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2rh熱門都市小说 盛唐不遺憾-第一千六百零七章相伴-mq9n1

盛唐不遺憾
小說推薦盛唐不遺憾
很显然,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官军已经是稳操胜券了,剩下的区区八千山贼,根本就不是威胁,现在,李安考虑的是如何用最小的代价,将这最后的两路山贼给灭掉,损失越小越好,最好是能够劝降,毕竟,这八千人之中,至少有八九成都是最近一两年新加入的山贼,都是无路可走的普通老百姓,把他们都杀了的话,对日后的大唐来说,是一份人力的巨大损失,日后修路铺桥,开设工坊,都需要特别庞大的人力,没有足够的人力,这些建设的进度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李安的想法,自然也得到了赵武夫等人的认可,他们自然也非常了解这里的情况,知道这些山贼都是活不下去的普通百姓,只要能投降就可以原谅。
千百年来,东女国这里的人口一直都不是很多,交通也多有不便,过多的损失人口,会断了这里的传承的,也不利于改善这里的环境,现在大唐是非常缺人口的,当地的粮食短缺是因为大唐多余的粮食没有运过来,只要交通改善,日后,这里是绝对不会缺粮食的,而修路和造桥,显然也是离不开大量的劳动人口,所以,人口自然是越多越好了,这些山贼只要投降,就可以编入修路的队伍,每天干活可以获得一笔收入,还能吃饱饭,一举多得。
这一次投降的叛军与山贼,数量还是比较多的,除了重伤和死亡的,剩下的差不多有七千人,赵武夫很快就对这些人进行了动员和编组,让他的心腹做这些新兵的领导,并供给军粮,当然了,这些粮食本来也是俘获的。
由于本身兵力太少,而俘获的山贼太多,队伍之中大部分都是新兵,这会给指挥和管理带来不小的麻烦。
为了防止新组建的兵马突然倒戈,赵武夫把其中的老山贼和老头目们全部控制了起来,并把这些危险分子待在自己的身边,让麾下三百心腹兵马,专门负责看着这些家伙,一旦这些家伙有异动,马上就可以将其歼灭。
新编组的兵马,大部分都是普通百姓,只要把领导换成赵武夫的人,这些队伍就不会出太大的问题,至少,在对抗西面两路山贼的时候,是不会有问题的,这些山贼兵马战斗力很弱,只要赵武夫的精锐在前面摆开,这些新兵在后面壮大声势就行了。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各自准备吧!”
李安开口说道。
在经过一番商量之后,李安与赵武夫划定了各自的人物,其中,赵武夫带领主力兵马,也就是三分之二的兵力去北面堵住两路山贼,而李安则带领剩下的兵马绕路去堵住山贼的后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两路兵马都是分兵,实际上就是四路兵马一起出击,一举把两路山贼全部搞定。
虽然这样有些危险,但可以毕其功于一役,要是先解决一路,剩下的一路肯定要跑路,四千多人,在头目健在的情况下,对东女国的威胁还是很大的。
略微休息一夜之后,李安与赵武夫便开始分兵出发,毕竟,中路叛军全军覆没的消息,随时有可能传到西面两路叛军的耳朵里,一旦让西边两路山贼知道这个事情,他们很有可能会跑掉,而李安不会给叛军逃离的时间,只要抓紧时间行动,叛军是跑不掉的。
大军完全是最快速度的急行军,对于精锐兵马来说,急行军是能够忍受的,而新兵虽然感到吃力,可他们毕竟身上的负担轻,不但没有铠甲,连兵器都是非常简陋的竹木兵器,也就在尖端有一点铁而已,带着如此轻便的武器行军,他们是没有资格喊累的,毕竟,精锐兵马都穿着一身的铠甲,人家一身铠甲都能走那么快,这些一身轻松的家伙,又有什么理由不走快些呢?
当然了,为了让这些士兵心服口服,能够很好的配合,李安和赵武夫给他们进行了持续的洗脑,大军休息的时候,就会给他们将一些日后道路修通之后,这里的美好生活,以及他们这些人以后能干什么,会不会再次挨饿等等问题,这些毕竟都是朴实的农民,在听了这些洗脑的话语之后,马上就认可了,内心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而这种期待感会激发他们的正常生活情怀,毕竟,没有哪个人喜欢过刀尖舔血的日子,平平凡凡的日子是最让人顺心的。
此时此刻,在西部的山道里,赵大虎和瞎子的两路人马还在晃悠悠的慢慢行军,他们显然还不太清楚中路兵马被全歼的消息。
李大虎也是个人精,他在中路兵马之中安插了眼线,每天都会把中路兵马的位置汇报给他,而他可以根据中路兵马的行进位置来调整自己的行进速度,以免自己走的太快,充当了炮灰的角色。
因为前一日,李大虎的心腹已经把中路提速前进的消息告诉了他,但并没有说具体原因,毕竟,他的心腹只是一个小角色,赵长空并没有把庞贵的信件告诉太多人,只有高层知道一些消息,而李大虎的心腹自然什么都不清楚,只能汇报中路大军提速一倍。
既然中路大军提速前进,那么,李大虎自然也不敢太慢,也适当的提高了行军的速度,以让自己不至于落后太多。
不过,李大虎非常想知道,为啥中路兵马突然提速了呢?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事情的发生,这似乎非常的奇怪。
他觉得再过一日,他的心腹一定会把消息穿回来的,可一日之后,他的心腹并没有把消息穿回来,这让他很是纳闷,内心有些七上八下的,不过,一想到大军提速一倍,行进的肯定很匆忙,自己的心腹抽不出时间给自己发消息,似乎也能说得通,毕竟,日行六十里,这已经是逆天的速度了,自己的心腹大概是累的没有精力汇报情况了,或者是没有机会。
但在不清楚中路兵马行进位置的情况下,他有些不太好确定自己的行进速度了,毕竟,太快和太慢都不合适,时间要正正好才行。
“这中路兵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连个消息都没有,这样可不行。”
李大虎显得很是烦躁。
一天没有消息就罢了,他耐着性子继续等了一日,结果第二日还没有消息传过来,这就让他很是疑惑了,自己的心腹是非常听话的,怎么可能不传回消息呢?这不太符合常理啊!他觉得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或许自己的心腹被发现了,赵长空一怒之下把人给扣了,不让发出消息。
“头领,那我们怎么办,是加速行进,还是慢慢走。”
小头目问道。
李大虎皱眉想了一下,开口道:“算了,不管了,我们还是慢慢走,急什么,这山路这么难走,晚几日到也很正常啊!”
很显然,李大虎还是不愿意冒险,觉得早去不如晚去,早去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而晚去就不会了,至少,在他看来,晚去安全的多,就算被赵长空摆脸色,他也无所谓,他麾下有四千兵马,也算是一方豪强了,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他不相信根基不稳的赵长空敢随便动他。
与李大虎一样,瞎子也有同样的念头,这货也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才不会牺牲自己为别人做嫁衣呢?山贼都是圆滑之辈,怎么可能为别人做嫁衣。
不过,李大虎和瞎子的这种行为,正好是李安所希望的,这两个家伙慢慢走,正好有利于李安和赵武夫对他们进行前后夹击,把他们给堵在山道了,如此这两股山贼就成瓮中之鳖了。
在对付中路兵马的时候,李安就早一步将心腹派到了西边两路,并且,每天都会传回消息,此时,李安对李大虎和瞎子的掌握是全方位的,对他们的位置也非常清楚,赵武夫同样如此,两路官军既然知道山贼的位置,自然在对付他们方面就容易的多了。
“李侍郎,没想到事情会如此的顺利,山贼这么胆小,看样子很快就能消灭他们了。”
陈龙高兴的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我也是没有想到啊!这些山贼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而且,非常的自私,都在想着做渔翁之利的事情,这渔翁哪里是那么好做的,越是不团结,死的就越快,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不正是一件好事吗?”
这些山贼个个心怀鬼胎,都在打着对自己最有利的鬼主意,可这样的好事是不存在的,人人都往后缩,最后就会被各个击破,只有团结在一起,才有获胜的可能,当然,山贼就是山贼,让他们团结一心,这怎么可能,若是山贼都有这份能力了,那就不是普通的山贼了,而是具备改朝换代能力的一方豪强了。
既然李大虎和瞎子动作缓慢,那李安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直接下令大军加速前进,尽快把两股山贼个堵住,只要把这些山贼给堵住,劝降工作是没有什么压力的。
赵武夫所部的行进比李安还要快,毕竟,他们需要把山贼堵在山道上,速度不快是不行的,一旦让山贼跑出山道,他们就没法堵口了,也没法与李安前后夹击了。
还好两路山贼都是磨磨蹭蹭的,行进的速度非常缓慢,这客观上给赵武夫增加了时间,让赵武夫所部终于赶在山贼的前面,把口子给堵上了,而这距离山贼抵达出口,仅有一天的时间而已,也就早了一天而已。
李安的队伍稍微慢点,距离山贼还有两天的路程,不过,也就是几十里的事情,并没有多远,山路是唯一的通道,两侧的大山根本就没有路可走,若是放弃一切,倒也能爬上山逃离,可山顶没有路,逃入大山的唯一结局,就是被活活的饿死,或者被山里的毒虫等折磨死,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投降来的好。
李大虎和瞎子的队伍,也是有探子的,他们只往北探查,对于身后是不探查的,他们探查的距离也就三四十里,一天的路程而已,所以,当他们快要走到出口的时候,探子马上就发现了出口被堵死的糟糕情况。
这一次,赵武夫并没有设置陷阱,而是光明正大的把路口给堵死了,两个路口各有五六千人,军容极为鼎盛,把李大虎和瞎子的探子都给吓傻了。
在李大虎扎营的山沟里,李大虎刚想坐下来歇息,探子就跑过来汇报了出口被堵在的情况,把李大虎吓的不轻。
“什么,五六千的官兵把出口给堵住了,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啊!”
李大虎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首领,我看的清清楚楚的,官军五六千人,确实把口子给堵死了,光箭塔就搭了十几个,我们不可能冲过去的。”
探子说道。
李大虎顿时蒙了,联想到中路的心腹一直没能传回消息,他突然有了一种可怕的猜测,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个猜测是真的。
他觉得中路的叛军有八千人马,再怎么不济,也不该这么快就被官军歼灭了吧!中路的突然加速行进,难道就是去打仗的。
其实,在几日前,中路的赵长空就已经给李大虎和瞎子下达命令,并把庞贵的事情告诉了他们,让他们加速前进,与自己一起攻打归昌城,可惜送信的两个家伙非常不走远,被李安的心腹发现了,两个家伙都被干掉了,书信也被截下,所以,李大虎也瞎子才没有加速前进,要是让他们接到书信,估计,这两路兵马早就离开了山道,并沿着大道奔向归昌城了,虽然,这些山贼兵马未必能够攻破城池,但他们的破坏力还是很大的,这些家伙就算不能破城,但在城外大肆破坏,那是肯定少不了的,而城外还有李安的试验田,要是被这些家伙给破坏了,那岂不是糟糕了,而眼下,这种担忧是不存在的,这不禁让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