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2sj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通廣大的女朋友展示-1e78h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谈话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比周离想象中的时间更长。
只是多数时候他们都没聊正事,而更像是和乘凉的邻居随便侃侃。
张部长是个兴趣广泛、很爱聊天的人。他对天师、妖怪和中国传统神话的关系十分好奇,这个话题至少聊了半小时,若是被旁人听到了恐怕会觉得是几个小孩在扯淡。他也对周离和尹乐的童年十分好奇,问东问西,不知是否是在了解情况,但至少他的神情并不会给人一种他在打探消息的感觉,而是很纯粹的感兴趣,很容易激发人的表达欲。
此外他还对陶瓷、养猫乃至年轻人的大学生活非常感兴趣。
甚至他们还交流了下抖音等新兴网络传媒平台对各大媒体及国民信息传播的正负面影响。
而正事内容占比不超过20%。
这点显然也和周离想象中的不一样。
在他原本的预想中,和尹乐一起来的人可能会是个类似谈判专家之类的人,至少也是个比较擅长说服人的。他会携带着各种各样的大道理或小道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不断劝说周离投身天师部的建设工作中。
甚至他还幻想过对方胁之以威……年轻人总是爱幻想的。
可张部长却似乎真的只是来了解一下他的意愿,更像是来认识他、了解他一下。
这种感觉有点类似小时候老师家访——
周离记得当时自己真的很紧张,他以为老师一到家里就会马上讲起他在学校不合群的表现、上课不听讲、没交作业的上周三和上次月考下降的名次,尤其是当时家里还有一个对他来说尚且陌生的女人,及一个优秀得不像话的弟弟。
结果并不是的。
老师一到家后就和老周和姜姨聊起了学区房的房价、半小时前楼下出的车祸和小区里好多流浪猫,只用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篇幅说起他在学校的表现,也是以夸为主,隐晦提点意见,完全没有触及到那些令他紧张的点。
总之周离觉得和张部长的谈话确实非常舒心,以至于他的话也开始变多了些。
也许张部长之前的自夸是真的。
快中午了。
他们甚至还在楼下一起吃了碗米线,张部长吃得连连称赞,随后周离送了一个槐序做的陶器给他做礼物。
这应该不算收受贿赂。
反正槐序前两天在官渡古镇摆摊,十块钱一个没卖出去。
临走时张部长对他说:“不管以后怎么样,只要我还在天师部,我这里的大门就永远向你敞开。你要是改主意了,我保证随时在天师部为你留着一个重要位置。”
顿了一下,他一边把玩着陶器一边笑呵呵对周离说:“万一就改主意了呢。”
周离只得点头说好。
将他们送走后,刚一回到家,就见到了眉头紧皱的槐序,质问他:“你送礼物就送礼物,怎么把我的东西拿去送了?”
“对不起。”周离熟练道歉。
“不接受!”老妖怪头一扭。
“给你十块钱。”
“那不是钱的事!你不尊重我!”
“所以?”
“所以你要跟我一起去摆摊!”槐序不容置疑道,“把这个钱挣回来!还要请我吃砂锅驴肉!”
“这样啊……”
上次槐序去摆摊就想叫上周离的,但周离觉得无聊,就没有去,回来的老妖怪很不高兴,因为一件都没卖掉。没办法,他总不能怪自己做的陶罐长得丑吧?于是他将原因归咎于周离没有去帮他卖。
“砂锅驴肉是吧?”周离想了想,“没问题。”
“还有摆摊!”
“可你上次被保安撵了!”
“……赔我陶罐!!还我尊重!”
“……”
老妖怪已经有点撒泼的架势了,这让周离有点头疼,只得答应下来。
忽然,他手机响了。
是常小祥打来的电话。
“喂?”
“喂室长!刚才点名了,你遭了!”常小祥开口就吓人,“我们寝室就只有我去了,我给陈扬答了,我想着他是班长,要是挂科了在倩姐那里不好交代,就没人给你答。”
“知道了。”
“我说你生病请假了,老师说叫你下周把请假条拿给她看,你去倩姐那里签一张吧!”
“唔……算了吧。”
“别!要挂科的!你和倩姐关系好,肯定能签到!”
“我想想……”
“好,对了室长你们社团招到有漂亮可爱单纯好骗的学妹吗?给我介绍一个。”
“没……”
“唉……”
挂了电话之后,面对着旁边幸灾乐祸的瞄着他、不断重复着‘完了完了’的槐序,周离依然保持着淡定。
已经大二了,况且有楠哥影响,他早就对旷课看淡了。
甚至请假条都不愿意去签。
毕竟去签的话,得提前和周倩倩打招呼,还得跑去行政楼,光是想想他就觉得麻烦。
这时,他手机又响了一声。
这次是QQ消息。
李呆毛:我遭了
周离:?
李呆毛:我刚点名,遭了
周离:我也是
周离皱着眉,有点疑惑。
楠哥旷课他是早有预料的,但以楠哥的人缘,怎么也不会没人帮她答到吧?
屏幕上的消息跳动着——
李呆毛:你也遭了?
李呆毛:也有很多人给你答到吗?
周离:……
李呆毛:好了,知道了,不用说了,为了你的面子考虑
周离:……
李呆毛:【图片】
周离点开一看,是几张有着周倩倩签字和教务处公章的空白请假条。
无语。
他只觉得这个女朋友未免也有点太神通广大了,只是干的这个事……让他不知道该夸奖还是该批评。
综合考虑,他还是决定夸奖。
周离:楠哥真厉害/牛
李呆毛:/酷
没一会儿,楠哥又给他发了张图片,请假条已经填好了,两张字迹还不一样,一个身体不舒服,一个精神不好——对于昨晚通宵打了游戏的她来说,精神不好也没说谎。
李呆毛:请假条都签了,干脆下午也不去了吧,咱们出去玩
周离:这样不好
李呆毛:那我把请假条撕了
周离:……
下午。
官渡古镇。
这是春明最坑的景点,没有之一。
三个年轻人坐在折叠小马扎上,旁边蹲着一只半大小猫,形象非常惹眼,在他们面前摆着一个小摊。
下午的人很少。
槐序听了周离的,将转台也搬了过来,一边卖着成品一边做着没烧的半成品,以让大家看到这确实是纯手工制作的,不是廉价的义乌小商品。而且是一个颜值逆天的大帅比亲手做的。
这下总算卖出去了。
只卖出去一个,老妖怪就开心得不得了了。
下一步周离打算让他将笨重的古代厨用、祭祀用器皿换成造型好看或者卡通的水杯,或者小砂锅,贴合用户需求,他觉得应该可以卖出比现在更高的价格。
毕竟那些古代器具就算更大、用料更足,也架不住用户没有需求,这年代谁会用陶敦装米呢?
还占地方。
搬回去都嫌重。
可不是人人都对历史有研究的。
只是没摆多久,保安又找了过来,周离立马便看向了楠哥。
只见楠哥扭头对他们稍作安抚,叫他们不要紧张,便起身走上前去,和保安开始了沟通。
周离悄悄竖起了耳朵。
楠哥讲的也没什么,无非就是说他们都是彩大的学生,现在是在完成一门课程实践,并不是想在这里摆摊挣钱……这些理由周离之前也想到过的,只是楠哥说话的方式可能更高明,因此很快就说服了保安,不再追究他们在景区偷偷摆摊的事了,甚至保安还让他们换到人流量大的路口去摆,和正新鸡排挨着。
效果卓越得超乎想象。
可能这就是说话的艺术。
走回来拍拍手的楠哥很有大哥风范。
“搞定!”
“你怎么这么厉害?”
“想学啊?”楠哥轻飘飘的瞄了眼周离,神态像是《功夫》里的角色,“我教你啊。”
“不用了……”
“嗯?”
“有你就够了。”
满身咸鱼味的周离寻思着,软饭总比硬饭好消化。