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q3k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系統的超級宗門 飛雀奪盃-882、宗主,是您嗎?(第三更,求月票!!)展示-mk7sd

系統的超級宗門
小說推薦系統的超級宗門
“不说,就将你送去刀魔的房间侍寝。”
温平很认真地开口。
一听这话,叶芜屏眉头顿时一颤,顿时怒骂道:“无耻!”
“你是想杀我的人,所以不管用什么办法对付你,都不算过分。”温平冷冷地又加了一句,“本宗主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不说,打昏后就将你送过去!”
“你……”
叶芜屏两眼都快要喷火了,下意识地就要开启脉门反击,然后却怔在了原地。
脉门被封了!
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拖着残躯的废人!
正当叶芜屏愣神之时,温平当即转身,并且对门口守着的弟子说道:“将她打昏,送到刀魔长老住——”
温平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叶芜屏就咬着牙叫住温平,“你不是想听吗?我说!”
“早点这样不就好了。”
温平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叶芜屏要说些什么。
为了清白,叶芜屏只得开口说道:“你现在站在的土地,是我所有族人的埋骨之地,所以不允许任何人践踏它!”
“就这?”
“难道还不够吗?”
听了叶芜屏的理由,温平心中并没有任何感想,因为不管做什么,人人都有自己的理由、自己的苦衷。对温平来说,只要不惹他,那就一切安好,惹到了他,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哪怕你有再正当、再正义的理由,那都无用。
收起思绪后,温平冷声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待在不朽宗,不过活下去并不是不需要代价的。正好最近走了一批人,种树那缺一些人手,你过去补上。”
“这样羞辱我,你还是男人吗?有种你就杀了我!”叶芜屏咒怨地盯着温平。
种树?
她怎么可能会为了活命去做这等低贱的事情。
这种事情在红叶门是最低等的杂役才会去做的。
一听叶芜屏这么说,温平也没啰嗦,直接转身,“打昏她,衣服扒了,送到刀魔长老房——”
“你!”
身后,叶芜屏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了。
温平得意一笑,转过身去时又恢复了清冷的表情,而后说道:“既然改变了主意,那就跟我来。”
不过叶芜屏并不是那种甘愿屈服的人,即便身体屈服了,嘴上和心里也没有屈服,“若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我叶芜屏必将你和刀魔千刀万剐,暴尸百年!”
“女人,你再说一句话,我的忍耐就会到底线。到时候可就不光是送刀魔房中那么简单,信不信本宗主将你扒光了游街示众?”温平沉声开口,用一种真的可能做得出的语气冲着叶芜屏说出了这番话。
叶芜屏只是咬牙切齿地回了一个“你”字,旋即就不再开口,跟在温平身后走向了云岚山。
此时的不死树林中,诸多红叶门天骄一边看书,一边商量着逃脱不朽宗的计策。
终究还是不甘。
毕竟他们往日都是红叶门中的顶尖天骄,每日过的都是众星捧月的日子。
现在在不朽宗的一天,就好像红叶门中十年一样!
“这时候门主应该从无上城回来了!”一名红叶门天骄恍然大悟地惊叫出声!
当说到门主,众人心中都有了底。
门主可是红域几大上境强者之一,红域之中能有几人可以与她抗衡?
只要门主归来,必定前来搭救他们,毕竟他们都是红叶门这一次百年参加七域登天榜的人选。
若是没有了他们,红叶门此次七域登天榜将无人可出。一般的五星势力可以这么丢脸,但是作为霸主之一的红叶门绝对不能。所以门主一定会带着人来救他们的!
“门主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应该在路上了!”
众人说到这,砍树都有劲了不少。
在砍树时,众人眼眸之中都释放出了一缕精光,充满了对逃离这里的希望和对未来的憧憬。
就在这时,忽然有脚步声近了。
他们赶忙闭嘴,并且互相使了个眼色,相继散开。挖坑的挖坑、种树的种树,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不过他们的目光都忍不住朝声音来处看去。
只见不朽宗宗主迎面而来!
众人一惊,连忙埋下了头,不敢再看来人,手里干活的力气当即用出十二分之多。
“日后你就跟着他们,若有不懂的,也可以询问他们。对了,随时欢迎你逃跑,不过后果自负。”说罢,温平将叶芜屏一人留在林地里,他直接转身离开了不死树林。
叶芜屏此刻心中怒火中烧,不过因为担心温平真的做出辱她清白的事情,所以只能压着这股火。当温平一走,叶芜屏当即气的直接就对着身旁的那棵树发起火来。
一拳!
一脚!
“啊——嘶——”
叶芜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右拳蜷缩在腹部,疼得咬牙切齿。
这让那些红叶门的天骄们一个个都发笑起来。
“得,来一个傻子。”
“不朽宗哪怕是一棵小树苗,都比地无禁强者的灵体还要硬。人都这样了,半死不活的,竟然还直接对树动手。”
“真傻!”
众人相视一笑,越笑越大声。
一名红叶门的天骄当即走了过去,并且从一旁的地里将那些地无禁强者离开后留下的工具丢在叶芜屏脚下。
“臭娘们,赶紧干活,你偷懒要是连累我们,等到了晚上我们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那人就要踢叶芜屏一脚,将叶芜屏赶紧叫起来。
毕竟偷懒可真是要连累到自己的。
上次有人偷懒睡了一觉,导致他们可没少吃苦!
现在在记忆犹新!
不过这一脚刚伸过去,就被突然起身的叶芜屏抓住。叶芜屏用力一捏,疼得那名红叶门天骄惨叫连连。毕竟是地无禁上境的势力,即便是力量十不存一,也不是镇岳境能受得住的。
“把你的嘴放干净点!”
叶芜屏猛地起身,如同一头怒狮一样瞪着那名红叶门天骄。
这一瞪眼,诸多红叶门天骄都傻眼了。
“门……主……”
“不会吧?”
尽管万般不信,可眼前的人和门主长的一模一样,连气息都非常的像。
只是门主的气息没这么弱而已。
叶芜屏一听有人叫她门主,也愣住了,而后扫视众人,那抓着别人腿的手慢慢松开了。
叶芜屏目光落在最后方,而后喊出了一个的名字,“小凤君!”
“师尊!”一名极为清秀的青年顿时湿了眼眶,十分错愕地看着叶芜屏,“师尊,真的是您吗?”
(感谢我的心不懂的100打赏。今天就这样了,让我们明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