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qs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最強區小隊-第三百九十八章 好奇怪的統一戰線熱推-eq1bk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
小月娥确实算是中国通,一口流利的中原地区土话,让她得以在冀豫鲁的一些地区活动自如,根本就听不出一丝日本人的生硬腔调。不过,外来侵略者毕竟只是外来的,她永远也不会懂得这个含蓄、坚韧、耐劳耐苦、朴实坚强、骨子里还带着一丝谦卑、狡黠的古老民族人们的为人处世之道,啥叫个闷声发大财,啥叫个财不露白,啥叫个逢人只说三分话,小心行的万年船……她是不可能了解的。
日本人的狭小国土,养育出来的永远只是走两个极端的性格——要么如盛放的樱花那般灿烂,不可一世;要么就是切腹以全人生不能承受之痛,彻底算逑。这个民族还太肤浅,还没有经受过社会的一次次的毒打、毁损,还不懂得什么叫退一步海阔天空!
如中华民族屡次历尽磨难、百折不挠、浴火重生,将外来侵略者一个个接纳、融合、同化,那才是永葆民族永生的至高境界。可惜,曲高和寡,这个道理不要说小国寡民的大和民族不能理解,即便是号称四大文明古国的其他那三个文明,今又何在呢!
小月娥现在就很懵逼:想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大灾之年,到处是遍地的饥民饿殍,为求得一顿饱饭,那绝对是可以舍命弄险的。自己这边一共带了五千个大洋,一万多斤粮食,确实是太过招摇了!所以,哪怕事实的真相压根就无关土匪什么事,但当事人,跑的跑了,死的死了,只能按着丁发福咋呼的思路去考虑。
“好吧,那就有劳丁团长了!”小月娥其实也得到了报告,匪徒就在四十里路的地方,所以即便是没有完成最后的探路,但范围已经大大的缩小了。此时此刻,就是要兵贵神速,第一时间完成封锁,不能让这些受惊的土匪再一次潜逃远遁。所以她几乎立即就答应了下来,并迅速做出了安排:粮食和大车全部交由丁发福代为保管,剩下的四千多大洋和收来的几件古董带着上路。
“俺派一个营护送月娥小姐,起码护送到官阳地界。”丁发福忙着送瘟神,主动提出派兵护送。毕竟客户来了这么多,接下来的三四天晚上,那可是要整宿的忙碌的,这个姑奶奶在这儿,耽误事啊!
……………………….
当然,那边龙门酒楼三楼,阳师爷也召集了各家的商务代表,板了脸在发火:“俺虽然不知道是哪路的人做的,但俺要正告你们,有这个渡口,大家才能方便发财,真要弄黄了,那就只能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了!趁着日本人的面儿搞事,不晓得你们是发的什么疯!不想玩的就趁早退出去,免得害了大家!”
“……”满场寂静,谁也不会傻到去出头承认的。即便是心里有数的赵雪球也是在大口抽烟,眼角抽抽着不搭腔!
“俺家老爷说了,等会儿会派兵护送日本人离开,他不希望再有什么事情发生!”阳师爷难得的做了回狠人,“再有不识相的,咱就刀枪说话了!各位好自为之吧!”
“不能,不能,俺们跟丁爷合作多年,老交情了,哪能就说破脸就破脸啊!”陈二狗起身打着哈哈,对张小浪说道:“浪哥,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大家好不容易弄个发财的道,可不能让搅黄了吧!”
“嗯,丁爷弄这个也是担了风险的,奉劝那位搞事的爷赶紧收手吧,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大家伙儿爷不会饶了他的!”张小浪跟随日本人多年,自然知道鬼子的臭德性,那绝对是翻脸不认人的,丁发福这事如果处理不好,那可不仅仅是失去这个赚钱的走私的路子,弄不好可是关系身家性命的呀!所以作为他多年的狐朋狗友,他觉得有必要和陈二狗一道站出来帮帮腔!
“对,俺们不能轻饶了那个坏事的狗贼!找出来是谁,大家一起灭了他!”陈二狗振臂高呼,“阳师爷,有事你言声,俺这二百多人枪全听你的调度。”陈二狗对外宣称是生意人,做的就是山里各类产品的代理买卖,今年再加上个粮食生意,也拥有一支二三百人的保护武装。
“对,俺这边也有五百人枪,老阳你看着摆弄好了!”张小浪也做出了表示,不过他可是大打了折扣,甚至压根都没往外提他自己的那个旅,对外公开的还是明面上侦缉队的那点人。
“俺们也有五百人枪,阳师爷你尽管调度——”井畅也代表张思云表态。
“俺们人少,只有一百来人,阳师爷用得上只管开口。”石正财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能搭上丁发福这条线,可是解决了独立团很多的困难,不能轻易地失去了。
“俺们也有四五百人枪的,阳师爷看着招呼吧!”赵雪球样子要装出来啊,只能跟着表态道。
一时间,各家纷纷表态,愿意出人出枪,帮着丁发福这个伪军团长保护鲤鱼湾码头。中.央军、县自卫队、八路军、伪军,大家居然也能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迅速结成了一个好奇怪的统一战线,估计也算是抗战的一大奇观了!
“爷们儿,各位有心了啊!俺代表丁爷谢谢您各位!”阳师爷双手抱拳,给大家作了一个罗圈揖,“俺真心恳请您各位尽快约束好手下,派人关照你们的人吧,咱先把日本人送走,往后咋都好!”
在座的别看着一个个挺好说话的,可骨子里有哪个是个善茬?!阳师爷当然知道,能搞出这事的必然是在座的哪一家的人,至于说外来的土匪,那不能够。鲤鱼湾周边还不知道来了多少人马呢,土匪还能过得来?!
看着一家家告辞而去,阳师爷端坐着沉思道:会是他妈哪家呢?这么不开眼?!
…………………
“啪啪——”赵雪球是真生气了,直接上去给了三鹞子两个大嘴巴:“你他娘的这是要坏俺们自卫队的大事呀?俺们这次好不容易弄来的补给,你不知道?!为什么要惹日本人?为什么要断了大家的财路?你狗日的犯了众怒了,人家要联合起来揪凶手呢,知道不?!混蛋,胡闹!”
“……俺……下次不敢了!”三鹞子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暴怒的赵雪球,嗫嚅着半天才保证到。这事儿确实算是他私自惹出来的,确实闹得有点儿大。
“记住了,这事儿跟俺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即便是查到了,也是几个逃兵私下犯的事!”赵雪球烦躁地点上香烟,猛抽两口嘱咐道,“这事儿打死了也不能认,否则,这豫北俺们就没法立脚了!”
“知……知道了!给大队长添麻烦了!”三鹞子知道赵雪球也不是个孬种,杀人拼命眼睛都不带眨的。这次连他都要赖账了,看来事情要比想象得严重的多。唉,可惜了那几位战死的弟兄了!不行自己私人多给点补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