文军道。
年轻人的话,不容易服众,哪怕你本事到了,可依然有人不服气的,这就是现实。
“该想个办法,这么下去不行啊。”
方浩洋就像保姆一样,替方寒操着心。
“我觉得你的担心有些多余!”
李文军道:“纵然排名掉了,可掉到一百名之后可能性不大。”
“万一呢?”方浩洋问。
李文军:“…….”
万一?
他么要说万一,他自己或许都有可能掉到一百名以后去。
这次名医评选,李文军都没多大把握的,更别说方寒了。
李文军看着方浩洋,相当无语,这姓方的是不是把他当成评委会主-席了?
人家方寒都很淡定的好吧?
方浩洋懒得搭理李文军,摸着下巴琢磨:“要不找电视台,让方寒上个讲座?”
“你以为电视台是你们家开的?”李文军没好气的道。
上节目,上讲座,很多医生都想,可问题没那么简单,对有名气的医生来说,节目组是主动邀请,可名气小的,你主动人家也不见得乐意。
方寒毕竟年轻,一些节目组不见得会看的上方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