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pe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展示-aclxs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急了。
天知道那个家伙跑了出去,接下来又跑去做什么。
他有一种自己的儿子完全脱离了他掌控的感觉。
这种感觉说不上好坏。
不过……
李世民想知道这家伙到底打着的是什么算盘。
陈正泰心里却是惊骇。
因为李承乾提出的这个模式……实在有些超前。
当然……这种模式也并非没有可能。
概念再超前,本质上是可以用其他方式来弥补的。
比如更强的组织能力。
将所有人组织起来,定制一个合理的奖惩机制,再经过一个个层级的组织,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可问题在于……组织得起来吗?
这涉及到的……可是千千万万个人,需要每一个人成为这个庞大组织中的一份子。
虽然陈正泰对此有很大的疑心。
可某种程度而言,他还是很佩服李承乾的,这狗东西居然抓住了一个风口。
社会形态的改变,自然而然会孕育出许多的风口来。
就比如李承乾,抓住了二皮沟里许多新晋的工人和殷实家庭的需求,而经济学里,又有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那就是,到底是需求推动了社会的进步,亦或者是技术的进步诞生了需求,从而产生了新鲜的社会形态。
陈正泰固然有很多商业上的奇思妙想,可至少……他脑洞虽大,但是觉得很多奇思妙想并不实际。
因而,他的好奇心也给勾了起来。
急匆匆地随着李世民追了出去,只是此时……却哪里还看得到李承乾的踪迹?
“恩师……”陈正泰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脸色铁青地道:“现在知道他们的身份,就好找了,立即派人打探一下,这贼穴在哪里。”
这话说的……就像李承乾是贼一般。
张千躬身行礼,慌忙传达密令。
…………
而李承乾,此时正带着薛仁贵到了一处破旧的宅子。
这宅子本是当初建设二皮沟时临时的一处工棚,占地不小,不过现在已经搬空了。
李承乾得意洋洋地看着薛仁贵道:“你看,这宅子的主人盘下了施工队这宅邸之后,还想租个好价钱吗?哼,也不想想孤是什么人,想要在孤这儿占便宜,休想。”
“前几日,孤让那四指老王带着几个弟兄,成日在这附近晃悠之后,他这宅子就租不出去了,现在每月三贯就租给了孤。你看看,现在在这二皮沟,占地这么大的地方,便是十贯也未必能租到这样的地方。”
薛仁贵却没心情听李承乾炫耀自己,他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讲一个好故事。”李承乾很认真地看着薛仁贵:“你的大兄说过,通货膨胀,会让所有家里有财富的人生出焦虑感,他们只有通过源源不断地拿出钱来生利,才能减轻这样的焦虑。”
“于是……资本市场就诞生了,钱在这里头不断的流动,有数不清的钱财,都在寻觅着各种机会。所以……一个优秀的商贾,便是制造这种机会,给市场上的钱讲一个天衣无缝的好故事,谁讲的故事最好,那么钱就会流到哪里。”
薛仁贵有点懵,他显然还是没明白,于是疑惑不解地道:“你到底是乞丐还是商人?”
“这有什么关系呢?”李承乾瞪他一眼:“你跟我来了二皮沟,我们自从将钱都花完之后,难道你没有察觉到吗?这个世上,上至公卿,下至贩夫走卒,他们每日庸庸碌碌,为钱来,为钱去,为钱而生,为钱去死。我在东宫的时候,用东宫的命令去驱使人办事,他们总是办得不好。因为他们是带着恐惧办事的。可见用皮鞭子驱使人效果总是差一些。”
“可这些日子,我在此指使那些乞丐做任何事情,发现他们总是勤快得很,你知道这是为何吗?因为我是用利益去诱使他们,他们不但干得勤快,且还甘之如饴。”
说到这里,李承乾顿了一下,看着薛仁贵认真听着的脸,然后又道:“所以什么身份不紧要,是乞丐,是商贾,是太子,有什么分别呢?现在孤要讲好一个故事,将这些钱抓住,再用这些钱驱使这数不清的人,这对孤来说不是坏事,对他们而言,也不是坏事。你能明白吗?”
薛仁贵想了很久,一声不吭,只皱着眉头。
李承乾乐了,便道:“那我现在教你去杀一个人,我是太子,你敢不敢不听?”
薛仁贵想了想,最终还是点点头,只是面上明显有些不情愿。
李承乾随即道:“可我若是请你杀个人,答应事成之后,请你吃一个月的肉呢?”
薛仁贵咽了咽吐沫,他饿了。
看着薛仁贵的表情,李承乾笑了,就道:“现在,你自己知道这里面的不同了吧!好啦,少啰嗦……来,跟着我布置一下,马上这十几个当家的就要来了,这些人中,三当家为人狡诈,不过干事利索。四当家人是木讷了一些,不过为人忠厚……噢对啦,你去买几十个蒸饼来,我给你钱,你可不能贪墨来。待会儿大家来了,我请大家吃蒸饼。”
而后,李承乾便用心地开始布置起来。
其实很多东西,都在他脑海里谋划很久了。
干事,你得先有人。
而对李承乾而言……他是不缺人的,二皮沟这里富裕,因而涌入了许多人,陈正泰为了让二皮沟保持一定的吸引力,采取了户籍的政策。
某种程度,是为了对原先的一批人先来者进行一定的保护,可是闻风而来的不少流民越来越多,这些流民们没有宅子住,有的是单纯在此卖气力,也有的,寻不到地方落脚,甚至露宿街头。
李承乾太了解他们了,因为当初自己就曾过过这样的日子,他很懂得如何去差使他们,也晓得怎么笼络。
有了足够的人力,接下来就是利润的问题了。
而这些对李承乾而言,都不算是事。
譬如从金德坊到兴唐坊的遂安街,需要走多少步,寻常的人一定会以为至少要一千二百步,可只有李承乾这种人才知道,并不是的!
因为有好几处小巷子可以走,甚至还有一些门洞可以钻,理论上……只需要六百七十步就足够了。
送货的路线,时间,成本……根据李承乾这些日子在这二皮沟的大街小巷里穿梭,他大致都有一个概念。
而这些,才是自己讲好这个故事的基础。
否则,若是随便一个什么人,就算那陈正泰亲自来,想要砸钱做这个买卖,十有八九也是要失败的。
原因很简单……他算不清这笔账,虽说陈氏乃是二皮沟的主宰者,但是他并不了解那些窝在小巷里,住在桥洞下的那群流民以及乞儿们的心态,更不知道……这些人最擅长的是什么。
每一条街里,如何保证人们走出门不超过百步,就可以随时联络到乞儿,这些……除非亲自用脚丈量过的人,要不,是不会有概念的。
除此之外……还有如何确保,怎么将这些人管理好,怎么唬住他们,又要确保他们如何卖力干活。
那些高高在上的世族们,根本就知道,平日里他们用鞭子抽打的人,在他们面前如何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可只要在他们看不到他们的地方。这些被人视为老鼠一般的人,是如何运用自己的小智慧来偷懒和生存。
是的……是人都有生存的办法,而这种生存的技能,李承乾早已领教过了。
所以……便需有一个合理的章程,既要保证自己能如数收到钱,还要让这些小乞丐和流民们如何马不停蹄的将事办好。
此刻,李承乾的脑海里瞬间的开始浮现出了一个个骨干的图影,这些人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性子,有自己的长处,也有短处……
有了他们,就可以似一张大网一般,在二皮沟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系统。
当然……
依靠这些……利润还是很微薄的,自己能赚一些钱,但绝不是天文数字,想要将故事讲好,单凭给个人跑腿,还是不够。
等他将这张网慢慢的完善之后,接下来,就该是向商户收钱了。
因为很简单……大家都很忙,慢慢的大家养成了让人跑腿办事之后,此时……会形成新的依赖,一些更优质的客人,这时就不只是满足于带书和送餐这样要求。
于是……人们甚至会希望……便是采买东西,也一并让这些人代劳。
而一旦如此……人们越来越对此有依赖时,这二皮沟里的商家们会发现,谁家和这群乞丐们合作,谁的生意就会更多。
人家需要买一个梳子,卖梳子的店有十家,同样的价格,小乞丐偏去李家购买,那么其他的商户怎么办?
这时候……这些商户,也不得不对李承乾形成依赖。
形成了依赖,不但可以对零售的商贾们进行某种程度的影响,甚至还可以从他们手上牟利,这……才是李承乾要讲的故事。
一个可以对全城甚至将来整个关中,关东都能有影响的一个大网,你们说它值多少钱?
“嘿嘿……”心里想着一切的布局,李承乾不禁乐了,显然……他现在要做的,必须在讲故事之前,将现在要办的事办好。
…………
“陛下……”
张千匆匆的寻到了李世民。
此时,李世民正坐在一个茶馆里,位于二楼的位置,这里靠窗,自这里朝下看,可以看到街对面有两个乞丐。
如出一辙的是……这两个乞丐下头也写了字。
大抵还是父母双亡之类。
李世民呷了口茶,脸上倒没有什么怒气了,反而气定神闲起来,人嘛,终究没有过不去的坎。
他便喝着茶,边看着那两乞丐,他倒要看看……自己这儿子,到底造成了多少父母双亡的人间惨剧。
此时……却突然见一个读书人模样的人往乞丐那儿走去……
这读书人,李世民还记得方才在那学堂见过的,他显然是从学堂里离开后,回想着李承乾的话,颇觉得有几分意思,于是想来试一试。
他低声和乞丐说了一些什么,随即丢了几个铜钱给那两乞丐。
两个乞丐一个依据盘膝坐着不动,不过……却伸手取了一个小炭笔,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
另一个乞丐,却是飞也似的赤足狂奔,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那读书人则是进了数十步外的茶楼,在几个看似同伴的身边坐下,说也奇怪,这茶楼竟和李世民是同一间。
读书人随即和身边的人说笑:“我倒要看看,这些乞儿是否真如那人说的一般,我教他卖个李记的脆梨来,自这里到那李记,有一千多步,依着我看,这来回就要半个时辰……”
其他人则笑骂:“这一丁点的跑腿费,你倒是忍心。”
李世民则稳稳坐着,一动不动,眼睛一直看着窗外头。
一旁的陈正泰等人……则是默不作声。
原本以为需要一个时辰。
谁料到那小乞丐竟只一炷香多的功夫,便回来了。
小乞丐匆匆的进了茶楼,伙计要拦他,他报了那读书人的姓名,或许是因为伙计发现,这小乞丐虽是衣衫褴褛,不过还算干净,便引他上去。
这小乞丐随即出现在那读书人面前,取了一个荷叶包裹得结结实实的脆梨出来,而后,飞也似的走了。
“这么快……”那读书人一脸惊讶。
其他人也来了兴趣,纷纷让这读书人将包裹脆梨的荷叶揭开,有趣的是……这荷叶一揭开……一个新鲜欲滴的梨子便在所有人的面前,众人不仅啧啧称奇。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让小乞丐去买食物,他们多少是有些怀疑的,毕竟……没人喜欢乞丐,乞丐是又脏又臭的代名词,而现在……似乎体验还不错。
读书人欣喜地笑道:“有些意思,下次我再买什么,定寻这些小乞丐。”
…………
这一幕,全程落在了李世民的眼里,听到他们的对话,神色不禁动容。
他还是没有理会张千,而是目光落在陈正泰的身上:“正泰,方才那逆子在学堂里说的事,真的能做到吗?”
“有可能。”陈正泰苦笑道:“只是……也很难。”
李世民一下子明白了。
陈正泰是少詹事,又和太子相交莫逆,这样的关系,显然是偏向太子的。
可是陈正泰都说很难,这言外之意就是……想要做到非常不容易,甚至绝不可能。
这就意味着,那个逆子,十之八九是在突发奇想,净是鼓捣一些狗屁倒灶的事。
李世民顿时又来了火气,恨得咬牙切齿。
这一次他是真有些怒了。
而后,他瞪了张千一眼:“说。”
张千压低声音道:“陛下,人寻到了,在一处荒废的宅院,进出的有不少人,奴已命人盯着了,太子殿下自进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出来,那儿进出的……都是衣衫褴褛的人。”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他何时才不让朕操心啊,难道他就不怕遇到什么奸邪之辈,不怕被人欺负了吗?”
李世民是又气又是担心,太子是什么,这是何其金贵的人啊,真要遇到了歹人,那真是后悔不及了。
李世民随即又道:“带着人马,将那里给朕围住了,不……还是不要声张,朕亲自去吧。”
他现在最担心的,恰恰是参与的人太多,知道的人越多,到时候……各种版本的太子沦为乞丐这样的事传出去,那李世民真觉得要对不起列祖列宗了。
“你带路。”
…………
这宅院的地段很好,偏偏因为比较破败,在这热闹的长街上,倒是有些煞风景。
时不时有衣衫褴褛的人进去又出来,大家表情不一。
门前也没有门子,毕竟……都这么破落了,这看不看门,显然都是一样的。
李世民等人匆匆进去。
便见这诺大的宅院里头,院子的中间升起着一个大陶瓮,此时下头烧了柴,里面汤米滚滚,像是在熬粥,除此之外……旁侧还摆着一张张的蒸饼,显然是从外头采买来的,用荷叶包了。
前头则是一个大堂。
远远就能听到李承乾的声音:“谁要是敢在二皮沟的地面小偷小摸,一经发现,要立即砍了他的手,这是有规矩的地方,学不会规矩,那就永远不要让我在二皮沟看到他。见一次打一次,这个消息……要传出去,所有进了我陈家门下的人,都要守这规矩。”
陈……陈家……
陈正泰心里一哆嗦。
沃日……
太子这又是闹哪样?怎么听着像是在黑我陈家啊……
我陈家吃了你家大米了?
不过细细想来,李承乾不愿泄露自己的身份……所以给自己换了一个姓,这也没毛病。
“是,是,以后一定注意,大当家……还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吩咐了,办事要仔细,好了,大家吃喝粥和吃蒸饼吧。”
随即,一个乞丐模样的人撑着竹杖出来,很显然……他对自己的现状很满足,没有乞丐应有的苦大仇深。
李世民一想到自己儿子和这个人一样的装扮,以及一样动辄骂娘的声音,终于憋不住了,猛地疾步冲了进去:“今日谁也别拦朕。”
…………
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每天更新一万五千字,要一张月票,这很合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