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f8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收復玄冥二老熱推-5j72b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赵敏走后,慕容复来到隔壁,关押鹿杖客的房间。
鹿杖客一见慕容复,脸上说不出是怒还是惊,“我……我就知道……是你。”
慕容复故作惊咦一声,“哎呀这不是鹿先生么?怎么弄成这样?你也太不小心了!”
鹿杖客双目圆瞪,一口老血吐了出来,“慕容复,你别装模作样了,到底想怎么样,你说!”
慕容复微微一笑,“那好,听好了,我只问一遍。”
鹿杖客没有说话,眼神有点闪烁,他知道慕容复此人不似一般正道人士,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如果不实话实说,很可能就此送了性命,如果说实话,回去之后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慕容复见此没有立刻开口,似乎在等他做出决定。
终于,鹿杖客眼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慕容复适时问道,“鹿先生,你们向襄阳城提出比武定胜负,究竟有何目的?”
鹿杖客话到嘴边,慕容复又朝慕容雪说道,“雪儿,那位鹤先生交给你,如果这哥俩说的不一样,千刀万剐。”
慕容复无声点头,离开房间。
鹿杖客心头大凛,再无半分迟疑,“慕容公子,多的我们兄弟不知道,这次派我们出来有两个任务,一是保护郡主的安全,直到出使结束,二是观察襄阳城的地形,尽可能摸清一些武林人士、大宋官员将领的住处,等比武定下来,大汗会派遣一批高手潜进城中,刺杀他们。”
慕容复脸色淡然,不置可否,“有件事我不大明白,你们大元的高手数来数去也就那几个,就算全派进襄阳城来,以现今襄阳城的武林人士之多,他们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有这个必要么?还是说刺杀和比武一样都是幌子,铁木真另有别的目的?”
鹿杖客听后面露苦色,“这个……多的我们真的不知道,你也清楚,我们师兄弟二人现在大元的地位,不上不下,已经快要沦落成二流角色了,一些机密要事,怎么可能让我们得知。”
这倒是实话,玄冥二老本来是汝阳王府的座上宾,自从汝阳王府倒台后,他们便巴巴去投靠了七王爷,尽管七王爷也确实对他们礼遇有加,可这种行为在蒙古还是颇受鄙夷的,如果不是二人的师父百陨道人投靠了铁木真,二人的日子还会更难过。
慕容复听后沉吟不语,鹿杖客一颗心怦怦直跳,心念电转,他补充道,“公子可不要小瞧了大元的高手,皇帝陛下西征回来后,带来了不少波斯高手,他用这些高手联合大元,以及中原武林投靠过来的高手组建了一个叫狼盟的组织,专司负责刺杀一些重要人物。”
慕容复眉头微挑,“你是说这次刺杀行动,整个狼盟都会参加?”
鹿杖客点点头,“不错,目前左右尊者,摘星、拜月、逐日三大长老齐至,还有四大护法,盟中数百经过特殊训练的刺杀高手,说句不客气的话,以狼盟现在实力,就算与襄阳城的高手正面对拼,也不见得会落下风,更别说偷袭刺杀了。”
慕容复不由想起了当初少室山下遇到的影狼军,当时不过区区百来人,打得五岳派三四百高手晕头转向,死伤惨重,如果这样的刺杀高手达到数百规模,襄阳城这些人确实很难抵挡,更遑论什么三大长老、四大护法了。
记得蒙古三杰曾说过,狼盟的右尊者是八思巴,逐日长老是金轮法王,可见人家至少有一个跟八思巴平级甚至还要更高的绝世高手,有两个跟金轮法王差不多的真元境高手,加上火工头陀、欧阳锋等人,一共有近十个绝顶战力。
而目前襄阳城的情况,顶尖高手只有张三丰一人,郭靖、周芷若勉强算两个,全真六子、武当四子合起来各算一个,另外听黄蓉说,东邪也到襄阳城了,林林总总加起来才七八个,而且还是掺了水份的,怎么跟人家斗啊。
当然,这是他将慕容家势力摘出去的原因,如果加上慕容家的势力,自然又另当别论了。
心中盘算一会儿,慕容复问道,“可以跟我说说那什么左右尊者,三大长老都是什么人么?”
鹿杖客不敢迟疑,急忙答道,“左尊者是个波斯人,我没见过他真面目,盟里的刺客影狼军就是他从西域带回来的,右尊者是帝师大人八思巴,三大长老中,摘星长老是西域第一剑客,拜月长老是……是家师百陨道人,逐日长老是金轮法王。”
“四大护法呢?”
“四大护法中两个分别是西毒欧阳锋、火工头陀,还有就是……就是我们师兄弟二人。”
其实玄冥二老能占据两大护法,还是仗了百陨道人的关系,否则以他们任何一人的武功,根本不是欧阳锋和火工头陀的对手,当然,他们师兄弟若是联起手来,又可以胜过另外两人中任何一人。
慕容复听后总算对狼盟有了个大概了解,嘴中喃喃道,“神秘的波斯高手,西域第一剑客……”
“是的,”鹿杖客点头道,“这两个人,加上狼王,在盟里极其神秘,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就连出现的次数也寥寥可数,或许只有帝师大人才知晓他们的身份。”
慕容复听到这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样子,“嘿,越神秘越强大越好,免得我动起手来无趣。”
鹿杖客听了这话没有任何表示,说实话,以慕容复现在的武功,他也看不出到了何等境界。
慕容复沉吟半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这话听在鹿杖客耳中就好像在问他“你还有什么遗言”一样,登时心惊肉跳,绞尽脑汁,忽然眼前一亮,“对了,有一件事,左尊者自从狼盟成立后,就动身去了中原,直到前几天才回来,不知道他做什么去了,还有那位西域第一剑客好像是一个女人。”
慕容复面无表情,鹿杖客苦着脸,“我知道的只有那么多了,真的。”
慕容复见他神情不似作伪,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了,不过怎么处置玄冥二老倒成了个问题,就这么放他们回去,似乎太便宜他们了,杀掉他们,赵敏那边不好交代。
念头转动一会儿,他突然笑道,“鹿先生说了这么多狼盟机密,回去怕是不好交代吧?”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说过什么……”鹿杖客暗自翻了个白眼,但他也知道慕容复话外有话,于是试探道,“公子的意思是?”
慕容复淡淡一笑,“不如加入我慕容家如何?”
“呃……”鹿杖客面色微窒,不为别的,他们兄弟二人之所以投靠大元,就是为了富贵权势,投靠你一个武林世家有什么好处?
慕容复自不难猜出他心中想法,略带自得的笑了笑,“实不相瞒,我慕容家起兵在即,不日将竖旗称王,届时保你兄弟二人荣华富贵,还是不难的。”
鹿杖客还是有些犹豫,就算你竖旗称王,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打下江山的,说不定死的更快,而大元不同,那是一个已经成型的帝国,可若不同意,他实在很难意料对方会不会立刻杀了他。
这时慕容复淡淡点了一句,“其实本公子也不是要鹿先生立刻改弦易帜,以鹿先生在大元的地位,只需要暗中给慕容家传递一些情报即可。”
鹿杖客登时眼前微微一亮,如此一来既能保住眼下的荣华富贵,以后也多了一条后路,只不过需要冒一点风险,但这跟小命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因此他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鹿某愿意替公子效死命。”
慕容复嘴角微微翘起,闪过一丝若有深意的笑容,“好,鹿先生果然是识时务的聪明人,不过为了保证鹿先生的忠心,还要委屈你一下。”
“啊,什么……”
鹿杖客一惊,却见慕容复双手连弹,数十片薄薄的冰片探出,顷刻间没入体内消失不见。
……
一个时辰后,玄冥二老互相搀扶着离开这处民房,脸上的血迹已经洗干净,身上的伤势也都做好了处理,但二人脸上却如丧考妣,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正厅中,慕容复、慕容雪、林朝英依次而坐,慕容复开门见山,“你们都知道了,大元准备借比武的名义刺杀襄阳城将领和武林高手,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次他们要动真格了,你们有什么建议么?”
慕容雪没有说话,林朝英抢先说道,“这还用说么,立刻通知郭靖他们,让他们做好防备,只等蒙古高手潜入进来,将其一网打尽。”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惜啊,一时脑热,答应赵敏不干涉她……”慕容复心中暗自腹诽,嘴上却说道,“不行,这么做风险极大,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手,万一来不及接手襄阳城,反倒将襄阳城拱手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