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c5r优美言情小說 鍊金手記-七十六:數沙者相伴-ii4de

鍊金手記
小說推薦鍊金手記
突如其来的声音汹涌地压了过来,雷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僵硬起来,就像是老鼠听到猫叫,他灵魂深处的恐惧被勾了起来。说话的人属于更高层次的生命,雷下意识就明白了这点,同时他心中对这不速之客的身份也有了答案。
彭尔斯·德罗契!
雷没有料到,自己刚进入德罗契家族,就见到了这个这段历史的主角,彭尔斯话语里毫不掩饰的杀意让他的灵魂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科雷亚却毫不畏惧地上前一步,对那声音的方向说:“我们为了见你不惜冒着灵灾穿越了大半个波尔坎帝国的疆土,你难道连听几句话的时间都要吝惜吗?德罗契大公。”
彭尔斯化身在暗影中没有露面,因为布兰德的偷袭,他原本打算杀死所有入侵者来保护贤者之石,但眼前这个女剑士却有些特殊,彭尔斯发现,她身上并没有丝毫里世界能量的波动。
这给了科雷亚说话的机会。
“你是什么人?”彭尔斯问道。
“我来自北方。”科雷亚说,“你应该知道守界者。”
对埃灵时代研究颇深的彭尔斯的确听说过这个古老的名字,但那只是古代文献里顺带一提的几处闲笔,所谓的守界者的存在,对这个炼金术士的世界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这倒是给这个女人一个活命的理由,毕竟就彭尔斯所知,守界者排斥一切和里世界有关的力量,贤者之石也被他们认为是不应该出现在世间之物。
“立刻离开这里,趁我还没改变主意。”时间从彭尔斯的伤口里飞速流逝,他不留余地地说。
“我来这是为了阻止你,彭尔斯,你不该滥用贤者之石的力量,现在它已经酿成了灾难。我想这应该不是你的本意,影之贤者的后裔绝非草菅人命之辈,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局势已经不在你的控制之中了吧。”面对一位在世的贤者,科雷亚说话时也没给对方留什么情面。
“你的高见呢?”彭尔斯说,“以你地高见,我现在该怎么办?”
“封印贤者之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得上忙。”科雷亚无视彭尔斯地冷嘲,毫不犹豫地说。
“所有人都想得到贤者之石。”彭尔斯沉默了一下,“进入这里的所有人,包括你。但谁能保证,贤者之石落在别人手里,情况会比现在更好?先祖的庇护让我能时刻克制欲望,所以我有资格使用它,只是……”他像是在对旁人说,又像是自语道:“只是,出现了一些意外。”
雷发觉彭尔斯的语气越来越漠然,他仔细观察着身边的情况,元素掌控者的能力让他对空间里的能量波动异常敏感,大厅里的暗影似乎有些不稳定。渐渐的,雷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异样——那是他刻印的影鸦纹章传来的联系。
雷用来刻印进入永续之境的古物,就是彭尔斯曾佩戴的,那块曾经作为贤者之石载体的纹章。
此时,这枚纹章的完整体,就被彭尔斯带在身上。
雷的灵魂深处,激动的情感怦怦跳动起来。他本以为这次进入永续之境后,在各方势力的角逐下得到贤者之石的消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此时,他真的接近了贤者之石。他顾不上参与科雷亚与彭尔斯的交流,仔细感受影鸦纹章传来的联系,忽然,在暗影之中,他看到了一抹若隐若现的影子。
那影子只是一闪而逝,雷却见到了一线暗紫色的光辉,这光辉仿佛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只是瞥见一眼,就让雷的灵魂出现了片刻的不稳定。
“你看见了我?”
忽然,彭尔斯的声音像是在雷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
雷被贤者之石搅乱的心思彻底清醒起来!
彭尔斯发现了他的窥视!
彭尔斯冷冰冰地打量着那个始终保持沉默的黑发年轻人。
异常纯粹的灵魂……这让他有些惊讶,但怎么看,这都只是个低微的家伙。然而这个实力低微的家伙,竟然看见了化身为暗影的他?
彭尔斯立刻想到了刺杀他的管家。
暗影涌动了起来。
“我差点再度相信你们的伪装!”
一瞬间,雷感到自己向下猛坠。
他坠在地上,仰头看着自己的背影,一时心中茫然。
为什么自己会看见自己的背影?
最后的意识中,雷听到了科雷亚猝然又立刻沉寂的呼喊。
冰冷,黑暗。
……
潮汐涌动,在冰冷的水里随波逐流的雷逐渐恢复了意识。
他已经被排斥出了永续之境,他此时身处的地方,就是他进入永续之境时曾来过的交界处。
刚回过神来,雷就立刻检查自己的灵魂,发现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损伤之后,庆幸之时,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都已经接近贤者之石了,可惜。“
雷回想着自己在永续之境里的最后一刻。
他算是切身体会到了贤者的可怕,他只是窥视了一眼,就立刻被彭尔斯发现,并且毫无抵抗之力地被杀死。回想起来,他最后的意识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背影,彭尔斯似乎把他变成了影子。
雷后怕地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虽然这次进入永续之境里没能得到贤者之石下落的线索,至少,和那位守界者女剑士同行时,他知道了不少上古秘辛。
想到这里,雷忽然有点怀念科雷亚了,二人也算是共同经历过生死,但作为降临者的他,和这个历史人物就再不会有交集。
“我被彭尔斯杀死……她也不会幸免。”
雷在心里为科雷亚追悼了片刻,便准备穿越这永续之境和现实世界的交界处。
雷在冰冷的河水里穿行,忽然发现身边涌动着些许淡金色流沙,与此同时,他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来。”
这声音陌生又熟悉,雷愣了一下,便想起来,他进入永续之境时听到的,也是这个声音。
“你是谁?”
他想发问,发不出声音。
意外的,他竟然得到了回应。
“数沙之人。”
雷没法辨认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但那些淡金色流沙却隐约指引出了一条道路,他顺着流沙前行,身边涌动的水流中无数光影变幻,他看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一闪而逝的画面,这些画面里他看到了亚姆林村的矿洞,埃德蒙兹的尸堆,还有浮空城幻影降临的符腾堡,以及熊熊火焰。
这是历史的轨迹,是永续之境的本源,无数闪逝的画面让雷有些迷失了,他在心底无声地嘶吼:“你在哪?”
那声音从极遥远处传来。
“历史依托时间,我在时间之外。”
雷忽然见到前面有一道庞大的黑影。
暗礁……他想起进入永续之境时听到的声音。
溺水者因暗礁头破血流,也能借它跃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