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f77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儒武爭鋒討論-第兩千七百一十四節:強悍的執法者鎧甲-rv6u9

儒武爭鋒
小說推薦儒武爭鋒
蒙攸月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秦枫已是催促道:“能破符阵吗?”
蒙攸月一边用脚踩着油门,一边大声道:“手柄上第三个按钮,注入灵力可以召唤出斩阵罡气,击破符阵。你想干什么?”
诸葛玄机大声喊道:“秦枫,你想干什么?蒙大小姐是江城前十的刀术高手,她都不拔刀,你想干什么?”
秦枫刚要抓住蒙攸月的斩刀,蒙攸月已是直接拉住操纵杆,按住刹车,抓起了自己斩刀。
“秦枫,你开车!”
话音刚落,蒙攸月直接推开了舱门,高处狂风猎猎,让她身后红风衣如旗帜飞扬。
只是她刚刚探出头来,只听得下方密集枪响。王沥川咆哮嘶吼道:“朝那件红衣服开火,给我射死那个臭表子!”
蒙攸月以手按住斩刀的刀柄,瞬间劈碎朝自己的无数子弹,但不在她斩刀格挡范围内的子弹则结结实实地在打在了飞车的门板和引擎盖上。
没等蒙攸月反应过来,又是一波齐射,蒙攸月只得将身体缩回飞车之内,皱眉道:“该死的王沥川,到哪里弄来了这么多的枪手!这家伙吃里扒外,该死,真该死!”
就在这时,诸葛玄机惊叫了起来。
“大小姐,他们冲过来了!”
只见另外一名执法者用力拽住飞车,钱锋身影直接顺着铁索收缩,飞速朝飞车上的众人飞来!
“铮!”
蒙攸月双手握住斩刀狠狠劈斩而下!
钱锋手中钢铁锁链瞬间缠绕手臂之上,蓦然帮钱锋挡住了这劈下的一斩!
“你这家伙,受死吧!”、
话音未落,只听得钱锋冷笑一声:“没人能在这么近距离下打败执法者!你也不例外,蒙攸月!”
蒙攸月旋即报以冷笑:“大话谁不会说,看手底下见真章吧!”
“铮!”
钱锋以护手挡住蒙攸月斩下一刀,他身影已是距离飞车上的众人越来越近。
“铮铮铮铮!”
连续好几道金属交织的锐响,响彻整个天空,蒙攸月一刀力道大似一刀,但钱锋依旧重复着一手缠绕禁锢锁链,一手格挡蒙攸月攻击的方式,甚至他脸上的笑话越发玩味。
“哼,这就是蒙家的苍龙刀术?”
钱锋故意冷笑说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软绵绵没有力道,你是没有吃饭吗?”
蒙攸月情急之下,手上力道加大,可是,面对距离他越来越近的钱锋,她越是心浮气躁,她越是直接会露出破绽。
钱锋游刃有余地躲开蒙攸月的劈斩,蒙攸月旋即以更加凌厉,更加刁钻的角度劈斩,居然还是被钱锋轻易躲过。
“你见识过我们蒙家的苍龙刀术?”
钱锋再躲开第三刀,冷声笑道:“何止见过,我们所有人都专门练习过克制苍龙刀术的方法。所以,你们蒙家的苍龙刀术对上任何一个西区执法者,都会毫无用武之地!”
蒙攸月咬牙切齿道:“西门家居然窃取执
法会为家族争权夺利!”
钱锋面无表情,冷笑说道:“我等能入执法会,都是西门大人照拂,此等大恩,自当报答!”
他看向面前的蒙攸月,冷笑道:“蒙大小姐,我与秦枫有血仇,你若不阻拦我,蒙大小姐只要随我们去一趟执法会便可平安无恙地离开!”
蒙攸月冷笑出声:“秦枫是我的朋友,绝对不可能交给你。还有,跟我谈条件,你也配吗?”
似是预料了蒙攸月的回答,钱锋右手一抬,一道细窄的钢索直接绕过蒙攸月的刀锋,从中间缠住了她握住刀柄双手。
钱锋得意笑道:“蒙攸月,你涉险包庇罪犯,请跟我去执法会一趟!”
话音落下,他冷笑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自找的!”
他刚抬起来要将蒙攸月拽到身前,陡然一支符笔如同匕首,神出鬼没直接刺向他手腕的位置。
就在钱锋收手退后躲闪的瞬间,那支符笔向下一沉,瞬间点在了缠住蒙攸月双手的锁链之上。
“咔!”
连飞车都无法挣脱的禁锢锁链竟被那支符笔点中之后,散发出淡淡青烟,旋即整条锁链都失去了淡金色的光泽。
蒙攸月顿时看得惊叫出声:“你居然能破解禁锢锁链上面附加的阵法?!”
蒙攸月知道,一个阵法,想要写出来不易,想要破解则更难。
面对攻击性,或者防御性的阵法,最好的对抗方式是用别的类型阵法防御或者直接攻破。
只有阵法造诣极高的大师们,完全吃透了这一套阵法的原理,才会选择破解符箓和阵法。
砸碎锁具必然比利用工具打开锁具要简单得多,但不会误伤到锁具,更不会伤到被锁住的人。
看到秦枫以一支符笔就破解了锁链,挡在了他与蒙攸月中间,钱锋微微一惊,旋即冷笑了起来:“还是没有沉住气,很好,那就以拒捕的罪名将你格杀在这好了!”
飞车门外狭窄的踏板之上,此时一条线地依次站着蒙攸月,秦枫和钱锋三人,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不说,下方的王沥川还在拼命地让枪手朝三人开枪。
秦枫回手拿起蒙攸月的斩刀,干净利落向下一劈,失去了符阵的加持,锁链应声而碎。
秦枫用接近命令的口吻对蒙攸月道:“攸月,你进驾驶舱里去!”
蒙攸月听到秦枫居然用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本来心里是有一股气的。
她是蒙家的大小姐,除了她爹,几乎没人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何况还是个认识了不到一天时间的男人?
可不知为什么,背对着秦枫,她竟是无法抗拒什么,只是下意识地选择了退后回舱内,还说了一句:“你小心!”
“还想走!”
钱锋刚要上前,只听得身后密集枪响,旋即动作一滞,数十颗子弹因为方向偏离打在了他的执法者铠甲上。
“不长眼睛的东西!”
钱锋话没说完,秦枫已是拨开射向自己的子弹,旋
即身体上前一步,直接封住了钱锋的去路。
“怎么?你的对手在这里!”
钱锋看了一眼秦枫,头盔之中穿出一声冷笑:“你也配吗?你这种先天境都没有到的废物,老子脱下铠甲都可以打十个!”
话音未落,秦枫已是一记上挑,斩刀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自下而上劈向钱穆的脖颈。
钱锋脚步向后急退,面带冷笑,伸手就要去抓秦枫手中斩刀的刀锋。
直接以戴着钢铁手套的手去抓刀刃!
“这是执法者的夺刃式!”
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的蒙攸月大声提醒道:“他们的手套上有好几种阵法,可以吸住你的武器!”
说时迟,那时快,秦枫手中斩刀已是“嗡”地一声,被钱锋以铁手吸在了掌心里。
铁手之上,淡淡银光升起,显然阵法已经吸收了秦枫的武器。
身穿铠甲的执法者之所以会让宗师境高手都为之忌惮,就在于他们身上这身铠甲有无数不亲眼见识,都不会知道的特殊符箓阵法和机关。
足以让大部分不知底细的天人境以下修炼者吃尽苦头,甚至被虐得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执法会严格限制执法者为个人私斗穿戴铠甲,一经发现就会被剥夺执法者的资格,但是如钱锋今天这样公报私仇,设计陷害的事情,在执法会里根本就是司空见惯的家常便饭。
“废物!”
钱锋一击得手,冷笑嘲讽道:“要么丢下武器,要么丢命,你自己选吧!”
话音未落,一道刀光竟是瞬间从秦枫手中斩刀暴涨出来,瞬间劈碎钱锋的右手阵法禁锢,继而一刀光芒将他右手套上的所有符箓阵法一齐破坏。
钱锋连续后退几步,赶紧举起右手来查看,只见手掌之上所有阵法居然都被破坏了,他登时觉得肉疼无比,暴怒吼道:“秦枫,拿你的命也不够赔我这一只手套,你,你死定了!”
秦枫反倒是笑容灿烂,他笑道:“既然这样,再废掉你左手的手套好了!”
诸葛玄机震惊地看向蒙攸月,蒙攸月紧张神情稍稍舒缓了一些:“是我刀上的破阵机关,难怪他要问我的刀能不能破阵。还能这样用,真有他的……”
说话之间,秦枫又是一刀直直朝钱锋的左手套劈去。
钱锋哪里还敢拿手掌去接,只得左手握拳,被迫用拳头对抗秦枫的斩刀。
拳套这样的武器,在没有各种阵法加持的情况下,面对威力和攻击范围都更高的斩刀,几乎就是彻底被压制的下场。
接连几刀,钱锋要么直接以拳砸偏秦枫的攻击,要么险而又险地格挡开来,眼看秦枫已完全占据了上风。
诸葛玄机看着后视镜里的战斗,都笑出声来了:“秦枫还没入先天境,居然能打败执法者,这要是传出去,可以吹一辈子啊!”
蒙攸月却是神色凝重说道:“仅凭这样的攻击强度,没有办法破坏执法者的铠甲,秦枫也就没有办法获胜,而且……”
蒙攸月担忧说道:“他好像施展的是我们蒙家的苍龙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