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11x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本港島電影人 線上看-第943章 起峯了——熱推-y72ns

我本港島電影人
小說推薦我本港島電影人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他是电影殿堂中新的叩门人,他改良了电影语言……”
舞台上,吴孝祖面露感恩,保持着迷人微笑,坦然地从两位颁奖嘉宾手中拿过卷成筒系着红色彩带的证书,与此同时,颁奖嘉宾之一的南斯拉夫导演库斯图里卡也用热情洋溢的语言念完了颁奖词,并且亲自把奖状颁给吴孝祖。
“谢谢。”
吴孝祖微微欠身,转身举起‘最佳导演’的奖券,低头在话筒前,笑着道:“感谢戛纳!”
没错。
戛纳一如既往的抠门。
除去金棕榈大奖,其他奖项都是小奖状的配置。
“我一定要和参与制作这部电影的每个创作人员分享这个奖项,从心底,我感谢你们每一个人。”
吴孝祖表情云淡,再次欠身。
台下伴随着欢呼声。
不少电影人看着丝毫没有‘激动’情绪,甚至保持着一股‘云淡风轻’万事看淡气质的吴孝祖,心生敬佩,送上掌声。
在他们看来,台上处事坦然,丝毫不急躁、激动,甚至面色不改的吴孝祖,已然有了一丢丢大师风范。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素质,能够让其在这样兴奋的气氛下,依旧保持着贤者姿态呢??
可能这就是大湿吧。
“高仓健先生,你演活了老麦克这个角色。”吴孝祖微微一笑,台下的高仓健也主动竖起拇指回应。
“谢谢梁朝玮和崔岷植,你们奉献了精彩绝伦的表演。感谢摄影师鲍熹和杜可风,你们为这部戏注入了光彩,鸣谢张一謀先生,你为这部电影,贡献了你的才华。我要感谢每一个人,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
正如电影中的台词一样:‘这个世界很美好,值得我们为之奋斗。’我也同意后半句话。这个世界需要我们不断去奋斗。
当然,也要谢谢评委的认可,也谢谢埃米尔导演和组委会的对我本人的颁奖评价——”
吴孝祖冲着身侧卷毛埃米尔·库斯图里卡送上感谢,后者微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
“他刚刚说我开创了新的电影语言。这一点,我实在是不敢完全的接受。
如果大家看过战后出生的这一代导演的作品,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伟大。”
吴孝祖说到这里的时候,掰着手指纷纷挨个竖起三个:“法国的新浪潮、意大利的新现实、德国的新电影,这都是纯粹从影像上影响世界的。
影像的使用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看的是导演的艺术修养,这个艺术修养不是随时就可以有的,而是因为你内心有感觉,你对这个世界有感觉,对人有感觉,所以,你会通过他们的电影,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另一面。这些前辈的光芒我们无法遮挡。”
他在讲这段话的时候,摄像频频给台下老神在在坐在那的戈达尔镜头展示。
“当然,我相信,在电影的路上,后来者会绽放出属于我们的光芒。这需要我们用心去观察这个世界。我相信,会有更多绽放光辉的后来者走上戛纳的舞台!
谢谢——”
吴孝祖欠身感谢,拿着‘证书’的手笑着轻轻举起示意,气质如菊,绅士十足,表现出了艺术家的低调。
话音一落,现场掌声疯狂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持续不断渐渐愈演愈烈,不少电影人都忍不住的站起身,拍手叫好,整个会场炸裂一般,无数人主动尖叫呐喊。
他这一番话确实说的非常有水平,不愧他‘国际三大电影节大交际花’的名号。
瞧瞧。
法国新浪潮。
意大利新现实。
德国新电影。
这三大电影节都给暗暗给捧了一句,这种站在舞台上的PY交易,绝对是雨露均沾。尤其是后来还帮戛纳宣传一番的举动,不愧是熟读《情商》这本书的电影大师。
这时候,不少人透过大荧幕,忽然发现‘老疙瘩’戈达尔甚至都主动鼓掌,顿时间迎来观众席的媒体的快门声,现场不少电影工作者都心潮澎湃。
雅各布在台下都满意的笑歪了嘴了,目光欣赏的看着吴孝祖走下台去影节宫后边接受媒体采访,嘴角疯狂上扬——恨不得届届都把他安排来!
什么叫做嫡系?这特么才叫嫡系啊!
关键时刻这小词儿就能给你顶上去,瞬间就引爆全场!
淦的漂亮!
你瞧瞧刚刚那几个瘪三?干巴巴的说的毛线啊?那能有传唱度?那能有传播度?那能让人记住戛纳嚒??那能吸引更多电影人?
但,吴孝祖这种蕴含着‘传承’味道的小词咔咔咔一说,你再听这快门声,卡卡卡卡!
明天开始,戛纳就‘张开怀抱,拥抱世界’了!三大电影节互相之间也是拼‘KPI’的好嚒~~~吴孝祖这种宣传,无疑给戛纳提升好几个百分点……
看到这,雅各布微微一笑。
这样的吴孝祖,值得获得更多的赞美,不吝啬自己在背后帮他。尤其是在好莱坞不断侵占戛纳电影空间和市场的这个时刻。
戛纳需要好莱坞来站台、宣传、扩大影响力。
但同时,雅各布也好,包括其他欧洲的电影人也好,他们实际上也在警惕着好莱坞的‘吞噬’。
谁也不想成为其他人的附庸。
所以,这时候提携起一些第三世界的电影新鲜面孔,尤其是还是能够帮助戛纳扩大影响力的‘电影大佬’就很有必要了。
这种排面人物,单纯的穷逼电影人没法担任。
吴孝祖这种在亚洲区域有着巨大实力和氪金能力的人最适合戛纳。
谁都不清楚,戛纳版‘斯特恩’的计划。
旧神黄昏,新神需捧。
……
站在影节宫的阳台上,背靠着戛纳的大海、沙滩和美女,吴孝祖笑着拿着最佳导演的证书接受采访。
“woo,恭喜你拿到最佳导演,这也是你第二次获得戛纳的奖项,如果你自比影坛前辈,你希望自己成为谁?”一位腐国记者主动询问。
吴孝祖稍加思索之后,微微笑的道:“这个时代不会阻止你自己闪耀,但你也覆盖不了任何人的光辉。我从来没想过去成为谁。”
“那么你对于下部戏有什么期待嚒?”美国记者主动问,“有没有想过进军北美市场?毕竟你的电影相对来说兼顾了商业性和艺术性两方面。在北美,你电影的录像带租赁情况非常棒。”
“谢谢。现在正和米拉麦克斯公司进行合作,准备接下来会拍摄几部独立制作的电影。”吴孝祖见到对方这样‘捧场’,大概也知道是哈维在后边推波助澜。
《七罪宗》想要在北美发行,本身就需要话题性。
相比起前世有皮特和弗里曼两位的加持,吴孝祖这版本的《七罪宗》无疑在北美市场不可能达到前者的高度,这年头,上亿美元在北美市场绝对是属于惊爆的成绩。
实际上,哪怕是后世,一部上亿票房的电影,也可以看作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尤其是制作成本那么低的情况下。
不过有高仓健、崔岷植,想来在韩国城、东瀛城之间应该能够吸引不少影迷。再加上哈维的发行能力以及戛纳的影响加成,票房几百万美元应该没问题。
这部电影的大盘还是在亚洲地区,尤其是东瀛。
悬疑电影在东瀛相对很有票房。
吴孝祖这边接受完采访,忽然前边传来一阵躁动声,能够听到,整个会场一片震动。
“哇哦!!!”
“上帝!!”
“不是吧???”
突然间,戛纳的工作人员突然挤了进来,分开媒体,走到了吴孝祖身边。
“Mr.woo,请快点进入会场,《七罪宗》与《我心狂野》共同获得了金棕榈大奖!!!!”
嗯?????
闻言,正拿着奖状的吴孝祖身子一个踉跄,他发誓,这绝对不是在洗手间冲刺柳小姐时候的缘故……他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戛纳疯了吧???
他不是纠结与《我心狂野》共同获得金棕榈这种骚操作,毕竟戛纳的金棕榈大奖在此之前不止一次出现双黄蛋……第4、5、14、19、25、26、32、33届都出现过金棕榈大奖双黄蛋。
甚至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黑泽明这些中原五白级别的超白金大神都接受过戛纳的双黄蛋…最近的一次也不远,正是1982年第35届。
戛纳双黄蛋是有传统的——第一届电影节大奖曾经共同颁发给16部电影……
所以,双黄蛋不奇怪!
他震惊的是——最佳导演与金棕榈同时属于一部电影!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特么是提前一年创造了戛纳的历史!
历史上,第一部同时获得最佳导演和金棕榈大奖的影片是1991年第44届上科恩兄弟共同执导的《巴顿·芬克》,对,就是那个前些章赏析吴孝祖电影的那对兄弟。
那届,这部电影不单单刷下了最佳导演和金棕榈大奖,甚至还拿到了最佳男演员。
2003年《大象》也曾经拿到过最佳导演和金棕榈大奖的荣誉。
而在2004年的时候,戛纳还特意让评委站出来发表了一个声明,表示戛纳不会再重蹈覆辙,把“大奖”发重!
所以,哪怕那部64年来唯一一部同时拿到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金棕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影片两个最权威电影节最终极大奖的《寄生虫》,也没有在戛纳实现一片荣获两个重量级大奖的荣耀。
吴孝祖比照原时空,提前一年达成了这个惊人的成就,本身就是影坛的一场地震。
这特么是起峰了!
这一刻,吴孝祖感觉面前这个工作人员都有一种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此刻,现场已经乱作一团了。
许多人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紧接着,全场狂热的欢呼浪潮和愤怒的嘘声汇成一片,交织在一起,难分伯仲。
《七罪宗》与《我心狂野》两部电影获奖,都不算完全服众,尤其是苏联、波兰等方面的东欧电影人更是难以接受。
不要以为大家都是再嘘《七罪宗》。
因为这部戏本身就是现实戏剧题材,所以本身在电影人中评分不低。
尽管惊讶他获奖,甚至心里面发酸或者愤怒,但《我心狂野》获奖一样是备受质疑。
这样一部部风格奇异的梦幻片竟然也能够获得金棕榈大奖,对于许多现实戏剧题材簇拥来说,可以说很难接受。
历史上,大卫林奇本次在戛纳上也备受质疑。
不过,这抵挡不住两个剧组的疯狂庆祝!
《七罪宗》剧组已经沸腾了。
祖哥Niubility!(破音!)
所有人都高举双手尖叫欢呼。
“创造历史了!!!”哈维这个《哪国大奖都百科》拥有者第一时间就忍不住搂着蒋二少转圈圈,“这能多卖多少美刀啊??美刀啊???这是戛纳电影历史上第一部同时获得最佳导演和金棕榈大奖的影片。”
“卧槽~~~”蒋二少也反应过来,老脸笑成菊花,“这特么助威团不白来啊!!!”回首,朝着二三十位艺人挥动手臂。
“┗-`O′-┛嗷~~”古仔也来一把恶龙咆哮。
现场工作人员则急急忙忙的安排获奖嘉宾。
大卫林奇好说,吴孝祖正在外边陪记者吹牛比呢……
轰动几分钟,当大卫林奇与吴孝祖都走上台的时候,现场这才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深藏功与名的雅各布则轻轻一叹,低声说道:‘吴先生,今日我把名声送给你,往后的路,你是一步一擂台。
希望你拼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戛纳需要新灯!’。
呃,雅各布的原话肯定不是这样沉吟的,但是翻译出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反正你们也不懂法语。
舞台上。
大卫林奇露着天真的笑容,在欢呼声与辱骂声中,开口道:“我想来戛纳已经想了20年。第一次来,没想到就一下子美梦成真。我爱戛纳——”
他一开口,现场东欧以苏联为代表的电影人、媒体人,瞬间脸黑如Negro,像极了Negro们在听《阳光彩虹小白马》时候的表情——大卫林奇,你特么含沙射谁、指桑骂谁呢???
《我心狂野》这部电影太自由美利坚了,甚至迷幻式的方式,实在是不太受他们欢迎。
他这样一装逼,可想而知,现场那些人感想如何。
嘘声如潮!
站在旁边,脑子里还在清库存的吴孝祖一听,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灯塔国的艺术家果然会吸引火力!
总算让他不算太过于紧张。
又拿到了金棕榈——
卧槽!
吴孝祖眼睛一眯,似乎,他进入了双金棕榈俱乐部了!
后世,双金棕榈俱乐部是对戛纳电影节两次获得竞赛单元最高奖“金棕榈奖”的导演们的敬称。
历史上进入这个俱乐部的成员两手能够数得过来。
如今这个时代,吴孝祖是继瑞典导演阿尔夫·舍贝里和美国四大导演之一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之后的第三位!
这就太恐怖了!
这一下子提升了多少影史地位???
这一瞬间。
吴孝祖心中想的是:是不是公关和花钱的太特么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