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1ip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起點-第二十一章 偉大存在眷族多少都沾點……(5200小章)閲讀-rcmz5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终结?
听见这个名称后,苏昼微微一愣:“有点意思。”
虽然他早就想过,这个陌生的伟大存在气息,应该是自己从未遇到过的一位伟大存在。
但是,九玄界的帝君,名副其实的最高统治者,居然是【终结】的眷族这件事……果然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啊!
“不过有一说一,每一个伟大存在眷属都很奇怪,也不差玄帝这一个了。”
心中嘟囔着,苏昼回忆着自己记忆中,有关于【终结】的信息。
根据雅拉和其他伟大存在的交流,以及平时言语的只鳞片爪,他倒是能回忆起来,终结和双神木之间,有那么一点关系,双方的关系不差。
而终结,也是少数雅拉提起来后,没有黑屁的伟大存在。
当然,这个没有黑屁可能仅仅是说的次数比较少,苏昼相信只要遇见的次数多了,雅拉绝对会喷自己遇到的每一个人。
当然,终结不是黄昏,这是两个并不一样的伟大存在。
“那,终结持有的正确是什么?”
略微思索了一番后,苏昼若有所思地询问道:“有生必有死,死后就是新生……但归根结底,都是要死的吧?对于世界而言,这的确是正确和真理,但是对于个体而言就不一样了。”
“对于个体而言,死后的新生自己也是看不见的,会有人承认这份正确吗?”
“那其实数量还不少的——引领旧时代的终结,新时代的开辟者中,也很少有能看见世界新生的那一幕,他们大都在终结旧世界的中途就死了。”
对于苏昼的疑惑,雅拉甩了甩尾巴,轻松地回话道:“他们都坚信终结之后必有新生,至于自己能不能看见,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些无所谓的人,坚信旧有的一切必将终结的人,就是祂的同道者。”
——原来如此。
雅拉的比方很简单,苏昼瞬间就理解了:“那看来是我想错了,这个终结,并非是万事万物的终结,亦或是单纯的死亡和毁灭,而是指的是‘事物和事态一个过程的结束’啊。”
如此想着,他轻笑了一声,微微点头:“这样看来,倒还挺温和的。”
对此,蛇灵轻轻晃了晃脑袋,祂露出了回忆的目光:“终结……倒也的确有一部分祂的眷族,信奉‘万物终亡’之理,但说实话,走极端的眷族谁没有呢?”
“但是,也别以为终结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大家真的恐惧的,其实叫做‘暴毙’。真正的终结大部分时间都很漫长,并非是某个具体的点,它其实是每个存在必然会遭遇,并且亲身体会的一个过程。”
“死亡?”苏昼抬起眉头,语气好奇。
“不,死亡并非是终结——单单是死亡就有六重境界,每一次都是完全不同的终结,而且,有些存在根本没有死的概念。”
“不过,‘封印’亦或是被‘否认’,也是终结的一部分。”
蛇灵干脆地否决,祂轻笑道:“简单来说,就像是伟大存在,的确是很难被终结的……但既然我们能被封印,就反倒是证明了祂的正确。”
“哦?”
听到这里,苏昼倒是眼前一亮——雅拉居然主动说起一个伟大存在怎么才是‘正确’了?
这可真稀罕啊!
难不成,混沌和终结关系也很不错?
但很快,苏昼就颇有点失望地听见,雅拉开始习惯性地点评终结的不足之处了。
“不过显然,终结也有点问题——祂为什么要默认一个终结呢?虽然正确并不存在,但在失败之前,就要坚信自己可以延续至永恒吧。”
简单的随口一杠,雅拉对于杠并没有真的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伟大存在这件事并没有多大兴趣——虚空打靶只是少数人的爱好,蛇灵向来没有那个兴致。
只有面对面的辩论争执,才能提起祂百分之百的兴致。
话至此处,通过雅拉的一些讲解,苏昼也算是大致了解了终结的概念。
终结的眷族,一般都非常有目的性。
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令某个事物‘终结’——无论是打碎丑恶的旧世界,亦或是摧毁他人的幸福,无论是善是恶,是苦难还是欢欣,只要破坏原有的,令其步入终结之境,就符合终结的正确。
在‘不同的可能性’上,终结的确和混沌有相似之处,也是苏昼为何怀疑雅拉可能和终结关系比较好的原因。
不过在这点上,他和雅拉倒是差不多,青年对于自己没有真的见过的伟大存在,都不会主观去定义好坏,非要去祂们的世界,亲眼见证祂们的正确能创造怎样的世界后,才会去评价。
现在,他转过头来,继续用柏云天的视角,观察眼前意料之外的‘终结眷族’,九玄帝君。
伟大存在的眷族……有一说一,那可不一般。
即便是最泛滥的神木眷族,那也都会具备神木所拥有的一些神异,无论是生命力还是不死性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而且繁衍能力也会得到增强,算是凭空得到了全方位的血脉和神通方面的加持。
而稍微严格一点的伟大存在,祂们的眷族就相当于比其他修行者亦或是魔兽,多出了一个额外的神通面板——别人只有一个神通,伟大存在的眷族却有两个,强化程度非常高,堪称离谱。
当然,也不是说眷族就肯定比非眷族强——神通带来的优势还没强到这个地步。
但是有着人撑腰,和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那的确相对而言会有优势。
之前,苏昼觉得玄帝虽然有着地仙高阶的实力,且有着镇世神兵,但倘若想要跨越世界,面对地球文明的复数地仙和复数镇国镇世神兵,那必然是讨不了好的。
尤其是九玄界二十四封王,虽然在入侵地球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但是他们却未必真的对玄帝十分忠诚。
就像是白映雪上一世,玄魔界入侵地球,也是在初期势如破竹,但是在后期陷入僵持,伤亡惨重后,就似乎有内讧的情况发生——仅仅是普通地仙高阶的玄帝,肯定没办法完全掌控其他几个可能有着地仙实力的封王的。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
“假如玄帝真的是终结的眷族,那就证明他起码也具备终结的相关神通——这样一来,他的实力对于同阶来说或许称不上是有完全的优势,但对于境界比自己低的地仙,却足以完全压制了。”
如此想到,苏昼心中带有疑惑:“既然如此,昔日在白映雪的前世记忆中,为什么没有玄帝离开九玄界,大杀特杀的情况发生?”
“祂显然也是一个五年便能成就地仙高阶的天才,比起我,也不过是慢上了一两年而已,速度已经很快了。”
“假如玄帝出手,地球这边想要挡住,肯定很难。”
显然,为何如此,那就是有关于玄帝的秘密了。
【云王,如若无事,请退下吧。】
此刻,九玄界地底,玄帝正和善地对柏云天下令。
祂显然非常有礼,即便是对自己名义上的下属,依然会用敬语:【你的气息会干扰到这方地域的地脉运转,如若有事,可否过几日再来?】
“苏尊上,这……”
既然玄帝都如此和善,那么再拒绝,就显得非常异常,柏云天闻言后,只能称是,然后第一时间便有些为难地在心中对苏昼汇报:“我应该怎么办?”
“就先离开吧,不着急这一时。”
苏昼自然也不着急,反倒是获得了有关于玄帝的新情报这点令他感觉颇有意思:“有趣,这片区域,是我神识中,方圆数万里内灵气最浓郁的‘地脉之气淤积点’,玄帝来到此处,显然也是为了地脉之气的相关事宜。”
而玄帝的性格,也令青年觉得颇为意外:“看上去,倒是个可以交流的和善人,应该是能听得进去话的。”
“比我想象中刚愎自用,且嗜战如狂的形象好太多了。”
说到这里,在柏云天对玄帝行礼,开始原路返回后,苏昼心中又蹦出一个问题:“话又说回来,雅拉,伟大存在的眷族,和普通人究竟有什么区别?我的意思是在精神方面,有些时候明明都同样认同一个观念,但是有些人就是眷族,有些人就只是普通人而已。”
“这又是为什么?”
“好!”
对此,蛇灵登时精神了起来,祂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在灵魂空间中回答道:“苏昼,你能问出这个问题,就代表你想到了关键之处了!”
“关键?”苏昼微微挑起眉头,他耸了耸肩:“这谁都会有疑惑吧?毕竟伟大存在代表的正确,大多都是真正的正确,无论是论道还是日常生活中,都能看见。”
“非要较真的话,那大家都是伟大存在的眷族吗?显然不是啊。”
苏昼能想到这个问题,主要还是因为他在完美世界的见闻。
完美的原初世界中,明明绝大部分强者,都在履行一些伟大存在的信念,但因为种种原因,祂们全都不是相关伟大存在的眷族。
明正德不是完美的眷族,鸿冥不是寂主的眷族,太昊也不是宿命的眷族……明明祂们都有相关的神通神力,但是却都算不上是眷族。
以这些强者的才情和天赋,也绝对够格,再怎么苛刻的条件也能满足。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呢?祂们是哪里有条件没有满足,所以不能成为伟大存在的眷族?
而且,倘若继续这么深入的思考,继续涵盖下去的话,那么整个世界,乃至于整个多元宇宙中的任何正确,岂不是都被伟大存在们包圆了?
一切的一切,无论是正义还是邪恶,是善良还是恶毒,正反黑白,全部都是伟大存在的道路。
这样的话,普通人的一言一行,真的能算是‘自我意识’吗?
这就是苏昼困惑的点。
“其实很简单。”
对于苏昼的疑惑和问题,雅拉在赞赏之后,便非常简洁地回答道:“之所以同样履行正确的道路,一部分人是伟大存在眷族,一部分人仍然是普通人,原因基本只有一个。”
“那就是,很多人,其本质上,不够有病。”
苏昼:“?”
啊?
什么,不够有病?
面对苏昼灵魂传来的,几乎就把问号打在头顶的疑惑情绪,雅拉不慌不忙地继续道:“除却天生的眷族种族外,所有能后天成为眷族的心智,本质上都有相当程度的问题和异常。”
“他们的思维逻辑和普通人——至少是他们种族的绝大多数并不一样。”
“众所周知,异于常人者,即为怪物,只有成为了怪物一般的异常者,才能达成眷族的基本条件,蒙受眷顾……不然的话,假如整个种族全员都是如此,那就是一整个种族蒙受感召了。”
“至于具体有多怪物……”
说到这里,雅拉抬起了尾巴,指向苏昼自己的灵魂形象。
祂一言不发,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
——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
“啧,好想反驳,但是头一次感觉反驳不出什么来……”
苏昼不禁啧了一声——虽然他经常会说自己是普通人,无论是心智还是逻辑都非常正常。
但是他也很明白,自己和普通人并不一样,虽然可能在某些事情上,他会作出和普通人同样的选择,但是他达成同样结果的过程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就在此时,雅拉似乎是说的兴起了。
赤色的蛇灵盘踞在智慧树精魂的枝干上,祂清了清嗓子,肃然道:“有些人,天生就是某些存在的眷族,他们的思维逻辑和一般的普通人完全不一样,而他们的怪异程度,甚至会让他们的同族完全无法理解。”
“打个比方,打个比方,你能想象,一个人只是为了变强——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愿望,他既不想要财富美女,也不想要美食宅邸,他不喜欢享受,也不在意苦修。”
“他就是想要单纯的‘变强’,为此追求‘超凡’,追求自我的【超越】,除此之外别无它求。”
“你能想象的了这样的存在吗?”
“无论在追求变强,追求超越的过程中,需要历经多少艰险,哪怕是生死危机,他也毫不在意,并认为这就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就和你每天吃饭喝水睡觉一样,这一切就是他的生活,最平凡不过的日常。”
“不要思考他这个想法合不合理,正不正常,究竟可不可能这么做,实际上,据我所知,真的有这样的存在,【超越】的眷族中,便有一部分,就是如此生活的。”
用耐人寻味地语气如此道,雅拉微微摇头:“每个人都会渴望变强,渴望超越——但寻常人中,有谁会执念到如此地步?”
“再打一个彼方。”
“一个只是想要战斗——无所谓危险,无所谓目的,无所谓胜利失败,无所谓结局,打一辈子无所谓,战斗到永恒尽头也无所谓,只要是全力以赴的战斗就可以,天知道除了战斗外,还想要什么东西的家伙……”
“这样的存在,倘若遇到什么艰难险阻,脑袋都不用运转,就能想出几百个和敌人战斗的方法和应对举措,然后直接挥拳就上,他的敌人绞尽脑汁,都想象不出来,为什么会突然蹦出来这样一个煞星和自己作对,结果最后得知他很大几率只是想要找个够劲的对手打一场而已……而这样的事情,他几乎天天都干。”
“你能想象这样的存在吗?”
雅拉说的速度并不快。
而听到中途,苏昼就皱起了眉头。
“能接受……但是无法想象。至少在真的遇见之前,我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他吐出一口气,语气肃然道:“难道说,想要成为眷族,就要古怪成这个样子?那也太严格了吧……”
“要点并不在于古怪,而是执念。”雅拉指明道:“对于自己认定的正确,有这样可以抛弃其他外物的执念,就像是你可以为心中的正确,去改变整个世界那样,这样的执念才是基础。”
“执念吗……”
此刻,柏云天已经开始上浮,离开地幔层。
寄宿在他身体中的苏昼分神转过目光,他遥遥看向柏云天的身后,玄帝之前所在的方向。
青年若有所思道:“那,玄帝的执念,又究竟是什么?”
与此同时。
地底深处。
浑身散发着愿力光芒的玄帝,此刻也同样有些古怪地抬起头,看向柏云天和苏昼离去的方向。
【云王……果然有点古怪。】
祂低声自语:【伤好的快,并不奇怪,我也有秘药,可以快速治愈大部分伤势……但突然一反常态,从距离地表最近的云王领,来到这地幔深处……】
【这肯定别有所图。】
玄帝很清楚,云王背后,的确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这从他总是能从不知道哪里的地方搬运出大量物资,接济云王领的平民便能看出。
而这样的力量,和整个九玄三十三领中,越来越频繁的神秘人士出没事件有相似之处。
不过,对此,玄帝却并没有什么所谓。
云王使用那力量,是为了接济平民,稳定社会情况,而那些神秘人士目前也没有做出天怒人怨之事,不影响九玄大局……既然如此,无论什么力量,都可以尝试为祂所用。
【哪怕过程是生灵涂炭,天翻地覆……只要能改变这绝望的一切,也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