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t9pw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 txt-第0121章 祖傳手藝,雲盾符閲讀-49qao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几百个人,要通过地下排水系统转移,绝非易事。
但只要地点合适,加上精确的算计,也未必不可能。
老韩选中的这三个地方,也是这周围几公里范围内,可能性最大,最有可能作为转移点的地方。
首先,这三个地方都有个共同点,就是有大型车辆。
光有大型车辆并不够。
这三个地方的大型车辆出入,不会引发任何怀疑,这才是关键。
就好比云山时代广场,如果有货车或者大巴车出没,一定会显得非常突兀,自然而然引起怀疑。
可这三个地方不一样。
景区停车场,旅游大巴来来去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知道多少旅游车进进出出。
公交总站也一样,大型公交车进出,更是理所当然的事。
物流中转地也是同样的道理,进进出出的物流车辆,还是全封闭的,比旅游车和公交车更有利。
江跃对着地图仔仔细细分析一番,完全认同老韩的判断。
如果要转移这几百号人,这三个地方是最有可能的。
“老韩,这三个地方,你们三处的人,都已经到位了吧?”
老韩叹一口气:“我们三处已经接到命令,所有三处的队员,自收队之后,全员回到基地待命,任何人都不得缺席。根据上头的意思,是要对三处集中进行一次思想方面的培训教育。”
看得出来,闫长官是要借罗处顶撞上级这件事大做文章,不但罗处接受调查,整个三处都得跟着学习。
学习明显只是个借口,真正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对三处的人禁足,让三处的人明里暗里都不能行动。
惟其如此,才不会有人去捣乱。
闫长官因为没有暴露,所以这事看着是阴谋。
在江跃这个知晓内情的人看来,这无疑就是阳谋。
江跃看了看时间,皱眉道:“老韩,你们这位长官,为了捂盖子,还真放得下身段啊!”
“小江,你也别担心。县官不如现管,三处的人是被一纸命令限制住了。却不代表就没别的办法。”
“你放心,这三个地方,我第一时间已经调动了人手暗中去盯着。只要有风吹草动,立刻会上报。”
“哦?”江跃眼前一亮。
随即就明白过来了,老韩到底是干过警队的,而且在主要位置上待过很长时间。
谁还没几个老部下?
“小江,你可别误会。警队的人,我虽然也调动得了,使唤得动,不过这种事情,如果我调动了他们去做,最终还是会惊动行动局。这个圈子,很多时候没什么秘密可言。我要是调动老部下,很可能会害了他们。”
这是大实话,现在可不仅仅是和邪祟鬼物斗争。
事情牵扯到了闫长官这种层次的人物,调动警队的老部下,显然不合适。不但有暴露危险,也极大可能会坏了这些人前程。
“我在警队时,发展了很多可靠的线人。你别小看这些人,都是特别机灵,而且特别有正义感的人。”
这倒是让江跃有些意外。
不过老韩为人一向谨慎,他敢大胆用的人,肯定不会是糊涂蛋,必然是有几把刷子的。
“老韩,看来,罗处当初极力把你弄到行动三处,非常英明啊。”
老韩在有些方面,确实不如罗处。
可他的确有罗处所不及的优势。
这样两个都讲究实干的人组合在一起,也就难怪行动三处这段时间业绩斐然,大有力压其他四个行动处的气势。
老韩倒是没有因为江跃夸了一句就忘乎所以。
反而眉头深皱了起来。
“可惜啊,小江你这样的民间奇人异士,又不肯接受官方的招纳。”
这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
江跃既拒绝了罗处,这时候自然也不会因老韩两句话就改变主意。
尤其是看到罗腾和老韩在闫长官跟前,处处受制,处处吃瘪,他更加淡了这份心思。
“对了,小江,听说过两天,要进行第二身体检测。这次检测范围更广。你们在校生还是优先检测。”
又要检测?
江跃却完全兴奋不起来,上次体测,正好是他身体强化之前。这次体测,恐怕自己身体强化肯定是低调不了啦。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去琢磨这些。
亲人沦陷,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心里都备受煎熬。
蓦地,江跃忽然想起一事。
“老韩,我想请你帮个忙,可否?”
“什么事,尽管开口。”
“我需要你帮我准备一点东西,还需要一间谁都不能打扰的密室。”
“咱们基地,别的都缺,就密室不缺。你要什么东西?我现在就让可靠的人帮你去弄。”
江跃也不矫情,拿起纸笔,刷刷刷写了一行字。
“黄纸?朱砂?鸡血?黑狗血?”老韩喃喃道,“这些都好说,哪哪都可以弄到。后面这几个是什么?”
“凝烟草?素尘叶?还有这个是什么?闭月参?小江,这些东西,有没有通俗点的名字?”
也难怪老韩一脸懵逼,其实江跃也同样懵逼。
这都是那天晚上在江家宗祠,爷爷在梦境中告诉他的。
那一场大梦,爷爷给他灌输了许多东西,就好像一个几十g的硬盘,直接输入道了他脑子里,信息量大到出奇。
这三件东西,江跃清楚记得,是那头玉蚕的食物。玉蚕只有遇到这三种食物,才会醒来,才会有进食欲望。
否则它会一直处于长眠状态。
关键是,玉蚕的蚕丝在爷爷口中说来,是非常神妙的宝物。江跃馋的就是它的蚕丝。
当然,爷爷只告诉他,找到这三件东西,玉蚕一定会苏醒,一定会进食,一定会吐丝。
但具体哪里去找这三件东西,爷爷并没有详细提到。大概率这三件东西是非常罕见的,连爷爷也很难说具体哪里可以找到。
但爷爷强调,这三件东西肯定是存在的。而且,诡异时代,天地之间出现大变异,各种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将会不断出现。
爷爷甚至提到,这些不断出现的东西,并非凭空出现,在盖亚星球漫长的岁月中,它们极有可能都是存在过的。
只是,随着世界的不断变迁,一些物种消失了,一些物种蛰伏了。
而诡异时代,一定会有更多原本消失的物种,陆续出现。
对于当代的人类而言,固有的知识体系,很难接受这一点。
但爷爷再三叮嘱江跃,一定要未雨绸缪,要将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非但不能逃避拒绝,反而要主动融入。
世界变衍,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而停滞不前。
要么去习惯它,接受它,融入它。
要么,只能被淘汰。
江跃之所以把这三件东西写出来,也只是碰碰运气而已。
“老韩,前面那几样,你帮我准备一下,越快越好。后面几个,你不知道也不要紧,暗地里帮我留意一下。不一定现在就要。”
老韩松了一口气。
他受了江跃这么多恩惠,难得江跃提一次要求,他自然想全力做好,表现一下对这份交情很看重。
可要是那三件东西非常稀有,老韩也怕自己辜负了江跃一番信任。
听江跃这么说,老韩当即点头:“行,我让人把前面那几样东西先送过来,三四十分钟就够。后面几样,我会暗中留意。”
“行。”江跃点头,“对了,三狗呢?”
同样是接受调查,江跃已经恢复自由,没理由三狗还没结束吧?
“是这样的。三狗呢,已经算是咱们三处的预备队员,已经入了档案。所以他的调查,跟罗处一样,需要走一下程序。过程会繁琐一些。不过据我所知,三狗表现得很难缠,想要从他那里找到口子,我看他们也是白费力气。”
三狗这娃,看着咋咋呼呼,内在里却有很多人未必看得到的精明。
山民骨子里那种危机嗅觉,自保能力,绝不是吹出来的。
江跃倒也不好说什么。
三狗既然已经选择加入超自然行动局,那就得按照人家的游戏规则办。
这也算是对那小子的一场磨砺吧。
江跃其实是好奇,三狗那小子自称一晚上都在宗祠大堂里,爷爷还有家族传承给他。
他很想知道,三狗到底得到了什么传承?
他倒是不担心三狗会把家族秘密泄露出来,别说之前在宗祠的时候已经敲打过他。
单就三狗的性格而言,他是吃软不吃硬的。
闫长官想用这种威胁恐吓的手段让三狗屈服,那绝对是适得其反,只会让三狗越发叛逆。
趁那些东西还没到,江跃草草填补了一下肚子,随即提出要冲个澡。
等他痛快冲洗一番后出来,他要的东西也正好到了。
密室,老韩早已经给他准备好。
老韩通过这些东西,其实早有些猜测。他估计,江跃应该是要施展一些秘法什么的。
这是人家的机密,老韩倒没有窥私的打算。
下令将密室的监控撤掉,派了两名心腹在门外守着,不管是谁,绝不允许进去打扰,哪怕是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进去。
江跃见老韩如此隆重相待,知道老韩是故意示好,却也承他这个情。
这件事,确实是要高度清净的环境和状态,绝不能又任何打扰。否则,他初次尝试,极有可能功亏一篑,反伤了元气。
制符这门学问,江跃其实自小就见过,但却不曾涉猎。
小时候,乡里乡亲时常到盘石岭老家,央请爷爷画一张符,驱邪避灾。但凡有个风吹草动,诡异难解的事,头一个想到的,便是找云鹤老人。
这一点,江跃颇有印象。
当时,他只是觉得,乡下风俗作兴这一套,家家户户都这么玩,风俗的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在乡下,几乎家家户户都讲究这个,到底管用不管用,江跃当时小小年纪也分不清。
如今看来,乡亲们或许不懂什么诡异不诡异,但对爷爷确实有种发自骨子里的尊重和信服。
当然,江跃也相信,那是山民对自然,对天命的一种敬畏。他们断然猜测不到,他们信任的云鹤老人,竟真是个陆地神仙。
梦境之中,爷爷曾口授过制符之术。
制符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过程其实相当讲究。
细节上的事情,很容易决定一张符的成败。
当然,以江跃眼下的能力,那些特别高端的灵符,显然也不现实。
他的目标,是制作一张二阶防御灵符。
梦境当中,爷爷提到制符时,特意提到了一些基础符箓。
所谓的基础符箓,就是三阶以下的符箓。
关于级别的划分,爷爷也曾详细提到过。灵符的制作,跟制符者的修为挂钩。
爷爷也曾明确提到,哪怕江跃得到了家族的传承,现阶段也只能制作基础灵符,也就是三阶以下的灵符。
那些特别强大的灵符,需得个体修为提升到某些境界,才有机会尝试。
江跃现在要尝试的,就是一张二阶灵符,名为云盾符。
顾名思义,这是一张防御灵符。
此符一旦结成,遇到外力攻击,会形成一层如云烟一般的防御,看着似乎缥缈无形,实则防御力惊人。
根据爷爷说,这个防御力,便是超大口径的机枪,也绝对攻破不了它的防御,而且这个防御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保护。
当然,云盾符也有它的缺点。
准确地说,任何灵符其实都有它的缺点,只是级别越高的灵符,因为自身强大到逆天,所以缺点往往不容易被利用。
云盾符和其他灵符一样,有一个几乎是普遍的缺点,那就是使用时限。
云盾符的使用时限,能维持二十四小时。
当然,这二十四小时是可以分期使用的,并非一旦开用,就必须一次性用完。
还有一个缺点,便是无法承受特别强大的重力攻击。
比如从天而降一块巨石这种,云盾符的防御特点就很难扛住。
当然,江跃之所以要炼制这云盾符,显然没打算用它来扛重力攻击。他要的就是防弹攻击。
这可比任何防弹衣都好用。
所有的工具,被江跃一次摆放好。
江跃凝神静气,将一切杂绪驱除。
制符首先就要平心静气,心外无物。
至于沐浴,驱除污秽,那是基本的准备工作。
此刻的江跃,脸上慢慢浮现出一道神圣气息,年轻俊俏的脸上,竟隐隐有了几分道德之士的圣洁。
按照爷爷传授的手法,江跃左手五指翻飞,各种奇奇怪怪的手型,在他掌中不断变幻。
一会儿五指成峰,一会儿如莲花绽放,一会儿如灵禽振翅,一会儿如猛兽疾走。
右手轻轻一卷,已经多出一只古朴灵毫。
灵毫在沾着些黑狗血的朱砂上浓浓蘸了一下,让灵毫沾满朱红之色。
此笔,才是江跃敢于尝试制符的关键。
这是爷爷留给他的三件礼物之一,爷爷曾明确提到,此乃灵物,集天地造化,日月灵气,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有此灵物,哪怕是凡人手法,亦可尝试制符,而且成功率会比普通制符狼毫高多了。
江跃虽然不怎么打游戏,却也知道,此笔就相当于外挂。同等的条件下,有这根灵毫,效果截然不同。
江跃脑子里的意念,随着他的手诀不断变化,也慢慢开始成形。
当脑子里所有意念形成一点时,江跃灵光一现,下笔如有神助。
灵毫在早就准备好的符纸上,刷刷刷开始舞动,红色的朱砂就好像被赋予了奇妙的生命,在黄纸上开始跳舞,有如一道红色的精灵,不断在黄纸上留下它的舞姿。
何谓笔走龙蛇!
眼前江跃的狼毫所到之处,龙蛇气象自生。
原本看似毫无生命力的黄纸,也仿佛被赋予了奇妙的生命,开始出现了异常波动,与那朱砂,仿佛是天造地设一般,形成了奇妙的沟通、融合,仿佛两个生命要融合到一体。
江跃此刻,就像一个魔法师,操控着奇妙的魔法,享受着这种神奇的感觉,浑然物外。
灵毫轻轻一抖,已经到了符文了尽头。
一切浑然天成,恰到好处。
到了这一点,正好是水到渠成,多一分则累赘,少一分则不足,简直堪称完美无瑕。
江跃放下灵毫,望着眼前的黄纸,感觉到它的不凡,这再也不是一张普通的黄纸,而是一张半成品灵符。
说它是半成品,那是因为还有最后的步骤没有完成。
江跃并没有停顿,双手开始快速结着手印,口中念着爷爷传授的咒文。
这是给灵符引聚灵力,说通俗一点,那就是开光。
这也是一道关键程序,没有这道程序,哪怕是制成的灵符,也只是个婴儿,不具备什么战斗力。
开光,就好比凝聚力量,开启力量,让灵符真正具备战斗力。
江跃分明可以感觉到,随着自己手诀的引动,四周确实存在有质无形的波动,不断朝灵符当中汇聚。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直到江跃额头冒汗,感觉到心神疲惫,摇摇晃晃,这才停了下来。
“呼!原来,这开光引灵,才是最累的一个环节啊。”
江跃几乎感觉到自己脑子都被掏空。
不过,爷爷明确提到过,纸符最是消耗心神,专业的说法是说消耗灵识。
他现在的灵识,就相当于接近被掏空了。
即便如此,江跃还是没有停下。
手指点在早就准备好的鸡血上,蘸一些鸡血,在灵符上中下三个位置,各点了一下。
这是灵符制作的最后一道程序,算是画龙点睛之笔。
完成之后,江跃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脚下有点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
在椅子上坐了足足二十分钟,江跃总算清醒了一些,恢复了一些神气。
不过,短时间内,他肯定是无法再尝试制符了。
当然,这一切爷爷早就叮嘱过。制符一道,切不可能贪多,更不可强耗心神去追求。
否则,神识一旦过度使用,造成永久性的损伤,那就一辈子和制符之道无缘了。而且轻则残废,重则丢了性命。
江跃缓缓站起身来,望向台上那张灵符。
此刻,初成灵符时的灵气环绕,已经慢慢收敛。光从表面看,已经看不出什么异样。
除非修为强大的人,才能感觉到微微的灵力波动。
但是江跃很清楚,这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波动的灵符,一旦催动,那就将是铜墙铁壁般的存在。
将灵符收好,各种工具也都收入囊中。
鸡血和黑狗血是不能再用了,时间长了失了气性,也就是去它们应有的效果。
黄纸朱砂等物,以后还用得上。
江跃又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走出密室。
老韩见到江跃出关,当即一呆。
“小江,你怎么了?”
眼前的江跃,满脸疲惫难以掩饰,看上去就好像有几天几夜没睡觉似的。
“没事,刚才做了些事,心神有些消耗过度。休息一下就好。对了,有消息了吗?”
老韩摇摇头:“目前还没有。不过云山时代广场那边,事态好像没有得到控制。听说,五处又搭进去了好几个人。死状都很惨。”
江跃听完只是冷笑。
“老韩,只要你们闫长官偏向那个柳大师,五处的人,再死上十个八个也不稀奇。”
“不过,我估计,你们闫长官差不多该批准柳大师出手了,三千万酬金,柳大师肯定是不到手不罢休的。”
整件事就是这么荒谬。
超自然行动局的每一个队员,都消耗国家无数金钱和精力培养,可就这么不明不白送命,送得如此冤枉,如此荒唐。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柳大师要那三千万酬金,故意制造出来的杀戮。
人心险恶至此,比任何怨鬼都可怕多了。
该说的江跃都说了,只可惜,行动三处现在根本没有发言权。
江跃忽然见到老韩的脸色有些古怪,忍不住问道:“怎么?”
老韩叹道:“其实,闫长官已经批准柳大师出手了,三千万酬金已经开始走程序,还有出场费……”
好吧……
江跃无语,本以为闫长官还会矜持一下的。
没想到,闫长官这点矜持的耐心都没有了,直接批准柳大师出手。
这就意味着,在柳大师和行动三处罗腾之间,他的屁股已经彻底偏向柳大师!
当然,这一点都不意外。
本来,他们就在一条船上,让柳大师接受调查,只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
最终,闫长官一定要向柳大师妥协。
哪怕他知道这是柳大师在搞鬼,在要挟,在敲诈,他还得给。
因为,他别无选择!
就在这时,老韩的手机响了。
“韩队,我在C区,这里好像是有点不对劲……”电话那头,赫然是老韩安排盯梢的眼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