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bml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劍舞傾城-第八一一章 能帶我一起去嗎看書-s6lx2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对方已经撤走,别西卜也么有在这片迷雾区当中多留。
将剩下的几个人营救离开了这里之后,他也就选择了不做丝毫停留的离开了这里。
待到他来到外面的时候,周围也早就已经是围拢上了一大群的城卫军,以及一个个被拦在封锁线之外,焦急的看着迷雾区,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当他们看见跟着别西卜一起出来的那些民众的时候,脸上的焦虑也都是尽皆化作欣喜,尽管被士兵拦在封锁线开外的地方,但他们内心的喜悦却怎么也无法被掩饰。
如果没有错的话。
“他们应该是你们的家人吧?”
看着身边被自己救出来的民众,别西卜再看了看那边满色激动的众人,如此询问说道。
“是!那是我的父亲,谢谢法伊雷尔大人将他救出来。”
“多谢法伊雷尔大人!”
“太好了,今天早上听到这边被封锁的时候,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弟弟了。”
“麻烦您了!”
“真是太谢谢您了!”
感谢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刚才里面传来的巨大声响,以及地面明传来的剧烈的震动。他们可是听到并且感受得到的,哪怕不用别西卜说他们也能够想象得到,刚才在里面究竟是爆发了怎样的危险。
不过此时,别西卜面对这些人却也只能够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很抱歉,虽然我也知道你们看到自己的家人平安无事很激动,但是现在按照规定我并不能够让你们现在就立即带着你们的家人离开这个地方。”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也都已经是做好面对这群人的疑问,甚至于已经是准备好说辞了。
毕竟好不容易一家人才从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的局面转变为再次见面,结果到了最后他们却还是要因为一些原因再分开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什么好的解释的话,他还是担心其中的有些人会产生一些不好的负面情绪。
解决负面情绪什么的,还不如让他再跑过去和阿巴登打上一场。
只不过,稍微有些出人意料的是……
“没事,我们不介意的。”
有人这样子说着,别西卜的眉头也是不由得微微一挑。
随后又有人跟着一起说到了。
“那些事情和原因萨克大人都已经告诉给我们了,为了他们的安全,在回来之前检查一番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嘛。”
“是啊,这种东西既然有这么大的危害,还是先检查一番,要不然等到回去之后发现问题岂不是又要给你们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吗?”
看样子现实的情况还是和别西卜想象当中的情况还是有所不同的。
这些人的反应和别西卜想象当中还是有着很大区别。
不过这样子也好,这些人能够理解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把这些从灾区当中救出来的人带回研究所进行检查后,别西卜向菲瑞特申请去往了王宫内的图书库。
这些人的事情被解决掉之后,那么剩下来的自然也就是解决掉自己身上的问题。
就在之前,阿巴登只是一眼便是看出了他自己现在的真是状况,认出了他那半人半魔的特殊灵魂。
而她之所以会这样子说,全是因为看到了别西卜的那一对魔眼,那一对不管是谁,只要是被注视到都会感受到一种发自于灵魂的冰凉的眼瞳。
能够通过自己的眼瞳一眼便是辨认出自己的灵魂状况,那势必代表着自己的眼瞳一定是有着什么特别的地方。
如若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自己曾经连见都没有见到过的人一眼便是认出这魔眼的来历?
魔眼的来历不一般这是必然的情况,除此之外对方在那个时候也说过了,曾经也有着两个人和自己有着一样的魔眼,而且他们的魔眼比起自己的魔眼更加的强大,按照阿巴登的说法的话。
他们的力量,足以做到将这个世界直接摧毁??!!
这种感觉就如同天方夜谭一般,尽管别西卜不断的再告诉自己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甚至于笑着认为这就是对方用来吓唬自己的话。
但是……
手指按着那一对带着一丝丝灼热感的魔眼,别西卜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自己的魔眼是否真的有着这样的能力?
这一点他不清楚。
他唯独清楚的一点,也就只是自己的魔眼所开发出来的力量绝对不及完全形态的十之八九,甚至于说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能够开发得出来。
可以说,若是他的魔眼在这个时候能够得到进一步的突破,那他的实力也将会得到一个极为显著的提升。
而现在,比起让自己的魔力等级亦或者说是其他方面得到突破,让魔眼得到再一次的强化也就仅仅只差那临门的一脚,如果他能够将那临门一脚所需要领悟的东西悟透,并且让自己的灵魂得到进一步的解放的话,那他的魔眼也就应该是能够顺理成章的得到进化了。
只是,这个领悟又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他翻着书,总感觉大脑里面没有什么好的头绪。
如果是魔眼的话,所需要搜集的就应该是所有的和特殊的眼瞳有关的书籍。
首先要排除掉如同菲蕾娜那样子的,释放言灵的特殊魔眼以及一些可以释放魔法的人造魔眼。
他所要寻找的,应该是那种和【破坏】沾边的东西。
在图书室的导航精灵处将这两个词条打出。
随着一阵光芒闪烁,两本装裱的十分精致的古书摆放在了导航精灵面前的书桌之上。
“如果你所给出的词条没有问题的话,你所想要寻找的东西,应该就在这两本书之中了。”
菲瑞特看了看导航精灵投影到别西卜面前的两本古书的副本,如此对他说道。
“……”别西卜看了看手中的书籍,随后再看了看面前那一只不太聪明的亚子的导航精灵。
“你确定这个玩意儿不会出错吗……?”
别西卜的眼中满满的都是质疑。
这也不怪他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要知道这图书库里面的书可是多到几乎数都数不过来的地步,别的不说,占地足有十几个足球场这么大,光是楼层就有将近百层的图书馆就问你有没有见到过?
在这个图书馆里面,除了一些必要的过道之外,其余地方全都是一个个堆满了书籍的书架。
这里的书籍按照菲瑞特的说法来说的话,那是从几万年前就已经是开始积累了,不仅仅是有翼人族的历史,甚至于连曾经百族一同辉煌那段时期的历史都尚且还有着保存。
除了历史之外,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以及知识,要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囊括着整个世界的知识,其数量的有多庞大,也是能够想象得出来了吧?
而偏偏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巨大的书库,在这个时候对方居然告诉他最后找出来的就这两本书?
遇到这种情况,也就难怪他会对这个本来看上去就不是很聪明的导航精灵感到有些不大相信了。
听之前阿巴登这么说,那肯定也是很牛逼的玩意儿才对,怎么也不可能只是搜索出来这么一点点的东西啊?
这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实在是有些太不科学了吧!
然而就算是别西卜这样子说……
“就算你这样说,这里也就这么两本了。”菲瑞特看着他,随后一脸无奈的说道:“要是你觉得有问题的话,也是可以选择不看,自己慢慢的去猜的咯。”
说着,他还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露出了一副我也无能为力的表情来。
看着这家伙的表情,别西卜嘴角狠狠的一抽。
要是他真的相信了对方也无能为力的话,那他才是真的傻子。
分明关于自己魔眼的事情这家伙一直都表现出一副知道的但是却不说的样子,现在自己要去查的时候……
好家伙,直接干脆点儿装成自己啥也不知道了。
所以说你当我之前真的就没有把你说过的话给放在心里面吗?!
别西卜这样子咬牙想着,若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给这家伙脑门儿上来上几锤,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够糊弄过去的小孩儿!
当然。
对于菲瑞特的年龄来说,别西卜和一个小孩儿比起来还真没啥区别就是了……
“两本就两本!”
别西卜一把将上面的副本都拿走揣在怀里。
“有总比没有来得好。”
见到这家伙果断的动作,菲瑞特也是不由得笑了笑。
他也清楚,别西卜这家伙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要真是把这选择都给他掐掉的话,这家伙还不得急得翻了天?
别西卜将自己要找的东西找到了,那他也有着一些之前就想要问的问题想要来问问对方了。
“我有个问题要问问你,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啊…?”
别西卜愣了愣。
我可以说我其实是想要拒绝的吗?
虽然他的心里是这样子想,但是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本书……
好吧,现在就算是拒绝也肯定是不好意思了……
“你问吧。”
他这样子说着,不过心里却已经是开始想起自己的这本书里面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内容了。
“之前你独自在迷雾区当中是遇到了什么特殊的怪物了吗?在里面产生这么大的动静,恐怕那个怪物也不是什么善茬吧?”
菲瑞特看着面前的别西卜,问出了现在让他感到十分疑惑的一个问题。
迷雾区当中的情况就算是他这个级别的存在都没有办法探查太大的范围,这一点本来就已经是够让他感到奇怪了,之前在里面还爆发出了这么大的战斗波动。
要知道别西卜的实力可是和他相差无几,他自己有几分实力他还是清楚的,能够让自己和人的战斗达到这种地步,想来别西卜遇到的对手也绝对不会简单。
“是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名为阿巴登的怪物?”
“阿巴登……”
别西卜想了想也大概知道对方是从萨克口中得知的这个名字,所以也并没有怎么太过意外。
“的确,我遇到了阿巴登。”
“而且她还将一大堆肢体拼凑在一起,把自己构筑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四不像怪物。”
一说到这里,他也就想起来了之前阿巴登所提及的,她所利用的那一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
“说起来,你认识一个叫做布蕾娅·哈蒙的女孩儿吗?”
别西卜想起来这件事儿,不由得将之提及出来。
“虽然只是看过她的遗容,但是在生前她也应该不是什么普通的女孩儿吧?”
如果只是一个长得好看的普通女孩儿,阿巴登也就不会占用对方的身体了。
“布蕾娅……吗?”
听到这个名字,菲瑞特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缓缓的开口说道了。
“那是我的朋友的女儿,我就说,之前怎么没有看到你将布蕾娅带出来,原来在你带她出来之前,她就已经是遇害了吗?”
他揉揉太阳穴,满是自责的说道。
“明明在这之前我还信誓旦旦的告诉他,布蕾娅的天赋惊人,未来必定能够如同他一样,成为一个不弱于任何一名族长的顶尖存在。”
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当时他还笑着和我说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是自己一样变得太强,承担太多,他只希望这个女孩儿能够好好的长大。”
“只可惜….”
他抬起头,呼了口气。
“只可惜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说起来也怪我……”
菲瑞特低着头就像是一下子老了许多一般,靠在椅背上缓缓说道。
“我还以为只是让她呆在和平的区域就能够让她如同寻常人一样生活下去,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一早就能够知道的话,我就不会让她去那个地方了。”
“以那个丫头的习惯,看见了民众遇到危险,她肯定会挺身而出去帮助他们的吧……”
说着,他看了看一旁的别西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