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8y2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重生創業時代 txt-第四百一十三章 你的回答太低級-ez6q2

重生創業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創業時代
Eric·Chou皱眉问:“什么是建a生态?”
许逸阳说:“噢,原来你不懂,那我来跟你解释一下。”
“打个比方,你家楼下准备划出一片地来做一条美食街,那么美食街想要建成,一共要分三个部分。”
说到这里,许逸阳数着手指头,对他说:“第一个部分是土建,也就是说,我们要把美食街商家经营用的门市建起来,这个是应该地产商来做的,这个过程,就是盖房子。”
“第二个部分是招商,门市建起来了,得有人来这里卖美食啊,所以一定要用各种政策与优惠,去吸引美食店的老板迁入这里、并且在这里进行经营;”
“第三个部分是运营,门市建好了、美食商也来了,客人从哪来?需要宣传;客人怎么来?需要规划交通,是不是增开几路巴士、甚至是增开一站地铁;那客人来了之后,怎么保证客人会喜欢这里?还要制定一系列的管理规则,比如,卖得太贵不行、东西不卫生不行、不好吃也不行、商户之间恶意竞争也不行;”
“而且,这里客人多了,食物加工时的大量油烟怎么办?食品垃圾怎么清理?会不会堆积产生异味招来蝇虫鼠蚁?晚上会不会太扰民而导致附近的住户投诉?这些都是要考虑并且要解决的问题。”
许逸阳说到这的时候,台下很多教授的脸色已经变了。
而那些学生,则一个个都听的十分入神,仿佛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Eric·Chou整个人是短路的,他除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许逸阳滔滔不绝的演讲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许逸阳这个时候总结道:“你看除了第一个土建部分是盖房子之外,剩下的这一切,全是建生态。”
说到这,许逸阳见Eric·Chou还是傻愣着的状态,便继续说:“我看你可能没太理解生态这个词的意思,其实生态这个词很容易理解。”
“你养过鱼的话,你会知道,买一个鱼缸很容易,但是鱼缸里怎么造景、怎么养草、怎么养鱼、养什么草、养什么鱼、用什么水草泥、用什么水草灯、用什么过滤手段、有虫子了怎么办、有蜗牛了怎么办、缺氧了怎么办、爆藻了怎么办、微生物太多怎么办、微生物不够怎么办、水草泥不够营养了怎么办,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
“你只有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才能说自己的鱼缸里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健康的生态,否则的话,你养什么鱼都活不长!”
台下的大家已经瞠目结舌了。
许逸阳在这里表现出来的,不只是自己的学识和见解,还有自己强大到几乎变态的词汇量。
这时候,许逸阳又继续说:“一条美食街,甚至一个小小的鱼缸都有这么多问题需要解决,何况一个关系全港命脉的数码港?”
“所以,把整个数码港的盖房子以及建生态的全部工作,全都交给一个地产商,或者说一个靠地产起家的企业家,你觉得能把香港建成东方硅谷吗?这跟把振兴香港的重任,交给一个养猪场的老板有什么区别”
Eric·Chou哑口无言。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被许逸阳震撼到无言以对。
而台下的学生,一个个也感觉到震聋发聩。
许逸阳的同学也都傻眼了,沈乐乐托着下巴,完全不掩饰自己满脸的崇拜与爱慕,而宁若琳,则神色复杂。
Eric·Chou还不死心。
他组织了半天语言,咬着牙说:“你是觉得香港建不成数码港吗?”
许逸阳说:“数码港作为一个大型房地产项目,我认为它一定会建起来,我只是觉得,香港不可能成为东方硅谷,仅此而已。”
Eric·Chou不服,追问:“如果香港都不能成为东方硅谷,那你觉得哪里有可能成为东方硅谷?”
许逸阳笑道:“我觉得啊,内地在未来几年内,会出现多个东方硅谷,比如燕京的中关村,深市的南山,还有很多城市的高新开发区,都有可能成为东方硅谷,在那里会诞生大量的互联网企业,甚至会有很多企业逐渐成长发育为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
Eric·Chou立刻高声驳斥道:“不可能!内地发展那么落后,拿什么跟香港比?香港更发达、更先进、更开放,而且拥有更多人才!我们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英文,英文就是我们的第二母语,我们有先天的优势去发展成为东方硅谷!”
说着,他又一脸鄙夷的说道:“如果香港成为不了东方硅谷,那么内地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可能!”
许逸阳哼笑一声,问他:“谁给你的这个自信?”
Eric·Chou气急败坏的说:“我当然有这个自信!因为香港才是亚洲的金融中心,香港的金融实力世界闻名!”
说到这儿的时候,Eric·Chou振臂一挥,连声音都带着几分激动的嘶哑:“两年前,我们就凭借自身实力、顽强的挺过了98年的金融风暴、击退了索罗斯那种天才般的金融大鳄!”
“你要知道,东南亚这么多国家都没能击败索罗斯,但香港只是一个城市,却彻底击败了他、让全世界刮目相看!这就是香港的金融实力!”
“而港府,就是从那时就已经意识到科技产业的重要性,所以才会提出数码港的概念!这是亡羊补牢,更是高瞻远瞩!”
许逸阳微微一笑,说:“纠正你一个问题,香港确实顽强的挺过了98年的金融风暴,这个确实也让世界刮目相看。”
话音至此,许逸阳忽然提高音量,满面严肃的说:“但是!这背后,还有内地政府的强力支持与背书,甚至坚持让人民币不贬值、甚至要求所有内地中资机构无条件支持香港护盘、甚至拿出外汇储备要跟索罗斯决一死战、甚至逼的金融强盗索罗斯自己都气急败坏的跳出来、在世界媒体面前声讨我们‘行政干预市场、违反市场规则’!”
“我们的国家,甚至公开宣布,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用绝对强硬的态度、绝对强大的实力以及绝对强力的支持,逼退吓走了索罗斯以及他身后的国际炒家,所以,你真觉得是香港凭借自身实力挺过了金融风暴吗?”
许逸阳已经完全把话题带进了Eric·Chou的知识盲区,他一下子根本不知道如何反驳。
于是,他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用最无赖的一招:“你说是就是啊?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索罗斯是被内地的态度和支持逼退吓走的?照你这么说,只要有国家帮助就能击退索罗斯,那为什么泰国一个偌大的国家都抵挡不住索罗斯?”
听到这里,许逸阳忍不住笑了出来,问他:“看来你口口声声说香港是亚洲金融中心、香港的金融实力世界文明,但你本人对金融知识,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我知道啊!”Eric·Chou脱口道:“他不就是狙击了泰国的货币吗?他让泰铢动荡,然后自己从中渔利!”
许逸阳鄙夷的摆摆手,说:“你这个回答太低级了,能具体点说说他怎么狙击的泰铢、怎么从中渔利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