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gx3爱不释手的小說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第4758章 忽然升起的疑點!-359he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拉斐尔很突兀地离开了。
她在一步跨下了天台之后,身形化为了一道金色流光,迅速远去,几乎没用多长时间,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而执法权杖,也被拉斐尔带走了!
塞巴斯蒂安科本想追上,但是到了天台边,却又停了下来。
他远远望着拉斐尔消失的方向,目光之中似乎带着些许的疑惑与不解。
“你的伤势怎么样?”苏锐走上来,问道。
“伤势没什么,养养就好了。”塞巴斯蒂安科看起来并不是很在意,不过,肩膀上的这一下贯穿伤也绝对不简单,毕竟,以他现在的防御能力,寻常刀剑根本难以近身,足可以看出来,拉斐尔究竟拥有着怎样的战斗力。
不过,嘴上虽然这样讲,在肩膀处持续性地涌出疼痛之后,塞巴斯蒂安科的眉头还是狠狠皱了一下,毕竟,他半边金袍都已经全被肩膀处的鲜血染红了,肌肉和骨骼都受了伤,如果不接受手术的话,必然会战力大跌的。
“我能看出来,你本来是想追的,为什么停下来了?”苏锐眯了眯眼睛,对塞巴斯蒂安科说道:“以你的性格,绝对不是因为伤势才如此。”
若是放在以往,以塞巴斯蒂安科对执法队工作的敬业程度,以他心里对拉斐尔的仇恨,必然会对其穷追猛打的!哪怕身上有伤,也不会阻碍他的脚步!
“拉斐尔的人生字典里面,从来没有‘临阵脱逃’这个词。”塞巴斯蒂安科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唉,我太了解她了。”
“难道是因为她身上的伤势比看起来要严重,甚至已经到了无法支撑继续战斗的地步,所以才会离开?”苏锐推断道。
塞巴斯蒂安科摇了摇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就不可能把时间放到了三天之后了,我总觉得这拉斐尔还有别的计划。”
苏锐似乎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不过,在他看来,以拉斐尔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性子,不像是会玩阴谋的人。
难道说,这件事情的幕后还有别的推手吗?
“既然这个拉斐尔是曾经亚特兰蒂斯雷雨之夜的罪魁祸首,那么,她还有什么底气重返家族圣地卡斯蒂亚?”苏锐皱着眉头,似乎是有些不解地说道:“这样不就相当于自投罗网了吗?”
塞巴斯蒂安科轻轻摇了摇头:“所以,这也是我没有继续追击的原因,况且,我那一棍所给她所造成的伤势,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好得了的。以这样的状态回到卡斯蒂亚,无异于自寻死路。”
拉斐尔不可能判断不清自己的伤势,那么,她为什么要立下三天之约?
毕竟,现在的亚特兰蒂斯,对于她来说,无异于龙潭虎穴!这么硬闯,拉斐尔的自信和底气在哪里?
苏锐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拉斐尔在这里的?”
“我一直在寻找她,这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停下来过。”塞巴斯蒂安科说道:“尤其是这一次,维拉死了,那么,拉斐尔倘若依旧活着,绝对会出现。”
他神情之中的恨意可绝对不是作假。
苏锐听了,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你肯定在维拉的葬礼上严格布控了吧?”
“是的,当时一无所获。”这位执法队长说道:“不过,我布置了两条线,必康这边的线索还是起到了作用。”
塞巴斯蒂安科猜到了,拉斐尔要么去参加维拉的葬礼,要么就会来手刃邓年康,以替心爱的男人报仇。
女人的心思,有些时候挺好猜的,尤其是对于拉斐尔这样的性格。
只不过,今天,虽然塞巴斯蒂安科判断对了拉斐尔的行踪,可是,他对于后者现身之后的表现,却明显有些捉摸不定。
苏锐回想了一下拉斐尔刚刚激战之时的状态,随后说道:“我本来觉得,她杀我师兄的心思挺坚决的,后来想了想,好像她在这方面的注意力被你分散了。”
塞巴斯蒂安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邓年康说道:“不是这样。”
少言寡语的老邓一开口,必然会有极大的可能涉及到真相!
苏锐和塞巴斯蒂安科同时看向了邓年康,只见后者神情淡淡,看不出悲与喜,说道:“她应该没想杀我。”
她没想杀邓年康?
苏锐立刻摇头:“这种可能性不太高吧?她身上的杀意简直浓烈到了极点……”
“杀意归杀意,杀心归杀心。”邓年康说道:“这是两回事。”
说着,他看着苏锐,看似面无表情,但是,后者却分明感觉到遍体生寒!
苏锐竟然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强大杀意所笼罩了!
邓年康虽然功力尽失,并且刚刚离开死亡边缘没多久,可是,他就这么看了苏锐一眼,竟然给人造成了一种杀气四溢的错觉!
在最初的意外过后,苏锐一下子变得很惊喜!
“师兄,你这……难道说要恢复了吗?”苏锐问道。
“不,我都说了,这是两回事。”邓年康摇了摇头,于是,苏锐刚刚所感受到的那股强大的没边儿的杀气,便如同潮水般退了回去。
杀意和杀心,是两回事!
不过,苏锐是真的做不到这一点。
也许,拉斐尔真的像老邓所分析的那样,对他可以随时随地的释放出杀意来,但是却压根没有杀他的心思!
这是真的吗?
苏锐摸了摸鼻子:“师兄,我还是觉得,有些愤怒,不是演出来的。”
他不是不信邓年康的话,可是,之前拉斐尔的那股杀气浓郁到有如实质,况且,老邓确实算是亲手把维拉送进了地狱大门,这种情况下,拉斐尔有什么理由不对老邓起杀心?
除非老邓是她的老情人!
可是,这种可能性简直太低了!
“人是会变的。”邓年康说道。
二十多年没见到拉斐尔了,谁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塞巴斯蒂安科闻言,深深地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他这句话是对塞巴斯蒂安科讲的!
后者闻言,眼神骤然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