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wh9火熱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起點-第二十九章 不是認真的一拳!熱推-o28c7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砰!
举办人身躯砸在地上,发出了重重的响声。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一些好奇的人更是想要靠近。
“都别动!”
惠丽晶高声喊道,阻拦着想要靠近的人群。
接着,这位以咖啡师为梦想的女侦探迅速的靠近了举办人,确认了对方的死亡。
虽然在之前的位置,她大概率的认为举办人已经死亡了,但是直到这次确认时,这位女侦探的面容仍然浮现着惊讶。
因为,这是谋杀!
在这位举办人的身上带着淡淡的杏仁味,皮肤泛着淡淡的异色。
能够造成这样效果的,按照女侦探学到的知识只有氰化钾!
谋杀很常见。
用氰化钾谋杀也很常见。
可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使用氰化钾谋杀,那就不是常见的事了。
女侦探抬头向着周围诸多的人扫去。
她此刻看着所有人都像是凶手。
“死人了。”
“报警。”
“封锁……尽量让所有人都不要离开。”
女侦探下意识的就对着周围的工作人员提出封锁现场的要求,但是话语才说了一半,她就不得不改口了。
因为——
“杀人了!”
“杀人了!”
在人群中一个略显惊慌的声音十分尖锐的响了起来。
就宛如是在热油锅中倒入了冷水。
哗!
密集的人群瞬间沸腾起来。
人们开始左拥右挤。
“都等等!”
“不要慌乱!”
“所有人都停下!”
惠丽晶大声的喊着,可是这样的声音,面对着纷乱的人群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大家完全的听不到,吵闹声、惊慌声、哭喊声充斥在耳中。
人群愈发的混乱了。
眼看着踩踏这类的事件不可避免的时候,这位女侦探顾不上什么了,一把捡起了举办人手中的话筒。
“都安静!”
“这只是一次演习!”
“再重复一遍,这只是演习!”
通过音响后的喊声,顿时压制了在场所有人的声音。
混乱的人群一静。
演习?
不是死人吗?
怎么回事演习?
所有人愣愣的看着女侦探。
“这是一次为了预防突发事件的演习,为的就是提高大家面对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我们的主持人则是参演的演员,现在他已经‘死’了,无法动弹了,所以,事件已经开始了。”
面对着众人的目光,女侦探没有任何的慌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仿佛现在出现的事情就是一次演习而已。
然后,不等众人开口,这位女侦探再次说道。
“所有人都请站到我的左手边来。”
“带孩子的、上了年纪的请到右边。”
“请大家按照顺序排列。”
“工作人员会给与大家配合。”
这位女侦探一边说着,一边给工作人员打着眼色。
后者立刻会意。
顿时,派周围的人前去安抚人群。
而自己则是向着店铺内的电话跑去。
这位工作人员可没有忘记要报警。
人群开始有序的行动起来。
惠丽晶微微松了口气,她真的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还好当初见惠丽香这么干过。
她都牢牢的记了下来。
当时也是类似的情形,有人出现了意外,周围人乱做了一团。
‘那些人为什么听你的?’
‘他们没有听我的,只是服从了‘权威’。’
‘不懂。’
‘简单的说,你把他们看做羊群,自己当做牧羊人就好。’
‘还是不懂?’
‘那再换个说法,你只要把握了主动,让自己显得‘高人一等’,他们就会服从。’
那家伙的话语到现在,惠丽晶都记得牢牢的。
虽然还是不太理解,但是她知道这么做是相当好用的。
事实证明,惠丽香的做法远比她想的还好用。
看着选择了服从的人群,惠丽晶莫名的想到了自己姐姐的那些‘男友’。
‘那家伙会不会也是这么‘驯服男人’的?’
惠丽晶下意识的想着。
最后,她猛地摇了摇头。
不知不觉,她想歪了。
不可以!
爱情是美好、纯真的!
不可以用这样的手段!
惠丽晶告诉着自己,且寻求着转移注意力的方式。
这,并不困难。
下一刻,惠丽晶就看向了杰森。
此刻的杰森依旧坐在比赛的桌子后面,他面前的汉堡已经吃完了,而且工作人员也没有再送来新的汉堡,当即,杰森就站起来走向了另外两个男性选手。
没有任何的话语,杰森只是目光一扫,两个男性选手当即噤如寒蝉的从椅子上跳起来。
杰森抬手将两人面前的汉堡抱回来了自己的桌子。
而已经吃完了面前汉堡的纱仓则是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她总觉得刚刚的杰森像是一头凶兽在驱逐领地内的兔子。
嗯!
就是兔子!
纱仓姑娘看着两个高大、肥壮,却簌簌发抖的男性选手,再一次的确认。
接着,她好奇的看向了杰森。
她是第一次见到比她还能吃的人。
“那、那个,大家都去忙演习的事情了,要不然我帮你去拿汉堡?”
纱仓姑娘挠了挠头,对着杰森问道。
她可是记得,杰森签了‘二十分钟内,一直吃’的合同。
现在二十分钟还有一半的时间,自然是要继续吃下去。
不然违约了怎么办!
“好!”
毫不犹豫的,杰森点头答应。
纱仓姑娘马上行动起来。
不一会儿,一车汉堡就被推到了杰森面前。
“这是所有做好的汉堡了。”
“不过,那里的原材料很足。”
“需要我帮忙再多做一些吗?”
“放心啦,我在很多店铺打过工,汉堡没有问题的。”
纱仓姑娘咧嘴露出了一个憨憨的笑容,那颗露出的小虎牙,显得异常显眼。
“好!”
杰森再次点头。
立刻,纱仓姑娘就行动起来。
惠丽晶几乎是头皮发麻的看着这位纱仓姑娘如风一般的进进出出着汉堡店,将一车又一车的汉堡推到杰森的面前。
而杰森?
坐在那里,大吃特吃。
似乎还在大胃王的比赛中。
可是拜托!
死人了啊!
还是举办者!
惠丽晶可不相信,杰森没有发现这不是演习。
难道对于杰森来说,吃的比命还重要?
不可能!
那就只剩下……
一切都在杰森的掌握中。
杰森已经掌握了一切。
他已经确认了凶手是谁!
而且,凶手就在附近,也没有离开!
不然的话,杰森不可能这么坦然自若!
想到这,惠丽晶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这位女侦探开始扫视周围。
会是谁呢?
然后,她再一次的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杏仁味。
源自她手中的话筒。
“话筒?”
女侦探一愣,随即弯腰查看着举办者的尸体。
当她看到尸体双手的指甲都被啃食的坑坑洼洼时,立刻就明白过来。
凶手将毒药涂抹在了话筒上。
举办者拿着话筒,毫不知情,不自觉的啃着指甲。
很自然的就中毒了。
也就是说,凶手是可以提前接触到这个话筒的人。
“你好,请问谁可以接触到这个话筒?”
女侦探询问着身边刚刚返回的工作人员。
“它一直放在老板的办公室里。”
“因为,老板不允许有人随意进出办公室。”
“所以,除了老板之外,没有人能够接触到它。”
工作人员如实的说道。
“哦。”
女侦探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问道:“店内有监控吗?”
“有的。”
“不过,需要等警察来后,才能够查看。”
这位店员此刻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自然是明白应该怎么做的。
“没问题。”
女侦探没有反驳。
惠丽晶侦探守则第一条:不要让任何人感到不安。
这位女侦探很好的履行着自己的信条。
她站在尸体前,利用身高、角度,彻底的遮掩了周围人的视线,而且,时不时的低头,就仿佛是举办者还活着一样,她正在和对方聊着天。
这副模样,彻底的让周围的人放下了心。
一切就是演习罢了。
自然的,人们的情绪放松下来。
甚至,有说有笑。
这里的人们从小就接受各种演习,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
且能够在演习的配合中,放松着自己。
熟悉的氛围,让所有人都安心起来。
但凶手除外。
隐匿在人群中的凶手,低着头,没有去看女侦探,表情也表现的很正常,但是眼中的恨意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该死!
哪里冒出来的女人?
竟然打乱了我的计划!
凶手心底想着,开始利用呼吸调整着情绪。
虽然计划被打乱了,但是原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现在只需要继续隐匿在人群中,悄悄离开就行。
不过,一会儿警察的盘问,会很麻烦。
这个身份也不能用了吗?
又要换个身份。
这样一来,算是亏本了。
凶手想着一套‘真实身份’的价格,就忍不住的一皱眉,要知道他接到的委托金,和这样的‘真实身份’相比较,真的是差了一半还多。
都怪这个混蛋女人!
别让我逮到你落单的时候!
凶手想着,下意识的一抬头。
但就在这个凶手的目光落在惠丽晶身上时,惠丽晶马上若有所觉的一抬头。
凶手一惊,迅速低头。
这么敏锐?
这女人不简单!
凶手额头微微冒汗了。
如果是个普通的女人,他自然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可如果不是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眼前的委托会不会是陷阱?
还有刚刚他的大意,会不会让对方锁定了他?
嗯?!
惠丽晶目带疑惑的看向了一个方向。
她刚刚感受到了一股很不友好的目光,让她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在那里吗?
惠丽晶的目光开始巡视那块。
刚刚很不友好的目光来自谁,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凶手!
除了凶手之外!
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
果然在这附近!
惠丽晶的目光逐渐变得锐利。
被惠丽晶锐利目光扫视的凶手马上握紧了拳头。
他早有了打算。
只要惠丽晶过来,他马上就反击。
可是出乎凶手的预料,惠丽晶只是目光扫视了一圈之后,就继续演戏起来,又一次的做着和那个尸体交谈的模样。
是担心周围人的安全?
凶手眯起了双眼,心中的警惕依旧在,但是却没有了紧张。
一个拥有着这么明显弱点的女人,就算是再强大,也是强大的有限。
也许我可以……
凶手脑海中开始做着新的计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就在那个硕大的倒计时即将归零的时候,凉介、浦岛带着一群警察出现了。
刚刚处理完‘志村哲也’案子的凉介看到惠丽晶后,眼皮就是一跳。
“又是你?”
凉介忍不住的说道。
这是他们24小时以来第几次见面了?
三次?
还是四次?
除去第一次是破财外,剩下的每一次都是这种牵扯到尸体的。
这女人是灾星吗?
凉介心底想着,冲着走过来的杰森打着招呼。
“杰森。”
相较于对待惠丽晶,对待杰森,凉介就热情多了。
双方的合作关系,还有杰森之前的理解、劝解,都让凉介记忆犹新。
这位中年警官认为杰森是自己的朋友了。
而对待朋友,自然是不同的。
“发生了什么?”
凉介低声问道。
“被谋杀的是这次大胃王比赛的举办者。”
“凶手是你两点钟方向的那个穿着黑色外套,戴着白色帽子的男子。”
杰森简明扼要的说道。
“呃?”
凉介一愣。
他只是简单的询问一下案情,怎么直接就给与答案了。
他已经做好了要连续奋战的准备。
可就这么的找到凶手了?
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弥漫在中年刑警的心底。
就好像是小时候看到了一个玩具车,十分的想要,但是根本要不起,当长大后,可以很随意的买到这样的十辆玩具车时,却根本不想买了一般的感觉。
果然!
杰森早已经锁定了凶手!
惠丽晶则是一脸佩服的看着杰森。
“浦岛,靠过去,就是那家伙,小心点!”
凉介吩咐着。
“嗯。”
浦岛一点头,就不着痕迹的向着那个凶手而去。
浦岛已经尽量的小心了。
但是,在凉介等人出现且和惠丽晶接触后,这个凶手已经是全身戒备了。
在看到浦岛走过来的时候,这个凶手转身就跑。
“站住!”
看到凶手跑了,浦岛大喊。
凶手马上站住了。
不是被浦岛威吓了。
而是,凶手劫持了人质。
一脸憨憨的纱仓被凶手粗壮的手臂勒住了脖颈,一支小刀顶在了她的大动脉上。
“别过来!”
凶手低喝着。
“放下刀子。”
浦岛喊道,这样的喊话让凶手一阵冷笑。
“你觉得可能吗?”
说出这样的话后,这个凶手就凶狠的瞪着惠丽晶。
“你这个女人,搞砸了我的事情!我们没完!”
凶手威胁着惠丽晶。
惠丽晶一脸的不在乎。
她可不是被威胁大的。
那些威胁她的,都被她喂了牛粪了。
不过,这个时候,有着凉介等人在,惠丽晶并没有开口。
但是,那位凶手的目光却是没有挪开。
或者说,下意识的被杰森吸引了。
好高大、强壮!
这是凶手的第一反应。
为什么笑得这么奇怪?
这是凶手的第二反应。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