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55j精品都市言情 冰與火之魔山-0922章 西茨達拉·獸面軍看書-72n9f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军营外号角吹响,有整齐的行军声传来。
一些善主们纷纷起身,出营。
军营外号角吹响,有整齐的行军声传来。
一些善主们纷纷起身,出营。
行军脚步声来自更北方。
魔山和亚莲恩沉住了气。
一名将军走过来:“勇士,你叫什么名字?”
“魔山!”
“魔山勇士,我们的善主大人希望能和你成为最好的朋友。”
魔山看过去,长桌边,居中的高瘦善主向魔山举起了手,并点头微笑致意。
“魔山勇士,你愿意和我们的善主谈一谈吗?”
“非常乐意。”
营地外,轰轰的行军声越来越近,有大队的人马到来。
魔山和亚莲恩在将军的引导下来到了善主的面前。善主向亚莲恩伸出了手,轻吻亚莲恩的手背:“你真美丽,夫人,我叫格纳。”
格纳家族,阿斯塔波最有实力的大贵族之一。
“我叫亚莲恩。”
“亚莲恩夫人,你的丈夫是天生的勇士,威猛绝伦,无可匹敌,神人一般。”格纳赞美道。随后,他站起来,向魔山伸出了手,搭住了魔山的右手前臂。那前臂实在太粗,又穿戴着铠甲,搭在如此的手臂上,除了冷酷和恐怖,不会有第二种感觉。
搭前臂而不是握手,是阿斯塔波的男人们见面的礼节,战士们见面的礼节,都是如此。
魔山的手也搭上格纳的前臂。那前臂好纤细,只需要轻轻用力,就能捏断那骨骼。
“格纳善主,认识你我很荣幸。”
“能认识你这样巨人一般的无敌勇士,才是我们的荣幸。”
“善主,我听见了外面的行军声,是有支援的军团前来么?”
“是的,来自渊凯和弥林的军团到来了,我们将在明天攻打阿斯塔波城。”
“哦!格纳善主。我在来阿斯塔波之前,有听到传言说阿斯塔波的真正国王是一名女王,人们都很喜爱她,称她为龙之母。她废除了奴隶制,给了奴隶们完全的自由。可我来到这里,发现并不是传闻中的那样。坐在王宫里的也并不是女王陛下,而是一名冷酷野蛮的屠夫国王。”
“魔山勇士,你说得没错。数年前龙之母短暂的攻占了阿斯塔波,但她并不是奴隶湾的人,也不是厄斯索斯的人,她来自维斯特洛,一个小地方。她带着她的龙和多斯拉克人还有效忠她的无垢者去了西方的维斯特洛大陆,她去争夺属于她的王座去了。她不过是奴隶湾的一名匆匆的过客。”
魔山做出释然的表情:“哦,原来如此。格纳善主,你们不担心龙之母驭龙归来吗?“
“绝对不会。”格纳肯定的说道,“她已经路过,她也已经回家了。没有人会放弃家乡的王位而去外地做一名不受欢迎的入侵者。”
“要是她再次返回呢,你们会再次奉她为王吗?”亚莲恩咯咯笑道,仿佛这是一句不经意的玩笑和纯粹的好奇。
“不会,奴隶湾的人们不会奉一个外地人为王。”
“可能那些奴隶比较喜欢她。”魔山笑道,“不过,要是她再回来并再次废除奴隶制的话,那就真是太糟糕了,我这次渡海而来,就是为了和奴隶湾建立长久的奴隶贸易的。索斯罗斯大陆的贵族们,需要大量的奴隶为他们干活。”
“伟大的魔山勇士,我向你保证——我们可以建立起长久而稳固的奴隶贸易。魔山勇士,你来自遥远的索斯罗斯,还带着自己的夫人。你们的侍卫和随从呢?他们都在船上?”
“很不幸。”魔山耸耸肩膀,“我的侍从和侍卫都在大海上战死了。”
“天,你们是遭遇了海盗?”格纳夸张而虚伪的叫起来。
“遭遇了比海盗更可怕的东西?”
“海怪?”
“不是海怪,是飓风暴雨。”
“船翻了?”
“是的,我们弃船逃生,我带上夫人,抱住了折断的桅杆在大海上漂流,诸神保佑,没过一会,飓风暴雨就全部停歇,天地晴朗,就好像刚才发生的天翻地覆从未发生过。没过多久,有躲避过飓风灾难的其他幸存商船救了我们,然后,我们就一路来到了奴隶湾。”
“虽然我们的侍卫和侍从都不幸牺牲了,但我们的金子还在。”亚莲恩咯咯笑道,没心没肺,仿佛那场可怕的飓风暴雨不过是一场好玩的游戏。
外面,各将军在发号施令,各百夫长在整列队伍,各种嘈杂的声音传进帐篷。
“魔山勇士,亚莲恩夫人,我们出去看看我们的大军。”格纳善主提议。
“好!”
魔山和亚莲恩跟着格纳出来,只见外面火把亮起长龙,还有队伍在不停的到来。
近处,士兵们每百人一队正在排列成方阵。
魔山扫一眼,看出这里的军团大约在五千人上下,加上源源不断的从远处来的火把长龙,估计人数最终会有八千人。
八千人去攻打阿斯塔波,不能说少,但也不能说多。
阿斯塔波的军团动员起来,五千人还是有的。加上海军,一万军团足足有余。
数名将军骑马来到,看见魔山脸色惊疑不定,他们脸上都带着恶兽面具,这是来自弥林和渊凯的兽面军。
几名将军下马,和格纳善主见面。
“将军们,西茨达拉贤主大人呢?”
“圣主随后就到。”众将军们回答。
很快,从火把的长龙中奔出了一队骑兵,骑兵人人的脸上都带着野兽面具,他们族拥着一个人:西茨达拉。
兽面军拥护西茨达拉为圣主。
西茨达拉是弥林的一个吉斯贵族,属于洛拉克家族,本善主和贤主们称为十四世圣主。他十分富裕,拥有许多竞技场,而且他的影响力很大,在奴隶湾周边的城邦中有不少亲戚朋友。家族血缘可以追溯到多个吉斯贵族,如马兹达罕·佐·洛拉克、哈扎克·佐·洛拉克还有扎那克·佐·洛拉克。他曾经差一点就娶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丹妮莉丝离开奴隶湾后,西茨达拉成了弥林的代理城主,替丹妮莉丝管理弥林。
西茨达拉在马上看见了魔山,脸上同样惊疑不定。
魔山这样的巨人一般的猛汉,西茨达拉从未见过,他很吃惊。
西茨达拉到来,魔山注意到他的身材修长,琥珀色的皮肤光滑无瑕。他红黑色的头发剃成了像翅膀的外形,中间低,两边张开,如一只鸟儿在飞翔。魔山听丹妮莉丝说起过西茨达拉,这位十四世圣主当时为了取悦丹妮莉丝,曾把他的飞鸟发型给修剪掉了,在遭受到丹妮莉丝的七次拒绝和明确表示不允许再开设竞技场后,他又恢复了自己的飞鸟发型以表达自己对丹妮莉丝的失望。
丹妮莉丝把阿斯塔波设定为奴隶湾女王陛下的首都后,隐身女妖之子开始了叛乱,每天到了晚上,全城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杀戮时间。隐身女妖之子的杀戮对象是平民、乞丐、女子、无垢者、巡逻士兵、妓女等他们能遇上的任何人。
丹妮莉丝虽然派出了无垢者进行通宵扫荡,但杀戮平民的事件依然是防不胜防。后来,伴随着杀戮,又多了一项暴动:纵火。阿斯塔波的巨石开始失控,丹妮莉丝不得不考虑和奴隶湾的本地贵族联姻以收服人心。
当时追随丹妮莉丝的本地祭司绿圣女和贤主瑞茨纳克都劝她嫁给西茨达拉,好运用他的财富和影响力。丹妮莉丝表示只要西茨达拉有办法停止九十天的杀戮,她就会考虑嫁给他。于是西茨达拉马不停蹄的拜访了不同家族的金字塔,随即鹰身女妖之子的行动果然停止,阿斯塔波的流血和纵火事件终究出现了一个罕见的平息。于是,丹妮莉丝和西茨达拉的婚约也因此订立。、
同时,为了回报西茨达拉,在他们订婚的当天,达兹纳克竞技场重开,西茨达拉邀请丹妮莉丝去竞技场观赏决斗。在包厢里,西茨达拉多次请丹妮莉丝品尝蜂蜜蝗虫,丹妮莉丝拒绝了。丹妮莉丝身边的角斗士侍卫壮汉贝沃斯把所有蝗虫都吃掉,后来感到非常不适。
随后,那些蜂蜜蝗虫被发现是有毒的,贝沃斯几乎被毒死,很快,下毒的厨师被抓,并被西茨贝拉斩首。但丹妮莉丝怀疑那厨师是受西茨贝拉指示,于是和西茨贝拉推迟了婚约。而西茨贝拉也很有默契,没有再逼丹妮莉丝履行婚约。
直到丹妮莉丝决定离开之前,才和西茨贝拉解除了婚约。
魔山从丹妮莉丝的口中,早就了解到奴隶湾有一个最优影响力的善主:西茨贝拉。他的兽面军曾经被丹妮莉丝征服,如今又重新回到了西茨贝拉的手中。
西茨贝拉下马,和阿斯塔波的格纳善主见面。
格纳善主把魔山和亚莲恩介绍给了西茨贝拉。
双方寒暄,点头致意,西茨贝拉人很警惕,对魔山心怀戒备。
格纳善主说道:“西茨贝拉大圣主,你这次带来了多少士兵?”
“陆军五千,还有五千水军,我们明天将在港口和阿斯塔波城下同时作战。”
“好极了。西茨贝拉圣主大人,拿下阿斯塔波后,阿斯塔波归我,弥林和渊凯归你,你意下如何?”
“成交。”西茨贝拉很爽快,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为明天的攻城找到了一位无可替代的先锋。”格纳说道。
西茨贝拉看着魔山,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脆弱,看样子这个猛汉只需要一拳,就能把他打飞到空中去。
“我们很荣幸,来自索斯罗斯大陆的伟大勇士”西茨贝拉谦恭的说道。
“我也很荣幸,并希望战后能和奴隶湾建立长久和稳定的奴隶贸易。”魔山把自己的废话又说了一遍给西茨贝拉听。
对于奴隶主西茨贝拉,他是最喜欢听到这些话的。
奴隶贸易一直是奴隶湾贵族们的支撑产业。
格纳用本地方言唧唧歪歪的向西茨贝拉说了一大通,大意是说魔山的愚蠢和有钱,还有他们的将军亲眼看见过的魔山的作战的无敌,西茨贝拉听得连连点头。突然之间,天降一员超级猛将来助力他们攻城,这正是一个大好的吉兆。
兽面军不停来到,人人都戴着野兽面具,看起来的确有些渗人。这兽面面具一戴,最重要的是有个心理上的暗示作用,令士兵确信自己就是如狼和夜狮一般的凶猛。
兽面军的面具并不是杂乱无章的,戴同样面具的士兵以百人为单位列成方阵,和他们将军的脸上面具图案一致。兽面军的面具,一律以各种猛兽和毒虫为图案。
*
第二天,大军骑乘,魔山和格纳善主,西茨贝拉大圣主们一道,走在队伍的中军,而并非前锋。
魔山在昨夜的善主们的军事会议上,以完全一致性的支持,得到了先锋军将军的职位。当战斗正式打响,他将率领西茨贝拉的最精锐的夜狮军团攻北门。
阿斯塔波的城市里面,屠夫国王亲自督军,城墙上,弓箭手列成两排,城门口,无垢者军团长枪盾牌,已经排列成方阵。
而在牧师的家里,丹妮莉丝、弥桑黛、弥桑洛、乔拉·莫尔蒙、灰虫、学者夫人艾米丽、医生克莱德、无垢者训练官伦恩、牧师夫人雪莉正在紧张碰头开会,他们的士兵也已经组织好,一共两百人,准备出其不意的攻进王宫,拿下屠夫国王的家人和王宫里的廷臣,然后逼迫城墙上的屠夫克莱恩就范。
丹妮莉丝能召集巨龙屠城获得胜利,但是杀人容易,统治就很困难。曾经她拿下阿斯塔波后,就陷进了鹰身女妖之子的肆意屠杀中。那是属于不对称战斗,鹰身女妖之子无法战胜龙之母和无垢者士兵,但他们能战胜乞丐、妓女、农夫、渔民和猎人。如果无法令善主们心服,就只能杀光他们这一条路,但这并不是丹妮莉丝所要的。
她举不起杀光善主的屠刀,杀善主这只会令阿斯塔波长久陷进鹰身女妖之子的血腥报复中,并且善主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本来也是支持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