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s6好看的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三九二章 瀋陽之戰分享-wl1wu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吃过早饭之后,熊廷弼站上了城头。
军旗在微凉的晨风中猎猎作响,带着些许肃杀的战意。
熊廷弼眺望着远处野猪皮的军队,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每一次临近战斗,熊廷弼都是如此状态,实在是不严肃不行,他真的害怕出问题。
事实上,只剩下沈阳一座孤城之后,熊廷弼的状态一直是如此。
原因也很简单,沈阳要是丢了的话,辽阳肯定也保不住,那么就是能退守广宁、锦州一线,整个辽东就算是丢了,甚至没有办法再阻拦野猪皮做其他的事情。比如野猪皮要去打朝鲜或者向西边打,大明都没有办法再阻拦。
只有沈阳城立在这里,才能够阻拦野猪皮向西去,大明向西的通路才不会被彻底扫去。所以熊廷弼也知道沈阳的重要,对面的野猪皮当然也知道。
努尔哈赤这一年来就没少骚扰沈阳城,只不过一直没打下来。
熊廷弼是真的不敢出一点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平常都是如此,何况临战之时?
如果战斗中出了一点问题,丢了沈阳城,熊廷弼觉得没有脸回去见陛下了。当今殿下登基之后就提拔了他,在辽东对他也是信任有加。
熊廷弼无论是要钱要物,陛下全都一律支持。他甚至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陛下也全都支持;有人弹劾他,陛下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这样的信任,让熊廷弼实在是没有办法辜负。他哪怕是丢了这条命,也要定在沈阳城上。
熊廷弼目光坚定,右手压着腰间的长刀,缓缓的对身边的李荣光说道:“此战很重要,能不能保沈阳安稳,就看接下来这一战了。”
“我这一战打好了,辽东最少能够安稳几年。你传下令去,上下一心,争取这一次立下大功。告诉朝中那些人,咱们在辽东干得很好,陛下的银子没有白花!同时也告诉将士们,这一战打赢了,我就替他们向陛下请功,到时候要银子有银子,要官位有官位。”
“大帅你就放心吧,兄弟们全都憋了一口气,这一次一定给他们一个教训!”李光荣大笑着说道:“绝对不会让他们占一点点便宜。他们即便是咬掉咱们一块肉,咱们也要崩掉他们一颗牙!”
“有这样的心气就好!”熊廷弼笑着说道。
虽然战云密布,可是吃完早饭之后,野猪皮并没有攻上来。
熊廷弼知道,刚吃过早饭,肯定不能打仗。不过野猪皮们也没闲着,一直在耀武扬威,甚至有不怕死的还在城头下咒骂。
“熊廷弼,缩头乌龟!”
“熊蛮子,胆小鬼!”
“孬种,怕死!”之类的话语,一直在城头下响着。
熊廷弼站在城头上,对于这样的话充耳不闻。回应野猪皮叫嚣的,只有冷不丁射向他们的零星箭羽。
熊廷弼脾气很暴躁,在辽东之中是广为传颂的。很多人都说他不像一个文官,反而更像一个武将。
事实上,一个人外在表现如何,其实都是一种选择。熊廷弼这样的表现,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和辽东的官兵打成一体,并不是说他本身就是这样性格暴躁的人。
只有这样的表示,才能够得到士卒的信任;粗鲁,才能够让士卒理解;性格暴躁,才能够让人畏惧。
这种事情在历史上很多见,比如曹操的吾好梦中杀人,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只不过很多文官看不过眼,觉得熊廷弼如此实在是有辱斯文,这也成了攻击熊廷弼的一个点。熊廷弼根本就不在意,只要陛下信任他,其他的都不重要。
至于城墙下那些骂声,熊廷弼就更没放在心上了。反而是这样的骂声,让熊廷弼更笃定了对方不敢打上来,而是想让他出城去。自己怎么能够随了他们的愿?
日上三竿的时候,野猪皮们终于不再咒骂了。
李光荣站在熊廷弼的身边,脸色非常的难看。
熊廷弼没有被气够呛,李光荣可是被气到了。大帅被这么侮辱,手下的人怎么能够受得了?
“他们要来了。”熊廷弼缓缓地说道:“让所有人都准备好。”
“是,大帅。”李光荣连忙答应了一声说道。
城头上的明军早就严阵以待了。
事实上,双方已经打过不止一次了,基本套路都已经熟悉了。
熊廷弼在城头下放了木制拒马,用来迟滞对方的进攻速度。
而野猪皮那边则是弄出了车阵。
这个东西最早的发明人是戚继光和俞大猷,就是用一辆木制的推车向前走,车前包上铁皮用来阻挡弓箭,同时也可以用来围困敌人。
这个东西叫做盾车,不但能够挡住弓箭,还能够挡住火铳。
城下一队队的野猪皮推着盾车向前而来,速度虽然不快,却走得非常的稳健。城头上的弓、箭和火铳基本上都没有能够破开他们的防御,只能看到他们不断的向前。
李光荣正好看到这一幕,转头看了一眼熊廷弼。见到自家大帅没有说话的意思,他心里面不禁有些着急。
努尔哈赤站在山坡上,胯下的战马打个响鼻、不时刨几下蹄子,显然已经激动了起来。
好的马是知道打仗的,努尔哈赤所骑乘的自然也是好马。
“让他们准备弓箭和火铳。”熊廷弼说道:“就向下面开火。”
“是,大帅。”李光荣连忙答应了一声。
随着熊廷弼传下这个命令,城头之上枪声四起,弓箭雨与子弹交织成了火力网,试图收割野猪皮们的贱命。
城墙之下的野猪皮也没有停留,开始反击,不过他们更多的还是推着盾车往前走。
看到这一幕之后,努尔哈赤的表情更凝重了。
自己的军队已经推进到一里的距离了,很快就要到城下了,熊廷弼居然没有选择开炮,这一点很不符合常理。
要知道,盾车只有火炮能轰击,火枪和弓箭对盾车的杀伤很有限。
努尔哈赤心里面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现在往回撤已经来不及了。
城头之上,熊廷弼说道:“开炮!”
随着熊廷弼的一声令下,城头之上的火炮就响了起来。
咚!咚!咚!
火光瞬间就朝着对面轰击了过去。
一时之间,城下的盾车被炸得四分五裂,有的被实弹直接砸成了碎片。
因为早就标定好了射击诸元,所以在火炮的密集覆盖之下,城下的野猪皮军队一下子就被打懵了。
要知道,这可不是像以前那样火炮随意开火盲打,而是每一颗炮弹落在什么地方都是已经计算好的。之所以把野猪皮放近了打,就是因为有这个底气。
火炮覆盖过去之后,瞬间就产生了巨大的杀伤。
看到这一幕之后,努尔哈赤的脸就更难看了。
自己果然上当了,这是出问题了!
“让咱们的炮对着城头开炮。”努尔哈赤阴沉着脸说道。
随着他说完这句话,在盾车后面的几辆战车上,火炮也被推了上来,快速的点火,炮弹朝着城头之上就轰击了过去。
前面的几炮打得并不是很重,有的实弹砸在了城墙上,有的则是开花弹落在了城头上。
看到这一幕之后,熊廷弼沉着脸对李光荣说道:“看看那个位置是哪一个炮兵阵地的火力点,让他们开炮,把那几门炮给我打了。”
“好的,大帅!”陈光荣兴奋地答应了一声。
随着他的这句话,城头之上的火炮再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炮弹呼啸着朝远处而去,直接落到了野猪皮军阵的后方,使用的是清一色的开花弹。
瞬间,野猪皮的炮兵阵地就陷入了一片爆炸之中。
与此同时,城头之上的火炮更密集的开火了,无数的炮弹落入了野猪皮的军阵之中。
野猪皮的军队再也顶不住了,开始不顾军令转身就跑,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够再往前冲了。
“所有的火炮都开火,瞄准了他们的军队给我打!”熊廷弼再一次说道。
为了把野猪皮的军队放近一些,熊廷弼刚开始时并没有命令射程远的火炮开火。现在野猪皮们往回逃跑,这些射程比较远的火炮也就刚好可以开火。
炮火瞬间就延伸了出去,把那些明明看到了生机的野猪皮瞬间收割掉了。
“这个狡猾的熊廷弼!”努尔哈赤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怒声地说道。
而在城头之上,熊廷弼已经来到了那门巨大的火炮前面。
熊廷弼看着身边的李岩,直接问道:“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吗?”
此时的李岩单膝跪在地上,举着一个大拇指朝着城外测量。
听到熊廷弼的话之后,李岩直接站起身子说道:“已经准备好了。大帅您尽管放心,等一下开炮之后,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打出去五枚炮弹。至于最后的效果如何,那就要看老天爷了。”
“好!”熊廷弼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李岩的肩膀。
他转身对身边的李光荣说道:“你不是一直想冲出去吗?我给你个机会,城中的一万五千名骑兵,等一下全交给你。等到这门大炮一响,你就带人冲出去。”
听了这话之后,李光荣的脸上顿时就兴奋了,连忙说道:“大帅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大帅失望!”
熊廷弼点了点头说道:“你也不要高兴太早,如果打不赢的话,就不要进城了。你出城之后我就会关城门,你若是打不赢,就直接绕城而过,往后面跑吧。”
“如果打得赢,我就会派人去接应你。不过你要记住了,只能够追杀出二十里,不能够再多。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