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3ou都市异能 貞觀憨婿-第235章比敗家-bjzui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35章
韦富荣过来建议韦浩,要他不要认这么亲戚,韦浩听到了,苦笑的说道:“你没有看到娘亲都哭了,不认能行吗?”
“你娘亲虽然哭,但是也是不想认了,不是没有的给他们钱,是他们自己就是不知道珍惜,儿啊,不瞒你说,除掉这700贯钱,这些年,他们最少从我和你娘亲那边拿走上千贯钱,
结果呢,钱没了不说,家里的良田都没有的了,全部被卖掉了,这样的人,已经不值得帮了,他们也帮不了你什么,你要去,爹不说什么,但是他们不可信,
你要记住了,赌徒都是不可信的,除非他是真的不赌的,但是有几个人做得到?”韦富荣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
“爹这辈子见的人多了,什么样人都有,这样的人,为了钱,可是什么都能够干得出来,这样的人,你远离就对了!
去年之前,你是败家,但是你和他们不一样,你都是被人激怒后,把人打伤了,需要赔钱,很多时候,都是别人给设下的圈套,你呢还小,那个时候又不懂事,他们不一样,他们就是自己找死,这样的人,你可帮不了他们!”韦富荣继续劝着韦浩说道。
“我知道,爹,你放心我会收拾好他们的,这样的人,需要狠狠治他一次,他就怕!”韦浩点了点头,对着韦富荣说道。
“嗯,反正你自己注意就是,不要到时候被坑了!”韦富荣看到韦浩如此说,也不好说什么,自己也希望那四个人好,但是希望是没有用的,还是要靠他们自己的。
“爹,明天那700贯钱,我带人押送过去,我去看看去!”韦浩对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点了点头,
第二天韦浩带着100亲兵,带着自己的那些军队,就出发了,韦浩也不知道需要去报备一下,还是陈大力去报备的,说是要出长安城。
“这小子去哪里啊,还要带那么多人出去?”李世民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也很好奇。
“陛下,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估计是出城去玩一下!”程咬金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不管他,他出们是需要多带一些人才安全,估计出了长安城,也没有他招惹不起的人了,不怕!”李世民想了一下说道,韦浩是郡公,在长安城,还有比他更加高一级的勋贵,而出了长安城,也就是那些亲王比韦浩更加高级了,亲王,韦浩还是不会去招惹的。
韦浩带着骑兵部队,快速往小镇那边跑去,50里地,也就是一个时辰的事情,到了小镇以后,韦浩也是放慢了脚步,骑在马上打量着这个小镇,
这个小镇人口不多,估计也是三五千人,韦浩他们的到来,倒是让那些整个小镇的人都看着他们,毕竟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这么多军队了!
“公子,前面就是公子外阿祖的府邸了,算是本地的大户了!”王管事骑马跟在韦浩身边,对着韦浩说道。
“嗯,走!”韦浩点了点头,刚刚到了那座府邸,就看到府邸门口站在很多人,都是一些看起来不善之徒。那些人也是吃惊的看着这边。
“围上,别让他们跑了!”韦浩对着身后的单卫开口说道,单卫一挥手,后面的骑兵马上就把那些人给围上了,那些人吓的不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军爷,军爷,我们可没有犯法吧?”一个中年人男子惊恐的看着一个士兵拱手说道。
“蹲下,否则杀无赦!”那个士兵开口说道,那些人一听,马上蹲下来,
而在王福根的府上,门口的家丁也是去客厅汇报了,说是外面来了很多骑兵,王振厚他们听到了,就赶到门口来看,通过大门的小窗口,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咦,那些人怎么蹲下来了?”王齐很惊奇的说道,接着他们就看看到了一个中年人,就是王管事下马去来敲门,他们连忙打开门。
“我们公子过来拜访外阿祖!”王管事对着开门的王振厚说道。
“你们公子是谁啊?”王振厚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平阳开国郡公韦浩!”王管事站在那里,语气非常骄傲的说道。
“啊,外甥过来,快,开门!”王振厚一听,非常的高兴,自己的外甥过来了,这个让他很意外。
韦浩则是翻身下马,走了过去,对着王振厚拱手说道:“见过舅舅,今天特意过来拜访外阿祖,当然,也是要押送700贯钱过来!”
“啊,是,是,快,里面请!”王振厚非常高兴的说道,
而此刻王齐听到了韦浩是送钱过来的,马上就对着那些蹲在那里的人喊道:“我就说有钱,你们催什么催,我家还能差你们这么点?”
韦浩听到了,感觉很震惊,这都是什么人啊,以为这个钱就是他们的钱?
“你是?”韦浩看着王齐问了起来。
“哦,我是你大表哥!”王齐马上高兴的说道。
“哦,是你啊,行!”韦浩点了点头,连给他拱手的意思都没有,就背着手往里面走去,到了客厅,发现两个老人也是冲着自己走过来。
“爹,娘,浩儿过来看你们了!”王振厚非常高兴的对着王福根夫妇说道。
“见过外阿祖,外祖母!”韦浩对着他们拱手说道,王福根非常的高兴,马上拉住韦浩的手,非常激动的说着好好好,接着就是请韦浩坐下,韦浩坐下后,后年站了一排的士兵。
“把钱抬进来吧!”韦浩对着王管事说道,王管事点了点头,马上就出去,让外面的亲兵把钱抬进来,都是用箩筐装的。
“外阿祖,这里是我爹娘交代的,给你们送七百贯钱,你们点一下?”韦浩坐在那里开口问道。
“不用,不用!”王福根连忙摆手说道。
“对了,我的那些表哥呢,就你一个人吗?”旺财看着王齐问了起来。
“他们还在后院,还在后院,我去喊他们!”王齐非常激动的说着,马上就出去喊了,
韦浩则是坐在那里,笑了一下,没说话。
“对了,快给浩儿弄点点心过来,昨天玉娇回来可是带回来不少点心的,快点拿出来,给浩儿填填肚子!”王福根连忙对着王振厚说道。
“哦,好!”王振厚说着就要出去,但是跑了两步,就停住了,接着对着王福根说道:“我院子那边都吃完了,我去二弟那边看看!”
“就吃完了?”王福根听到了,愣了一下,
韦浩都愣住了,昨天自己娘亲可是带了不少过来的,他们不可能一天就给吃完了吧?
“是呢,我去二弟那边问问!”王振厚不敢看王福根,而是转身出去了,没一会王振厚,王振德两兄弟进来了,韦浩也是给王振德行了礼。
“那几个小子怎么还没有过来?”王福根有点不满的看着他们兄弟两个说道。
“他们马上就过来,马上就来!”王振厚连忙开口说道。
“点心呢,还没有端过来吗?”王福根继续问了起来,
这一问,他们兄弟两个,马上低头不敢说话了。
“点心呢,嗯?又被你们婆娘给拿回娘家去了,你们,你们两个废物,那是你姐姐送给老夫吃的,你们,你们!”王福根此刻是气的不行,指着他们兄弟两个手都是发抖的,而外祖母则是在那里抹眼泪。
“他们还在睡觉?”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啊?”王振厚听到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我的那些表哥们,现在还在睡觉?”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嗯,可能是昨天晚上用功太晚了,所以才起来的这么晚!”王振厚讪笑的说道。
“去,把他们一个个拖过来,不管他们穿了没穿衣服!”韦浩对着身后的梁海忠说道。
“是!”梁海忠听到了,转身就出去了,开始去找人了去。
“这,浩儿,你这是要干嘛?”王振厚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的说道。
“我那两个舅妈呢?他们去娘家了,娘家在什么地方?”韦浩坐在那里,继续看着王振厚问了起来。
“这,都是这个小镇的,他们估计也得到消息了,很快就能回来。”王振厚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韦浩就是坐在那里,自己做梦都想不到啊,来外阿祖家里,连一口热水都没得喝,到现在,还没有人给自己倒水喝,更何况,自己可是来送钱的,也是来拜年的!
韦浩就是坐在那里不说话,想着自己的事情,
而韦浩不说话,王福根他们也不敢说话,他们也感觉到了,韦浩这次过来,好像有点来者不善啊。
“你是谁,你凭什么拖着我走,我可没有犯法啊!”
“军爷,军爷,是你是搞错了,搞错了,我们钱马上就还,我表弟可是郡公,长安城的韦浩,有的是钱,还能差你们的!”
“看放开我,要不然我表弟知道了,弄死你们!”几个声音从后院那里传来,
韦浩听到了,气不打一处来,现在还没有弄他们去长安呢,就开始打着自己的名头了,这要是去了长安,那还了得?
“舅舅啊,我两个舅妈家就在镇上?”韦浩看着王振厚问了起来。
“对!”王振厚点点头。
“陈大力!”韦浩开口说道。
“属下在!”陈大力马上到了韦浩前面,拱手说道。
“你带着我大舅去,去认认路,看看我那两个舅娘家,到底是住在什么地方!”韦浩看着陈大力说道。
“是!”陈大力点了点头,马上走到了王振厚身边,对着王振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是,浩儿,你这是?”王振厚有点不懂韦浩的意思了。
“都尉,他们都拖过来,要不要带进来?”梁海忠此刻进来,对着韦浩拱手说道。
“让他们在外面跪着,什么时候他们娘亲回来了,再说!”韦浩靠在那里,淡淡的说道,
王振厚一听,马上就往外面走去,想着还是快点让自己的婆娘回来吧,可是到了外面,发现自己的儿子和侄子,现在正穿着单衣,跪在地上了,脖子还架着刀!
“误会了,误会了,那个,他们是韦浩的表哥,你们误会了!”王振厚着急的对着那些士兵说道。
“没误会,咱们还是快点吧,要不然,冻坏了你们家公子可不好!”陈大力拉住了王振厚说道。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王振厚着急的不行,只能快速往外面走去。
“大哥,里面不是咱们表弟吗,他让我们跪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怎么,来我们家拜年,还耍横了啊?”王仁看着王齐问了起来。
“谁知道呢?跪着吧,一开始喊你起来,你还不起来,现在好了吧?”王齐看了一下他们三个说道,他们三个现在跪在那里,瑟瑟发抖。
“浩儿,你这是?”王福根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嗯,外阿祖啊,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的外号?就是从小的外号?”韦浩坐在那里,看着王福根问了起来。
“这,别人乱叫的,可不能当真的!”王福根能不知道吗?
“我叫韦憨子,我呢,最喜欢打架,也败家,我听说我的四个表哥比我都败家,我就想要见识一下,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韦浩笑着看着王福根说道。
“可是,浩儿啊,现在他们身上可是穿着单衣的,数九寒冬,你让他们跪在外面,他们可是你的表弟啊,你可不能这样!”王振德看着韦浩劝了起来。
“冻死活该,要这样的儿子干嘛?有还不如没有呢!”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你,这!”王振德此刻看着韦浩,很无奈。
“二舅啊,我是真没有想到啊,你家居然落的这么快,人家家里出一个败家子都了不得啊,你家怎么出了四个啊,这谁扛得住,还说要我带到长安去,也行啊,我带到长安去,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能够在长安活多长时间!”韦浩笑着看着王振德说着,
王振德此刻不知道韦浩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听他的意思,是要弄死那几个表哥啊。
“韦浩,你来我家作威作福来了是吧?”外面,一个声音传来。
“掌嘴,打到他爹妈都不认识为止!”韦浩开口说了一句,韦浩身边一个亲兵立刻就出去了,接着就是啪啪的打脸声。
“浩儿,他们可是你表哥!”王福根此刻看着韦浩,眼神里面透着央求。
“外阿祖,我可没有这样的表哥,丢不起这个人,等他们来了再说吧!”韦浩坐在那里,冷笑了一下说道,
到现在,还没有一杯热水,韦浩是非常的火大啊!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哪有这样的,还敢到我们家到了欺负人了,还有没有王法了,救命啊,没天理了!”此刻,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韦浩也听不出来到底是谁,之前压根就没有这个记忆,要不是自己的娘亲,自己可不愿意来这里。
“你放开,放开!“按个女人继续在喊着,估计是在拉着打那个年轻人的亲兵。
“把那个女人拖过来!”韦浩开口喊道,接着就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嚎叫声,另外一个女人也是在骂着,
到了客厅后,她们看到了韦浩坐在那里,其中一个女人也是马上指着王振德的鼻子骂道:“瞧瞧你好外甥做的好事,这是亲外甥吗?”
而陈大力此刻也是回来了。
“知道她们娘家在什么地方了吧?”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知道!”陈大力马上拱手说道。
“带兵去搜我娘亲送过来的东西,同时,把他们家成年的男丁都带过来,敢反抗的,杀了,我负责,就是赔点钱的事情!”韦浩对着陈大力开口说道。
“是!”陈大力马上就出去了,
那两个女人此刻完全有点懵,刚刚韦浩说把他娘亲的东西全部搜过来,什么意思。
“浩儿,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王振厚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大舅二舅啊,姑且这么叫着吧,我呢,叫韦憨子,在长安城里面,除了皇宫里面的人,我不敢杀,就没有我不敢杀的人。你可以派人去长安城打听打听去!
今天呢,我是来这里杀人的,我想着,你们都是废物,留着没用,还给我,给我娘亲添麻烦,你说,我留着你们干啊,干脆来个满门抄斩吧,估计就是罚点钱,也没有多少,对了,这里是归长安县令管吧?”韦浩说着就看着王管事。
“是呢!”王管事点了点头。
“嗯,那就不用罚钱了,长安县令是我族兄,长安县丞是我姐夫的哥哥,嗯,没事了,等会到齐了,全部杀了吧!”韦浩坐在那里,淡淡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啊?”王振厚此刻非常震惊的看着韦浩,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说清楚吗?杀了你们啊,留你们做什么?这两个是泼妇,你们两个是窝囊废,外面四个是败家子,你说,这个家还有什么用了?留着干嘛,给我添麻烦啊?”韦浩坐在那里,冷笑的说着,心里想着,不给你们添点重药,你们是不知道怕啊。
···今天又有一个盟主,感谢盟主TTan7,盟主是有加更的,但是现在老牛每天一万五是极限,因为事情太多了,过段时间,老牛一并给加更了,现在是真不行,两个盟主,欠了6章,老牛记着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