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1kp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大唐醫王 txt-第二十九章 達成一致-vjoeo

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是我的风格?
听了这句话之后,李元嘉的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心里面也是相当的无语。
他当然听出来了皇帝的意思,这是拿之前玻璃……嗯,甚至纸牌、麻将和大地主的高价来说事儿呢!
大概来说,应该是讽刺?
毕竟李元嘉身为大唐的亲王,不担搞出了一些“奇淫技巧”的玩意儿,还用很高的价格拿出去售卖,皇帝一直都是有些不太满意的。只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皇帝一直都没有真正的禁止他去做而已。
关于这一点,李元嘉心里很明白。
他知道如果自己当初先拿出来的不是曲辕犁,不是白纸,而是纸牌之类的东西,而且后来又改进了翻车,并且还让木匠们的效率大增……当然了,还有去年那十年一遇的大旱灾加成,都让李元嘉的“喜好”有了另外一层外衣,皇帝肯定是无法容忍他如此胡来的。
说到底,李世民还是个实用主义者。
虽然自己弟弟做生意这种事儿确实有点膈应,不过曲辕犁和翻车等存在,给大唐带来的也是实打实的好处。而且铁锅炒菜和桌椅板凳等“发明”,李世民自己也颇为喜欢。再加上李元嘉这小子只是喜欢工匠之事并且做做生意而已,总比某些让皇帝恼火的兄弟要强,所以也就默许了下来……
在无语的同时,李元嘉更多的则是开心。
因为他能很明显的听出来老二的意思,那就是这事儿啊……
成了!
不用对方把话说的太直白了,李元嘉就知道老二已经彻底下定了决心。
他必须要体谅一下自己的二哥,毕竟老二是大唐的皇帝,李元嘉总不能非要等到他说出“这生意我做了”这句话之后,才能猜出答案吧?
那未免就太不上道了。
所以眼看着老二已经彻底心动,并且一脸“漫不经心”的开始和自己探讨一面镜子多少钱的问题,李元嘉自然是心领神会,瞎扯了几句后嘿嘿一笑道:“二哥,这镜子嘛……就像我刚才说的,做之不易,除了长乐、高阳她们之外,臣弟是肯定不会免费往外送的,谁想要就要花钱买!只不过……”
“嗯?只不过什么?”
眉头一挑,李世民似笑非笑的问道。
“咳咳,只不过臣弟的本事,也就在长安城里面了。”
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李元嘉继续说道:“一出长安城的话,距离近一些还好,距离远一些的话……唉,臣弟实在力有未逮啊……”
“力有未逮?”
“呃……”
看到皇帝表情一动的样子,李元嘉嘴角顿时一抽。
这个成语,还没有出现么?
犹豫了一下,他赶紧解释道:“嗯,就是力所不及的意思……咳咳,二哥,总之一句话,长安城之外的买卖,您这边能不能帮臣弟一把?”
赶紧岔开话题的同时,李元嘉心中也是腻歪的很。
妹的!
这老小子今天叫自己过来什么意思,他当然知道,而且之前说了那么多也是围绕着这一个话题。结果明明是送钱的事情,偏偏还要说的像自己要求着对方一样。
这感觉,真的让人腻歪。
不过,谁让对面坐着的是皇帝呢?
所以哪怕心里膈应的很,李元嘉也只能是满脸的堆笑,说着自己都觉得无聊的话——不过想想的话,人家李老二也一直忍着自己这几年“喜好工匠之事”和“做生意”的事情,帮助他压下了皇室各路人马的不满……
这么一想,李元嘉也就没什么怨言了。
“行,就交给朕吧!”
在李元嘉“几次三番”的“请求”之后,皇帝似乎最终拗不过他,点了点头笑道:“回头我让内府局人去找你就是了……”
“是,多谢二哥!”
压下心头的兴奋,李元嘉深吸了一口气,开心的笑了。
内府局,内侍省的六局之一。
内侍省是唐朝的说法,放到清代的话应该就是内务府?反正就是掌管皇帝的一切“私人事务”,说白了就是专为宫廷内部服务的机构。内府局的话就是掌管财货的地方,让他们和李元嘉的韩王府合作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李世民轻描淡写之间,就把玻璃和镜子的五成利润拿到了手中。
是的,五成!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兄弟俩早就形成了一个默契——上次聊这个的时候,李元嘉就明说了给皇帝五成利润,自然无需再多言。
而这五成利润,将会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或许最开始的时候不会太多,毕竟李元嘉除了送亲朋好友和侄女、妹妹们之外,还要满足长安城中各个权贵们的需要,但是最迟到五六月份,当城外的工坊中玻璃和镜子的产量上去之后,就要给皇帝足够的甜头了。
一个月几十块玻璃和十块镜子,怎么也要保证的。
这样一来,李世民每个月少说也有上万贯的收益……而且别忘了,这只是暂时的,一旦等到明年的时候产量大增,数量翻上几番,那利润就是打着滚的往上涨……
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打算,李世民自然是连连点头,脸色略有些不自然的道:“呵呵,不急,不急,这种好东西自然是要先让长安中人用上才对……咳咳,十一郎,我记得你的人跟着去了高昌,可有消息传来?”
很是生硬的,皇帝转移了话题。
而看到了李世民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尴尬,李元嘉眨了眨眼睛,心中了然。
啧啧,竟然“害羞”了?
所以眼皮子跳了跳,李元嘉心里面嘟囔了一句“这就是又想当那啥,又想立那啥吧”之后,干脆的也转移了话题,笑着摇头道:“前几日有消息传来,说是大约在年底抵达西域,但是具体现在情况如何,臣弟真的不是太清楚,也不敢打听太多啊……”
……
靠,写的越来越烂的,好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