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4nl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純陽劍尊-章2219 陰陽二氣先天性 太極兩儀鬼神驚(四)讀書-mdr7n

純陽劍尊
小說推薦純陽劍尊
阴阳之气此时已然脱离了凌冲掌控,变得自发而动,一旋一张之间,暗含先天妙运之道,方有德愣愣抬头,只看的口角流涎,失神不语。佛国之中,大菩萨佛光绕身,亦是沉默无言。
枉死城中,黄泉鬼棺已被十殿阎罗炼化的只剩五成,十殿阎罗专心炼法,忙的不可开交。其中阎罗王道行最高,蓦地眉心一跳,蓦然回首往阴山方向望去,低喝道;“那菩萨怎得将那东西弄了出来?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其余鬼帝不解其意,阎罗王心头一动,分出一道法力,不但将枉死城罩住,连带地府之中一切尽数隔绝在内,只留阴山之处。楚江王奇道:“道兄这是为何?”阎罗王道:“不知是福,我等就做个睁眼的瞎子罢!”其余鬼帝面面相觑,也不好刨根问底,只好继续炼法。
阴山之上,黑白色阴阳之气当中,一团劫运肆意冲荡,可惜被两位阴阳鱼死死牵制,纵然神通连出,亦是毫无作用,只能被乖乖炼化。劫云之中先天劫运被一点一点剥离出来,融入阴阳之气,那两仪真气亦因此染上先天之性。
此先天之性并非先天劫运的先天之性,而是被阴阳之气炼化之后,重新生出的一种特质。凌冲元神飘飘荡荡,但阴阳之气之变化仍如冷天饮冰水,点滴在心头。
阴山之外,忽然黯淡下来,纵然佛光辉耀,亦挡不住灰暗一片袭来。方有德自大道变化之中清醒,低喝道:“有劫数来了!”佛国光华一闪,九幽祖师与赫连无敌联袂走出,俱是抬头望天,满面凝重。
阴阳之气得返先天,引动先天五太大道,也就引动了天劫魔劫降临。先天五太,为大道翘楚,超脱一切之上,为此方宇宙之根本,区区凡人想要染指这般权柄,自是为天地所不容!
魔劫一起,风云际会,立时引动了各方目光注意。佛国之中,阴山菩萨叹息一声,说道:“善哉!善哉!”佛光一起,轻柔如水,将阴山之地尽数笼罩。
赫连无敌合掌赞道:“菩萨以一己之力,护持冥狱与阴山,不令魔劫侵染,当真是神通无量!善哉!善哉!”九幽祖师亦自合掌赞叹。方有德狠狠瞪了赫连无敌一眼,暗骂道:“这厮好不要脸!一开始还自矜是魔道巨擘,不肯归附,如今居然拍起了马屁!不好,老子反应稍迟,须得多多赞叹一番才是!”连忙双手合十,大声赞叹。
大菩萨出手,合道级数的法力果然不同凡响,佛光所过之处,一应魔劫尽数消散,那佛光只将阴山笼罩,宛如一座金色大钟,倒扣下来。阴山之内祥和一片,阴山之外,却又无量阴沉诡暗之意积聚,并不随佛光浸染而消失。
阴山菩萨叹息一声,说道:“佛高魔亦高,奈何!奈何!”魔劫虽被佛光压制,奈何是大道运数所生,专为抹消阴阳之气而来,就算阴山菩萨以合道级数,亦不能将之消磨一空,不然便是逆大道运数而行,必有奇祸临身!
阴山菩萨低叹道:“贫僧只能保住阴山方寸之地,解铃还须系铃人,这魔劫还要靠凌檀越自家化解才是!先天阴阳之气出世,也不知是福是祸!”
罗睺星君所化劫云越来越小,阴阳之气炼化也越来越疾,罗睺星君自知难以幸免,只好咒骂不绝,可惜罗睺九劫法的神通一经发出,尽数被阴阳之气吞噬炼化,根本无有一丝水花激起。
又过得三日,只听罗睺星君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伴随着刻骨咒骂之声,那一团劫云终于轰然破碎,成了漫天飞屑,被阴阳之气尽数吸走。劫云碎片之中,却有一条晶晶亮亮的丝线,满蕴不详劫数之力。
那丝线正是先天劫运所化,罗睺星君也只得了一丝先天劫运之力,显化成形。那丝线略一擎动,便要遁走,谁知阴阳之气一抖一伸之间,如犬吻大张,一口将之吞没!
后天阴阳之气将一丝先天劫运吞入,立时绞散炼化。凌冲元神昏然之间,只觉眼前道道雷霆炸响,似乎有甚么桎梏被轰的粉碎,霍然惊醒!
阴山之上,后天阴阳之气炼化了罗睺星君及一道先天劫运之意,终于借其之力,演化先天之性,成就先天阴阳之气!先天阴阳之气一成,阴山、地府、十八层冥狱、乃是轮回界尽数开始抖荡不休,万道轰鸣!大道沸腾!就在这一瞬之间,数道目光跨越无穷时空,同时投向轮回界!
阴山菩萨又是一声叹息,法力一展,将阴阳之气遮住,隔绝了虚空中数道视线的窥探。但能感应到万道沸腾者皆非弱者,道行几乎都不弱于阴山菩萨,虚空之中有人冷笑,有人沉默,只听一道宏大声音响起:“阴山道友!你就算为那人遮蔽天机,也只能缓得一时,先天阴阳之气出世,干系太大,莫说是你,就连你佛门也承受不起!”
阴山菩萨金身不动,淡淡说道:“诸位道友真是好大神通,想要窥视天机,觊觎先天道德之道么?贫僧不才,这阴山还曾经营了数万年,还请诸位退去罢!”佛光如怒涛一般汹涌而出,一冲之间,已将虚空中跨越而来的数道意念尽数粉碎!
虚空之中还残留着来犯觊觎之辈怒吼之声,方有德面皮发白,颤声道:“了不得了!菩萨这一下,一口气得罪了数位合道级数甚至合道之上的人物,我等还是速速逃离这地府罢!”
九幽祖师与赫连无敌面面相觑,阴山菩萨已然淡淡说道:“无妨,先天阴阳之气只在成就的一瞬,散发气机,被诸天大能感应,稍带片刻,自会自晦隐遁,先天五太之道,万道之首,岂是那般容易被窥视的?暗中窥私之辈,就算全数杀来,我佛门亦能接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