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i7ku人氣都市异能 五胡之血時代討論-第537章 釜底抽薪淮南計-7fzwy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大汉洪武三年,317年。
春。
邺城。
恢弘的宫殿中,两个神情憔悴的人匍匐在地上。
他们虽然都穿着崭新的衣服,但是脸上的神情却都是非常的糟糕。
就如同是遭受一番大劫难一般的模样。
其实,他们的确是遭受了一番生死劫难。
这两个人正是从江东逃到北方的刘隗、刁彝。
其中刁彝正在涕泪横流的陈述着。
“臣的父亲,已经年近七十,却是遭到了王敦追兵的毒手,不仅惨遭横死,还被那贼子暴尸街头,臣愿意为陛下献上江东军情地理的详情,只求陛下发兵踏平王敦等贼寇的巢穴!”
听到刁彝的这一番话后,刘预脸上也是露出凝重的神情。
不过,这倒不是对于刁彝的建议有什么动心。
王敦和司马睿父子之间的争斗,早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现在仅仅是死了一个刁协,就已经是王敦非常克制了。
要知道,刁协刘隗等人在建议晋帝司马睿削弱王敦权势的时候,可是提出过要杀琅琊王氏全家的狠话的。
现在看来,也就是刘隗、刁协等人没有得逞。
否则死的是王敦的话,只怕琅琊王氏都要被灭族了。
“刁协之死,朕也实在是惋惜。”
刘预叹了一口气之后,装模作样的说道。
“不过,现在国中忙于讨伐汉中的巴氐贼寇,暂时无力勘平江东宵小。”
“刁卿率领宗族弃暗投明,至于报仇雪恨,那必然是迟早的事情,只要好好为国出力,就能尽快积攒国力,以便征讨他们。”
现在的汉军主要是针对北方的鲜卑各部,还有汉中一带的巴氐李雄等人。
对于陷入内斗的江东众人,刘预并没有太大的心思去插手。
长江天险,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
更何况,现在的江东可不是后世宋明时代的富庶繁华之地。
大片大片的沼泽荒地,才是这个时代江南的正常景象。
刘预就算是费劲把江东攻略下来,也得花费大力气去与江东的土著豪族们扯皮;。
还不如留给王敦等北方士族和皇帝、土豪等人互相争斗呢。
等到他们争斗的差不多了,刘预也有了充足的实力,就可以痛快的一举拿下。
“陛下,王敦此贼素来凶残,这一次举兵作乱,晋帝父子已经不能制衡,只需要稍加手段,必然可以获得大批的土地,根本不需要耗费一兵一卒。”
刁彝依旧是继续说道。
自从在建康城外与自己的父亲刁协分别之后,刁彝就率领部分宾客先行抵达了京口。
在那里等待了一天之后,并没有等到前来汇合的父亲刁协。
反而是等到了刁协在对岸的江乘被追兵杀死的噩耗。
悲痛欲绝的刁彝立刻领着家眷从京口逃跑北上。
王敦既然已经杀掉了自己的父亲,那就绝对不可能放过刁氏一族的。
京口的皇太子司马绍也已经是自身难保,自己还是早早跑路为妙。
不过,刁彝在跑路之前,却是偷偷把京口府库中的淮南江北的户册、地图等重要文书装了满满一大车拐带跑了。
“刁卿,此话何意?给朕详细说说。”
刘预一听,竟然还有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捞到好处的事情,立刻就是来了兴趣。
“陛下,晋太子司马绍在淮南练兵数万,虽然只有精兵一两万,但是受众丁口却有数万之多。”
“这些人全都从北地南逃的流民,此时王敦已经取得了权势,绝对不会再把他们留给晋帝父子为兵的。”
“不仅要侵夺淮南的土地,这些丁口士兵也都会被变成王氏等豪族的部曲田客。”
“陛下在中原爱民如子的美名,早已经传播到了淮南,若不是皇太子司马绍宽和仁爱,这些流民早就北返家园了。”
刘预听到这话,心中倒是十分的赞同。
淮南一带的流民,全都是北方的流民。
若是晋室皇太子司马绍给予了非常好的待遇,这些流民是绝对不会为他们所用的,早就纷纷逃回北方的家园了。
“王敦既然已经得势,那何不保留他们的土地和待遇,岂不是能得到数万精兵?”
旁边的公孙盛故意问道。
毕竟,按照刁彝的说法,淮南的这些流民在皇太子司马绍的手中,是近乎于汉军府兵的待遇,只不过操练时日太短,还没有形成很强的战斗力。
若是王敦能把他们都继续保留下来,那就可以继承这些军力。
刁彝闻言,立刻是摇了摇头。
“不会的,王敦等人皆是出身高门大族,对于寒门尚且瞧不入眼,又怎么会理会什么兵户、农奴的意愿。”
“这些人就算是能保留自己名下的职田,也将会顶着琅琊王氏等高门的部曲名号!”
对于这一点,刘预也是非常赞同的。
王敦为首的北方士族,在南渡之后,最为重要的就是宗族直接控制下的农奴和私兵。
而这些人的来源,除了极少数从北方带来的之外,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是从南渡的流民之中获取的。
这些流民若是汉军一样府兵,那就是朝廷的兵马,王敦等士族门阀只能领带一时,并不能统领一世。
只有把这些流民从国家的‘军人’,变成士族门阀的‘私兵’,才是最为保险的。
而在士族门阀的眼中,部曲私兵的地位,并不比牛羊牲畜高到哪里去。
说不定还不如几匹凉州骏马更加令人在乎。
“刁卿的意思,是能把这些鼓动起来吗?”刘预意味深长的问道。
“不错,臣手中有淮南的土地兵册,又通晓各郡县军头的底细,只要陛下授意,臣一定可以鼓动他们作为内应,反抗王敦等贼人。”
“就算不能以淮南之地臣服陛下,也绝对可以获得数万丁口北返。”
刁彝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是咬牙彻齿一般。
他已经知道,刘预多半不会马上派兵替他报杀父之仇。
但是,刁彝心中必须要找一个能尽快报复王敦一二的手段。
哪怕这个手段效果实在微弱,也总能出一口恶气的。
“刁卿手中,真的有淮南的土地兵册?”刘预紧接着好奇的问道。
“臣不敢妄言,的确是有九成九的户籍兵册,而且还有几乎所有郡县的舆图!”刁彝非常认真的说道。
刘预听到这里,不禁看了旁边的公孙盛一眼。
二人都是同时露出了稍许的震惊。
这个刁彝办事,还真是非常的狠辣果决。
这些非常重要的户籍兵册,绝对是偷偷带出来的。
有了这些东西,刘预就可以非常轻松的在淮南搅风搅雨。
而相应的,司马睿父子却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了。
不仅仅王敦要侵夺他们的心血,现在刘预也是肆无忌惮的挖墙脚了。
“司马绍曾经那么的信任你们父子,如今一朝事变,竟然能如此决绝的挖了司马绍的老底,也是在是狠人一个。”
刘预对于刁彝的冷酷,竟然产生了几分钦佩之情。
毕竟,能这么干脆的把旧主卖的一干二净,还真不一般人可以做出来的。
在现在非常重视声名的时候,还能非常大方的干出这等事情,可以想见刁彝对于报杀父之仇是何等的执着了。
“好,朕就准许了。”刘预非常高兴的说道。
他才不管刁彝到底狠不狠,心肠毒辣与否,对于自己并不太重要。
只要刁彝能从淮南拐带回来几万精壮流民,那就可以相应削弱江东的潜在威胁。
“臣一定不负陛下所托。”刁彝立刻就答应道。
“不过,你若是办这件事情的,是不是还需要钱财官爵?”刘预问道。
自从与江东讲和会盟之后,双方就已经不再主动接纳对方的逃人了。
对于汉国的政策,那些淮南的流民也未必肯满意,毕竟他们在淮南可都是‘人上人’的职田兵,可比在中原做普通百姓强的多。
“只要给他们军府兵的身份,也就是足够了。”刁彝非常干脆的说道。
从京口到邺城的逃亡路上,刁彝对于汉军府兵的待遇已经是非常的了解。
对于淮南的兵马来说,完全就是相同的优待。
“数万府兵,恐怕没有那么多土地啊。”
公孙盛一听,立刻就是皱起眉头说道。
刘预一听,也知道公孙盛所言不虚。
对于这些‘军府兵’来说,必须要有适合耕种,并且水利良好的良田。
否则再现垦荒的话,根本支撑不起来半脱产的士兵。
“的确如此,六州的良田,大部分已经有了分派了,若是一两万人,还是可以安置的,若是再多,那就有些吃力了。”
刘预也是点点头说道。
淮南的流民兵马素质如何,他也都一抹黑呢。
“不把淮南搬空,臣绝对就不再姓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